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九十三章 巧破死局

第九十三章 巧破死局

  余飞是和镇派出所的警员一起走进会议室的,镇派出所的新所长之前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警员,赵宏下台之后,他顶了上去。

  所以此人是认识余飞的,看到余飞的时候,急忙上前递给余飞一根烟,生怕哪里惹到余飞不高兴了,他现在都记得赵宏被抓走的时候,特警一大群,高官满地走的可怕场面。

  “韩所长来了,这几个人扰乱会场秩序,公然影响选举公平公正,这是犯罪行为,请立刻将他们逮捕!”

  四眼主任看到走进来的警察,急忙大声说道,忽视了余飞。

  “额,怎么回事?”

  那个新任派出所所长姓韩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过他很聪明的环视一圈全场,话音落下的时候,转头看向了站在他侧面的余飞,余飞这个时候到来,一定不是来看热闹的,韩所长也不傻,这是在等余飞说话。

  “这事到底如何,还需要进一步调查,一面之词不能当做定罪的理由。”

  余飞一句话,便将四眼主任的话给推到了一边,说话的时候,他大步走向了李莹莹,李莹莹正一脸无助的看着余飞,事情闹到了这个程度,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  “对,这事还需要调查。”韩所长立马学着余飞的调调,跟在余飞的后面。

  四眼主任愣住了,很明显这个韩所长是向着余飞的,看他跟在余飞身后屁颠屁颠的样子,就知道韩所长判定这件事的时候对余飞有利。

  余飞现在的确很出名,四眼主任还是听说过的,最重要的是听说余飞和镇长张建设苦大仇深。

  这让他顿时纠结了起来,这个时候自己也需要一个撑腰的,不然结果极有可能被逆转,或者再出现什么岔子,可惜他被推出来的时候,注定他朱能孤军奋战。

  “不要怕,投票箱在哪里?”

  余飞走过去,在李莹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,这一个简单的动作,给了李莹莹很大的安全感,她指了指还没合上盖子的投票箱。

 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余飞的身上,他虽然只是一个身份普通的人,可是因为龙珠的改造,和本身眼界等的拓展,也培养出来一股气势,站在那里不容忽视,大家都想知道,他想要做什么。

  余飞走过去站在投票箱跟前皱眉看了看,又拿起了几张选举票在手里,细细观摩了片刻,然后一把将那些选举票扔了回去。

  “好大的胆子!竟然敢公然作弊!这些选举票出自一个人之手!”

  余飞忽然转身,面对着四眼主任和王康等人,大声呵斥道,声音洪亮,有些胆小的人被吓了一跳。

  “余飞,你有什么资格进入这个会议室?”

  王康急了,指着余飞大声说道。

  “你就是余飞,你知道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任吗?”

  四眼主任神色微微一变,色厉内茬的说到。

  “闭嘴,别和我扯官腔,没用!”

  余飞大声呵斥的回去,无论是气势还是声音,将两人都给压了下去。

  李莹莹和王春明顿时恍然大悟,在大妈之前,只有一个人接触过投票箱,那就是那个计票员,环视全场,那名计票员早就不见了。

  “这些选举票全部给调换了,看起来笔迹不一样,但却是一个人写出来的,你们还真是煞费苦心,找到了一个可以模仿别人笔迹的人才。”

  余飞瞪着王康和四眼主任,将他们的手段拆穿。

  与此无关的镇政府的工作人员,全都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,镇政府的确有一个这方面的人才,恰好就是那个消失的计票员,这样一切都解释的通了。

  “你有什么证据?这些票都是不记名的,你凭什么证明是别人写的!”

  四眼主任慌乱的说到,其实这个时候,结局已经很明显了,大家也都看出来了。

  但是四眼主任还抱着侥幸的心里,因为这次的选举票,都是让那个计票员提前根据上次作废的选举票,模仿着写出来的,就算看出来,但是这些票不记名,无法证明到底是谁写的,也无法作为证据。

  “证据?你或许觉得那个计票员已经销毁了证据,死无对证了是吧?”

  余飞眯眯眼,冷笑着问道,在大家露出的确如此的表情时,余飞继续说道,“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露,只要碰过这些选举票的人,都会将指纹留在上面,没有碰过的人当然没有,无论你准备的多充分,这就是你留下的致命破绽,这就是铁证!”

  余飞说完,四眼主任彻底的绝望了,余飞竟然这么容易就将他布的局给破了,他原本觉得天衣无缝,没想到还是被余飞找到了破绽。

  王康傻眼了,虽然他没有参与,但是他也猜测这个结果不对劲,在看看四眼主任此刻绝望的表情,他就知道完蛋了。

  李莹莹和王春明今天经历了好几次大起大落,余飞的到来终于镇住全场,将一切谜底给揭晓了。

  “现在,你是打算垂死挣扎,等我们去验证指纹再回来逮捕你,还是你自己老老实实的自首呢?”

  余飞看到四眼主任的样子,冷笑着问道,其实他根本看不出来笔迹之间的不同,毕竟这些人他都不熟悉,这其实是他超乎常人的视力发现的。

  那些选举票上面使用的圆珠笔,每一个笔的笔头,竟然都留下一道一模一样的划痕,按理说一个产品的小瑕疵,不可能各个都有,还一模一样,那么就有一种可能,所有的选举票是一支笔写的,结果就很容易猜测了。

  四眼主任怨恨的看着余飞,余飞竟然将他使用的手段猜测的丝毫不差,简直就和当事人一样清楚,现在再挣扎狡辩没有任何的意义,顶多是拖延一下,然后等法医做出鉴定结果,还不如自首,能够判的轻一点。

  沉默了好一会,四眼主任直接对着韩所长伸出了双手:“我认罪!”

  现场更是一片哗然,大家今天仿佛在看了一场精心准备的悬疑大片一般,经过了一波三折的反转,终于有了结果。

  “好,走吧。”

  同时被抓走的,当然还有王康了,他是同伙的嫌疑非常大,只不过那个计票员早就跑掉了,只能后续再想办法抓回来了。

  韩所长进来啥事不干就可以带人走,这写进去自己的档案,也算是自己的功劳,这样的好事如果天天有,那他愿意天天给余飞磕头烧香。

  不过韩所长不忘转身和余飞打了个招呼,表示了自己的善意,邀请余飞改天赏脸和他吃一顿饭。

  伸手不打笑脸人,虽然这种事自己不喜欢,可是毕竟人家负责分管自己这里的治安,打好了关系好办事,余飞答应了下来,韩所长这才高兴的带着人离开。

  闹剧结束了,可是村支书还是没选出来,余飞知道这件事一定是张建设在背后指使的,就是不知道最终能不能将他揪出来,这丫的老奸巨猾,这次竟然聪明的没有出面。

  四眼主任刚刚被带走调查,张建设就从会议室外面走了进来,会议必须的有人主持,四眼主任被抓走了,其他人肯定不愿意再来干,自己强逼谁来那就是主动在内部树敌,对自己不利,只能自己上了。

 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视了起来,简直就是一场无声的交战。

  四眼主任是张建设目送着离开的,他也在外面了解到了里面的情况,他现在恨不得冲上来咬死余飞,计划没有完成,一个心腹竟然还进了局子,估计是凶多吉少了。

  不过他早就和四眼主任达成了协议,这事就算被发现,四眼主任也会扛下来,原本以为自己只是想多了,随手做个准备,没想到真的成了事实。

  “哟,这不是我们的镇长大人吗?”

  余飞扯开了嗓子,吆喝了一句,这就是打脸了,就是宣告自己的胜利。

  张建设的脸皮抽搐了几下,却无话可说,这一次交锋他输了,余飞竟然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他的脸,他却无法发作,只能忍着,不然那不就是不打自招。

  “对于我们的队伍出现这种败类,我也很心痛,我相信法律会给大家一个公平的交代。”

  张建设只能打官腔,在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幕后之人的时候,还在这里装好人。

  毕竟做什么都需要证据的,在拿到他的证据之前,他还是镇长,他说这些话,大家都只能听着无法反驳。

  “镇长大人说的好,对于一些羞死祖宗的败类,总会有报应的。”

  余飞作为赢家,当然是想怎么说怎么说,想怎么挖苦怎么挖苦,张建设听的脸色铁青,下面的人则都憋着笑,非常佩服余飞的胆魄。

  张建设总不能也跟着余飞一起骂自己,只能冷着脸听着,只是眼神中的恨意越来越多。

  “好了,你们继续忙,我得早点回去,不然天色一旦晚了,我这个人怕黑,出个车祸,双腿万一都断了,再撞个脑震荡,那就不划算咯。”

  余飞做出一副怕怕的样子,大声的说着,摇摇晃晃的向会议室外面走去。

  张建设这次真的要爆发了,余飞这不就是在讽刺张伟吗,大家不知道张伟装逼然后被余飞灌醉,但是知道张伟出车祸,刚好双腿都断了,还撞出来了脑震荡。

  余飞这就是在打张建设的脸,张建设只能忍着,眼神满是杀气的目送着余飞走出了会议室。

  会议室之中落针可闻,大家等余飞离开之后,都盯着张建设。

  “好了,今天的会议继续,我来主持。”

  张建设咬咬牙,走回主席台,宣布村支书选拔继续。

  李莹莹和王春明带着人走回去,但是看张建设的眼神满是笑意,张建设下不来台,但是还得坐在那里主持,而王康已然失去了竞选的资格,没有了竞争者,这个村支书的位置,只能让王春明来担任了。

  “根据选拔条例,王康涉嫌作弊,失去竞选资格,唯一的候选人王春明,当选为太莪村新一任村支书!”

  张建设明知说这些话是自己打自己的脸,但是他还得说出来,四眼主任被抓走,这个会议只能自己来主持了,他强忍着怒气,说完之后站起来转身离场,没有多余的一句话,如果让他再坐下来,他就要气疯掉了,他得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去。

  有句话叫做机关算尽太聪明,张建设就是算计的太深,反而损兵折将,被啪啪打脸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