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舆论的威力

第一百三十一章 舆论的威力

  看到两人麻溜的背影,余飞无语的笑了起来,这两货越来越精了,就连王大锤跟着也学了不少心眼子。

  余飞打算继续去地里锄草的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  “喂,韩所长您有何指示?”

  余飞看了一眼来电人的名字,接起来笑着问道。

  “余飞兄弟,你就别埋汰我了,今天找你是有正事。”

  韩世杰在电话那边不好意思的说到,他心里清楚,余飞现在想搞自己,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,可不敢和余飞不客气。

  “啥事?”

  余飞很疑惑,现在自己不惹事已经不错了,难道还有人给他找麻烦。

  “昨天县里接到报警,说你故意伤人,被陈局长压了下去,这会县警察局门口躺了一排,各个缺胳膊断腿的,陈局长让我来问问你,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韩世杰也很无奈,陈东不好直接询问,这次的事情明显和余飞有关,而且影响太严重,只能通过韩世杰先沟通一下。

  “好一个恶人先告状,那些人绑架妇女、贩卖人口,被我遇到解救了下来,他们反倒先跑去闹事去了。”

  余飞还真的无语了,明摆着那些人就是梅媛馨的叔叔和叔母,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,没想到两人和自己来这么一出。

  “这事儿有点麻烦啊,县警局门口躺了一排,跟前还有几十个家属拉着横幅,哭哭啼啼的,上面的工作都无法正常的开展了,现在是有理也讲不清了,就算你救人,为啥要下这么重的手,就不能打电话让我来帮你解决吗。”

  韩世杰彻底的无语了,余飞这战斗力实在可怕,可事情这样一闹,影响太恶劣,有时候为了顾全大局,对错都显得不是很重要。

  “你说这事怎么办?”

  余飞内心很想去将那些人再打一顿,但肯定不能这样做,他只能询问韩世杰,既然韩世杰打来了电话,那一定是有所准备的。

  “要不你带着受害人,我陪你去一趟县城,咱们得给陈局长一个台阶,他才好出面帮你说话。”

  韩世杰等的就是余飞这句话,这会陈东打来的另一个电话都还没挂,就等这边的结果呢。

  韩世杰的确很会说话,这句话说出来,余飞听着舒服,给他一种两人这都是在帮他的感觉,而陈东听来,这次的事情如果处理了,就是自己帮了余飞一把,算是还了一些余飞的人情,原本是陈东该做的事情,让韩世杰这么一说,就变成了帮助余飞解决问题。

  “行,我这就带人前来镇上找你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这事不去还不行,他已经决定了,到时候反手就告这些人绑架贩卖人口。

  当余飞开着车,来到梅媛馨家里,将事情告诉梅媛馨之后,梅媛馨的脸色也不好看了,她怎么都想不到,自己的叔叔和叔母没下限到了这种程度。

  “小飞,对不起,是我害的你要吃官司。”

  梅媛馨歉意的对余飞说道。

  “没事,这点事我能解决,一会过去了,你该说什么就是什么,不需要隐瞒也不需要添油加醋,剩余的交给我。”

  余飞还真没把那两个利欲熏心的人放在眼里,给梅媛馨交代了一声,便开车拉着她来到了镇上。

  韩世杰早就在路口等余飞了,看到余飞终于来了,没有多说,开着警车在前面开路,和他一起赶往了县城。

  此时县城警局的门口,梅媛馨的叔叔和叔母躺在那里,后面还躺着的上次他们请去的那些混混。

  回去之后,那些混混向他们索要医药费,他们拿不出来,实在没办法,便想到了这么一招,将那些混混一起带着,一起前来闹事。

  昨天来报警,被敷衍了一顿,他们今天便躺在了这里,为了增加效果,制造舆论压力,他们还叫来了很多亲戚朋友一起在外面拉横幅,喊口号。

  县城警局门口顿时像是菜市场一般热闹,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,跟着一起呼喊了起来。

  陈东脸色难看的坐在办公室,面前站着警局的一些骨干成员,外面的大门被堵,里面的人也无心办公,这会警局已经分成了两派。

  “局长,我们必须赶紧将余飞抓起来,以平息民愤,不然这样闹下去,我们警察以后还有什么威严可讲,以后民众肯定不再相信我们了。”

  警局副局长开口说道,他就是主张处置余飞一派的带头人,陈东升为局长之后,他从外地空降了过来,为了能有发言权,快速拉拢了一批心腹,提高自己的威信,试图将陈东架空。

  而陈东吃水不忘挖井人,自己的位置还是在余飞的帮助下得到的,他也熟悉余飞的为人,所以昨天才将事情压了下去,没想到今天反弹的这么厉害,就算如此,他还想要保住余飞,第一时间让余飞前来处理。

  “事情的真相现在我们都不清楚,到底谁对谁错总要有个结论,贸然下令,抓错了好人怎么办?”

  陈东怒视着副局长,此人为了政绩和威信,简直无所不用其极,今天闹事的人一来,他就喊着要抓余飞,根本连事情都没有调查过。

  “哼,无论谁对说错,民愤总要解决,有时候为了大局,牺牲一部分也是必要了,而且外面那么多受伤的人,这么恶劣的事情,还需要调查吗?”

  副局长抓住大局不放手,在他看来政绩才是最好的东西,现在外面的人都喊着抓住余飞,严惩凶手,如果自己做了这件事,不就可以提高自己在民众心中的地位,获得更多的支持,顺便打压一番陈东的话语权和威信。

  “我们是警察,是人民警察,一切要以对错论英雄,要以法律作为行事的准则,你这种行为,活脱脱就是一个政客的嘴脸!”

  陈东气的拍桌子站了起来,他早就看穿了此人的嘴脸,为了向上爬不惜一切手段,为了政绩根本忘记了他的身份,这件事与其说是为了大局,陈东心里和明镜似得,知道他根本就是为了他自己。

  这个时候,余飞终于赶到,他停下车和梅媛馨刚刚走到警局门口,梅媛馨的叔叔便看到两人了。

  “就是这对不要脸的奸夫淫妇!他们罔顾人伦道德,不知尊重长辈,我们夫妻一起将她辛辛苦苦拉扯大,为她的亲事操碎了心,她却和情夫将我们的腿都打断了,大家给评评理!”

  梅媛馨的叔叔先发制人,大声的喊了起来,颠倒是非黑白,彻底将两人给说成了无耻小人。

  顿时围观群众激动了起来,开始大骂两人,甚至有人冲上来想要打他们。

  一看情况危急,韩世杰急忙挡在余飞他们前面,毕竟他穿着警察制服,才勉强挡住了那些冲动的人群。

  梅媛馨顿时委屈的哭了起来,她今天终于见识了人性黑暗的一面,不光是她那黑了心的叔叔叔母,还有那些不知情况,就跟着造谣起哄,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群众。

  余飞的脸彻底黑了,眉头死死皱在一起,双目冷冷的瞪着那对夫妇,梅媛馨的叔母已经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苦,不断的煽动周围的群众。

  那些受伤的混混,已经把他们自己塑造成了热心帮忙,却惨遭无情殴打的好人。

  尤其是这些混混的家属,还有梅媛馨叔叔找来的那些帮手,全都开始帮着宣传,煽动周围的群众,甚至带头想要冲过来殴打余飞他们。

  这时七八辆面包车快速行驶过来,车停下之后,每一辆车上都下来七八个人,在一人的带领下,快速走到余飞面前。

  余飞转头看去,发现竟然是县城黑社会头子刘老大,刘老大竟然亲自带人过来了,直奔余飞而来,他带来的人都是一些壮实的年轻人,不过今天什么武器都没有带,全都赤手空拳。

  “余飞兄弟,你没事吧?我带兄弟们来帮你帮忙来了!”

  刘老大走到余飞的面前,立马开口表明的立场。

  “额,我们又不是来造反来了,你带这么多人,是打算干吗?”

  余飞彻底无语了,你丫的要帮我也不是这样帮啊,让有心人看到,还说我有黑社会背景。

  “我听说那些混蛋煽动群众,这不是怕你势单力孤……”

  刘老大赶紧解释,说了一半,才想起来余飞一个人面对自己几十个带武器的兄弟,可以把自己的人打的哭爹喊娘,对付这些普通人,肯定更加容易,根本用不到自己。

  “你有这份心就行了,今天这事你不要插手。”

  余飞拍拍刘老大的肩膀,这事还真不能让他插手,不然后果恐怕就严重了。

  “好,兄弟们不行还能给你壮壮气势不是。”

  刘老大知道自己冲动了,差点拍马屁拍到蹄子上,所以立马改口说道。

  “都干什么!全部给我安静下来!”

  忽然一个超大的声音响起,大家转头向声音来源看去,原来是县警局出来的一群人,带头的是局长陈东。

  陈东的手里抓着一个话筒,边上一个民警手提音响,所以声音才十分的响亮。

  陈东身居高位,自然而然培养出一股威严的气势,他一开口,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  “今天的事情,我们会尽快调查取证,至于这件事的是非曲直,我们会在调查之后给大家一个交代,请大家不要激动!”

  看到大家都安静了下来,陈东才放缓了语气说道,这会再不制止,就有可能发生大规模的斗殴事件。

  有陈东做保证,下面群众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一些,毕竟人家的身份在哪里,说话都是要负责人的,大家还是相信政府相信警察的。

  “我们都被打成这样了,凶手就站在边上,你却在这里糊弄我们,你们明显是官匪一家!苍天啊!这世道怎么了……”

  梅媛馨的叔母看到周围群众冷静下来了,顿时急了,他们做的事情根本经不起调查,他们之所以来闹,就是为了快速有一个结果,让事情定性下来,绝对不能将这件事拖住,不然他们知道自己根本占不到理。

  所以她顿时开始又哭又闹,再次将民众的情绪引导了起来,那呼天呛地的样子,让不清楚情况的群众,又被煽动了起来。

  陈东的脸色难看了起来,最怕的就是这种事情,根本不给你讲理的时间,巨大的舆论压力顶在面前,让你有时候不得不做出一些非正常的选择。

  站在陈东后面的副局长,满脸冷笑,他就是要陈东下不了台,等群众彻底无法安抚的时候,自己到时候再站出来,一声令下将余飞拿下,自己的威信将在本地快速上升,陈东就可以被自己快速架空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