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百五十章 刀疤的变化

第一百五十章 刀疤的变化

  野兔完全不知危险的到来,心安理得的吃着余飞种植的蔬菜,很快一片菜叶子吃完了,换一个立马继续。

  嗖!

  破空之声忽然响起,这是物体的速度太快,与空气摩擦振动,才会发出的声响。

  野兔在破空声出现的瞬间,立马松开菜叶,转身就要逃走,刚刚转过身,一个竹制飞镖凌空而来,直接刺入了他的脖颈,将他的气管切断。

  兔子在地上挣扎了几下,便没有了声息,余飞从豆角架后面走出来,一把抓住野兔的一对长耳朵,提着走了回去。

  当余飞将野兔拿回去的时候,大家都惊呆了,不敢相信刀疤真的听对了,还真是一只兔子。

  刀疤被余飞的飞镖绝技吓了一跳,竹制的飞镖重量很轻,这说明需要巨大的力气,才可以刺入野生动物厚实的皮毛。

  第一次实验相当成功,以后再也不用天天守在菜地里了,躺在家里就能知道菜地里进去了什么东西。

  “佩服!”

  余飞将兔子丢在地上,这样的兔子库房里多的是,也不稀奇,不过刀疤这布设陷阱的手段,听声辨别物种的功夫,真正的让余飞大开眼界。

  “彼此彼此!”

  刀疤笑着说道,余飞的飞镖技术,他也不得不服,如果他知道余飞练习这一手,是为了抓鱼,一定会感叹余飞大炮打蚊子。

  现在人到齐了,时间也到了下午,大家开始准备材料,既然是烧烤大会,当然是肉类为主,小灰带着狼群每天都带回来各种各样的野味,还有边上的有蔬菜地,很多蔬菜刷上动物油脂,烤出来味道也是一绝。

  几堆篝火被架起来,天空中的太阳刚好从山头落下去,后山的阴暗被这几堆篝火驱赶散尽。

  几人围在篝火边上,余飞负责撒调味,掌握最有技术的劳动,其他人就干些体力活,添柴翻滚这些力气活,由他们负责。

  刀疤刚开始还难以融入大家,随着时间越来越长,发现大家都很好说话,甚至有点逗比可爱,也渐渐放下了隔阂,加入了进来。

  就在大家一起忙活的时候,刀疤放开正在翻烤的锦鸡,突然站直了身体,整个人精神紧绷了起来,恐怖的杀气忍不住又释放了出来,眼睛看向了远处。

  在他边上添柴的王大锤,被吓了一跳,差点摔倒,急忙远离了刀疤,刀疤的杀气实在恐怖,王大锤感觉被压迫的气都出不来了。

  然后便看到远处,一个狼群狂奔而来,刀疤紧张的捡起了一根烧的正旺的柴火,准备当做武器。

  狼群这时已经冲到了院子前面,也感受到了杀气,全部停了下来,一对眼睛凶残的盯着刀疤,将嘴里的猎物放下来,一口还沾着鲜血的獠牙露出,随时都可能发出致命攻击。

  “哎哎哎,干啥呢?自己人!”

  刚刚余飞正好进去取盐去了,出来看到刀疤和狼群对峙的场景,急忙开口阻止,站在了两者的中间。

  刀疤疑惑的看着余飞,浑身的气势还没有收回去,狼群能够感受到威胁,也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他们高傲的头颅微微下低,绿油油的眼睛盯着刀疤。

  小灰站在狼群的最前面,他能够感受到刀疤的危险,就算余飞开口,也没有放松警惕,这便是他们这些野生动物的天性,也是他们能够活下来的根本原因,对于任何有敌意的生物,都会立马生出警觉。

  “你不要一惊一乍的,这些狼是我的好伙伴,好朋友。”

  余飞无语的白了刀疤一眼,这厮就是杀气太重,也不知道经历过什么,对于周围的一切,都充满的防备,如果真是要伤人的狼群,王大锤他们早就跑的没影儿了。

  听到余飞的解释,刀疤才终于一点点的收敛气势和杀气,后退几步,放下了手里的柴火棍。

  刀疤退缩,狼群也放松了下来,小灰这才跑过来,围着余飞撒娇起来,僵硬的尾巴不断的摆动着。

  “你这个家伙,吓到我的朋友了。”

  余飞蹲下去,揉了揉小灰头顶柔顺的毛发,小灰低头呜呜叫了一声,好像在说自己的委屈,毕竟他是狼王,需要对整个狼群负责,有危险绝对不能忽视。

  “行了行了,看把你给委屈的,正好我在烤肉,今晚给你管饱。”

  余飞将小灰的脑袋抱在怀里,在小灰的身上拂了几把,他和小灰的感情已经越来越深。

  小灰听到有烤肉吃,激动的低声叫了起来,在余飞身上不断蹭来蹭去。

  “多加几堆篝火,这些伙伴每天给我们免费送来猎物,犒劳一下他们。”

  余飞对着王大锤等人说道,虽然他不能保证整个狼群可以吃饱,但是可以保证这些狼都可以尝几口,他烤的肉,连这些吃生肉的野狼的胃,都被他给俘获了,一已经在流口水。

  刀疤看到狼群没有敌意,甚至都和余飞很亲近,对于王大锤等人也没有一点防备,他终于放心了下来,不过还是不愿意和狼群过于接近,狼群也不愿意搭理他。

  第一批烤肉首先熟了,几个人围坐在桌前,啤酒烤肉全部上桌,开始了畅饮,小灰蹲在余飞的边上,余飞首先丢给小灰一直烤鸡,自己才开始吃。

  狼群都在边上静静的等着,大家喝一会,便停下来去翻一翻还没成熟的烧烤。

  很快几个篝火上面的烤肉全都熟了,余飞用小斧头剁碎,用一个大盆子端出去,狼群立马一拥而上,将余飞给围在中间,宛如一群抢食的土狗。

  余飞一脸无奈的站在原地,他自己都挤不出来了,等狼群各自抢到了满意的食物散开,余飞才走了出来。

  狼群围一堆,余飞他们坐一桌,十分和谐。

  “余哥,你也太厉害了,野外遭遇狼群,是最可怕的一种情况,你竟然驯服了整个狼群。”

  刀疤喝了几杯酒,终于忍不住说道,就算是他,被这样一个狼群围攻,都没有逃生的可能。

  “我给你校正一下,首先我没有驯服他们,而是和他们做朋友,然后我不是一次和整个狼群熟悉,而是我先收留了一只狼,他后面当上了狼王,经过日积月累的相处,整个狼群便和我做朋友了。”

  余飞每次在别人说起这个问题,都会坚持告诉对方,动物是可以和人类做朋友,不只有驯服这一种手段。

  而且在互相尊重和信任之后,会发生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,就比如现在整个狼群,会将每天获得的猎物,送给余飞一部分。

  整个狼群每一只狼,见到余飞都不会露出獠牙,都对他十分信任,时不时也会对着他撒娇。

  “你竟然和高傲的狼王能做朋友,受教了!”

  刀疤听到余飞的解释,对余飞相当服气,无论过程如何,现在这个狼群就相当于在余飞的掌控之中,万一余飞要谁死,让整个狼群出动,对方三头六臂都得死,最后余飞任何的责任都不用承担,因为谁也不会相信一个人可以号令一整个狼群,这的确很可怕。

  “只要你用心,任何的动物都能做朋友,你的戾气和杀气太重了,有时候养一两只小动物,也能磨练一下自己的脾气和本心,让你放松一些,否则整天紧绷着神经,总有一天你会精神错乱。”

  余飞拿起一只烤野兔,这只刚好是他下午抓回来的那只,掰下来一根后腿递给刀疤,然后余飞诚恳的说到。

  “你说的对,我小时候比较喜欢猫,要不我养只猫?”

  刀疤竟然被激起了童心,回忆了片刻,一脸欣喜的说到。

  “行啊,稍后我们给你搞一只回来。”

  看到刀疤的笑容,余飞也不禁笑了起来,虽然因为脸上的刀疤,让他的长相变的十分凶恶,但是他笑的时候,还是很有亲和力。

  或许是离开了以前那种环境,刀疤来到余飞这里,很快就放松了下来,以前的他,根本不会兴起养一只猫的想法。

  “来,喝酒,今晚不醉不归。”

  刀疤端起一杯酒,大家一起举杯,仰头一饮而尽。

  喝到最后,就只有余飞还能够坐着,刀疤稍微好一点,其他人都喝趴下了,两人将王大厨等人扛进去丢在床上,将外面收拾干净,才各自睡下。

  刀疤走进自己的房间,躺在床上的时候,嘴角还噙着笑容,最后酒意上头,才昏昏沉沉的睡了下去。

  第二天刚刚破晓,余飞就起床了,他现在对于睡眠不是很依赖,已经养成了早起的习惯,虽然有龙珠的改造,但是他还是习惯起来稍微锻炼一下,顺便活动筋骨。

  嘎吱……

  余飞刚刚走到院子,刀疤也推开门走了出来。

  “怎么不多睡一会?”

  昨晚刀疤喝的不少,余飞以为他起来恐怕都到日上三竿了。

  “习武之人要闻鸡起舞,多年以来已经习惯了。”

  刀疤笑着走出来,他打小便开始早起,从不知道睡懒觉是什么感觉。

  “正好,我跟着你系统的学习一下拳法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难怪刀疤的实力那么强,甚至将一些基本的招数都练出了火候,与这份刻苦坚持脱不开关系。

  刀疤从小习武,所以他接受的训练非常的正规,余飞放弃了自己的野路子锻炼方法,和他一起学习了起来。

  首先是扎马步、俯卧撑、仰卧起坐等等,一些最基本的热身锻炼动作,然后便是拳法之中一些基本的招式。

  刀疤站在前面,余飞跟在后面,两人谁也不说话,一起默默锻炼了起来,整整一个小时的基本功之后,刀疤才终于开始打拳。

  余飞虽然跟着刀疤将招式学习了过去,但没有这样系统的练过,跟着刀疤打了一遍,他又领悟出了新的东西,不过依旧有一种使不上力的感觉。

  “来,盘膝坐下,我教你运气的方法。”

  刀疤终于开口,他所谓运气的方法,应该就是要发挥出拳法真正的威力,需要配合的内功心法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