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二百一十五章 从了我

第二百一十五章 从了我

  刘老大听到余飞这边有事,拍拍胸脯站出来说道,他可是合水县的扛把子,在这一亩三分地上,他惹不起的人没几个。

  “行了,你那些手段我心里没数吗,你能干的我自己干不了吗?”

  余飞摆摆手,刘老大就能干些暴力的事情,自己如果亲自干,比他干的要好。

  “那余哥你忙,有事知会一声,我立马就到。”

  刘老大有些失落的说到,他也想到这个问题,现在的自己对于余飞来说,的确没有多大的作用,这让他有些害怕,在他的世界观之中,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没有了价值,那两人的感情便会变得很脆弱。

  “你想啥呢,我只是亲兄弟明算账而已,就凭你上次在我垂死的时候那句话,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兄弟。”

  余飞或许不懂女人的心思,但对于男人却能一眼看穿,拍拍刘老大的肩膀说道。
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  刘老大听到余飞这句话,老脸立马笑成了菊花,在心中大骂自己太傻,和余飞做朋友,怎么能用平常人的算计心思去思考。

  余飞能够为了红颜一怒而不要命,并且刀疤差点将他打死都能原谅刀疤,这说明余飞的心胸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。

  “行了,我家里还有事,你好好做你该做的事情,不然小心刀疤回来抢你的位子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刘老大明白就好,顺口开玩笑说道。

  “恩,我一定好好干。”

  刘老大知道余飞只是玩笑话,如果刀疤在乎权利和钱,也不会一去到太莪村,便再也不过问帮派的事情。

  余飞这几天太忙,所以都没给陈茜茜那里送过菜,正好袁心怡也催了,余飞打算接下来抽时间跑两趟,将积攒的药材和蔬菜都送过去。

  回到村里,余飞便组织人开始准备,将可以采摘的蔬菜开始采摘装车,有些药材要简单的制作,这都是需要时间来做,余飞不提李家的事情,村里人也不问,反正大家都觉得李家的婆娘死有余辜。

  余飞不知道的是,王康在了解了这件事以后,立马偷偷报告给了张建设,而张建设正好在法院有关系,这么好的机会,张建设早就恨不得立马除掉余飞,当然不放过,余飞见陈东的时候,张建设也去了法院。

  李怀民也没闲着,要说他心疼自己的婆娘,当然不可能,以那夫妻两个的尿性,当然天天吵架。

  不过他看到这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,当然不会放过,甚至舍得前期投资一下,拿出了一些积蓄,将在外打工的儿子叫了回来。

  父子两个一合计,这事要好好搞一下,或许能美美的捞一笔,也去了县城,请了一个律师,律师都是收谁的钱帮谁说话,针对这件事为开庭准备了起来。

  余飞以为有了陈东,这件事便没啥大问题了,带着人收了一下午菜,第二天一早,其他人炮制药材,他开车将蔬菜送到了如在家酒店。

  陈茜茜看到余飞拉来了一车各种各样的蔬菜,高兴的眼睛都笑成了缝,自从有了余飞的超级蔬菜,她现在才是真正的日进斗金,每天从开门到关门从来不缺生意。

  两人很默契的不提董山和杜文海的事情,仿佛那件事没发生过一般。

  临走时陈茜茜再次询问肉类的事情,当她得知养猪场马上建成,规模巨大,还是野猪的时候,激动的差点亲余飞一口。

  现在她的店都快可以挂个穆斯林招牌了,大家都是奔着蔬菜来的,肉类根本卖不出去。

  给酒店送完菜,余飞赶回村,又拉上一车药材,刚到中午的时候,来到了袁心怡的中药材门市。

  余飞停下车,立马有认识他的员工出来,直接开始卸车,也有人进去通知袁心怡去了。

  说实话余飞现在真不知道如何面对袁心怡,上次的事情让两人的心中,都出现了一层看不见的墙。

  在办公室处理账目的袁心怡听到余飞来了,也没有像以前一般赶出去见余飞,坐在原地咬着嘴唇,久久不语。

  她从小都是天之骄女,追求者无数,最终却败在了余飞这里,还是自己主动的情况下,这让她非常受挫。

  余飞没有进药店的门,袁心怡也没有出来,忙活的药店员工都很疑惑,以前余飞每次来,袁心怡都会第一时间出现,甚至和余飞有暧昧不清的关系,他们都以为以后的老板要换人了,没想到关系会突然恶化。

  在药材全部入库,需要结账的时候,袁心怡才走了出来。

  “来了啊。”

  袁心怡装作才知道余飞来了的样子,说话的语气很冷淡,仿佛两个刚刚相识的人一般,更别提她还拉着脸,店里的员工急忙将清单放下,转身逃走,预感有不该知道的事情要发生,生怕殃及池鱼。

  “恩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。

  可看到袁心怡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想起了之前在酒店的一幕,袁心怡那身材简直要命,该凸的地方凸的一点都不客气,该凹的地方也凹的精致。

  余飞自从和梅媛馨尝了荤腥之后,只要有点刺激便受不了,就是看了一眼,袁心怡没穿衣服的样子,就清晰的出现在了脑海之中,理智控制不了的一个特殊地方,立马出现了变化。

  袁心怡原本想冷着脸化解尴尬,可是在低头签字的时候,无意中看到了余飞的裤子,俏脸一红,她还以为余飞对自己的身体不感兴趣,没想到余飞光是看一眼就受不了。

  这让袁心怡很糟的心情好了很多,这至少证明自己对余飞来说,还是有吸引力的,不是因为丑被拒绝。

  女人是一个很感性的动物,尤其是在面对爱情的时候,根本不讲道理,智商底下。

  袁心怡知道余飞家里有两个女人,人家朝夕相处,肯定比自己的感情深,这也说明了余飞对于感情的忠贞,就是这样的优点,又让她迷恋,又让她迷茫。

  袁心怡低头将账单做出来,确认没问题之后,当场转账给了余飞。

  余飞不知道和袁心怡能说什么,在看到转账成功的提醒之后,转身就准备离开。

  “等一下!”

  袁心怡看到余飞从头至尾都不说话,气的咬咬牙,心里大骂余飞就是个榆木疙瘩,作为一个大男人,竟然要等自己这个女人开口。

  “有什么事吗?”

  余飞一脸茫然的转过头。

  袁心怡要被气哭了,你丫的就不能配合点吗!对于余飞情商低下的行为,气的她感觉胸口疼。

  “有!去我办公室。”

  袁心怡狠狠瞪了余飞一眼,气的胸口起伏,转身离开,余飞犹豫了一会,才紧随其后跟了过去。

  砰!

  刚走进袁心怡的办公室,余飞还没站稳,袁心怡就一把将门关上,发出了重重的撞击声。

  “你要干嘛?”

  看到袁心怡瞪着自己的表情,余飞心虚的问道,心想袁心怡不会又想推倒自己吧,这可是办公室,外面还有员工在干活。

  “你觉得我能干嘛?”

  袁心怡反问。

  “额……”

  余飞愣住了,他可不敢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容易被打死。

  “告诉我,我哪里不如李莹莹和梅媛馨?”

  袁心怡将余飞逼到了墙角,确保他跑不掉了,两人的双眼对峙,袁心怡大声问道。

  余飞就知道进了这个门没有好事,他实在不明白,按理说袁心怡这个天之骄女,被自己伤害一次已经足够她对自己产生厌恶了,没想到她屡败屡战愈战愈勇!

  “你哪里都好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美,没法比。”

  余飞摇摇头,这是最标准的答案,当然他也是这样想的,毕竟几个女人各个国色天香,玫瑰牡丹各有千秋。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选我?”

  袁心怡继续逼问。

  “这又不是皇帝选妃子,这是文明社会,国家要求一夫一妻!”

  余飞继续摇头说道。

  “一夫一妻!李莹莹是你的正牌女友,梅媛馨又是怎么回事?你拒绝她了吗?”

  袁心怡再次发难,这次着实说到了重点,也是余飞的软肋,他哑口无言,关于自己和梅媛馨的事情,他当然不能满世界宣传,两人的感情,更不适合说出来。

  “你说啊?你说啊?今天你要么给我个交代,要么就从了我,你选一个!”

  袁心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,竟然要求余飞从了她,余飞差点被她霸气侧漏的语言激起兽性,理智对身体失去控制,急忙深吸一口气稳住体内的躁动,袁心怡绝对碰不得,不然以她的脾气,说不好立马拉着自己结婚,那后果可不得了,后院着火余飞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“心怡,你先冷静一下,感情这事,强扭的……没法勉强。”

  余飞原本想说强扭的瓜不甜,却想到袁心怡说过她享受的是扭瓜的过程,甜不甜她不在乎这样的神句,急忙改口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是不是?”

  袁心怡都快贴在余飞的身上了,继续逼问,要不是袁心怡个子比余飞低,两人的脸都贴在一起了,就算如此,袁心怡那高昂的部位,已经压在了余飞的身上。

  “是!”

  就算余飞对袁心怡有点感觉,但也不能承认,只能一条路走到黑。

  “睁着眼睛说瞎话!没感觉这是什么!”

  袁心怡一伸手,在余飞毫无防备的时候,将他最重要的东西一把握住,大声质问。

  余飞欲哭无泪,还不敢乱动,怕伤到了自己的宝贝,这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,谁让自己记忆力那么好,就算看到穿着整齐的袁心怡,都能想起她一丝不挂的站在浴室,和在酒店那次衣服掉下去的场景。

  那修长嫩白的大长腿,柔弱无骨的小蛮腰,挺巧圆润的大南瓜,是个男人都受不了,当然有反应了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