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二百九十一章 大招PK

第二百九十一章 大招PK

  看到王姐不愿意,她的那位干爹犹豫了一下,咬咬牙似乎在权衡利弊。

  “兄弟,你看这样就难看了,要不要我们回去备一桌饭,大家有事好好说。”

  中年男人想了想,如是说道。

  “行啊。”

  余飞将两人的眼神交流都看早眼里,在对方说完的时候,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下来。

  一般人或许都觉得双方这是要和解,可是真正有眼色的人看得出来,对方这是不想服软,打算回去再准备一波,这是要放大招。

  而余飞也不是没看出来,之所以装作看不出来,只是为了让对方彻底拿出底牌,到时候一次性处理干净,不然对方就算现在忍了,等自己走了又针对梅媛馨,那才是个大麻烦。

  看到余飞答应,王姐急忙拉着她的干爹转身离开,都不敢放狠话,看样子刚刚是真的被吓住了。

  而躺在地上那些人,缓了这么一会,终于一个扶起一个,踉踉跄跄的跟着离开了。

  “余先生,我要不要准备一下?”

  动手都是小意思,放大招需要谨慎一点了,袁家的小伙子混迹于大家族,可不傻,在那些人离开后,立马对余飞问道。

  “嗯,行,咱们先吃饭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但是吃饭之行不耽搁。

  身后的三个女人都以为真和解了,全都一脸欣喜,梅媛馨没来的时候,那两个女孩被欺负的够呛,又不敢反抗,现在觉得梅媛馨有余飞撑腰,他们就找梅媛馨撑腰,以后也不用被欺负了,两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。

  很快找到了一家比较满意的中餐厅,几人一起进入,身后有人跟踪的事情,余飞和袁家小伙都发现了,却都没有言语。

  进门之后要了一个包间,大家点菜的时候,袁家小伙出去了一趟,很快便回来坐了下来。

  “哎,你叫什么来着?”

  余飞看到三女在开心的拿着菜单点菜,喝了一口免费的茶水,微微侧身对袁家小伙问道。

  “余先生,我叫袁世凯。”

  袁家小伙立马答道。

  “噗……”

  余飞当场没忍住,喷了对方一脸的茶水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余飞急忙一边拿纸巾给对方擦,一边说道。

  “虽然我的名字特别一点,余先生也不必反应这么激烈。”

  袁世凯委屈的说到。

  “没有没有,我真的没其他意思,只是有点好奇给你取名的时候,你爸当时脑海中想的是什么。”

  余飞急忙解释。

  “……”

  袁世凯也不知道他爸当时怎么想,反正为了自己的名字,闹了很多的笑话,所以他这一次也比较的淡定。

  “对了袁世凯兄弟,你以后喊我名字,或者喊我一声余哥也行,你这样称呼太生疏了。”

  余飞帮对方擦干净之后,这才说道。

  “行,余哥。”

  袁世凯思考了一下,最终选了一个让两人更亲切的称呼。

  “这才对嘛。”

  余飞满意的点点头,不然这货一直喊自己先生,明明差不多大,自己总觉得自己老了十几岁。

  “余飞,你们两个也点几个吧。”

  几个女孩终于选的差不多了,袁心怡递过来了菜单说道。“你来,今天辛苦你了,我请客,你随便点。”

  余飞把菜单接过来交给了袁世凯。

  袁世凯和大家的年龄相差不大,只是因为余飞的特殊身份,加上身负袁家的命令,所以有些拘束。

  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一般人七情六欲,嘴馋也是应该的,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,不客气的接了过去,点了几道硬菜,在他点菜的时候,余飞多看了他几眼,没有说话。

  菜点的差不多了,菜单便交给了服务员,大家开始唠嗑。

  袁心怡这两个舍友人很友好,毕竟是大学生,说话也有分寸,让余飞十分满意,觉得处理了那个王姐,梅媛馨这段大学生活一定会十分愉快。

  很快菜便上桌了,在大家准备开动的时候,余飞和袁世凯对视一眼,知道事儿来了,因为门外有一连串的脚步声,听起来和普通人不一样。

  两人直接站了起来,打开了包厢门,刚刚开门,外面七八个警察手里拿着枪,小心翼翼的要踹门,脚都伸到了空中,门却自己开了,尴尬的不知道该不该继续。

  “警察同志,就是这两个人,当街行凶,十分野蛮,打伤了我公司的好多名员工。”

  警察的背后,王姐和她的干爹又来了,这次带来的是警察,底气更足了,王姐的干爹指着余飞和袁世凯,如上次一般恶人先告状。

  “不许动!双手抱头!”

  “蹲下!”

  “不许动!”

  警察确认了两人的身份,立马大声喝道,将余飞和袁世凯显然当做了危险人员,甚至将配枪保险都打开了。

  这么大的动静,其他包厢的人当然会开门查看,看到警察来了,连枪都拿了出来,顿时吓的惊叫连连,一阵鸡飞狗跳。

  梅媛馨等人也吓的在包厢里抱在了一起,这种场面她们当然也没见过。

  “警察同志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你们凭借一面之词就这样对待我们,恐怕有失公允?”

  余飞微微眯眼,对警察说完,看向了那对父女,眼神十分不善,幸好自己多了个心眼,不然自己走了之后,这两个货恐怕啥事都干得出来。

  “我看一眼就知道你两不是好人,赶紧抱头蹲下!”

  带队的警察似乎位置不低,肩头有一道杠,双手插兜站在边上,一副我就是法律的样子,竟然靠‘看一眼’就能办案,彻底刷新了余飞的三观。

  “你能搞定不?”

  反正没一个能讲理的人,余飞转头对袁世凯问道,再拖延下去,桌上的饭菜都要凉了。

  “我打个电话。”

  袁世凯点点头,他那会进来的时候便准备好了,之所以没有急着动手,就是想看看这两人有啥后招,将他们背后的人一次解决,准备一劳永逸。

  看到袁世凯拿出了手机,那个当官的眼睛微微一眯,却没有阻止,这便是一种规则,对方要叫人,就让对方叫,如果真的比自己还牛,他的看一眼就重新看,否则真的动了手,惹了惹不起的人,到时候更难处理。

  袁世凯打通电话之后,只淡淡的说了四个字:“过来一趟。”

  “这就完了?”

  看到袁世凯这么牛逼,就说了四个字,余飞也惊呆了,喊人还能这么喊。

  “恩,难道让他带上家伙来?”

  袁世凯点点头,无语的反问。

  “……”

  余飞转头看了看好几把对着他们的手枪,再没有说话。

  现场就这样对峙了起来,那对父女看到余飞和袁世凯有恃无恐的样子,渐渐也心慌了,可是事已至此,只能祈祷余飞他们喊来的人没自己的人牛逼。

  可是袁家的背景不是他们能够猜测到的,很快一个肩章扛着麦穗的中年人走了进来。

  看到那个人的时候,带队警察的脸色大变,他肩上可只有一杠,和人家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  余飞看到之后也放心了,果然如同袁世凯所说,人家啥都不带,都可以横着走。

  那对父女也不傻,当场脸色大变,知道这次碰上硬茬了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中年人走过来看到有几个警察拿出了手枪,开口问道,随口一问便有一股威压散发而出。

  “厅长,我们正在处理警情。”

  那个带队警察吓的头都不敢抬。

  “你可以回家了。”

  中年人直接一句话断生死,言外之意就是你从现在开始,已经成为了普通人。

  “厅长,我错了!我错了!给我一次机会!”

  带队警察这才知道自己闯大祸了,当场跪了下来。

  “我绕得了你,你法律饶不了你,自己去纪检部领盒饭去吧。”

  中年人直接开口,不留任何的情面。

  剩余的小警察,中年人也没理会他们,毕竟他也在下面干过,都是一步步上来的,都是听命于人身不由己。

  那个带队警察看到求情无用,只能站了起来,灰心丧气的慢慢向外面走了出去。

  “等一下,该抓的人还没抓呢!”

  中年男人再次开口,头都没回。

  那些警察听完一愣,思考了两三秒,给那对父女咔咔带上了手铐。

  “啊,干爹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王姐蒙了,大声喊道。

  “叫你马勒戈壁,都是你这个小婊砸害的老子!”

  父女两个当场翻脸,那名干爹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,直接破口大骂。

  带队警察直接一脚踢了过去,正好他也窝了一肚子火,为了这两个蠢货,自己的前途完蛋了,正好借机发泄一下。

  王姐的干爹疼的便再也开不了口,仿佛死狗一样被拖了出去。

  从头至尾余飞和袁世凯,都没和那对父女再说过话,这便是自信,余飞大概了解袁家的一些背景,所以从头至尾都很放心,完全是猫戏老鼠的心态。

  “辛苦了。”

  袁世凯这个时候才对着那位厅长开口说道,不愧是袁家的人,面对这样的大官都不卑不亢。

  “应该的,是我的工作疏漏。”

  那名厅长客气了一句,两人没有过多的交流,转身就走,毕竟这是公众场合,交流太多容易留下话柄。

  “兄弟,你很有前途。”

  余飞拍了拍袁世凯的肩膀,转身走进了包厢里面。

  袁世凯听完愣了一会,这才跟着走进了包厢。

  这么轻松便彻底解决了那对父女,包厢里三女都看蒙了,毕竟男人做事都靠默契,话不多说,导致她们还没明白其中的玄机。

  “快吃饭,都凉了!”

  余飞首先拿起筷子招呼了一句,仿佛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,丝毫不影响他吃饭的心情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