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四百零七章 老谋深算

第四百零七章 老谋深算

  听完老领导的话,陈东稍微沉默了片刻,转头看看余飞的表情,余飞听完这话没有任何的反应,反而有些许不易察觉的不快,陈东知道,老领导这是心急则乱,反而将余飞推的更远了。/p>

  “老领导,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余飞兄弟种地也种出了自己的名堂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,和自己选择的权利,你给他一些时间,让他自己去决定好不好?”/p>

  陈东只能绕了一个弯,给老领导一个台阶,不至于让他太难看,也正好让余飞的心里舒服点,不要觉得老领导欺人太甚。/p>

  陈东话里有话,是在告诉老领导,余飞喜欢现在的职业,而且做的并不差,也许比走上自己等人这条路要活的好。/p>

  至于让余飞考虑,那就是台阶了,陈东心里有数,余飞不可能答应,如果余飞有一点点这方面的意思,陈东自己早就努力的去劝说余飞了。/p>

  “唉。”/p>

  老男人满是惋惜的看了余飞一眼,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算是同意了陈东的说法。/p>

  陈东终于松了一口气,万一余飞和老领导真的硬刚起来,陈东就不知道怎么办了。/p>

  “老领导,你看这件事怎么处理?”/p>

  陈东想了想,又小心的开口问道。/p>

  余飞听完这话,眼光锐利的看向了老男人,如果他再敢威胁自己,余飞便怎么也不会忍了。/p>

  “死伤人数过多,这事压不住,如果强行去压,反而会反弹的更厉害,我必须在后续亲自给上面报告,你的这位朋友,如果只是普通的身份,那就难辞其咎,你必然也会被牵连,你要明白,上面最想看到的是用最稳妥的方式处理问题,你的那些理由,他们根本不会理解。”/p>

  老男人扫了一眼余飞的烟,最后从怀里拿出自己的烟,点上一根以后,才开口分析道,现在说话那就悦耳多了。/p>

  “老领导,那要怎么办?”/p>

  陈东顿时紧张了起来,原本是一个天大的功劳,怎么莫名其妙就变成了烫手山芋,谁敢沾手就烫谁。/p>

  “其实我那会也没有恐吓你们,这件事唯一的处理办法,就是你这个朋友拥有一个官方的身份,这样事情立马就会变成,你的朋友见义勇为,然后力战群雄,最终在警方的配合下,捣毁了黑暗性质的势力。”/p>

  老男人这次更加深刻的将事情分析的说了出来,甚至连美化的台词都想好了。/p>

  可余飞坚决不愿意进入体制之内,问题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上,虽然这次没有那么剑拔弩张,可是大家的心里都非常的不痛快。/p>

  “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!”/p>

  老男人看到陈东那愁眉不展的脸,还有余飞紧缩的眉头,忽然得意的笑了起来。/p>

  “什么办法?”/p>

  陈东听到有办法,差点激动的跳起来。/p>

  “给他一个卧底的身份!”/p>

  老男人不亏经验老道,一语出口,陈东恍然大悟,拍了一把自己的额头,这的确是个好办法。/p>

  给上面写报告的时候,可以将余飞写成陈东专门培养出来的卧底,因为突然暴露,遭受黑势力的围攻,余飞当然会激烈的反抗,造成伤亡那就不可避免。/p>

  而且卧底分很多种,有的是警校毕业的警察安插,有的是直接在对方的内部或者周边培养,余飞可以被解释为本地消息灵通之人,由陈东现并且培养。/p>

  “后续可以特事特办,给他一个虚职,让他在我们的队伍挂个名,分担一部分功劳,不用坐班该干什么干什么,这样这件事就算解决了。”/p>

  老男人将后面的话也说了出来。/p>

  这句话落地,陈东眨眼睛的频率都快了几分,余飞则在心里暗骂老狐狸,还真的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最终自己还是被拉了进去,就是暂时不受管束而已。/p>

  余飞知道人家这是真的让步了,自己如果再拒绝,那对方的脾气一上来,来个鱼死网破,谁都讨不到好。/p>

  而且总的来说,此人也没有抱着坏心眼,只是太看重自己而已,他能够大义灭亲,已经是一个有良心的好官,自己再不识好歹,那也就太过分了。/p>

  “余飞,你看这样解决可以吗?”/p>

  陈东顿了一会,才转头试探着对余飞问道,老男人也偷偷看向余飞,他自己心里的小计谋自己清楚的很,其实只需要一个卧底的身份,问题就可以解决。/p>

  但他还是很不甘心,所以加上了后面的戏,反正余飞不懂的这些规章制度,只要将余飞给先骗进来自己的队伍,然后可以慢慢的想办法。/p>

  “恩,可以。”/p>

  余飞也已经考虑清楚了,所以直接点点头。/p>

  “好,太好了!”/p>

  陈东紧张的脸上绽放出笑容,他生怕余飞还是不同意,事不过三那就不好解决了。/p>

  “对了,老领导,刘贤知道你来了,他说想见你一面。”/p>

  陈东这才想起一件事,急忙说道,为了防止意外,刘贤已经被他特别关押,旁人无法接近,他今天也算是去羞辱了一番刘贤,出了一口恶气,最后刘贤跪着求自己传出这句话来,陈东觉得,毕竟那是老领导的侄子,他相信就算见了面,老领导也不会原谅对方。/p>

  “他就不怕我亲自送他一颗枪子儿!”/p>

  老男人猛拍一把扶手,咬牙切齿的对陈东问道,提起这事他就来气,差点犯下了大错,要不是陈东坚持本心,就要跟着他一起完蛋了。/p>

  陈东当然回答不了这句话了,毕竟自己没有预知的能力,做不到提前将这句话传到过去。/p>

  “你去告诉他,我生平就失信了这一次,但我不后悔,他做的事情天理难容,自有法律给他一个合理的审判,至于见面那就不用了,我没有侄子!”/p>

  老男人咬着牙说道,余飞看得出来,对方的心痛,有其是说到最后的时候,一口牙差点咬碎,用理智战胜了亲情和感性,或许是对方也怕自己到时候心软。/p>

  “是!”/p>

  陈东听完急忙点点头,这也在陈东也在预料之中,如果是自己,也不回去见面,因为没有任何的必要,好话坏话说出来都等于白说。/p>

  “唉,我先去休息,你去准备上报的文件和资料,准备好了给我签字。”/p>

  老男人看了余飞一眼,扶着扶手站了起来,说完就准备离开。/p>

  “等一下!”/p>

  余飞忽然开口,喊住了对方。/p>

  陈东心跳加,急忙看向了余飞,眼神里面满是害怕,生怕余飞说出不该说的东西来,别说余飞有多厉害,万一老领导怒,一声令下,余飞活着走出自己的办公室都几乎不可能。/p>

  老男人倒很有风度的慢慢转身,饶有趣味的看向了余飞。/p>

  “之前多有冒犯,我道个歉,你是个好官。”/p>

  余飞吸进去一口气,然后微微俯身鞠躬说道,他知道自己之前真的冲动了,要不是此人有多年的涵养和气度,一般人恐怕会被自己直接吓出病来。/p>

  “道歉没必要,我就喜欢真性情有血性的男人,小东没有交错朋友,咱们以后一定还会再见面。”/p>

  老男人笑了,赏识的看着余飞说完,袖子一甩便走了出去。/p>

  办公室里面,就剩下了陈东和余飞,两人对视一眼,陈东尴尬的笑笑,余飞扭了扭嘴,坐了回去,又点上了一根烟。/p>

  “我可能又要占你的光,抢你的功劳了。”/p>

  陈东急忙坐在了余飞的对面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。/p>

  “先,对你来说是功劳,对我来说是烫手的山芋,你能都拿走我高兴都来不及,然后,你当我是兄弟,就不该思考得失,最后,能不能倒杯水喝?”/p>

  余飞伸出三根手指,说一句收起来一根,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两个人都大笑了起来。/p>

  “能!”/p>

  陈东急忙站了起来,跑去给余飞倒水去了,他知道这件事处理好了,他自己说不定还能借此更进一步,虽说余飞不让说,但是他依旧明白,余飞就是他的贵人,这份情自己很难还给余飞。/p>

  给余飞倒了一杯水,陈东急忙做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忙活去了,这事必须快解决,不然很快那些媒体人就能挖出很多消息,如果不能赶在他们前面将问题给解决了,不知道这件事在他们的笔下,又会出现什么变数。/p>

  “你忙活吧,我先走了。”/p>

  余飞一个人坐着也没意思,这会陈茜茜一定在担心自己,自己没手机,得赶紧回去报平安。/p>

  “行,我就不送你了,对了,你的私人物品,被寄存在医院了,现在没什么危险了,你可以回去取了。”/p>

  陈东放下正在写资料的笔,站起来说道。/p>

  “给我一点打车费。”/p>

  余飞这才想起,自己身无分文,总不能走回去,伸出手对陈东说道。/p>

  “哈哈哈,大老板找我借钱,是不是该打个欠条!”/p>

  陈东没忍住笑了出来,说话的时候,从钱包抽出来几张红票子递到了余飞手里。/p>

  余飞丢给陈东一个白眼,转身就走了出去,这点钱两人也就开个玩笑,根本不在乎多少。/p>

  余飞双手插兜,溜溜达达的走出了警局,随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。/p>

  “师傅,去如在家酒店。”/p>

  坐上车余飞招呼了一声,顺手捡起了后座上别人随手扔下的报纸。/p>

  “好嘞!”/p>

  出租车司机答应了一声,便调转车头,直奔如在家酒店。/p>

  余飞原本就是想打时间,没想到被报纸的内容吸引过去了注意力,因为报纸的头条,竟然和自己有关系。/p>

  标题先便很能吸引目光,‘如在家酒店要出事了!’,谁都知道,如在家酒店如今在合水县红的紫,很多人以能在里面吃顿饭为荣,这样的标题,谁都会忍不住观看内容。/p>

  不出余飞所料,报纸的内容,一直都在不断的暗示,如在家酒店出售野生动物,并且知法犯法,每一句话都模棱两可,就算这件事最终变了风向,也能做出其他的解释。/p>

  余飞开始皱着眉头,最后嘴角反而挂上了微笑,这的确是他不愿看到的内容,也是他等待许久的结果。/p>

  这样极佳的头条位置,一方面是媒体为了吸引眼球在炒作,另一方面绝对也有人在推波助澜,为了让这件事不断的酝酿,带起来舆论。/p>

  /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