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四百一十七章 否极泰来

第四百一十七章 否极泰来

  此刻的余飞,不是他不想醒来,而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达了什么地方。

  他感觉自己身处在一片无尽黑暗的虚空之中,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,空气、土地甚至光线都不存在,想要呐喊也喊不出来,想要控制身体,也感觉不到,只能感觉到一种宛如无底深渊般的空寂。

  余飞只能只能在心底一遍一遍的鼓励自己,绝对不能放弃,可是越这样告诉自己,其他的想法就忍不住冒出来。

  “我是不是死了?”

  “我是不是变成了鬼?”

  “这就是死亡之后的感觉吗?”

  “我死掉其他人会不会想我?”

  “这种感觉好难受啊!”

  “可以可以彻彻底底的死掉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各种各样的想法出现,似乎要击垮他最后的神经。

  余飞不断的鼓励自己,坚持下去,绝对不能放弃,只要自己没彻底的消亡 ,自己还有机会,只要自己坚持下去,或许还有转机。

  这种没有天没有地什么都没有的状态,让人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,余飞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久,他感觉仿佛过了很久痕迹,又仿佛一切都是一刹那之前的事情。

  “好想喊出来啊!哭出来也行!”

  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,只有思维还在运转,他此刻才知道皮囊是多么宝贵,让自己尽情的喊几嗓子,或者哭一阵子,也许自己还能放松一点。

  可一切都只是想一想,想过之后,依旧得面对无尽的黑暗和空虚,什么都做不了。

  “老天,给我一个痛快好不好!”

  最后他自己都要放弃了,宁可就这样彻底的烟消云散般死去,也不想再受这种折磨了,简直比千刀万剐还要痛苦,甚至比他之前身体龟裂的那种痛苦的感觉,让他觉得还要崩溃。

  “光!有光!”

  余飞不知道自己是看到还是感觉到了光的存在,那一闪而过宛如流星般的光芒,让欣喜万分,激动的在内心呼喊了起来,仿佛孤岛上的鲁滨逊看到了一艘行驶而过的邮轮。

  但就那么一闪而过,然后便彻底的消失了,余飞努力的去感受,努力的想要寻找自己的眼睛,然后睁开眼睛去寻找,但是一切又回到了原点,他甚至自己都觉得那只是幻觉而已。

  然后余飞的意识渐渐放弃,绝望的情绪缓缓出现,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昏沉,越来越迷糊,就像是要睡着了一般,他自己都无法控制。

  余飞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烈日之下的雪糕,在缓缓的融解,某一时某一刻,自己就可以彻底的化为一滩水,彻底的消散,在也不需要受这种折磨了。

  余飞很享受这种感觉,终于不用再挣扎,不需要再痛苦的坚持,一切终于要结束了,就像是一场风过,抹去自己曾留下来的痕迹。

  “我不能放弃!”

  就在他感觉自己就要彻底的昏沉下去,永远的不需要在思考的时候,一个画面从他的记忆中出现,余飞瞬时被惊醒,他内心之中发出一声呐喊,整个人宛如沉睡的巨人,猛然惊醒。

  “我不能死!我死了我的兄弟会被人欺负!我的女人会被人抢走!我的父母会老无所养!我要活!我要活下去!”

  余飞不断的在心底呐喊,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清醒,内心之中一股力量忽然出现,支撑着他继续坚持下去。

  当余飞感觉自己的情绪到达顶峰的时候,突然,他感觉周围仿佛又有一道光芒闪过,快速的消逝。

  “对!就是这种感觉!这绝对是老天给我开的一扇窗,这是我活下去的机会!”

  余飞幡然幸福,哪有什么幻觉,自己两次都是在情绪波动最大的时候感觉到的光芒,怎么可能是幻觉。

  但是问题又来了,自己怎么一直激动下去?就算一直激动下去,那束光能救了自己吗?

  县医院的病房里,守在余飞病床前的余成龙和王淑玲,忽然听到床头上的仪器发出了刺耳的警报声,两人急忙看去,发现测心电和脑电波的仪器上,一个红色的警示灯不断闪耀。

  在显示屏上面,好几道波浪线开始趋于平缓,不断向直线接近,余飞的呼吸也渐渐消失了。

  “医生!”

  “医生快来!”

  余成龙和王淑玲一起大喊了起来,冲出病房,将一个查房的医生给拖了进来,那名医生原本觉得两人是在疑神疑鬼,所以一脸的不情愿,当他被拖进来看到仪器上显示的情况,机上听到刺耳的警报之后,也立马脸色大变。

  “快!组织急救!”

  医生大喊着冲出了病房。

  立马便有很多医生和护士冲了进来,推着余飞就跑向了手术室,一边跑一边还有小护士,跪在病床上给余飞做胸部按压。

  可是刚刚将余飞推进手术室,各种仪器就位之后,大家忽然发现,仪器的显示结果竟然慢慢变的正常了起来,心跳很有力,不需要仪器,手按在余飞的身上就能感受到,呼吸也很有节奏,胸膛不断的起伏。

  “什么鬼?逗我们?”

  一个医生刚刚穿上手术服,冲进来急救室,就看到其他人一脸无奈的表情,再看看仪器,一脸的无语的问道。

  “那会的确不行了,心跳停止,脑电波停止,呼吸也停了!”

  最早被余成龙夫妇拖进病房的医生,摊摊手解释道,这事不说清楚,其他人估计能揍死他。

  那个给余飞做胸部按压的小护士,一脸的委屈,刚刚生怕余飞有个三长两短,她连吃奶的劲都用了,这会胳膊还酸着呢,搞了半天竟然是个乌龙。

  “推出去吧!”

  主治医生无奈的说到,一边摘除手套,一边向外走去。

  余成龙夫妇看到余飞刚刚被推进去几分钟,医生又将余飞给推出来了,两人脸色大变,想到了最坏的结果,王淑玲的双手都颤抖了起来,余成龙老成持重,但也已经眼神灰暗了下来。

  “先别急着哭,人没事了!”

  主治医生急忙对王淑玲说道,整个医院的医生都把这个母亲记下来了,虽然是被逼的,但是谁都有母亲,大家都能理解,看到王淑玲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,他忍不住开口说道。

  听到医生这句话,王淑玲和余成龙仿佛打了鸡血,瞬间满血复活,快速扑到余飞身边,当他们发现余飞呼吸正常的时候,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  余飞又被送回了病房,医生护士很快就各忙各的去了,只有余成龙夫妇继续眼巴巴的守在身边。

  一家三口距离如此之进,余飞却感觉相隔天涯,因为他还在无尽的黑暗和空虚之中挣扎。

  他不断的激励自己,不断回忆那些让人激动的过往,回忆父母对自己的好,回忆和兄弟们喝酒吹牛的场景,回忆自己的每一个女人。

  他从来都没有觉得,自己有这么多的时间去思考和回味,一件件的过往,在脑海中清晰的出现,仿佛重新从记事起,开始活了一遍,每一个人的音容笑貌,像是从上帝角度,深刻的认识了一次。

  当记忆终于来到自己失去意识的前一刻,忽然一股撕裂般的剧痛出现,发自灵魂深处的剧痛。

  余飞喊不出来,哭不出来,想要昏死过去也做不到,只能无奈的接受,这次没有坚持不下去的说法,因为根本无所坚持,那种剧痛从内到外,清晰无比,无可躲避。

  轰……

  仿佛一声巨响出现,似乎这天地崩塌了一般,余飞彻底失去了感觉,下一刻他忽然清醒,撕裂般的剧痛消失。

  余飞激动的发现自己再次拥有了活动能力,他站在一片金黄色的土地之上,不过只有十平米大小,十平米之外,模糊的看不清楚,像是被一层磨砂玻璃挡住了一般。

  余飞大步走过去,伸手触摸了上去,竟然还带着弹性,看不清楚外面有什么。

  他又蹲下去,伸手抓起了一把金黄色的土壤,和普通的土壤没有什么区别,只是颜色仿佛金粉一般,非常耀眼。

  光线也不知道从何而来,反正周围十分明亮,再没有其他任何的东西。

  最重要的是这里竟然也没有出口,除了地面,其他的地方都被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阻挡,余飞尝试着全力推开或者砸开,也没有任何的效果,就算他全力一拳打上去,力道立马会被卸的一干二净。

  “我该怎么离开这里?”

  余飞喃喃自语道。

  刚刚说完,忽然感觉自己躺了下来,明明睁开着的眼睛,也不知何时闭上了。

  急忙睁开眼睛,想要探索的之后,却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,父母都站在床边看着自己,周围是洁白的病房。

  “啊!小飞!你终于醒来了!”

  余飞毫无征兆的醒来了,余成龙夫妇愣住了片刻,王淑玲直接扑了上来,紧紧抱住了余飞,余成龙转身,在脸上抹了一把。

  “妈,你别哭啊!我没事!”

  余飞急忙一边帮母亲擦眼泪一边安慰道,自己都来不及感受活过来的喜悦。

  “你这个臭小子,你吓死妈了!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  王淑玲做起来,一只手抓着余飞的手,一只手抹眼泪,哭的仿佛是个孩子一般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就在院子里坐着,忽然就晕过去了。”

  余飞暂时没想好借口,干脆装糊涂。

  “你这个傻孩子,吹那么大的风,怎么不知道和刀疤进去躲躲,你是被吹断的树枝砸晕过去的!”

  王淑玲心直口快,一脸心疼的说到。

  余飞大概记得当时的情况,却不知道后面的风会那么大,连树枝都吹断了,被树枝砸晕过去,的确是一个好借口。

  “别说了,人没事就行了,你想吃什么?你和你妈说说话,我出去买。”

  余成龙终于插嘴了,不过他倒是很理性,而且很细心,余飞昏迷了这么久,怕余飞肚子饿,准备去买吃的。

  余飞听完,眼眶立马湿了,自己受了那么大的罪,不为别的,光是为了此刻的父母,就已经值了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