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出所料

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出所料

  一路无话,回村之后其他人就都各回各家了,余飞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,给自己泡上了一壶茶,反正他休不休息也无所谓,加上夜里视力并不会受到影响,所以权当是夜里坐在这里晒晒月光了。

  原本后山就是清净的地方,已经处于大山最边缘之处,夜里之后,静的听不到一点人声,却有各种虫鸣之声,偶尔还有一些不知什么品种的鸟类被惊起,发出的声音来。

  余飞忽然觉得,自己似乎有点不务正业了,每日看似忙碌,却好似并没有专心的经营后山。

  自己也算是有猪脚光环,但却忘记了这个世界生存的根本便是自己的实力,真正的实力却要用金钱来衡量,自己一直受制于人,若是有万贯家财,大可不必忧愁。

  “唉!”

  余飞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决定以后若无大事,便不必离开这村子,对于以后的路,也该有一个清晰的规划了,等到解决了煤矿的事宜之后,就该好好的打理生意,将自己的初心不要忘记了。

  轻轻泯了一口茶,余飞忽然想起,若是梅媛馨也在,这会或许会陪在自己的身边,给自己将凉了的茶水换掉。

  忽然余飞耳朵微微一动,眼皮抬起,看向了院子的侧墙,轻轻放下了手里的茶杯,眼睛盯在哪里,再也没有动过。

  十几秒以后,墙头上忽然出现一点黑色,余飞一眼就看了出来,那是头发的颜色,大半夜有人来访,还不走正门,想也不用想,必然不是来做好事。

  下一刻余飞宛如离弦之箭,突然从石凳上弹起,速度快的可怕,宛如瞬移一般出现在了侧墙的边上。

  墙外之人小心翼翼的踩着墙壁缝隙,整个人宛如灵巧的壁虎一般,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,慢慢将头向上凑去,眼神刚刚超过了墙头,就急忙向里面看去。

  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出现在了他的眼前,就仿佛一直在哪里,从来都没有移动过一般。

  饶是此人身手高强,也被如同鬼魅般出现的余飞,吓的肝胆俱裂,因为余飞的出现没有一丝一毫的预兆,那人也觉得自己做的十分完美,所以根本没有丝毫防备的心里。

  那人滚落墙头,余飞轻轻一跃,直接跳过了墙,站在了那人的身边,低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那人。

  来人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,脚下穿着运动鞋,这样的装束不仅舒适,而且不会束缚人的身体,可以做出各种灵巧的动作,也正好当做夜行衣使用。

  不过此人托大,面部被余飞一眼便看了个彻底,刚刚他惊吓之后,失去平衡,摔倒在了地上,余飞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他竟然连东都不敢乱动,余飞能在他落地之时又飞跃出来,那说明余飞也不是侥幸发现,实力不容小觑。

  “你敢说你是来偷东西的小贼,我立马就杀了你,丢进森林里喂老虎!”

  余飞淡淡的说到,不给此人任何狡辩的机会,就连说谎都是死,那不说更是死,态度很明显,要么老老实实的交代,要么就去死。

  地上那人慢慢爬了起来,小心观察的余飞,眼中神色复杂,似乎在思考是不是可以反抗一下,但是看到余飞那气定神闲的样子,就知道余飞一定不简单,否则也不能这么淡定,早就先下手为强了。

  “你大半夜不睡觉,就等着抓我了?”

  那人郁闷的说到,自己这才偷看了一眼,就被发信了,他简直觉得日了狗,出门没看黄历,太倒霉了。

  “我正好在院子里晒月亮。”

  余飞实实在在的说到。

  “……”

  那人嘴角抽搐了一下,晒月亮这种稀奇事,他长这么大,也是第一次见到,第一次听说。

  “给你三分钟,说不清楚我就送你上路。”

  余飞淡淡的说了一句,就仿佛在说一件小事一般,这便是气场和自信,说的越简单,对方的压力越大。

  那人额头立马冒出了冷汗,觉得自己后悔来这一趟了,情报里就知道要找的人实力高强,但没想到还是个晒月亮的变态。

  “我是李家的人,家主得到消息,咱们的地盘上出现了高手,更是惹了白家的追杀,我便来调查这件事情。”

  对方都不敢直视余飞,害怕的说到,说话倒是实诚,就是胆子有点小,可惜了那一身本领,此时眼看着就算有危险,也发挥不出几成来。

  按道理来说,修武家族不得随意大举进入别人的地界,也不得随意在对方的地盘上动手,若是有特殊的情况,才能网开一面,这也是为了互相避免摩擦,引起更大的误会。

  果然如刀疤所猜测,本地是另一个修武家族的地盘,所以才让他们有了暂时的安宁,但也不是绝对的安全。

  余飞心里默默记住了此人的话,看来本地是修武家族李家的地盘,而刀疤的本姓为白,还真的是有点巧合,余飞觉得刀疤和古代名将白起相似,两人竟然连姓氏都一样。

  “喏,人在这里,你想知道什么?”

  余飞双手抱在胸前,虽然希望李家帮自己挡住白家,但是自己不能表现的太卑微,否则李家觉得自己就是个没用的软柿子,更加懒得理会自己了。

  “家主猜测,白家在几年以前,发生过一场巨变,能够引得白家如此大动干戈,恐怕和那件事有关?”

  对方看到余飞又和气了一点,他其实想走,又怕回去不好交差,便小心的问道。

  “恩,既然都明白,那就不细说了,麻烦你转告一声,若李家主愿意帮个忙,我们兄弟感激不尽,欠你们李家一份人情,若是不帮,也在情理之中,如果方便,通知我们一声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李家和自己没有任何的交集,人家帮不帮还真的看心情,争取也没有任何的作用。

  “好!”

  那人听到余飞的话,立马松了一口气,自己也算是完成了任务了,转身就打算赶紧走。

  “对了,如果下次还来,就走正门,我如果不在,家里其他人,也会好好招待。”

  余飞看到对方要走,忍不住补了一句,原本也没有仇怨,更无防备的必要,此人就是个逗比,大白天前来也可以,偏偏选在晚上,如同歹人一样爬墙头,自己差点直接动手,万一死了人,是非对错就说不清楚了。

  “恩。”

  那人一听,顿时脸一红,答应了一声,急忙顺着正路离开了。

  其实对方和余飞年纪差不多,估计是第一次做这种事,心里的戏太足,实在有点让人啼笑皆非。

  余飞看到对方离开,才转身回了院子,想了想之后,拿出手机将晚上的事情,用口述的方式给刀疤发过去一条语音,就算他睡下了,明天也看得到,也算是有个心里准备和防备。

  农村有个习俗,家里一旦死了人,如果没有什么纠纷,那就要在三日内下葬,虽然周能是被他的儿子和媳妇合谋害死,但是周家在太莪村是大户,还有不少的人,决定先把他下葬了再说。

  所以不出余飞所料,第二天周家便有人去柿园村,将麻老道给请了过来。

  余飞听到消息以后,便立马赶到了周家,很多周家的小辈披麻戴孝,全都守在灵堂门口,还有一些前来悼念的村民。

  麻老道换上了他那身陈旧的道士服,右手提着一把桃木剑,站在灵堂的门口念念有词。

  余飞站在悼念的村民一起,看到麻老道的样子,不禁觉得一阵好笑,要不是之前和他谈过这方面的问题,还真的会被唬的一愣一愣的。

  麻老道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,手里抓着桃木剑,忽然绕着棺材开始转圈,手里的桃木剑不断劈砍向空气,一脸的慎重。

  忽然他的眼神和余飞在空中相遇,麻老道的动作一滞,眼中好像有点不好意思,余飞眨眨眼,什么都没有表示,麻老道快速回过神来,立马继续自己的仪式。

  当麻老道做完了自己拿一套,伸手在怀里拿出一个罗盘,往空中一扔,罗盘嗖嗖翻滚了起来,余飞的心揪了起来,万一麻老道接不住罗盘,罗盘掉在地上,那就太尴尬了。

  果然麻老道没有金刚钻,就不揽瓷器活,在罗盘下降的时候,他右手里的桃木剑猛的刺出,罗盘竟然稳稳当当的落在了桃木剑之上,连摇晃都没有。

  余飞远远便看到,罗盘的指针因为剧烈的运动,所以不断的抖动,最后缓缓停止了下来。

  麻老道将罗盘伸手取下来,轻轻放在放置贡品的桌上,罗盘上刻着密密麻麻神秘的符号,一般人也看不懂,但还是有人忍不住好奇凑上去瞪大了眼睛,盯住了罗盘。

  余飞嘴角不禁出现了笑容,罗盘上的指针,竟然就指着果园山的方向。

  这可不是指南针一样的那种罗盘,这是神棍专用,至于要指什么地方,怎么控制,余飞也不明白,反正麻老道这一手,让他不禁暗暗点头,只有相当的手段,做的天衣无缝,得出来看起来非人为的结果,才容易被人相信。

  麻老道招招手,周家几个有威望的人急忙凑上去,麻老道嘀嘀咕咕的给几个人说了起来。

  余飞虽然站在远处,却听得清楚,麻老道这是在告诉周家的人,周能含冤而死,死不瞑目,这是大凶之人,如果埋葬的位置不对,极有可能发生尸变,到时候周家的人便要遭殃,周家的后辈儿孙,也将永无出头之日。

  余飞不禁嘴角抽搐了起来,麻老道的忽悠功夫,比自己强多了,不愧是专业神棍,说起话来,吓的周家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这样一来,周家人为了自保,还不是麻老道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  话说周家人自从周天做倒下之后,也的确过的大不如以前,以前有周天做在的时候,他们虽然坏,但是可以拧成一股绳,也算是人多力量大。

  现在周家人基本上成了一盘散沙,人做了错事,很少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,所以周家人早就有传言,那是因为祖宗埋的风水不好,所以在这方面,那是相当的迷信,试图通过倒腾死者,换取家族兴旺发达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