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四百七十五章 鬼影重重

第四百七十五章 鬼影重重

  人类自从有了火,便掌握了光明,光明驱逐了黑暗,给黑夜不能视物的人类,提供了安全感。

  黑暗降临,那些工人全都紧张的不敢说话,仿佛被点了穴道一般,全都保持着光明离离开前最后一刻的姿势,互相之间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。

  可是过了片刻,还是没有动静和异样,大家终于放松了一点点,小心的向四周看去。

  “咦,你们看,会客厅的蜡烛还亮着!”

  有人指着院子外面,可以看到会客厅蜡烛的光芒,在黑夜中照射在院子里,那微弱的光芒,让大家顿时感觉安全感仿佛又回来了,因为大家觉得,蜡烛没有灭,那就是周能并没有来,可能是电路出了故障而已。

  其他人急忙看过去,然后都露出了轻松的笑容,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,仿佛绝地逢生了一般。

  但是这种幸福感保持的时间太短了,下一刻他们便看到那微弱的烛光,忽然全都熄灭了,至此院子里才陷入了真正的黑暗之中,只有天空中还未升起的一点月光,让人可以看到一点模糊的影子。

  众人的心顿时都凉了,全都紧张的向房间里面后退而去,大家都觉得,是周能又回来了,是死去的周能吹灭了蜡烛。

  忽然大家看到漆黑的院子里,出现了一个黑影,因为没有光源,所以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合影。

  “鬼啊!”

  一个人吓的大脚了起来,因为那个黑影不会走,而是跳着从会客厅的方向出现,然后子啊院子里四处徘徊了起来。

  其他人都紧张的不甘大口呼吸了,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,希望那个‘鬼’不要发现他们。

  可是天不遂人愿,这个时候黑影忽然转身,向他们所在的房间门口跳了过来,每一次跳起来和落地,都让那些工人紧张万分。

  “吼………”

  黑影忽然发出一声渗人的吼叫,听起来想当然的吓人,那些工人急忙缩成一团,你抱着我我抱着你。

  “周能,是你的儿子杀的你,你就算不甘心要报仇,去找你儿子啊!”

  一个工人实在受不了了,壮着胆子对着黑影喊道。

  黑影停顿了一下,竟然继续向门口跳了过来,距离门口就剩下了两米多的距离。

  这个时候,就算光芒微弱,那些工人也大概看的清楚一点模糊的样子,只见‘鬼’的脸色惨白,没有一点人样,而且身上还穿着死人才会穿的长袍服装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
  一个工人竟然吓的哭了起来,夜死一般的寂静,这个人的哭声顿时非常响亮,外面的‘鬼’终于停了下来,踌躇了一会,竟然转身向院子外面跳着走掉了。

  工人们松了一口气,看到‘鬼’一路出了门,再也不见了。

  但是没有人敢出去查看,那个哭的人终于止住了哭声,其他人都感激的看着他,总觉得是他的眼泪让‘鬼’离开了。

  其实这一切都是余飞一手策划,瘦猴进来的时候,他也跟着潜入了院子,来到整个院子的总闸前面,一把将总闸都关掉了,院子陷入了黑暗,然后瘦猴急忙潜入了会客厅,等恐怖气氛聚集的差不多之后,吹灭了蜡烛,一步步引导着工人们的恐惧情绪。

  然后刀疤便跳出来吓人,毕竟那些工人没有人敢出门,所以表演只能在院子里进行,看到那些工人害怕的样子,他忍不住想逗一逗,可是没想到有人竟然吓哭了,瘦猴顿时觉得再玩下去,就有点过分了,这才转身离开,所以归根结底,的确是那个工人的眼泪起了作用。

  瘦猴离开了院子以后,余飞等了一会,轻轻将电闸推了上去,转身几个跃步,到达围墙边上,快速翻阅了过去,整个过程不足三秒,没有人发现他存在过。

  那个工人正不知所措的时候,发现莫名其妙停掉的点,又莫名其妙的来了,想到鬼片上那些厉鬼出现,都可以影响周围的电路,他们只觉得那是周能的鬼魂所为,便没有多想。

  这个时候余飞等人已经在外面汇合,瘦猴取下头顶的帽子,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为了装的像一点,他都是用脚尖发力跳跃,腿部都没有弯曲,这样的姿势一般人都跳不起来,就算瘦猴练过武,跳了几分钟也累的够呛。

  “卧槽,你太专业了,跳的轻飘飘的样子,让我都以为你被周能干掉了,院子里真的是周能跳来跳去!”

  孙赖子看到瘦猴回来,惊叹着说道。

  “要不明天你去?”

  瘦猴嘴角抽搐了几下,瞪着孙赖子说道,这货这是在咒自己。

  “算了,我不行,我腿脚梆硬,干不了。”

  孙赖子急忙摆摆手,这绝对不是个好差事,万一被发现,余飞会捏爆自己的卵蛋。

  这个时候余飞也回来了,看到刀疤的时候,也忍不住嘴角一阵抽搐,这货刚刚蔫坏的往门口跳去,吓哭人的一幕余飞可都看在眼里。

  “余哥,辛苦了!”

  瘦猴生怕余飞骂自己,自己先跑上去,给余飞捏肩。

  余飞有话顿时也说不出口了,不过瘦猴的演技的确好,临场发挥很到位,跳起来轻飘飘的样子相当的渗人,而且跳的节奏把握的很好,果然是个‘鬼’才。

  “回家睡觉,这事给家里人都不要说,以免传出去风声!”

  余飞摆摆手,准备回去抱着梅媛馨睡觉了,走了几步急忙转身提醒,自己的兄弟靠得住,但是他们的家人就不好说了。

  “没问题!”

  “恩,余哥!”

  瘦猴和王大厨急忙点点头,只有孙赖子耸耸肩,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,没有亲人。

  余飞等人离开了,可煤矿公司的工人却久久不敢入睡,连续两天,他们都撞了鬼,第一天还只是一部分看到了,第二天竟然所有人都看到了,一次类推,第三天会不会恶鬼伤人?大家都沉默着思考了起来。

  虽然挣钱重要,可是小命才是革命的本钱,大家都不想把命丢在这里。

  “他妈的,不干了,我明天就走!”

  一个工人忽然把外套往地上一摔,大声的说到,昨天他就见到了鬼,连续两天他实在受不了了,只要有力气,到哪里都能挣钱,他怕自己永远回不去,见到自己的老婆和孩子。

  “我也不干了!”

  有人第一个开口,第二个人立马出现了。

  紧接着大家接二连三的说到,黄石黄飞兄弟原本就将工人不当人看,大家也早就受够了,现在遇到这样的情况,他们都受不了了。

  只有几个黄家兄弟的心腹,还有几个技术工人犹豫了起来,但是大势所趋若是今晚这些人走了,他们人越来越少,万一鬼来了,会更加的害怕。

  黄家兄弟现在生死未卜,他们都接到消息了,都送进了医院的急救室,这个大腿也靠不住了。

  很快剩下的几个人也表态了,愿意一起离开,大家全都决定离开了,这事总得给黄家兄弟说一声。

  此时县医院的病房里,黄飞和黄石隔床对视,门口有警察守着,两人对于白天发生的事,都清清楚楚的记在脑海里面,虽然他们有些失去控制,但是却没有失去记忆的能力,虽然觉得有点诡异,又说不出来为什么诡异,毕竟那种致幻的毒蘑菇,实在太罕见,没多少人知道。

  现在警察要起诉两人强-奸未遂和猥亵罪,两人好不容易打电话求公司上面的人,正在帮他们运作,牢狱之灾估计可以躲过了,可是以后恐怕难以受到重用了。

  这个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,两人一起看着手机,黄飞一脸的绝望,他的宝贝都毁了,已经有些心如死灰了,他看了看转过了头,黄石想了想,拿起手机接了起来。

  “什么,周能又来了!”

  黄石接起来听了几秒钟以后,惊恐的对着电话说道,昨晚他恐怕是被吓的最惨的一个人,都吓晕过去了,很多恐怖的画面,他都不知道是自己看到了,还是梦到了。

  原本以为要过去了,没想到工人打来电话,告诉他周能的鬼魂,这次更加的猖狂了,竟然在院子里跳来跳去,所有人都看到了。

  就算是生无可恋的黄飞,也惊恐的转过头,昨天的事情,他也跟着被吓坏了。

  “你说什么?不干了!你们敢!这个月的工资不想要了吗?”

  黄石又听了一会,忽然面色狰狞,咬牙切齿的说到,因为那个工人对他说,所有人都要辞职。

  “你们都给我滚!”

  黄石听了一会,那些人竟然宁可不要工资也不干了,还真是光脚的人不怕穿鞋的人,他没有了威胁的资本,只能发出无力的呐喊,然后不等他挂电话,那边的工人主动挂掉了电话。

  黄石的脸都气红了,可是却无可奈何,说实话他也有点绝望,连续两天的时间,发生的这些事情,他们都觉得都是周能在作祟。

  现在工人全都不干了,他们兄弟两个人成了光杆司令,给他们一百个胆子,他们两个人也不敢回去守着了,再多的钱都没有小命重要。

  黄飞看到黄石挂断的电话,叹了一口气,转过头去,久久不语,才一天的时间,他就变成了华夏最后一个太监,说实话真的已经四大皆空了。

  黄石看看黄飞,再看看自己满身的绷带,躺了回去,看着天花板,这次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眼看着这个工程是无法进行了,工人都跑光了,还闹鬼,那些工人随便出去说一说,恐怕再也没有人敢来了。

  夜有点静,黄石看了看窗外,县城里灯火通明宛如白昼,虽然已经不早了,但是车流的声音依旧喧闹。

  他和多次想提起勇气,走过去从窗户上跳下去,最后发现自己没有那个勇气,叹了一口气,用被子蒙住头睡了过去。

  这便是人性,出了事从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这世间的因果,不一定如同种瓜得瓜一般的去回报,他们兄弟两个做过的那些错事,从来不被他们觉得自己犯了错,以至于走投无路,依旧觉得是天道不公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