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四百九十章 破灭的希望

第四百九十章 破灭的希望

  大家看到余飞在思考,也都坐下来不说话了,以免打扰到他的思维,余飞虽然不是所有人中年龄最大的人,但是现在大家都隐隐以他的主意为准,因为余飞拥有同龄人无法比拟的稳重,做起事来很有条例,思想也跟得上时代的步伐。

  都说望子成龙,余成龙的名字,是他父亲对他的期望,也是他对余飞的期望,别看他平时寡言少语,很少参与余飞的事情,但余飞一旦有困难,他第一个就会赶到,今天听到消息,便立马赶来了后山。

  王淑玲的心眼比较小,在她的世界里,丈夫和儿子便是自己的天和地,谁都少不了,一旦有一点风吹草动,便心惊肉跳。

  可怜天下父母心,两人此刻都看着余飞皱起的眉头,觉得一阵心疼。

  梅媛馨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,虽然李莹莹靠着余飞坐着,她也没有争风吃醋的意思,坐在了距离余飞最远的地方,展现出了她巨大的胸襟,此刻她也怕,怕好不容易学成归来,准备帮助余飞的时候,一切都成为泡影。

  李莹莹可能是最内向的一个,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。

  “你们觉得他们诈咱们的几率有几成?”

  过了好一会,余飞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  其他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这事真的不好说,要说留下痕迹,也不是没可能,指纹和脚印都可以当做证据,就是不知道毒蘑菇的成分会不会被检测出来,现在大家也不好判断。

  “我觉得他们不可能现证据,都这么多天了,肚子里吃进去了石头,也早就拉出来了,就算有指纹,咱们也可以否认,实在不行就说咱们进去偷东西,什么都没偷到,也判不了刑!”

  孙赖子人如其名,也算是有作案经验,一针见血的说到。

  “不一定,如果黄家兄弟被送去医院的时候,因为时间太短,检测出来了什么,留下了证据呢?”

  瘦猴不赞同孙赖子的说法,要说破绽,大家的确还是留下了不少的破绽。

  “对了,大锤,我记得你上次进城,随手买了一个民用望远镜对不对?”

  余飞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猛拍一把桌面,站起来对王大锤问道。

  “恩。”

  王大锤点点头,一脸茫然的看着余飞,此刻都什么时候了,余飞竟然问起这个问题,王大锤不知道余飞要做什么了,他自认出主意不行,所以从来不多嘴,免得打扰其他人,被余飞这么一问,其他人也疑惑了,都这个时候了,难道王大锤的望远镜可以帮得上忙。

  “跟我走!”

  余飞嗖的站了起来,一把拉着王大锤的手腕,就和他抛出了院子。

  “余哥带大锤干什么去了?”

  孙赖子一脸懵逼的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啊,望远镜可以算是野外生存设备,余哥不会是准备跑路吧?”

  瘦猴也不明白余飞要做什么。

  “不可能,余哥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,就算要跑,也得带着我们啊!”

  孙赖子立马否决。

  “你理解错了,余哥如果一个人跑了,警察就会抓他,然后咱们就被洗白了,你不懂余哥的良苦用心。”

  瘦猴解释道。

  两个人这一唱一和,几个女人全都脸色大变,就算余成龙和王春明的脸色也不太好了

  “应该不会,余飞不是那样莽撞的人,都先不要着急,等一会!”

  王春明不亏是当官的人,咬着牙思考了一会之后,立马开口果断的说到,也不知道是为了稳住其他人,还是他内心就是这样判断。

  有了王春明的话,大家的情绪才稍微稳定了一点,瘦猴和孙赖子知道自己失言了,也急忙闭上嘴。

  院子里陷入了死寂,仿佛一个人都没有一般,微风吹过,带起一缕缕男人们吐出的浓烟,在空中渐渐飘散。

  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,大家全都感觉耐心要用尽的时候,小院的门被推开了,王大锤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
  “大锤,余飞呢?”

  梅媛馨第一个站起来问道,其他人也急忙竖起耳朵,将眼神投了过去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余哥跟着我到家里,拿到望远镜之后,便一路向那边的山里跑了进去。”

  王大锤不会撒谎,便如实说道,说完话指了指方向,正是通往原始森林最近的那座高山的方向。

  其他人都愣住了,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瘦猴,事情的展方向,竟然无形之中与瘦猴的猜测有点贴近。

  其他人抿抿嘴,全都不知道说什么了,王大锤看到没人理会自己,便走过去坐在了原来的位置,跟着大家一起沉默了起来。

  在余飞回来之前,余成龙吓唬了两句,王大锤觉得都是自己人,便将投毒的经过都交代了,所以全都知道整件事的经过,如果说前面的闹鬼,只是过分的整蛊行为,那后面在李莹莹家的院子里,余飞的行为就严重额,直接导致了两个人的重伤,万一真的被查到,结果必然不太理想。

  纵然相由心生,黄家兄弟因为心中有不好的想法,才做出了过分的事情,但法律就是法律,那都是死的条条框框,余飞一定不会被放过。

  大家都在心里猜想,如果余飞真的跑了,接下来该怎么做,该做什么,以后何去何从。

  这就像是在大战前夕,主将逃走了,剩下的副将前锋等,全都没有了主意,对于未来开始迷茫了,这一刻所有人才现,不知道何时大家都已经开始非常依赖余飞,没有了余飞,大家没有了主心骨,什么事情似乎都做不了了。

  梅媛馨慢慢趴在了自己的腿上,抱着膝盖,不一会肩膀一抖一抖,虽然压抑着声音,可是大家都猜得到,她这是在哭。

  李莹莹茫然的看着地面,宛如傻了一般,只有余成龙夫妇反而好一些,虽然面露悲伤,可是想到儿子免去牢狱之灾,作为父母或许有些欣慰。

  “咋都静悄悄的?我以为大家都走了呢?”

  就在所有人全都陷入莫名的情绪漩涡中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小院门口响起。

  几乎在一瞬间,所有人整齐的转头看了过去,余飞站在门口,脖子上挂着绳子,绳子上拴着王大锤的望远镜。

  “余飞,你这个混蛋!我以为你不要我了!”

  梅媛馨站了起来,走到余飞的面前,气愤的瞪着他说道。

  也难怪从来都十分安静,并且耐心极好的梅媛馨,会在此时,不顾一切的站出来责怪余飞。

  她将自己的生命和一切都交给了余飞,余飞就仿佛她生命的支柱,如果余飞真的要跑,她也愿意跟着余飞一起跑,如果余飞真的抛下她一个人跑掉了,她觉得自己连活下去的意志都会崩塌。

  李莹莹顿时觉得有点尴尬,毕竟这是一夫一妻的社会,她心里默认的梅媛馨的存在,只想暂时这样维持下去,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梅媛馨说出这样的话,她这个余飞的正牌女朋友,反而像是个小三一般了。

  余成龙夫妇对视一眼,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,什么都没有听到,儿子的幸福他们不想干涉,善良的两人,并不在乎梅媛馨已经结过婚的事实,他们觉得梅媛馨和李莹莹都是好姑娘,余飞娶谁都行,。

  其他人也都低着头,有的人在数蚂蚁,有的人在感悟人生,反正就是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。

  “咳,我就是看了一会风景,今儿的天真不错啊!”

  余飞尴尬的咳嗽一声,偷偷瞥了一眼李莹莹,现她咬着粉红色嘴唇,低头不语,只能用更尴尬的话语,来化解先前的尴尬。

  “余哥,南边来黑云了。”

  王大锤的一根筋本性瞬间展现了出来,抬起手指着快遮住半天天的黑云说道。

  “噗…哈哈哈…”

  瘦猴直接没忍住,当场大笑了起来。

  这一笑,大家都憋不住了,一个个跟着都笑了起来,李莹莹也笑了起来,梅媛馨脸上还挂着泪痕,捂住嘴挡住了笑声。

  “你这个铜锤!”

  余飞的脸都黑了,咬牙切齿的看着王大锤,王大锤吓的急忙缩了缩脖子。

  不过王大锤的一根筋的行为,很好的化解了尴尬,大家这一笑,刚刚的尴尬就算揭了过去,梅媛馨也想到自己失态了,急忙转身走了回去,余飞嘴角抽搐着走回去,坐在了自己的位置,端起已经凉了的水喝了一口。

  “余飞,你刚刚到底干嘛去了?”

  王春明第一个恢复了过来,扭了扭嘴,缓解了一下因为大笑,所以有些僵的脸部肌肉,之后说道。

  大家在看到余飞的时候,都知道之前猜错了,余飞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妙招,所以才出去了一趟,那余飞到底去干什么了,就成了大家最好奇的事情。

  余飞点上一根烟,这才将出去做什么了,如实道来。

  原来余飞之前想到,如果那些煤矿公司新来的人,真的现了证据,确定鬼魂是余飞等人所造,肯定会在到来之后,将煤矿公司会客厅里的牌位给扔掉,蜡烛也灭掉。

  如果没有证据,听说过闹鬼故事的他们,肯定不敢将牌位和蜡烛随便移走。

  但是那些牌位和蜡烛,设立在会客厅最里面的角落,在煤矿公司外面,一般的位置根本看不到,只有站在一个方向合适,并且高度足够的位置,才可以看的到。

  余飞根据经验,判断只有和果园山相对的那座山,也就是王大锤所指,最靠近原始森林的那座山上看得到。

  因为带着王大锤会拖累自己的度,余飞便一个人爬山去了,没想到大家经过瘦猴的引导,竟然都以为余飞一个人跑路了。

  “赶紧说啊,你到底看到牌位和蜡烛了吗?”

  余飞讲了这么多,最后的谜底却没有揭晓,大家都感觉心口仿佛被猫抓了一般,余成龙着急催促道。

  “没有!”

  余飞深吸一口气之后说道。

  /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