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五百五十五章 听墙角

第五百五十五章 听墙角

  余飞手里拖着一个要命的大家伙,谁都不敢靠近他,甚至都不敢和余飞说话,因为村里一直有传说蛇有灵,一旦打蛇不死,将会遭受蛇夜以继日的报复,不死不休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

  所以其他人生怕和余飞扯上关系,然后被这个大家伙报复。

  余飞也乐得清静,他最怕的就是被人问来问去,自己还得想借口不断的解释,你不问我不说这是余飞最满意的态度了。

  大家一起目送着余飞离开,那看起来并不壮实的背影后,拖着一条可以将他当做点心吃掉的巨蟒,着实让村民对余飞有些又爱又怕。

  这种壮举有些一只脚踩进棺材的人都没见过,就算是老猎人进山,遇到这样的巨蟒,也会自认倒霉,因为实在是打不过也跑不过。

  余飞拖着巨蟒走过菜地之后,径直来到了公司门口,刚从大门口走进去,余飞感觉楼内一阵骚动,然后窗户上便趴满了人。

  “卧槽,余飞,今晚能吃蛇羹了吗?”

  麻老道竟然也在,趴在窗户上激动的问道。

  “来,你们两个试一试看谁能吃了谁?”

  余飞手一甩,蟒蛇庞大的身躯被从他的身后甩了出去,重重的摔在了院子里,蟒蛇虽然晕过去还没醒来,但是那巨大的身躯,也让人后背发麻。

  “……”

  麻老道嘴角抽搐了一下,看余飞这态度,知道蛇羹是别想了。

  “余哥,刀疤刚刚抱着金小妹回房间去了,要不要一起听墙角啊!”

  瘦猴从窗户里面伸出来脑袋,压低了声音坏笑着说道。

  “所谓正人君子,非礼勿视!非礼勿听!非礼勿碰!这样的道理你们应该明白吧?”

  余飞皱起了眉头,瞪着楼上那一张张贱笑的脸说道。

  其他人都露出悻悻的表情,一脸失望。

  “可咱们又不是正人君子,当然要去了!”

  余飞忽然脸色一变,脸上也挂上了贱贱的笑容,搓着手向楼内跑去。

  “#¥%……”

  其他人全都满头黑线,余飞的无耻程度刷新了他们的三观,刚刚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

  可怜的大蟒蛇被扔在了院子里,无人理会,大家蹑手蹑脚的聚集到了刀疤的房间外面,一只只耳朵无耻的贴在了门缝边上。

  “金经理,你感觉好点了吗?”

  房间里传出刀疤的声音。

  “好多了,就是感觉两条腿发酸发软,你帮我揉一揉好吗?”

  金小妹一改平时干练直爽的说话风格,此刻说起话来,声音软绵绵的非常撩人。

  金小妹那双腿比之梅媛馨也不逞多让,修长而笔直的长腿,没有几个男人可以抗拒,更别说那肌肤,宛如玉脂一般细嫩光滑,大家此刻都能想象,刀疤看着那双长腿吞口水的样子。

  “这恐怕不太好吧!你休息一会应该就好了!”

  刀疤的回答,让门外的人差点一起咬断了舌头,这样的好事还不赶紧抓住,这个呆子竟然还不愿意,大家恨不得冲进去将他一脚踹飞,自己代替他的位置。

  “唉哟,头好晕!”

  金小妹娇滴滴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,傻子都听明白了,这是想要刀疤将她抱住。

  “我抱你去床上休息一会吧!”

  刀疤终于开窍了,主动了一点点。

  “恩。”

  金小妹略带欣喜的答应了一声。

  床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人类的一生,每天都要和这个东西打交道,没有了这个地方,人类会快速崩溃。

  而且自从文明出现,床也有了别样的含义,人类的延续,文化的传承,血脉的传递,都要在这里作为起点。

  所以大家听到了‘床’字,全都瞪大了眼睛,耳朵竖了起来,准备等待好戏登场。

  房间里传来几声脚步声以后,便听到咯吱一声,这是有重物落在了床上,床板发出来不甘的呻吟。

  “你先躺一会,我去给你找点安神养身的补品!”

  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,刀疤竟然怂了,这是要跑路的节奏。

  余飞等人菊花一紧,要是刀疤真的要出来,他们得赶紧撤,不然让刀疤知道他们听墙角,肯定和他们玩命。

  “别走!我一个人害怕!你能坐我边上,陪我说说话吗?”

  金小妹自然不会放刀疤离开了,来到太莪村这么多天,金小妹从第一眼看到刀疤,就被刀疤吸引,可刀疤却仿佛一块木头,一直都理她远远的不敢靠近,甚至还躲着她,今天这么好的机会,金小妹怎么可能放过刀疤。

  “这个……好吧!”

  人家女孩子都这样说了,刀疤也没法离开了,只能留了下来,房间里陷入了寂静,好久都没有动静传到外面,余飞等人等的都着急了。

  “你能离人家近一点吗?”

  等待了许久,金小妹幽幽的开口了,估摸着刀疤那个木头,躲的远远的金小妹实在受不了了,才不得已开口说道,但是金小妹的自称已经从我变成了人家,她的心思简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。

  “你…我…男女授受不亲,你有话就说吧。”

  刀疤吞吞吐吐了半天,好不容易说出来一句话,不过太煞风景了,外面的余飞等人气的都要吐血了。

  “哼!我又不会吃了你!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怕!”

  金小妹也有点生气了似乎,她已经这么主动了,刀疤竟然还是这幅模样,反倒让她显得有点轻薄了。

  “不是,我没有那个意思,我……”

  刀疤急忙辩解,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。

  余飞忽然觉得有点心酸,他似乎明白刀疤为何这样躲着金小妹了,他心里依旧将血海深仇没有放下,他怕自己有一天出了门就再也回不来了,所以他不敢动情,怕辜负了旁人。

  “哼,人家难道长的就那么丑吗?连让你靠近一点都不愿意?”

  床板咯吱了一声,估计生气的金小妹爬起来坐在了床边,瞪着刀疤质问道。

  “不是不是!你真的很漂亮!身材也很好,学历也高!是我配不上你!”

  刀疤慌了,不知道如何解释,只能满口夸奖金小妹,并且自降身份。

  “你觉得人家就是那么庸俗的人?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身份,只有从事职业的不同,生活经历不同而已,爱情不分种族、不分国界、不分身份!我就是喜欢你,你看着办!”

  金小妹被逼无奈,收起了那副女儿态,拿出了女强人的姿态,给刀疤进行了一场洗脑教育,最后十分强势霸道的进行了逼宫!

  门外的瘦猴和孙赖子对视一眼,一起长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,感叹刀疤的桃花运真好,要是有一个女人对自己这样说,让自己做什么都行。

  “小妹,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我有难言之隐!”

  鬼知道刀疤这个木头为何定力这么强,金小妹都如此直白表态了,他竟然还在坚持。

  “难道你那方面不行?”

  金小妹听完沉默了一会,弱弱的问道。

  “噗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#¥%……”

  门外的人彻底忍不住了,这真的不怪他们,实在是金小妹和刀疤配合的太好了,大家的笑点再高也坚持不住了。

  余飞在瘦猴那货笑出来的时候,便知道大事不好,在瘦猴的头顶拍了一把,暗骂这小子坏事,转身第一个跑掉了,速度快的一逼,简直和兔子一样。

  刀疤的动作非常快,余飞刚刚逃过这个楼层的楼道转角,刀疤便打开了房门。

  然后刀疤一脸愤怒的看着门外,都快笑趴吓的一群人,当然都是大老爷们,可是里面竟然还有麻老道那个为老不尊的家伙,他笑的最开心了,口水都流了出来。

  “我们刚好经过!”

  看到刀疤难看的脸色,瘦猴急忙止住笑,留下一个蹩脚的借口,转身就跑。

  “我什么都没听到!”

  孙赖子第二个反应了过来,转身逃之夭夭。

  “咳,人老了,耳朵背了,你们刚刚在说什么?”

  麻老道简直就是老戏骨,立马做出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,声音沙哑的问道。

  “我真的不知道你那方面不行!”

  王大锤抬起头,面对着刀疤愤怒的眼神,十分老实的说到。

  砰!

  刀疤一拳出去,王大锤立马多了一只熊猫眼,一脸委屈的样子十分可怜:“他们也听到了,为什么就打我一个人!”

  王大锤这个时候,立马将所有人都出卖了,那委屈的表情,让刀疤的第二拳落不下去了。

  “天气真不错啊!”

  南秀亮明知跑不掉,在刀疤开门的时候,转身站在楼道的窗户边上,看到已经一丝光亮都没有的夜空,虚情假意的感叹道。

  刀疤深吸一口气,满是威胁的瞪了一眼麻老道,这个老家伙为老不尊,这么大的年纪了,竟然跟着一帮年轻人听墙角。

  砰!

  刀疤后退一步,重重的把门给关上了,交了这么一帮兄弟,刀疤也是醉了。

  看到门关上了,麻老道和南秀亮都松了一口气,转身也急忙逃走了,再被刀疤发现偷听,估计下次自己就得长熊猫眼了。

  王大锤最后一个离开,委屈的捂着眼睛,实在不明白,为什么大家都在偷听,就自己一个人挨了揍。

  刚刚走过楼道转角,其他人都在后面猫着,看到王大锤的熊猫眼之后,一个个笑的前俯后仰,就差来瓶酒助助兴了。

  “余哥,为什么刀疤光打我一个?”

  王大锤笑不出来,委屈的问道。

  “因为你跑的太慢了,不信你现在回去试试,敲完门赶紧跑,他看都看不到你!”

  余飞十分认真的而给王大锤讲解自己的求生秘籍。

  “真的?”

  王大锤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“必须真!余哥什么时候骗过人,他刚刚打了你一拳,没有打其他人,这不公平啊!你去敲门坏他的好事,大家一报还一报!”

  孙赖子急忙上前怂恿,其他人或是眼神或是举拳表示支持,王大锤看到这么多人支持自己,深吸一口气,转身向刀疤的房间走去。

  王大锤刚刚转身,其他人又要憋不住了,强忍着笑意,胸膛开始起伏,急忙转身就走,这个楼道已经不安全了,因为结果已经很明显了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