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五百七十二章 致命一击

第五百七十二章 致命一击

  有时候怕的不是有敌人,而是不知道对方要出什么招,会从什么角度发起致命一击。

  余飞忽然觉得有点蛋疼,自己好好的在种地,也没有碍着别人什么事,为什么总有人看自己不顺眼。

  就在余飞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,村部里面,史雨来关上办公室的大门,接起了一个电话。

  “是…好的…我已经联系了一部分村民…对…好,我等着!”

  电话那边不知道和史雨来说了什么东西,他低头哈腰的回答了一会,才小心翼翼的挂掉了电话。

  将手机放在办公桌上,史雨来嘴角露出冷笑,脑海中出现前几天在后山被余飞羞辱的画面,想起这些,他便咬牙切齿,从卓兜里拿出了一份名单,这份名单上的人,明天会送给余飞一份大礼。

  史雨来知道余飞在太莪村根深蒂固,所以做这些事都非常的隐秘,这几天没有动作,就是在私底下偷偷联系人,毕竟一个人再好,总有人嫌弃,余飞就算帮助村民一步步致富,但是有些人就是不感恩,反而因为嫉妒或者贪心不足,想要看着余飞倒下,甚至一部分人自己做错了事,却从来不反省,反而觉得是别人不公。

  第二天一早,余飞便去工地转悠了起来,经过这么多天的奋战,有一半的土地已经建成了温棚,这一半的温棚,很快就能投入使用,剩下的土地,也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之中。

  徐光启带着安全帽,不断在工地的各个地方出现,盯着每一个工序,确保不会有人偷工减料。

  刀疤虽然说是负责协助徐光启,其实刀疤不怎么常来,毕竟徐光启作为自己这个金主的代表,手里掌握着工程款的生杀大权,工程队不敢怠慢。

  村民这断时间大多数都在后山干活,比他们以前挖地皮子挣钱多了,一个月甚至能顶的上他们之前一年的收入,所以各个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。

  “余飞,你抓回来的那条大蛇哪里去了?”

  看到余飞,一个正在干活的村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凑上来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吃了啊!”

  余飞开玩笑般说道。

  “真的?好吃吗?”

  立马又有人凑了上来,平时大家遇到那种巨蟒,跑都来不及,当然没有人吃过,也不知道什么味道。

  “还可以,肉有点硬,牙口不好嚼不动!”

  余飞猜想着说道,没想到那些村民都信了,心底里没有吃到大蛇的遗憾消失,反而一个个都露出了很满意的笑容。

  这便是人性,就算是圣人都难以避免,余飞似乎渐渐明白了一些不容易明白的道理。

  “老板,老板,要死了要死了!”

  这个时候忽然在公司通往菜地的路上,南秀亮大喊着跑了过来。

  “我活的好着呢!你乱喊什么!”

  余飞的脸瞬间就黑了,这丫的乱叫什么,是嫌自己活的太滋润了吗,转身对着南秀亮大声说道。

  “不是不是!不是你要死了,是公司要死了!”

  南秀亮跑的起床嘘嘘,还没到余飞的跟前,便弯着腰双手扶着膝盖,一边喘气一边说道。

  “这小子找打是不是!”

  一个村民都听不下去了,这丫的满嘴都在说什么。

  “我觉得就是欠揍了!”

  另外一个村民点点头符合道。

  “姓南的,你是不是这个月的工资不想要了?”

  余飞嘴角出现了冷冷的坏笑,幸亏自己是个好脾气,遇上其他的老板,这丫的今天的趴着回去。

  “老板,是土地局的人来了!要封了咱们公司!”

  南秀亮脸一红,知道自己这是慌了神,说错了话,急忙解释道。

  顿时整个工地一片死寂,如果查封公司,那所有人的工资不就没有了着落,这工程这次怕是真的没法干下去了。

  余飞的脸也黑了,该来的终究会来,没想到这么狠,原本以为就是在这片地上做做文章,没想到想把自己连根拔起。

  “余飞,你先回去看看,这里有我!”

  徐光启那老小子,关键时刻还算靠谱,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钻了出来,一脸慎重的对余飞说道。

  “不行!余老板,你看要不先把我们的工程款付一下吧!”

  工程队的老板,这个时候立马站了出来,挡在了余飞面前,不是他做人不仁义,他的手底下也带着百八十号人,这些人可都是上有老下有小,万一余飞回去就来不了了,他卖,肾都不够给这些人发工资。

  “对!不能走!”

  工程队的老板站了出来,手底下的人当然也有眼色 了,立马围拢了上来,生怕竹篮打水一场空,辛辛苦苦这么多天,最后得空着口袋回家见媳妇。

  徐光启没想到平日里和善的工程队人员,关键时刻竟然这么不给面子,这对于社会经验少一根筋的他来说,感觉有些难以接受,立马想到了墙倒众人推这句话。

  村民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也不由自主的围了上来,他们跟着累死累活的干了这么多天,当然也不想白干。

  几分钟前还其乐融融场面,立马就变的不对味儿了,南秀亮忽然意识到自己闯祸了,如果悄悄过来告诉余飞,余飞至少还能脱身,现在看来不出点血是别想走了。

  “你们还是不是人了!等我们老板回去处理完事情,一个子儿都不会少了你们!”

  徐光启脖子上的青筋暴起,此刻他并没有在乎自己是不是白干,虽说他的学历远高于余飞,但是余飞对他有知遇之恩。

  在他最落魄的时候,是余飞收留了他,并且出资支持他,就算他什么结果也研究不出来,余飞也没有责怪过他,这边是千里马遇上了伯乐,当然不在乎得失,所以余飞被围住,他立马站在了余飞的面前,愿意为余飞挡住这些人。

  可惜徐光启还是不懂人性,那些人都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,根本没有人理会他的高声呼喊。

  “徐总,不是兄弟们不义气,实在是这社会太复杂,谁知道你们老板回去之后,是蹲局子还是平安无事,我得为这一帮跟着我的兄弟负责!”

  工程队的老板这段时间也了解了徐光启的为人,站出来对着徐光启说道,语气还算诚恳,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,这个时候也没必要遮遮掩掩,因为事情就和秃子头上的虱子一样,是明摆着的事。

  那些跟着站在一起的村民,也跟着点点头,反正他们是随大流,余飞只要出钱,那就不能少了他们的份儿,如果实在不行,那也没啥损失,反正有带头的人。

  “徐教授,让我来!”

  余飞咬着牙想了想,伸手拍了拍徐光启的肩膀,话都说到了明处,徐光启此刻也哑口无言了。

  “兄弟们,其实大家都是苦哈哈,小时候我跟着父亲上山采过野菜,还跟着父亲进过城,父亲挑着担子,一边挑着我一边挑着米,进城卖米,米被流氓给抢走了,父亲挑着空担子,怀里抱着我回家,我能够理解大家!”

  余飞站出来大声的说到,其他人听完,都沉默了起来,现场除了余飞,绝大多数都是中年人,都说人到中年之后,才明白很多事情的无奈,余飞这番话,他们的感触最深。

  “不是我不给大家工钱,而是现在这是一个公司,虽然我是老板,但是公司有专门的财务部,我身上并没有多少钱,全部拿出来恐怕都不够支付一个人的工资!”

  余飞将一个事实讲了出来,为了统一管理,和公司账目上不被人找出毛病,钱余飞都放在公司的账户里,他是真的没有多少钱。

  “现在只有我回去将事情处理好,才能让财务部给大家发工资,否则你们就算杀了我,也没有用!”

  余飞摊摊手,十分无奈的说到,公司和个体不一样,这是制度和规则的双重约束,不是谁要如何就如何。

  余飞这番话说的,其他人全都面面相觑,搞了半天撕破了脸,发现根本没用,也不是余飞撒泼耍赖,明理人都听的出来,这是事实。

  “唉……”

  工程队的老板,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主动让开了路,其他人见状,带头的都让开了,便也都慢慢向两边移动。

  “不过大家放心,就算我余飞回不来,你们的工资绝对照发,这一点我余飞用人格和尊严向你们保证!”

  余飞留下一句话,转身大步离开,徐光启和南秀亮急忙跟上了余飞,两个人看着余飞的背影,对视一眼之后,一起露出了佩服的神色,余飞刚刚那番话在情在理,让人难以反驳,这才是大将风范。

  余飞离开时的那句换,也算是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,虽说口说无凭,但是总比那些直接跑路的包工头看起来靠谱的多。

  余飞大步流星的回到了公司,刚刚走到大门口,就看到好几辆公务用车停在门口,看这架势来的人还真不少。

  余飞走进大门的时候,看到很多穿着制服的人,拿出来封条正在刷胶,几个领导模样的人,站在该办公楼门口,不知道在谈论什么有趣的事情,笑的非常开心放松。

  余飞大步向办公楼走去,这个时候一直在楼内等待余飞的公司其他人,立马走了出来,余飞就是大家的主心骨,余飞没回来的时候,他们就排了南秀亮去报信,然后都在等待。

  “你们这是要干啥?公然阻碍执法吗?”

  看到原本话都不多说的众人,忽然举在了一起,那群领导里面,一个四十几岁的老男人转过头,一脸威严的大声问道。

  “官威很重啊!那你们这是干啥?为什么不声不响的就要封了我的公司?”

  余飞站了出来,眼前这些人,他一个都不认识,非常疑惑这都是哪里冒出来的一群货。

  “你是这里的老板吗?”

  中年人站在台阶上,从上而下的俯视着余飞,用高高在上的语气问道。

  “对,要封我的公司,总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吧!”

  余飞还在忍耐,得先摸清楚了对方的套路,然后再想办法解决。

  两个人对话的时候,大门外面出现了很多人,基本都是工程队的人和村民,当然不是来给余飞助威,而是看热闹来了。

  “说法?那我就告诉你,你偷税漏税、违法占用耕地、还是本地的黑暗势力,为恶一方,今天我们不光要封了你的公司,你也得跟着我们走一趟!”

  中年男人似乎早有准备,冷笑着细数余飞的罪名,每说出一条,余飞的脸色就黑一截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