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五百七十四章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

第五百七十四章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

  余飞作为大家主心骨,就像是有一个无形的牢笼锁住了他,他做事不光要考虑自己的喜好和得失,还得考虑其他人。

  所以余飞非常不想大家做出过激的事情,此刻他坐在一楼大厅靠近楼梯和电梯的位置,就是为了如果那些货想要做什么,他可以第一时间将那些家伙给拦住。

  二楼的会议室大家都陷入了沉默,刀疤坐在最里面的位置,伸手从兜里将余飞的手机拿了出来,开始思考余飞为什么把手机给自己,想了一会也没想明白,准备拿出来让大家一起思考的时候,忽然觉得不对,立马将手机收了起来。

  余飞做的那么隐秘,不光没让那些执法人员看到,除了刀疤之外的自己人余飞都没展示出来,说明余飞也起了疑心,这个手机一定有重要的作用,或许余飞能不能脱险,就靠这个手机了。

  “行了,都别吵了,大家要相信余哥,这件事我会想办法,都不要乱来,我向大家保证,一定会还给你们一个安好无损的余哥!”

  刀疤终于做出了决定,猛的站了起来,大声的宣布道。

  这便是主心骨的作用,大家此刻都看刀疤的意见行使,刀疤做出的决定,在没有人开口了,瘦猴等人虽然蹿紧了拳头,却没有反驳,这个时候要是窝里哄起来,那就更乱了。

  “都回去收拾东西!”

  刀疤催促了一句,顺便偷偷给瘦猴和梅媛馨使了个颜色,两人立马会意,站起来带头离开。

  大家很快收拾好了东西,下楼的时候手里都提着自己的私人物品,余飞看到他们没有乱来的想法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  公司大门很快被贴上了封条,余飞主动走上了警车,走之前转身将众人挨个看了一眼,然后便跟着呼啸着警笛的警车离开了后山。

  刀疤将王娟、金小妹和南秀亮三人安置在了村民的家里,让他们先等待消息,然后让大家各回各家,全部散去了。

  不过这只是表象,很快除去被安置在村民家里的三人,其他人都悄悄的聚集在了后山的小院,小院算是余飞的私人住所,所以那些执法人员给忽视掉了,所以暂时保留了下来,大家也算有个落脚的地方。

  余飞的父母接到消息的时候,余飞已经被带走了,他们两人立马赶到了后山,跟着一起来的还有王春明。

  小院里面聚集起来的都是余飞最信任的一批人,刀疤在会议室的时候,就暗示大家在这里汇合,果然所有人都懂,这里是余飞起家的地方,也是大家最熟悉的地方。

  余成龙夫妇坐在院子里面,两人还意识不到情况的严重性,其他人也都说余飞就是拘留几天,罚款之后就能放出来,所以两人的情绪还不是很焦虑。

  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,这里就是以前大家开会的地方,只是这次没有了余飞而已。

  “咱们的队伍里面有叛徒!”

  看到所有人都来了,沉吟了许久只有的刀疤,抬起头认真的说到。

  除了余成林夫妇还有王春明不了解情况,王大锤反应慢半拍,露出惊讶的样子,其他人似乎早就心里有数,听到刀疤这句话,全都沉默不语,心理开始琢磨到底是谁出卖了大家。

  嫌疑人非常容易锁定,院子里这些人不可能出卖余飞,唯有新来不久的王娟、金小妹和南秀亮三人有重大的嫌疑,所以刀疤先将三人安置在了村民家里,然后才回到了后山。

  “刀疤哥,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!”

  孙赖子想了一会之后问道。

  “说!”

  刀疤点点头,快速回答,这个时候有什么说什么,没必要客套。

  “金小妹一来到公司,就立马对你示好,你可是咱们的核心成员!而且她和馨姐一样毕业不久,却浑身都是名牌,衣服一天换几次,哪里来的钱?”

  孙赖子委婉的说到,其实就是在说,他怀疑金小妹被人收买了。

  “孙赖子!”

  瘦猴瞪了孙赖子一眼,刀疤对金小妹已经动情,大家都看得出来,只是那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,孙赖子这样直接的说出来,让刀疤会非常的为难,但是看得出来,瘦猴其实也这样想。

  梅媛馨的脸色刷的一下就黑了,新来的三人都是她找来的人,万一真的是这三人之中有人出卖了余飞,余飞有个三长两短,梅媛馨无法原谅自己。

  “这件事没有证据,大家先不要下定论!但是无论是谁,敢出卖余哥,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!”

  刀疤内心也在忐忑,但万一不是金小妹,自己贸然做出决定,不就太对不起她了,尤其是金小妹算是刀疤的初恋,让一个男人无缘无故的对自己正在感情升温的初恋动手,那是相当的残忍。

  刀疤现场表态,也算是给大家一个保证,告诉大家在我的心里,余飞比一个还未确定关系的女人要重要,这样一说,大家有什么疑虑,都装在了心里,等真正确定了谁是叛徒,再做决定。

  “咱们得想办法将叛徒给揪出来,否则接下来做什么都会感觉束手束脚!”

  王春明开口说道,他没有重点怀疑对象,所以说的话比较客观。

  “现在余哥被抓走,他们三个谁第一个离开太莪村,那谁的嫌疑就最大,极有可能是害怕被发现,所以要逃走!”

  瘦猴补充了一句,叛徒肯定会心虚,心虚那就不会留在余飞的大本营了。

  “恩,这几天密切注意他们三个的动向!”

  刀疤点点头,这样最好,不能还没有任何的证据,就对人动手,万一抓错了人,那就太伤人心了。

  “唉,余哥也没留下什么只言片语,咱们都是些泥腿子,现在怎么办?”

  孙赖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如果是县里动手,那大家凭借余飞的那些关系,走动走动或许还有用,可是这次来的人大家一个都不认识,极有可能是市里直接动手了。

  “对了,现在也没有外人,我就告诉你们,余哥走的时候,偷偷把他的手机塞给我了,拿走了我的手机,你们说余哥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刀疤这时才从兜里掏出余飞的手机,疑惑的问道。

  李莹莹眨了眨眼睛,似乎第一个领会了余飞的意思。

  “小飞哥被抓走,肯定会第一时间被控制他和外界的通讯,小飞哥认识的人,他的手机里一定保存着电话号码,现在那些人一定将你的手机已经没收关机了,而你手里的手机,此刻就是小飞哥给你的尚方宝剑,见剑如见人,咱们可以用这个手机联系小飞哥的朋友来救他!”

  李莹莹立马将余飞的用意猜测了出来,毕竟是从小和余飞一起长大的人,对于余飞的了解当然最深了。

  “对,余哥肯定是这个意思!”

  王大锤听完觉得有理,捏紧了拳头说道。

  “可是余哥的手机有屏幕锁……”

  刀疤赶紧拿出手,捣鼓了一会之后,将屏幕亮给大家,一脸无语的说到。

  “我知道怎么解!”

  梅媛馨急忙说道,余飞平时和她吃住都在一起,知道余飞的解锁码当然不为奇了。

  梅媛馨上前打开屏幕锁,刀疤快速打开了通讯录,可是这求救电话打给谁怎么说就成了问题。

  “咱们可以采用群发短信的方式,如果是余飞的好朋友,只要能帮上忙的肯定会自己打电话过来询问!”

  王春明经验老道,毕竟老于人情世故了,这是最稳妥的办法,真正关心余飞的人,看到后会第一时间打过来电话。

  然后大家琢磨了一会,一条短信内容被编辑了出来。

  “我是余飞的朋友,余飞有难!”

  一条简短的短信内容被编辑了出来,没有过多的废话,真正关心余飞的人,看到短信的时候会第一时间主动联系,短信上也没必要诉说过多的事情。

  将大家认识,并且知道没有用的人勾选掉之后,给剩下的人群发了过去。

  短信刚刚发出去,几秒钟以后,立马第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,屏幕上显示来电的是陈东,陈东是县警察局一把手,算是一方要员,手里有点权力和能量。

  刀疤接起了电话,打开了免提。

  “我是陈东,你是谁?”

  电话那边陈东简洁明了的介绍完自己,便立马问道。语气非常的严肃,毕竟现在电信诈骗泛滥,陈东也摸不准是不是骗子。

  “我是刀疤!”

  刀疤和陈东算是神交已久,毕竟以前刀疤盘踞在县城,当过一段时间的土皇帝,当时陈东还是副局长。

  “余飞怎么了?”

  听到刀疤的名字,陈东立马确定,这不是诈骗了,刀疤跟随在余飞的身边,那是他和余飞商量之后的决定。

  刀疤脸快速简洁的将今天的事情叙述了一遍,陈东作为县警局一把手,余飞被抓走竟然都不清楚,看来这次背后的人来头很大,将县里个彻底绕了过去。

  “你们稍安勿躁,我稍后联系你们。”

  陈东听完留下一句话,立马挂掉了电话,对于这件事没有发表任何的看法,毕竟他平时和余飞都不在电话上联系,以免给有心人留下把柄。

  刚刚和陈东通话的时候,已经有好几个电话在往里面打,刚刚挂断,第二个电话就接了进来,打进来电话的是袁心怡。

  因为是女孩子,梅媛馨接起来了电话,袁心怡当然是先询问发生了什么,然后和陈东一样,挂断电话找关系去了。

  接下来几个小时,不断有电话打进来,有些大家认识,有些只有余飞认识,但凡是打来电话的人,男的由刀疤接听,女的由梅媛馨接听。

  人只有在生死相交的关键时刻,才会知道谁是你的朋友,余飞平时为人义气和善,但是从不麻烦朋友,也不显摆,但是在关键的时刻,这么多人关心和询问,并且开始一起发力解救他,让其他人不禁目瞪口呆,每多一个电话打进来,就多了一份解救余飞的希望。

  大家接电话接的口干舌燥,梅媛馨抽空去泡了一大壶茶,给每人都上了一杯,现在余飞一方有难八方支援,虽然很多电话大家都不知道和余飞到底是什么关系,但是看得出来,打来电话的人,极少有看热闹而来。

  :。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