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六百一十九章 步步紧逼

第六百一十九章 步步紧逼

  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,真正的黑社会大哥,大都是西装革履,谈吐中带着高贵,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。

  这样的人最可怕,因为他们谈笑之间,讨论的是最让人恐惧的事情,所谓杀人不见血就是这种人。

  这是种高层次的修养和能力,其实完全可以引用到一些真正的成功人士的身上,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,走上高位必然要踩着别人的尸骨。

  而余飞似乎已经有了这样的潜质,不过如今的他还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,至少暂时是一种良性的发展趋势,可实在风口栽树看来,余飞完全不比那些人差。

  余飞的套路一环套着一环,在风口栽树觉得要结束的时候,下一个更加恐怖的场景才展现出来。

  风口栽树原本以为,余飞只是要留下证据,如果余飞用此当证据将他送到警察叔叔的手里,他都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结局,因为比如锦鲤、兰花甚至荷兰人曾经喜欢的郁金香,都是高溢价的物品,价值多少全凭个人喜好,所以就算定罪也难以取证。

  加上风口栽树是国际友人,顶多是被移送回国,这对他的伤害还处于可控的状态。

  可是余飞竟然不按常理出牌,直接要求视频联系他的上司,无论余飞的目的是什么,风口栽树明白自己要完蛋了,他们岛国是一个表面文化素质高的国度,其实暗地里非常的可怕,就连黑社会都能够合法可想而知。

  如果这个视频接通,风口栽树知道自己永远也别回去,甚至在这边都要小心翼翼的活着,负责可能面临的将是及其恐怖的后果。

  但是人犯了错,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风口栽树试图投在余飞价值千万的锦鲤,他就要做好被抓住之后面临的各种风险的准备。

  “余飞君,求求你!不要这样!”

  风口栽树哀求的看着余飞,不断地摇头。

  “铡刀抬过去。”

  余飞一挥手,懒得听对方的废话,岛国的文化,便是对强者卑躬屈膝不要尊严,对弱者肆意欺凌毫无顾忌,这种人不来点干货根本不会配合。

  王大锤弯腰抱起铡刀,大步走到风口栽树的面前,重重的将铡刀放在地上,百十斤的铡刀落地,发出恐怖的声响,地面仿佛抖了几下。

  王大锤一把将铡刀的刀刃抬了起来,明晃晃的要命刀刃,就在面前几厘米之外,风口栽树看到刀刃上那些凹凸不齐的缺口,他忽然想到,这样的铡刀或许一次根本就铡不下去,然后亲自眼看着自己肠穿肚烂,却无法死去,风口栽树冷汗直冒,浑身又开始了颤抖。

  “现在呢?”

  余飞无辜的眨眨眼问道。

  “我发!我发!”

  风口栽树急忙说道,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,如果答应了,还能多活一会,不答应可能当场被一刀两断,风口栽树立马做出了选择。

  “恩,你看这样多好,大家还是能继续做朋友滴!”

  余飞满意的点点头,示意王大锤将铡刀收起来。

  王大锤立马扛起铡刀,走出了门,但是听动静,铡刀被他放在了门口,随时可以扛进来。

  风口栽树将手机从兜里取了出来,余飞站起来走过去,站在他的身旁,风口栽树感觉仿佛死神正站在自己的身边,操作手机的手,抖的都不知道按哪里了。

  “不要怕,只要你乖乖配合,做完了你该做的事情,我立马放你走。”

  余飞拍拍风口栽树的肩膀,将他安慰了一番。

  可是风口栽树根本不信余飞这话,鬼知道余飞后年还会要求他干什么事情。

  不过风口栽树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人,一个聊天视频窗口弹了出来,似乎正在等待对方接通。

  现在的时间已经不早了,岛国估计更迟,视频好半天都没有人接,风口栽树生怕余飞因此发怒,不断的偷看余飞的脸色。

  余飞其实觉得今晚不行明天也可以,没想到风口栽树这么紧张,让他不禁想笑,这货看样子被自己吓破胆了。

  这个时候视频忽然接通了,屏幕上一个中年油腻男人的脸出现了,而且脸上带着怒气和不满。

  不过对方看到这边竟然有两个人,一个陌生的男子在对着他微笑,那个中年男人的脸色立马变了。

  “三泉拉西先生,晚上好啊!”

  余飞给对方招招手,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,此人就是风口栽树的上司,一个钱多的没处花,就喜欢玩点刺激的中年男人,风口栽树夜偷锦鲤,就是此人指使。

  “你是谁?”

  三泉拉西用谨慎的眼光看着余飞,小心的问道。

  “我就是双尾锦鲤的主人,也就是你指使手下偷取的锦鲤主人!”

  余飞自我介绍的一番,他没想到,此人竟然也会说普通话,并且听起来比风口栽树要顺溜的多。

  “你想要说什么?”

  三泉拉西在视频中看了一眼风口栽树,然后又盯着余飞,一脸怒气的问道,此刻对方似乎已经从睡梦中清醒。

  “我不想说什么,我就是告诉你,偷鱼的人不光被抓了,而是老老实实的把该说的都招供了,我已经保留了视频证据。”

  余飞摊摊手,现在自己有砝码在手完全有恃无恐。

  余飞说完话,站在一边录像的瘦猴,将之前拍的视频打开,给对方展示了出来,风口栽树老老实实招供的录像,给对方一点点的展示出了,对方也十分的谨慎,盯着视频一直看完,似乎是在不断的在心里估计,这个视频会对他和他背后的公司,造成多大的伤害,他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,将这个视频给消灭掉。

  “三泉拉西先生,你拉不拉稀我不管,但是你所作所为,似乎已经触犯了我们国家的法律,并且会对你和你的公司,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,现在你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,咱们之间该如何相处。”

  余飞微笑着说道,这个笑容风口栽树之前觉得就是恶魔笑容,此刻三泉拉西也这样觉得。

  余飞说完话的时候,伸手主动挂断了视频聊天,他并不想一蹴而就,而是让对方好好的回味一番。

  风口栽树的招供视频里,可不光是关于这次的偷鱼时间,甚至将他这个观察员,来华夏要做的事情全部招供了出来,比如偷窃机密资料,获得一些违法信息,等等全部都供了出来。

  这个视频如果传播出去,对于他们背后的公司,或许就是致命的打击,一个跨国公司,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,这绝对是禁忌般的行为。

  所以余飞才如此的有底气,这就仿佛自己抓着一把直插对方心脏的刀,自己手或许抖动一下,不光对方要完蛋,他背后的公司也完了。

  风口栽树瘫软在了椅子上,眼神中满是绝望,他知道自己今晚所做的一切,将是他一辈子的催命符,他已经从上司三泉拉西的眼神中看到了杀意,在岛国那个过度,有钱人要取一个无名小卒的命,只需要动动嘴而已,三圈拉西一定不会放过自己。

  “给栽树先生找一床被褥来,今晚栽树先生先在这里委屈一下。”

  余飞伸手将风口栽树的手机拿了过来,转身向外面走去,有句话叫好事多磨,并不需要急于一时,不然一不小心弄巧成拙那就不好了。

  风口栽树完全没听到余飞的话,他现在非常的后悔,为什么要来这里,为什么要偷东西,为什么又遇到了余飞,无数的问题,仿佛一张大网,向他扣了下来。

  不一会孙赖子抱着一床被子,从门外扔了进来,然后锁上门转身离开。

  房间里面就剩下了风口栽树一个人,他此刻忽然想到了死,也许死掉这一切都解脱了。

  不过死亡并不是一件谁都敢干的事情,风口栽树想了一会,最终将门口的被子取过来,裹在身上和衣而睡了过去。

  第二天一早,余飞刚刚来到公司,属于风口栽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余飞坐在李莹莹为自己购置的舒适老板椅上,接通了电话。

  余飞不说话,那边的人也不说话,大家仿佛在比拼耐心一般。

  “喂?”

  过了好几分钟,对方试探性的发出了声音。

  “拉西先生,你这是拉稀拉的没力气说话了吗?”

  余飞将手机免提打开,幽幽的说到。

  “@#¥%……”

  另一头的三泉拉西脸都黑了,自己父母取的名字,原本没啥问题,可是到了华夏,就变成了恶心的代名词,这让他痛苦了很多年了。

  “有话赶紧说,我正在联系报社和自媒体,据说昨晚拍的视频,相当的有新闻价值,很多人都愿意花高价取得第一手资料,像我这么穷的人,就等着那钱花呢!”

  余飞抠着指甲,慢悠悠的说到,明摆着这是在威胁对方,顺便暗示对方,这事只有钱才能解决。

  “余飞君,大家都是生意人,就没有谈不成的买卖,你先不要急,咱们可以商量。”

  三泉拉西顿时急了,急忙用卑微的语气说道。

  “恩,这话在理,那咱们就谈一谈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一副老神自在的样子。

  “其实咱们就是有点误会,风口栽树那个蠢货误解了我的意思,我让他想点办法和余飞君讨论一下价格,谁知道他竟然使用这么卑劣的方法,咱们可以继续讨论锦鲤的价格!”

  三泉拉西给自己找了个借口,然后打算将问题引回正题,继续谈论锦鲤的价格,估计对方也有在购买锦鲤上多出点血,补偿自己的意思了,看来这次价格就好商量了。

  “至于你和你的下属,谈论了什么我不知道,想知道也很容易,调取通话记录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,但我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,我可以既往不咎,不过生意还是生意,今天早上,又有人看中了我的双尾锦鲤,并且出价一千五百万,都说价高者得,不知道拉稀先生怎么看?”

  余飞冷笑着说道。

  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