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六百六十七章 传奇黑曼巴

第六百六十七章 传奇黑曼巴

  余飞听到陈东竟然都拒绝自己了,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,思考这个黑曼巴到底有什么本事,让黑白两道都对他无计可施。

  “余飞,这事真不是我不帮你,主要有两点原因,第一是因为警局也盯此人很久了,但是此人非常的狡猾,做事不露痕迹,根本拿不到证据,贸然出手只会打草惊蛇,就算抓住过几天也只能放掉。”

  “第二是你说他威胁你,可是你一定没有证据对吧?这让我也无法插手。”

  陈东耐心的给余飞解释道,生怕余飞误解,因为在这个敏感时期,一般人都会觉得,自己的行为是过河拆桥。

  “陈哥,我没有多想,你不必解释,既然黑白两道都没办法,那我就只能自己解决了。”

  余飞给陈东吃下去一颗定心丸,自己只是不想什么事都暴力解决,可是谁让对方太棘手,那就只能用点非正常的手段了。

  “其实我这几天还发现,黑曼巴似乎和我们里面的人有联系,有人充当他的保护-伞,所以他才能够一直安安稳稳的发财,以前有人收集到了证据,可是最后证据不翼而飞,那人还出了事,连尸骨都没留下,所以这事我正在暗中调查,暂时不准备声张。”

  陈东又补充了一句。

  “还有这种事?不是和你……,那个黑曼巴做的事听说很过分,黄赌毒均沾,这种人都有人敢保?”

  余飞差点在电话里将陈东和刘老大的事情讲出来,立马又停下了,毕竟现在是科技社会,就算面对面讲话都可能被窃听,后面他立马改口。

  “利益可以让人疯狂,这肯定是祸源,我就在利用这条线索在查。”

  陈东叹了一口气,他和刘老大合作,那是为了安定,刘老大也渐渐黑转白,反而让县城的犯罪率下降了,而陈东一毛钱都不收,可是市警局那位,明显没有陈东这么高尚。

  “看来这事需要我帮你了。”

  余飞笑的有点阴森的说到。

  “唉,你注意安全,黑曼巴不简单,他的仇家那么多,这么多年了,他反而活的好好地,一定是有原因的!”

  陈东叹了一口气,似乎是感叹自己的职位,限制了自己的发挥,又似乎在感叹,自己一直依靠余飞,却无法真正帮到余飞什么忙。

  “你把心放在肚子里,恐怕你才需要小心,前面那个出事的警员,已经证明对方有多狠毒了!”

  余飞反而有点担心陈东的安全,现在盯着他的人肯定不少,毕竟他刚刚加入一个新的队伍,一定会影响到一部分人的利益,他的一举一动别人都在观察。

  “我的身份在这里,一般人不敢动我,一旦我出事,那后果恐怕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!”

  陈东自信的说到。

  “行了,你小心一点,说不定这几天我就能给你送来惊喜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为了避免陈东处于危险之中,他准备赶快动手,毕竟有些人被逼急了,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。

  “那就等你的好消息了,如果需要我的配合,我也就豁出去了。”

  陈东点点头,这事两个人都无法后退,所以如果余飞动手,他也不准备袖手旁观。

  挂掉电话之后,聪慧的陈茜茜知道余飞再一次被阻了,坐在边上一脸宽慰的看着余飞。

  “啥意思?觉得我不行,给我个台阶?”

  余飞看到陈茜茜那慈母般的目光,无语的问道。

  “不是说不能说男人不行吗?”

  陈茜茜无辜的说到。

  “言外之意,就是觉得我不行,但是不能说出来对吧!”

  余飞更加无语了。

  “这是你说的,不是我说的!再说我又不勉强你,我作为酒店的经理,这事就该我来处理!”

  陈茜茜摇摇头说到。

  “就你这小胳膊小腿,我舍得让你去和黑社会死磕?”

  余飞翻了翻眼睛,陈茜茜虽然是个女强人,但是看在什么场合,她动动嘴皮子还行,遇到那种不能讲理的人,动手的事就该男人去做。

  “那你说怎么办,黑的白的都搞不定,要不咱们多交点保护费,让他们别在咱们的店里买东西,反正利润这么高,又不可能赔。”

  陈茜茜无奈的说到,其实她知道余飞联系什么人了。

  “开玩笑,我不收别人保护费他就得烧高香了!”

  余飞将陈东的话搬了过来。

  说话的时候,余飞看到陈茜茜包臀裙下的腿,忍不住伸出了手。

  “都什么时间了,还有心思开玩笑。”

  陈茜茜伸出玉手,一把将余飞的手打开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余飞不禁大笑了起来,陈茜茜还真以为自己没办法了,在死撑着不松口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

  陈茜茜被余飞笑的蒙住了。

  “咱们打个赌,二十四个小时,要是我不能搞定这件事,你可以让我做一件任何事情,我都不反悔,要是我做到了,你就答应我一件事,不许反悔!”

  余飞看着陈茜茜衬衫下面的饱满,忽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,对着她挑挑眉说道。

  “可以,但是你不能去冒险!”

  陈茜茜立马答应,又补充了一句。

  “绝对不冒险!”

  余飞拍着胸口保证道。

  “哎,你干什么去?”

  陈茜茜看到余飞说完话站起来就要走,急忙问道。

  “我打算天黑前搞定这件事,晚上你就能兑现承诺了!”

  快走到门口的余飞,忽然转头,对着陈茜茜淫笑着说道。

  “哼,那方面不算!”

  陈茜茜立马明白余飞打什么心思了,她立马双手环抱在胸前说道。

  “果然不能和女人讲理,刚刚还说任何事都不许反悔,这么快就翻脸了,古人说得好,唯女人和小人不可养也!”

  余飞摇头晃脑的说到,他心里清楚,陈茜茜是那种要强的人,要是贬低她,她立马就会被激起斗志。

  “哼,天黑前你如果做到,我就答应你!”

  陈茜茜果然上钩了,她心想豁出去了,就是那点事,余飞还能让自己如何,不过她的条件还有点耍赖。

  “洗白白等着我!”

  余飞重重的点点头,转身快速消失在了门口。

  看到余飞这么猴急的就走了,陈茜茜的脸上顿时出现了红晕,似乎想到了不该想的画面,那白洁的脸蛋上飘着红晕,别提多迷人了,眼中还似乎有盈盈春光荡漾,要是余飞现在回来看到,一定会立马将她就地正法。

  陈茜茜想着想着,忍不住夹紧了长腿,雪白的贝齿轻轻咬住了下唇,呼吸出来的空气,似乎都燥热了几分。

  走出酒店的余飞,立马拦住了一辆出租车,直接包车赶往的市里,一边走一边让刘老大将黑曼巴的信息发送了过来。

  当余飞看到黑曼巴的照片时,差点笑了出来,原本他觉得黑曼巴应该是一个长相非常雄武的男人,可是看到照片时却和自己想的不一样,竟然是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子,看起来像是一个坐办公室的小职员,眼中也看不到杀气之类的东西。

  不过最危险的东西,往往看起来最美丽,此人看起来如同一个邻家大男孩,但是被人称之为黑曼巴,说明他并不是如同长相一般看起来好对付。

  余飞在看此人的履历,更加的惊讶,因为此人的遭遇,和一部非常火的,似乎叫坏蛋是怎么练成的猪脚一样传奇。

  开始是个非常老实的学生,不断的被小混混欺负,后来突然爆发,带领着一帮人硬生生杀出了一片天下,一步步发展到了如今,时间也就两三年,此人年龄甚至可能比余飞还要小。

  “果然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死亡,是个人才,可惜走错了方向。”

  余飞看完之后,感叹这说道。

  “老板这是咋了,遇到啥事感触这么深?”

  余飞上车之后一直板着脸,最擅长和顾客聊天的出租车司机,一直都没敢开口,听到余飞自言自语的声音,立马插嘴问道。

  “大叔,你说一个人被坏人欺负,又无处伸张正义,他自己也变成了坏人,这事怪谁?”

  余飞抬起头,对着中年司机问道。

  “这能怪谁,怪自己命不好呗!”

  司机想了想,最后无奈的说到,其实他也是个小人物,为了挣点辛苦钱,被同行欺负,被客人欺辱,那都是正常的事情,开始非常的愤青,渐渐的也就不怪谁了,反而怪起了莫须有的命,这是一个很好的发泄对象。

  “唉,对,都是命!”

  余飞听完,笑着摇摇头,自己要不是得到龙珠,现在就是一个没人在乎的穷小子,所以得到龙珠,也算是运气,运气不就是命。

  “你小小年纪,想那么多干什么,现在正是想做什么做什么的年纪,不要被我们这些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误导,我们这是上有老下有小,实在抗争不了,也不敢冒险,所以屈服了,你还有资本,那就再试试又何妨?”

  中年大叔忽然讲出来了一番深刻之极的道理,余飞都听的愣住了,果然是高手在民间。

  “谢谢大叔的开导!”

  余飞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,刚刚差点陷入了思想的怪圈,还有点同情和认可黑曼巴了,现在想来,自己和对方毕竟是理念不同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何必动一文不值的恻隐之心,毕竟对方连小紫都敢拿出来做砝码威胁。

  “嘿嘿,我就是个俗人,说点俗话,平时接触的人多了,看到有些人年纪轻轻,明明是自己懒惰怯弱,却说平凡可贵,仿佛境界多高一样,所以没事干就爱给年轻人讲讲大道理,免得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大好年华被浪费掉!”

  中年大叔羞涩的笑着说道。

  “你这可不俗,这可是惊世之言!”

  余飞摇摇头,这等见识开出租车着实可惜了,比很多整天自誉为大师的鸡汤文作者强了不止一倍。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