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七百七十七章 查看病灶

第七百七十七章 查看病灶

  余飞的呼吸急促了起来,仿佛一股火焰从脚跟冲到了大脑,他的眼睛瞪的滚圆,看着陈怡抓着裤腰的手,看到她慢吞吞的动作,恨不得冲上去帮一把忙。

  不过人家自己脱下来,和余飞去脱那完全不一样,所以余飞只能强忍着这个冲动。

  陈怡可此羞的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,其实她压根就没怀疑过余飞,所说的必须要看过疤痕那句话,所以她觉得这是迟早都要做的事情,现在夜深人静也不怕打扰。

  可是那留下疤痕的位置,真的相当的羞人,自己竟然要主动脱下衣服让余飞来看,虽然说医生不分性别,但是眼前这个男人,陈怡怎么也无法将他和医生这个职业联系在一起。

  尤其是在寂静的夜里,陈怡都明显的听到了余飞的粗喘声,她都能够感觉到一双锐利的目光在死死的盯着自己。

  可是她没有别的选择,自己以后要嫁人,留下这么一条疤痕,估计哪个男人都受不了,如果说余飞提出那样的要求,陈怡觉得自己一定会答应,只要余飞事后愿意负责。

  余飞此刻满脑子也是一会看到伤疤之后,到底要如何处理,是多看一会,还是要用中医的方法,来个‘望闻问切’!

  咚咚咚……

  就在陈怡即将裤腰拉到腰胯之下的时候,忽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,两个人顿时都被吓了一跳,陈怡瞬间将裤腰拉了回去。

  两个人做贼心虚的对视了一眼,想知道这个时候到底什么人来了,此刻那气氛尴尬的仿佛可以拧出水来。

  “我去开门!”

  余飞看到陈怡已经恢复了原样,深吸一口气大步走向了门口,陈怡也急忙坐端正,调整了一下心态和表情。

  “莹莹?”

  余飞打开门的时候,看到外面站着的竟然是李莹莹,他不禁惊起的叫出了声,一般天黑之后刘慧芳就不让她随便出门了,尤其是来找自己,今天这会了她竟然单独敲开了自己的门。

  余飞不禁脑补,难道她今晚想做点什么?可是房间里面还有陈怡,她进去之后发现了怎么办?

  “陈怡那会说想一个人出去逛逛,这会人还没回来,我们要不要出去找找?”

  李莹莹倒没有发现余飞眼中的惊慌,而是有些焦急的问道。

  这让余飞一愣,不知道如何回答了,要是自己说陈怡就在自己这里,李莹莹会怎么想不难猜测,说不定怀疑这就是自己在和陈怡私下幽会。

  “莹莹姐,不用去了,我就在这里。”

  就在余飞纠结如何回答的时候,陈怡自己走了出来,笑盈盈的向门口走来。

 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李莹莹果然有点不开心,眉心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问道。

  “今天莹莹姐说余飞可以治疗疤痕,正好我当兵的时候不小心受了伤,留下了疤痕,那会逛完了回来,正好遇到了余飞,便来找他聊聊,看他能不能帮我消除疤痕。”

  陈怡笑着一边说一边走到了李莹莹的边上,抱住了李莹莹的一条胳膊,十分亲密的说到,脸上的羞涩和红晕也早就不见了,看起来没有一点破绽。

  “哦,这个的确是事实,让余飞帮你,应该很快就能解决。”

  陈怡这完美无瑕的表演和借口,让李莹莹立马消除了误会,反而用眼神示意,不要拒绝陈怡。

  “这当

  然了,只是一点小事情,我一个大男人,没有那么小气,不会为白天的事情记仇。”

  余飞笑着点点头,内心感叹女人果然都是天生的影后,刚刚还差点当着自己的面把裤子脱了给自己看,这会又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

  “恩,陈怡妹妹其实就是心直口快,做事豪爽一些,并没有坏心眼。”

  李莹莹点点头,还帮陈怡说起了好话。

  “恩,是当过兵的人,能理解。”

  余飞急忙点点头,只要李莹莹不要看出异样,那什么都好说。

  “你们谈的怎么样了?”

  李莹莹又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余飞顿时语塞,不知道如何开口,难道说正准备脱裤子,你就来敲门了。

  “余飞说明天就可以帮我配药了。”

  陈怡看到余飞应变能力太差,再次插嘴说道,否则让余飞结巴下去,李莹莹必然多想。

  “那就好,时间也不早了,咱们都早点睡吧。”

  李莹莹点点头,带着陈怡就往回走。

  余飞顿时松了一口气,幸好陈怡演技和应变能力强,否则自己就惨了。

  李莹莹选择的是和余飞对门的一套楼房,其实转身也就是两三米便到了门口,不过刚走到门口,她忽然转头,眼神中带着威胁和恐吓的看了余飞一眼,这才打开门走了进去。

  说实话余飞被这个眼神吓了一跳,刚刚明明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现,并且很正常的样子,她这忽然的眼神,顿时让余飞心虚了,难道李莹莹是看出来什么了,但是没有当场说出来。

  不过这个问题余飞可不敢去询问,那样的话就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,也许李莹莹也只是警告自己和陈怡走远一点。

  肚子里的邪火早就被吓灭了,余飞关上门走了回去,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几分钟前自己就要差点春宵一刻,几分钟后便如此的凄凉孤独,这种落差让他非常不舒服。

  不过想到自己灵气枯竭,精力也有些跟不上了,余飞便回去卧室,开始盘膝打坐,在修炼内功的时候,顺便恢复灵气,修养精力。

  余飞进入修炼状态不久,放在手边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,余飞原本就没有进入深度修炼,立马睁开了眼睛,拿起了手机。

  “这么快就勾搭上了新美女?”

  竟然是梅媛馨发来的消息。

  “没有,铸铁花瓶我还看不上。”

  余飞为了证明清白,只能使用这种方式了。

  “那你大半夜还金屋藏娇?”

  梅媛馨迅速回复消息。

  余飞一愣,顿时在思考这是李莹莹告诉了梅媛馨,还是同住一层的她在门口听到了几个人对话。

  “只是讨论病情而已,我的弹药还在,不信你可以验货。”

  余飞故意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下,然后便开始不正经,后半句话大家可都懂。

  “哼,你这个牲口,验货也不能证明什么!”

  梅媛馨毫不客气的回复了过来,对于余飞能力,她可是非常了解。

  “敢骂人!为了平息我的怒火,今晚你必须用自己做补偿!”

  余飞立马坏笑着回复了过去。

  “我已经把大门和卧室门都反锁了!在别人那里攒的火,我可不帮你泄!”

  躺在

  床上的梅媛馨,看到余飞回复过来的消息,立马机智的回复到。

  可是等了好几分钟,梅媛馨还是没有等到余飞的下文,一般晚上聊天,大家都会用晚安等词汇结束,这说明余飞要么被什么事情耽搁了,要么就是正在自己的门外试图闯进来。

  咔哒……

  就在梅媛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,窗外忽然出现了一个黑影,还发出了动静,虽然隔着窗帘,梅媛馨都能判断出来那绝对是一个人,而不是小动物,最重要的是她这可是在顶层,一般人和小动物根本上不来。

  “余飞,快来救我,我的窗外有人!”

  梅媛馨非常害怕,急忙缩进了被窝,仿佛鸵鸟一般,然后快速打字给余飞发送过去了消息。

  叮咚……

  就在她按下发送键之后,床边忽然想起了手机的声音,梅媛馨更加的紧张了。

  一只手忽然伸进了被子,贴在了梅媛馨的后背上,梅媛馨吓的浑身都紧绷了起来。

  “我来了!”

  然后余飞那贱兮兮的声音,从被子外面传进了梅媛馨的耳朵。

  “余飞?窗外是你!你吓死我了!”

  梅媛馨一把揭开被子,看到站在床边坏笑的余飞,一边控诉一边捏紧了粉拳,对着余飞便是一顿锤,可惜没什么威力。

  “你把门反锁了,我就只能怕窗户咯!”

  余飞一把将梅媛馨搂进了怀里,一边拍着她的后背,一边安慰她。

  “对了,你怎么爬进来的?”

  梅媛馨忽然反映了过来,外面光秃秃的可没什么着力点。

  “这是秘密!告诉你我下次还怎么突击检查!”

  余飞挑了挑眉毛,故作神秘的说到,不过总不能告诉梅媛馨,自己抓着水泥的缝隙,就能借力爬过来,估计说出来她也不信。

  “检查什么?”

  梅媛馨一愣。

  “当然是检查你有没有再长大一点啊!”

  余飞坏笑一声,一把将梅媛馨推到,扯过被子遮住了两人。

  “哎呀,慢点,别把我的睡衣撕烂了!”

  “坏蛋,你是不是没有洗澡?”

  “我不吃,谁知道有没有沾上其他女人的东西!”

  ……

  被子之中春光无限,梅媛馨不断的发出各种的抗议,可惜全都无效。

  不一会抗议统统都没有了,房间里只剩下梅媛馨那神志不清的嗯啊之声。

  第二天一早,有点认床的陈怡早早便起床了,当她准备出去透透气的时候,刚刚走下楼,便看到余飞和一帮兄弟,早就起来开始在院子里练武了。

  刀疤带着王大锤等人坐着基础训练,不过饶是这基本功都将当过兵的陈怡吓了一跳。

  做俯卧撑的时候,身上放着百十斤的沙袋,蛙跳还得抱着沙袋,连平衡能力都一起锻炼了,其他的项目更不用说,各个都很变态。

  而余飞却一个人在院子的角落,如太极一般缓慢的打着拳法,看起来仿佛是在偷懒一般。

  窥一斑而见全豹,光是从这基础训练,便看的出来这里各个都是高手,尤其是训练这些人的刀疤,单手随意的将百十斤的沙袋人来人去。

  陈怡忽然发现,余飞身体周围的光线,竟然似乎全都折射了一般,远远看去让他有点不真实的感觉。

  :。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