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八百五十四章 我是小白脸我骄傲

第八百五十四章 我是小白脸我骄傲

  杨天妮这才发现,余飞比刘帅要难对付的多,刘帅那种人都是些小聪明,也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,可是余飞身上那股自信和淡然,却让人有种无处对付的感觉。

  “小妞,做人无论在什么时候,都要分的清楚好坏,也不能乱了头绪,更不能失去原则,当你以为世界抛弃你的时候,其实是你先抛弃了世界,你这样苟活着那不等于一个行尸走肉,还不如站起来反抗一把!”

  余飞忽然正经了起来,将杨天妮的问题一针见血的说了出来,被刘帅逼的焦头烂额的她,顿时有种被人醍醐灌顶般的感觉,她这才发现,自己竟然真的陷入了一个思想怪圈,被自己困死在了自己营造的绝地之中。

  “对了,你要记住,既然防守不住,有时候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!”

  余飞站了起来,又指点了一句,转身就打算离开。

  “先生,这是你们的消费账单!”

  这时一个穿着燕尾服的服务员迅速走了出来,拦住了准备离开的余飞。

  “哇,一杯可乐就买好几十块,你们抢劫啊!这咖啡是用金子磨出来的吗?要二百多?”

  余飞看了一眼,顿时惊呼出声。

  刚刚在余飞的提醒下陷入了顿悟之中的杨天妮,被余飞那乡巴佬般的惊叹给羞的回过神来,因为余飞几乎将整个咖啡馆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,杨天妮顿时觉得丢人丢到家了。

  “先生,我们的饮品全都是明码标价,我当时给您菜单了,可是您说不需要看。”

  穿燕尾服的服务员依旧微笑着说道,素养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。

  “我是她包养的小白脸,让她来结账吧!”

  余飞转身指了指杨天妮,丢下一句让全场男人跪服的话,双手插兜吹着口哨离开了咖啡挂。

  那名服务员也是三观尽毁,他上班一年多了,第一次遇到自己承认自己是小白脸的男人,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口让女性买单。

  其他的男人都用嫉妒中带着鄙视的眼神目送余飞离开,然后又看向了杨天妮,似乎在思考既然这个女人这么饥渴,自己倒贴行不行这个问题。

  杨天妮顿时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,余飞一句话将两个人的名声可算全都给败坏了,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人至贱则无敌了,余飞将自己是被包养的小白脸都能说出来,恐怕就没有他干不出来的事情了。

  杨天妮迅速拿出手提包,从里面胡乱的抽出来几张钱,绝对足够支付今天的费用,急忙站起来转身就走。

  迅速离开的杨天妮,让很多产生想法的男人顿时明白,她这是被余飞坑了,不过她那身材和脸蛋,倒让很多人回味了许久。

  回到公司的杨天妮,整个人心神不定,活了二十几年,今天或许是她感觉最荒唐的一天,自己明明被人调戏了,竟然又对那人恨不起来,那人明明像个痞子,但是说出来的话又好有道理。

  她的脑海之中时而是余飞那邪恶的微笑,时而又是余飞告诉她的那些足以影响她一生的提点之言。

  最后一切定格在了余飞那眼神之上,自信之中带着无耻,坚定之中带着淫邪,让杨天妮无法判断余飞到底是个什么人,但是一想到余飞将她从头看到胸前,她浑身就开始发热,仿佛余飞此刻又坐在她的面前,盯着她的身体露出了坏笑。

  “妮妮,回家去

  不?”

  杨天妮都不知道自己发呆了多久,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,一个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,长相和她有三分相似,只不过男人的头顶已经出现了几丝白发,眼神之中带着许多沧桑。

  “啊!我……爸你刚刚说什么?”

  杨天妮终于从愣神中恢复了过来,抬起头看清楚之后问道,此人就是她的父亲杨德。

  “你怎么了?刘帅又来骚扰你了吗?”

  杨德微微皱眉,一股威严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。

  “没有,我刚刚在想公司的事情。”

  杨天妮急忙掩饰。

  “那个混蛋这次元气大伤,估计你能清静几天,你妈妈煲了汤,咱们一起回家吃饭吧?”

  杨德点点头,没有多想。

  “恩。”

  杨天妮急忙站起来收拾了一下,跟着杨德走了出去,两个人出去的时候,公司其他人早就下班了,周围空荡荡的已经没有人了。

  “爸,你说咱们要不要也搜集刘帅父子的证据,要是咱们手里也有他们要命的证据,他们就不敢威胁咱们了?”

  两个人坐在前往地下停车场的电梯里,杨天妮忽然转头说道。

  “这件事我已经在做了,以前我以为他们只会要钱花,不会太过分,但是现在又惦记我的女儿,又惦记我的公司,我哪怕是进去坐牢,也不会让他们如愿!”

  杨德听完点点头,愧疚的看了一眼杨天妮,然后决绝的说道。

  “爸,咱们一定还有办法!你不要冲动!”

  杨天妮急忙说道,她委屈这么久,甚至都做好了被刘帅占有的准备,就是不想失去父亲。

  “你怎么今天这么怪?”

  杨德忽然转头问道,毕竟一起生活了几十年,女儿出现这样的情绪波动,他不可能察觉不到。

  “爸,我今天和那个救我的人见面了!”

  杨天妮想了想之后说道。

  “什么!”

  杨德惊呼出声,他完全想不到余飞还敢出现。

  杨天妮这才将两个人见面的过程讲了出来,不过余飞调戏她,还有那些不正经的场面,都被她给略过没有讲,只说了余飞愿意帮他们父女,甚至余飞提点她的那些话。

  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这人肯定也恨死那对父子了,不过咱们先不要急,暂时静观其变,看他能不能做出什么成果来。”

  杨德想了想之后说道。

  “爸!咱们之所以现在这么被动,就是因为一直在忍,一直在退缩,咱们为什么不考虑和他合作,大家一起努力,万一他失败了,咱们或许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!要么你入狱,要么我被刘帅糟蹋,这两个结局,哪一个咱们都不想看到对吗?”

  杨天妮经过余飞的提醒,也终于觉悟了,立马站出来反对起了自己的父亲,这样坐以待毙,和曾经的六国有什么区别,被人家秦国最终逐个击破,人人都想保全自己,最后却全部完蛋。

  “你!”

  杨德瞪大了眼睛看着女儿,他膝下无子,所以一直将杨天妮当做接班人培养,杨天妮从来都是顺着自己的意思办事,今天她竟然反对自己的想法了。

  “爸,我说的不对吗?”

  杨天妮也有点心虚,不过还是去强撑着头皮说道。

  “你说的对!等你

  自己有自己的想法,我等了太久了,真正的强者,必须要有自己的见解和方法,从来没有一切全听别人的话而打下江山的君主!”

  杨德忽然笑了,他不禁不生气,反而觉得十分欣慰,因为自己终于后继有人了,杨天妮不缺管理公司的经验,她缺少的是勇气,能够打破自己几十年如一日形成的威严,说明她终于突破了。

  就在杨家父女,在余飞的影响下一起发生改变的时候,余飞此刻也已经潜入了下班的警局之中,自己被人陷害,总有卷宗记录还有证据,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自己得先摸清楚这个局到底是如何一个局。

  这种事对于余飞来说,的确难度不大,只要不是使用密码的智能锁,他都能打开,而现在的警局,还没跟上时代,智能锁还没有普及所以一路上遇到的锁都被他轻松地全部打开,如入无人之境,找到了关于自己的卷宗。

  不过打开之后,余飞差点气歪了鼻子,原来所谓的证据,就是刘帅那四个狗腿子还有他自己早就串好的口供,还有一个不知道从何处得来的自己的指纹,就这些东西竟然就将自己给定罪了,不可谓不简单粗暴,栽赃嫁祸都这么敷衍,但是人家有权,这个黑锅就这样扣在了自己的头上。

  看到这些,余飞知道在本地毫无根基的自己,想要用正常的方法翻案基本不可能,看来真的只能另辟蹊径。

  离开警局之后,余飞找到一家卖烧烤的路边摊,点了几个串,要了两瓶啤酒,他一边吃一边想了起来。

  想了半天余飞发现还是曾经对付贾晓亮的方法似乎不错,一般这种人,都会有一个藏秘密的地方,普通人根本找不到,这就如同一个动物的死穴,都隐藏的非常好,可一旦被发现,那就等于将小命放在了别人手里掌握。

  不过在庆阳市,余飞拥有很多的帮手,在这里却举目无亲,要想找到对方的这个死穴,那是难上加难。

  “这是我刚钓的鱼,帮我做成烤鱼,老规矩给你加工费!再来两瓶啤酒!”

  这时一个男人手里提着一个水箱一个包走了过来,包里应该是一整套渔具,水箱里则是他今天的收获。

  “好嘞!你可真的是好手艺,整天在我这里下馆子,却只掏个加工费,要是人人都有你这本事,我就得关门回家了,哈哈哈。”

  烧烤摊的老板大笑着将水箱接了过去,一边收拾抓出来的鱼,一边说道。

  余飞听到这话,顿时眼前一亮,因为两个字点醒了他,便是钓鱼二字,刚刚还在发愁没有鱼饵的他,脑海中冒出了杨天妮那张绝美的脸蛋。

  余飞站起来快速结账,然后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,直奔杨天妮家居住的小区。

  不过人家住的也是高档小区,是一个别墅组成的小区,家家户户都有一套独立的双层别墅,住在这里的可都是非富即贵,所以安保十分的严格。

  但这可拦不住余飞,下车之后的他,几分钟以后便从几米高,安装着高压电的围墙上翻越了进去,站在了杨天妮家的别墅后面。

  刚刚落地,面前就是一扇窗户,余飞急忙凑了上去,顿时便瞪大了眼睛。

  因为这竟然是一面浴室的镜子,镜子上贴着壁纸一样的东西,却不知道怎么就出现了一个非常小的破洞。

  而里面正在洗澡的是一个女人,长的和杨天妮非常相似。

  :。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