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八百六十八章 疯狂报复

第八百六十八章 疯狂报复

  因果报应不是玄学,更不是神学,而是这世间百态循环往复的基本规律。

  刘天赐恐怕万万没想到,自己种下的因,结出来的果实会这苦涩,焦头烂额的他赶到现场,看到儿子一脸痛苦的倒在血泊之中,那死不瞑目的模样,让他顿时老泪纵横难以自控。

  就如同黄鼠狼吃掉一只鸡又被鸡的主人打死一般,黄鼠狼并不觉得自己错了,刘天赐也不觉得自己的儿子该死。

  不过在他痛哭流涕的时候,余飞和杨德已经开始进行计划的最后一步了。

  两个人将拿到的证据开始了筛选,两个人筛选的准则和法律无关,而是用自己的理智和情绪来做判断。

  什么人做的事情从情面来讲可以理解,或者什么人是被逼无奈,甚至一些是被刘天赐所故意陷害,这些人的证据余飞全部单独分离开来。

  至于剩下的那些人,都是一些真正该死,并且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,只是刘天赐觉得那些人有作用,故意截留了证据,以达到控制对方为自己谋利的目的,但事实上是全都该死。

  不过被刘天赐能视为有用之人,那人要么有钱要么有权,没有一个普通之人。

  将所有的证据分离开之后,余飞通过杨德强大的关系网搜集的联系方式,给所有之前被刘天赐控制的人传去了消息,告诉他们刘天赐现在已经失去了要挟这些人的资本。

  不过为了推动事情的进程,发送的消息分为两个版本。

  一个版本是那些余飞觉得可以放过的人,只是告诉他么刘天赐手里他们的小辫子没有了,他们现在再也不用受制于人了,至于他们准备接下来怎么做,和自己没有关系。

  还有一个版本就是余飞觉得该死的那些人,余飞在传送的消息里告诉对方,刘天赐没有了他们的证据,但是这些证据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他们必须第一时间展开对刘天赐的报复,否则自己会立马将证据公诸于世,并且递交给上级部门。

  余飞不光要除恶务尽,而且在最后时刻还要让这些该死之人,发挥一下余热,为建设和谐美好的社会做出一些贡献。

  顿时本地的高层社会发生了一场大地震,一些敏锐的人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,却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  刘天赐还沉浸在失去儿子的悲痛之中,忽然发现那些被自己控制,平日里对自己不敢有一丝违逆的人,今晚忽然大都开始主动联系自己,甚至开始挑衅自己。

  从丧子之痛中没有恢复过来的刘天赐大怒,打算杀鸡儆猴让这些人老实下来的时候,忽然发现自己储存在网络之上的证据没有了,连账号都被注销了。

  刘天赐也是个老狐狸,立马赶往了老家,当他看到水井里的东西都被人取走的时候,他终于明白,自己头顶罩着一张大网,自己儿子的死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,自己从头至尾都被人算计了。

  刘天赐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余飞,因为此时此刻余飞的嫌疑最大,可是他根本没有机会再对付余飞了,那些人试探了一番之后,发现刘天赐竟然毫无动静,渐渐都相信了余飞的话。

  顿时被欺压多年的那些人,一个个内心中仇恨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迅速茁壮生长,尤其是那些在余飞逼迫之下的人,已经开始急不可耐的部署行动了。

  刘天赐根本来不及让人调查余飞,忽然就发现山雨欲来风满楼,那些之前被在自己面前抬不起头来的人,报复起来也是不遗余力,纪委一夜之间收到了上百份的举报。

  举报还是小事,被抓住也就是判刑而已,有些人仇恨值积攒的太高,觉得举报这种事效果太差,效率太低,准备直接来阴一点的手段。

  在刘天赐阴沉着脸从老家赶往市里的时候,半路上首先就出事了,他刚刚要通过一个路口的时候,忽然一辆大货车从一边横插了过来,表面上看起来这是意外,可是刘天赐看到了货车司机看向他的眼神,那份阴冷,明显是故意想搞死他。

  刘天赐反应极快,此刻减速已经来不及了,看到司机的神色,毫不犹豫的猛打一把方向,直接将车开着冲进了一边的农田里。

  货车司机竟然不死心,一脚油下去打算追进农田里面,刘天赐借着泥泞的农田给自己的车减速之后,,拉开车门就跑,一头冲进了茫茫农田之中,不见了踪影。

  货车冲过去直接将小轿车给压扁了,货车司机看着刘天赐消失在了夜色下的农田里,也没有去追,自己的车也陷进去了,便蹲在一边拨打了报警电话,就说自己这是出了车祸了,然后又拨打出去了电话,告诉自己的金主自己失手了,然后便坐在车上等待警察前来处理。

  刘天赐对于本地的地形十分熟悉,狂奔了半个多小时之后,出现在了另外一条公路上,拦住了一辆私家车,说自己遇到了抢劫,让对方将自己带回城里。

  私家车车主比较热心,也同情他的遭遇,便载着他一路回到了市里,没有被人发现。

  甚至刘天赐回到市里,都不敢回家,而是电话让值班的警察在警局门口接自己,然后他一下车,就逃入了警局里面。

  刘天赐知道,这绝对是偷走自己掌握的那些证据的人在对付自己,他猜测极有可能就是余飞,但是他刚刚进入警局,真正的纪委就打来了电话,这是真正的电话送温暖。

  刘天赐顿时感觉到了绝望,刚刚丧子,都来不及调查背后的黑手,又冒出这么多人想要他的命。

  刚刚将纪委应付过去,刘天赐就接到了电话,不过这次是一个匿名电话,而且对方已经控制了陪他大半辈子的糟糠之妻。

  “刘局长,听说你对你妻子的感情很深,无论有多少女人想要小三上位,你都一口拒绝,那我现在就帮你升华一下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,只要你半个小时之内,在警局门口自裁谢罪,我就放这个老娘们一条生路,要是半个小时之后你还活着,那我们兄弟不介意帮你开发一下这个老的生锈的下水道,啧啧啧,保养的还不错哦!”

  电话接通,不给刘天赐说话的机会,那边就传来一个人满是仇恨的声音。

  最后刘天赐在电话里,听到了他妻子的闷哼声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有什么事冲我来!都是大老爷们,为难一个女人你算个什么东西!”

  刘天赐红着眼睛,对着电话那边大声骂道。

  “别给我装英雄豪侠,你为难的女人少了吗?这就是报应!只有半个小时哦,不然我们兄弟们就真的忍不住了,这种熟透的女人,最会玩了,各种姿势都不需要自己调教,哈哈哈……”

  电话那边的人,得意的大笑着说道,只不过他使用了变身软件,而且打来的电话使用的也是伪基站制造的虚拟号码,刘天赐根本无法调查对方的位置和身份。

  “我要你死!”

  刘天赐眼睛已经一片血红,仿佛随手都要爆裂,一天的时间,他失去了儿子,妻子又被人挟持,现在自己也即将身败名裂,没有比这更惨的结果了。

  “奥哟,我好怕怕呀!为了给我压压惊,看来我得将你老婆的蕾丝内衣给撕开,然后让她用身上所有用得着的地方,帮我安抚一下受伤的心灵哟!”

  对方此刻有恃无恐,他就是要羞辱刘天赐,就是要让刘天赐崩溃。

  刘天赐气血横冲脑门,他心里清楚,就算自己自裁而死,对方也不可能放过自己的老婆,此刻他感觉太无力了。

  “怎么不说话了?你老婆都要忍不住了哦!”

  电话那边的人,继续刺激着刘天赐。

  可是刘天赐还能如何回答,他此刻已经快要晕厥过去了。

  “卧槽,这老娘们好像都湿了,我还没动手呢!刘天赐,你媳妇看来也不是个贞洁烈妇啊!看到我身边这么多壮小伙子,这就原形毕露了!哈哈哈……”

  电话那边的人继续说道,也不知道真假,反正这语言让任何一个男人听到,都会受不了。

  噗……

  刘天赐终于受不了了,一张口一大口鲜血喷出,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喂?我还没说完呢!你不会被我气死了吧!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听到这边的动静,已经摔在地上的手机里,继续传来了对方满足而又邪恶的声音。

  此刻刘天赐已经气血攻心,彻底昏迷了过去,根本听不到这话了。

  电话的那头,一个男人神色变态的放下了手机,转头看向被自己捆在柱子上,一脸惊恐的刘天赐的媳妇。

  “那个废物好像被我气死了,那我这些年的怨气,就让你来帮我补偿吧!”

  那人一边走向刘天赐的媳妇,一边露出变态的笑容,手已经开始解自己的裤腰带了。

  刘天赐昏迷没多久,一个前来打报告的民警就发现了倒在血泊之中的他,急忙将他送到了医院,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,他才终于醒来。

  不过刚刚醒来的刘天赐,看到守在他床边的医生,手里拿着一个装着不明液体的针管,口罩后面只露出了一双满是冷笑的眼睛。

  “你是谁?”

  刘天赐急忙问道。

  “我是来送你上西天的人!”

  那名医生说出一句话,一把压住虚弱不堪的刘天赐,手里的针管猛刺在了他的身上,狠狠的将里面的药物给推送了进去。

  “你给我注射了什么东西?”

  刘天赐惊恐的问道。

  “狂犬病毒、艾滋病毒、疯牛病毒、非洲猪瘟等病原体的混合制剂,不会让你立马死,但是会让你死的痛不欲生!”

  那名医生冷冷的看着刘天赐说完,转身就走出了病房。

  刘天赐听完之后,彻底的呆滞了,他知道自己完蛋了,而且如今他家破人亡,他自己也不想活了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