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八百九十五章 全村人的狂欢

第八百九十五章 全村人的狂欢

  余飞看到柳烟发来的消息,愣了愣之后脸色突变,难怪上次柳烟的事情陈茜茜情绪起伏那么严重,后来明明相信了自己又似乎知道了内幕。

  要是让陈茜茜看都了自己的聊天内容,恐怕又要够自己头疼了。

  “说吧,什么条件!”

  余飞最终屈服,知道柳烟既然这样威胁自己,又不直接告发自己,绝对有她的原因。

  “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,三个条件,第一,不许再叫我掏胸妹!第二,下周我准备组织班里的学生出去郊游,所产生的费用你来出,第三,你对天发誓之前的视频绝对没有备份,否则天打五雷轰,小-鸡-鸡得梅-毒!”

  “好!”

  余飞无奈的答应了丧权辱格的微信三条约。

  “算你识相!我对外公布,就说是你自愿出资,支持学生发展课外特长,体验真实生活,这样你还算是能落个好名声!”

  柳烟将大棒收起来,又开始给甜枣吃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钱?”

  被胁迫的感觉真的很不爽,余飞不满的问道。

  “本来我是这样打算的,可这不是有冤大头了吗!”

  柳烟得意的回道。

  “风水轮流转,你给我等着!”

  余飞发现柳烟这个女人还真不好对付,只能放下一句狠话,关闭了聊天窗口。

  坐在办公室的柳烟,看到余飞这干巴巴的威胁话语,顿时得意的娇笑了起来,能让无耻的余飞吃这样的亏,她也算是扳回了一局。

  其实这段时间,柳烟有意无意,眼前都是闪现出余飞那张挂着无耻笑容的脸,她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,感觉余飞就仿佛千年的死水之中,被丢进来一颗石子,波纹不断的来回回荡,久久难以平复。

  余飞连续和两个女人把天聊死了,顿时也没心思玩手机了,将手机收了起来,给锅里加了一点水,又在冰箱里将自产的西瓜抱出来一个,一掌拍成两半,拿着个勺子挖的吃了起来。

  清甜可口的西瓜一入口,将余飞的郁闷心情冲散了大半,那甘甜的汁液沁人心肺,清凉的口感让人的头脑仿佛都清醒了几分。

  红红的瓜瓤之上,黑黑的西瓜籽粒粒饱满,和小时候的西瓜一般,这种子都是徐光启亲自精心挑选,目的是种出好吃又健康的西瓜,而不是已经过度培养和宣传的无籽西瓜,看似方便却也损失了口感和记忆中边吃西瓜边吐籽的感觉。

  “呸,真爽!”

  余飞的吃相从来都不文雅,每次都将嘴里塞得满满的才感觉心里踏实,每一口西瓜吃完,吐籽的动作都让他十分的舒爽,仿佛得到了莫名的满足。

  “余飞,怎么一个人偷吃呢?”

  梅媛馨听到动静从外面走了过来,看到余飞一个人抱着半块西瓜啃的一脸满足,还吐的满地都是西瓜籽。

  “我明明是在光明正大的吃,晚上爬上你的床,那才算偷吃!”

  余飞抬起头一脸认真的说到。

  “哼,剪刀准备好了,就看你敢不敢来了!”

  梅媛馨走过来将剩下半块西瓜抱在怀里,对着余飞丢过来一个狠狠的眼神,转身就走了。

  “这到底是让我去?还是不让我去?”

  余飞听到这话,看着梅媛馨的

  背影,挠着脑壳郁闷的说到。

  女人心海底针,梅媛馨忽然来了这么一出,没有暗示也没有明说,而且她忽然提起见到,余飞觉得裤裆一凉,内心猜测这个姑奶奶这又是唱的哪一出。

  蛇羹熬到了晚饭时间,终于能出锅了,原本细嫩的蛇肉,已经不见了踪影,只剩下锅里冒着喷鼻香气的白色浓汤,不需要过多的调料点缀,便已经让人闻到之后便口水横流。

  刘慧芳再次来到厨房,准备给大家做晚饭,看到余飞的时候脸色还有些不对劲,看余飞的神色都有些躲闪,似乎有些心虚一般。

  这让余飞非常的郁闷,要说心虚也应该是自己,她心虚什么,难道是回去之后,一个人偷偷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
  看到刘慧芳那别扭的模样,余飞只好先偷偷喝掉一碗蛇羹,然后才离开了厨房。

  余飞离开之后,刘慧芳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将满脑子的余飞甩了出去。

  之前因为余飞的故意为难,勾起了她压抑多年对于男女之事的想法,回去之后的她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,反而大脑之中不断的冒出余飞的那个问题,甚至她有种忍不住想要手把手教一教余飞的冲动。

  这样的想法对于她来说当然是离经叛道绝对不允许,可是越不想就越是难以控制自己,她纠结了很久,最后整个人十分难耐,只能去浴室冲了个凉水澡,才终于让自己冷静下来,然后才下来做饭。

  可是看到余飞之后,她的想法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,所以才不敢直视余飞,总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做了对不起女儿李莹莹的事情一般,仿佛生怕和余飞对视之后,被余飞看出来自己心中所想。

  直到吃完饭,大家坐在了一桌,麻老道和刀疤都不在,一个大桌子大家都能坐下,反而也显得热闹。

  刘慧芳已经克服的内心对于巨蟒的恐惧,盛了一大盆蛇羹先放上桌。

  顿时那弥漫于饭厅的香味,不光男人直了眼睛,女人闻到之后都直吞口水。

  “想吃就吃,蛇羹补气血通经络,对于女人的皮肤可大有好处!”

  余飞对着桌上的女人说道。

  余飞话音落下,众人急忙手忙脚乱的给自己盛过去一碗蛇羹,然后用勺子轻轻送入了口中,男人们当然各个都不客气,他们可都听说过以形补形的事情,就连徐光启都加入了争抢队伍。

  “徐教授,你都这把年纪了,就别喝了,给我年轻人省下来吧!”

  瘦猴坏坏的抬起头对徐光启说道。

  “臭小子,有本事别吃我种的菜和水果!”

  徐光启立马不开心了,只是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女人的面,和瘦猴讨论自己需不需要的问题,只能换个方式和瘦猴较劲。

  “你喝了也没用不是,说不定还自己找罪受。”

  瘦猴不以为意,反而和孙赖子等人对视一眼,大家都坏笑了起来。

  “哼,有没有用你怎么知道!”

  徐光启冷哼一声,第一碗已经下肚,开始给自己盛第二碗了。

  正在忙着上菜的刘慧芳将众人的话全都听到了,她悄悄将最后一道菜放上桌,自己也坐了下来,不过却没有给自己盛蛇羹,不是她不想喝,而是怕喝过之后,万一有点什么情况,自己的老脸就丢光了。

  其他的女人都闷头吃饭,装作听不懂几个男人那猥琐的荤段子。

  吃饭的时候李莹莹看看蛇羹,又偷偷看看余飞,仿佛在思考这东西到底补不补,她的母亲刘慧芳,则从头至尾都没有碰过一口蛇羹,仿佛不知道桌上有那么一道菜。

  一顿饭在大家嘴里不断发出的吸溜声中结束,一大盆蛇羹被喝的干干净净,男人们个个红光满面,不知道是吃饭热的,还是蛇羹的滋补功效已经出现了。

  吃完晚饭就相当于宣布一天的工作结束了,所有人竟然都默契的各自回房去了,很快楼内各层内的灯光都亮了起来。

  瘦猴早就和王娟在众人不知不觉的时候,便搬到了一起,也分到了一套房子,两个人房间中的灯光最早熄灭,不过明显还不到休息的时间。

  余飞回去之后渐渐感觉有点不对劲了,吃完饭没多久,他竟然就开始感觉浑身有点热,就仿佛站在了夏天的太阳底下。

  而且满脑子都是自己熟识的女人,余飞不可置信的拍拍自己的脑壳,今天吃了蛇羹的人可不少,恐怕很多人要经历不眠之夜了。

  不过余飞现在很想知道,这东西对女人到底管不管用,对自己很明显已经起作用了,而且这东西不是毒药,对身体也无害,所以自己如今可以无视几乎所有毒素的身体,竟然对此没有主动的处理。

  余飞感觉自己越来越难受,那种想要女人的感觉越来越激烈,他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哪条被自己打死的花蟒的样子。

  一般的蟒蛇都是一种颜色,甚至在进化之中,都让其的颜色非常善于伪装,可是花蟒却是那种很容易被发现的品种,这首先就不怎么正常。

  而且就算蛇肉有滋补和强壮的功效,也不该这么明显,所以这极有可能和花蟒的品种有关。

  不过这个时候,余飞已经没有心情去想那么多了,因为他感觉自己本就强盛的欲望,今天似乎被点燃了,有些受不了了。

  余飞不知道的是,这会整个村子都发生了地震,吃过晚饭之后,家家户户都早早的关门闭户了,就连他的父母,也拿到了余飞让人顺便捎回去的蛇肉,而且也吃过了,这会自家的门都紧紧的关闭,里面传出了微弱的不可告人的动静。

  余飞想起李莹莹说过要来,不容多想直接发微信过去催促。

  没想到李莹莹很快就回复了消息:“稍等一下!”

  看到这四个字,余飞仿佛病重垂危之人看到了治愈的曙光,急忙转身跑进去浴室冲了个澡,换上了浴袍,还给自己喷了点香水。

  果然在余飞做完准备工作之后,就听到了敲门声。

  可是刚刚打开门,就看到了门外站着的竟然不是李莹莹,而是梅媛馨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余飞惊讶的问道。

  “你都洗干净了,我来的不是正好吗!”

  梅媛馨眼含春色,脸上有一股不正常的潮红,在余飞的胸口推了一把,将他推进门内,梅媛馨立马也跟着走进来,顺手就关上了门。

  “我没带剪刀,看把你吓得!”

  梅媛馨看到余飞有点僵硬的脸色,以为余飞还在意自己在厨房所说,主动开口解释了一句,好似感觉热的有些受不了,还扯了扯自己的领口,抓着余飞的手,就拉着他往卧室走去。

  :。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