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九百四十一章 夜深迷思

第九百四十一章 夜深迷思

  女人最善于幻想,她们的思维要是放开,可以甩男人几条街,余飞说了个开头,柳烟连姿势都脑补好了。

  她那通红发烧的脸色,在夜里仿佛会发光一般,余飞看到柳烟的面容,就知道这女人怕是已经湿了。

  忽然夜风强劲了起来,还带来了一股刺骨的寒意,柳烟被从幻想中强行扯了回来。

  当她看到余飞的淫笑时,顿时知道自己糗大了,白葱般的玉手捂住脸,打算逃回帐篷。

  可是刚毅抬脚,就发现坏事了,自己竟然双腿酥软到没有了力气,直接向一边倒去,要是摔下去,估计会直接滚到下方的草地。

  要是在余飞面前露出这么狼狈的一面,柳烟恐怕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余飞了。

  柳烟在一瞬间脑补了无数余飞看到自己狼狈模样的笑容,最后定格在了一个贱笑中带着鄙视的笑容上。

  女孩子遇到危险,第一时间想到了就是抱头,闭上眼睛然后脑补,柳烟也难逃这个规律,虽然那一瞬间想到了无数种自己的囧态和余飞看热闹的笑容,却根本没想过怎么自救。

  就在她觉得自己即将和地面亲密接触的时候,忽然两只坚定不移并且强壮的胳膊出现,一只胳膊揽在了她的脖颈后面,一只胳膊揽住了她的细腰。

  可是这一切并未结束,余飞从几米外在瞬间冲过来,他扑倒接住了柳烟,自己也失去了平衡,跟着柳烟一起倒向了地面。

  生怕伤到了柳烟,余飞用双手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,她的头也忍不住塞进了余飞的胸口。

  然后两个人无法控制的滚落了下去,不过有余飞的保护,柳烟只觉得自己和余飞正在不断的滚动,大脑一阵眩晕,但却没有其他的异状。

  余飞皮糙肉厚,从一个土坡上滚下去当然不会有什么感觉,只觉得怀中这娇小的身躯柔弱无骨,柳烟的体香不断钻进自己的鼻孔。

  土坡并不长,两个人很快就到达了底部,余飞躺在下面当肉垫,柳烟趴在余飞的胸口,头都不敢抬。

  柳烟被余飞结实的双臂紧紧拥抱着,给了柳烟强大的安全感,她甚至连尖叫什么的都没发出来。

  余飞没有放开,柳烟也没有反抗,两个人就这样躺在草地上,你贴着我,我贴着你,甚至能够感受到对方那如同小鹿乱撞的心跳。

  月光洒下来,仿佛给两个人盖上了一层银沙般的被子,两个人幕天席地,静静的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和体香。

  余飞那股子男人特有的味道,让柳烟觉得有点迷醉,多少次被噩梦惊醒的夜晚,她多么希望有这样一个结实的臂弯,帮自己抵挡恐惧和黑暗。

  柳烟那娇弱柔软的身躯,让余飞怎么也不舍得放开手,好想永远的这样拥抱着她,撕下她的伪装,帮她挡住所有的不适。

  上次让柳烟陷入舆论的漩涡,余飞第一时间出手处理,就是生怕伤害到她。

  虽然余飞看起来吊儿郎当又很无耻,但是那股子大男子主义,让他不容许哪怕自己有一点好感的女人,受到一点伤害。

  那些传播谣言的人都受到了惩罚,所谓的流言蜚语也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。

  虽然余飞起因是余飞,可是他却不允许失控,那时的他,就仿佛霸道的帝王,就算是我错了,别

  人也不许来揭我的伤疤,甚至需要来帮我一起舔舐伤口。

  这夜有点长,风有点凉,两个人拥抱了许久,柳烟忽然觉得不对劲了,自己的肚子有点疼,因为她感觉有一个硬如钢管的东西,戳的自己肚子生疼。

  柳烟又不是小女孩了,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虽然她已经幻想了很多遍,但是真正感受到的时候,却仿佛受惊的兔子,想要用余飞的身上蹦起来。

  可是余飞的双臂还是死死的将她箍在怀中,她反抗了几下竟然都没成功,反而上上下下的搞的更加尴尬了。

  余飞看到柳烟那由羞涩,渐渐变成愤怒的脸色,眼中冒出了杀气,终于才讪讪的放开了手。

  他非常的不明白,女人明明都快讲孩子叫什么想好了,为什么又要出尔反尔的反抗,这是在欺骗别人还是在欺骗自己。

  柳烟急忙爬了起来,整理了一番自己凌乱的衣服,余飞跟着爬起来,两个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看对方。

  柳烟刚刚的怒火,只是因为余飞不愿意放开,得到了自由的她,那股子怒气又迅速烟消云散,再次露出了女儿态,脸色红润眼含秋波。

  两人都不说话,很默契的转身向帐篷走去,这边距离帐篷还有点距离,中间要路过几个别人的帐篷,当他们走过去的时候,明显的看到了帐篷的抖动或者摇晃。

  余飞甚至听到了不止一个女人强忍着不愿意发出来,又忍不住发出来的声音。

  柳烟也不是聋子,夜里四处寂静之后,声音就特别容易传播,而且那种奇怪的声音,仿佛穿透力比其他的声音要强一些,就算听到一点点进入耳中,也会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绝。

  余飞走的还算坦然,甚至贴心的控制着自己的脚步声,尽量不要吓到别人。

  柳烟则没想那么多,不过这是草地,她穿着的柔软舒适的运动鞋,踩在柔软的青草上,也没有多大的动静。

  这一段距离余飞觉得很短,因为他内心知道,自己得做点什么,不然今晚就只能听别人嗯嗯啊啊了,可是他实在不知道说点什么,柳烟的脾气比较古怪,一不小心可能就会生气。

  柳烟则觉得这段距离十分的长,那种声音和帐篷的动静,对她来说就是煎熬,今晚她觉得自己已经囧态百出,只想赶紧逃回帐篷,缩进自己的睡袋,让谁也看不到自己,自己则再也不会出丑了。

  可是每一步使用的时间,都仿佛在无限的延长,她就算加快脚步也不行,因为她的双腿勉强支撑自己走路,就算很努力了也走不快。

  两个人各怀心思,但是再长的路只要坚持走总有走完的时候,两个人走过了那些帐篷,终于走到了自己的帐篷前。

  柳烟急忙走过去拉开自己帐篷的拉链,迅速钻了进去,又从里面将拉链给拉上了,这样帐篷就不会漏风,晚上会比较暖和一些。

  余飞终究是没想到怎么委婉的表达出:“我想睡了你!”

  看着柳烟钻进帐篷,打开了里面的临时照明灯,余飞挠挠头,深吸几口气,虽然他很想冲进帐篷里去,可是他却干不出那种强怕的事情来。

  走回去自己的帐篷,看到小紫睡的很沉,白天的活动量太大了,小孩子很少走那么多的山路,玩乐的时间不觉得,停下来就肯定睡的很

  沉,也正因为如此,今晚来的那些狼一般的男人,一个个才会得逞。

  余飞一点睡意都没有,一个被勾起了邪火的男人,怎么可能有睡意,更别提余飞这个对睡眠基本不怎么依赖的人,此刻他满脑子都是柳烟想过的那些画面。

  余飞坐在帐篷外面,点起一根烟皱眉思考了起来,这么好的机会以后或许永远都遇不到了,所以一定要想办法抓住。

  看到柳烟已经将灯关掉了,余飞更加的着急了,一根烟几口就抽完了。

  其实此刻的柳烟怎么可能睡得着,这荒郊野外,自己和外界就只是一层帐篷的油布隔开,从未在野外过夜的她当然有点害怕。

  同时想到的当然还有余飞,先是诧异了一番自己之前的幻想,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会想到那些画面,然后便想到自己要摔倒的时候,余飞那有力的臂膀将她揽住,不禁化解了她的尴尬,还将她保护的毫发未损。

  余飞那种人让人感觉心安的感觉,是她从未感受过的安全感,此刻她的潜意识,又十分的渴望余飞再次将自己拥抱起来,帮自己驱赶黑暗和恐惧。

  嗷呜……

  忽然一声微弱的狼啸之声从外面传来,仿佛很远又仿佛很近,似乎听的不怎么真切,又好像十分的清晰。

  柳烟急忙将自己整个都缩进睡袋里面,可惜脑门还有一半露在外面,她惊恐的竖起了耳朵,却又希望那个身影不再出现。

  嗷呜呜……

  片刻过后,竟然再次传来了狼啸,而且更加的清晰了,声音的穿透力很强。

  柳烟在人与自然节目上,听过狼啸的声音,几乎可以确定,这就是狼发出来的声音,而且根据她的判断,那声音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。

  “余飞!余飞!”

  柳烟终于忍不住了,轻声的呼唤了起来,她知道两个帐篷的距离不超过五米远,这样的声音应该可以让余飞听到,又不至于将狼引来。

  可是等候了许久,还不见余飞应答,柳烟又鼓起勇气,增大了一些声音喊了一声。

  “喂?怎么了?”

  喊完等候了几秒,余飞慵懒的声音从另一个帐篷的方向传来。

  “有…有狼!我害怕!呜呜呜……”

  听到余飞的声音,柳烟声音颤抖着说道,最后竟然哭了起来。

  “狼?哦,我也听到了,还以为是狗呢,这里其实也算是荒郊野外,边上的树林直通原始森林,有几头猛兽也不奇怪。”

  余飞惊讶的说到,最后又一副平淡无奇的语气,似乎不怎么相信。

  “真的有狼!那就是狼啸的声音!我害怕!”

  柳烟急忙再次解释,生怕余飞又回去睡觉,不再理会她。

  “那你睡吧,我坐在你的帐篷外面给你作伴!”

  余飞似乎很不情愿的说到,然后柳烟听到动静,余飞坐在了自己的帐篷正面了。

  “外面有狼,很危险,要不你进来帐篷吧!”

  过了片刻,柳烟终于鼓起勇气说到,她可不想余飞被狼叼走,那她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。

  “我的确也有点害怕!那我进来了!”

  余飞老老实实的说到,说完柳烟就从里面打开了帐篷,余飞急忙钻了进去。

  :。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