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九百七十二章 群众的愤怒

第九百七十二章 群众的愤怒

  余飞走出门的时候,所有的女眷竟然都在等他,男人都和村民一起先赶回村子去了,但是余飞知道,最喜爱小小灰的还是这一帮女人。

  “余飞,小小灰呢?咱们一起走,我要砍死那些王八蛋!”

  刘慧芳手里提着菜刀,第一个站出来说道。

  “我也要去,我用高跟鞋踹爆他们!”

  金小妹大步走了出来,她今天穿着高跟鞋,索性也没打算换,那又细又长的鞋跟,看起来就让人害怕。

  “我也去!”

  王娟小声的说到,虽然小小灰害的她和瘦猴差点闹掰了,可她还是很喜欢那个小家伙,听到小家伙被差点打死,她此刻也是满腔怒火。

  梅媛馨和李莹莹不说话,手里却已经提着洋镐把手了,浑身的杀气余飞都有点害怕。

  “你们去干什么,爷们还没死光呢!小灰在我的办公室,就剩下半条命了,我已经帮他包扎过了,也许这是最后一面吧!”

  余飞可不敢带着这帮女人过去,一个个杀气比自己还要重,万一不小心弄死了一两个,那就蛋疼了,谁也不想每天去监狱看自己的女朋友不是。

  听到余飞说小小灰垂危了,一众女人都紧张了起来,急忙向楼上冲去。

  余飞快速出了门,开着车迅速赶往了村里。

  开车穿过了大半个村子,家家户户都大开着门,整个村子却一个人都不见了,工地上也没有了人,只有路上跑来跑去的家禽,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会吓一跳,还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灵异事件。

  余飞直接来到了村口,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在这里,两辆面包车被人群团团围在中间,工地上的工人和村民全都在这里。

 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,小小灰虽然从人见人爱最后变成了又爱又恨的害虫,但是大家的喜爱并没有减少,小小灰反而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。

  这些人进入村里,二话不说就把小小灰打了个半死,顿时村民和工人都不乐意了,就算是陈宗英也被惹怒了,主动召唤工人前来围住行凶的人。

  两辆面包车被几百人围住,这几百人几乎个个手里都带着家伙,武器从各种农具横跨到冷兵器,就像是一伙不成器的农民起义军一般。

  余飞的车可是招牌,刚刚停下大家都知道余飞来了,急忙给余飞让出了一条可以通过的道路。

  王大锤和瘦猴等人站在人群的最前面,王大锤的手里提着铡刀,瘦猴的手里拿着一根钢筋,孙赖子则拿着一块板砖。

  三人作为主力,一辆面包车的车头都被砸扁了,上面还有一道刀口,应该是铡刀所为,里面的发动机几乎都要看到了。

  “小飞,你说怎么办?”

  “弄死他们!”

  “打死这些王八蛋!”

  “只要你一句话,咱们把他们打的生活无法自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余飞刚刚走进人群,四面八方就传来了村民们愤怒的声音,只需要余飞一声令下,这两辆面包车估计坚持不了几分钟就会被拆掉。

  余飞看到车内的人,一个个吓的脸色煞白,那些人估计也没想到,就是打了余飞的一只宠物,竟然惹怒了一个村子的人,连七八十岁的老头,手里都提着板砖赶来支援了。

  “血债当然需要血偿。”

  余飞淡淡的说了一句,走到了车头前,

  抬起一只脚踩在了破烂不堪的引擎盖上,拿出一根烟点上,不急不缓的样子,让车内的人更加的紧张了。

  车内的那些小痞子此刻都要哭了,他们就是接到了别人送来的钱,让他们不择手段的来破坏工地的进程,还有就是给余飞找一找麻烦。

  这些人都是外县的人,根本不了解这里的情况,总觉得去一个村子里找麻烦,他们绝对可以横行霸道,刚进村看到一条不知死活的狗跑来挡路,便揍了一顿。

  又听村民说这是一匹狼,还是余飞所养,他们顿时觉得这非常符合这次的任务,必须要打死做个好开头,以后出去也能给人吹牛逼,说自己徒手打死过孤狼。

  可是打了一半,就发现不对劲了,一个村子的人都在大骂着他们,全部赶了过来,就算附近工地上的工人,也都扔下了手里的活来了。

  这些小痞子一看情况不对,急忙藏进了车里,可是他们的车被人迅速围住,根本逃不走了,下车更加不敢。

  没过多久,他们看到竟然有一个长的高大威猛宛如黑熊的家伙来了,肩上还扛着一把铡刀,这下更加的害怕了,打死都不敢下车了。

  四面八方的谩骂声和喊打声,让他们感觉自己来到的不是一个村子,而是进入了一个黑社会的老巢,这里男女老少都敢抄家伙,四周形形色色的面孔都有。

  他们实在不明白,平时进去的村子,打人的时候绝对没有人敢吱声,为什么这里的人就这么勇敢。

  这些小痞子平时也就是人多欺负人少,但是遇到这种情况,绝对就不敢造次了。

  “呼……咚咚咚……”

  余飞长长的呼出来一口白烟,此刻身后站着上百人,他就宛如一个黑社会大哥,要多拽有多拽,因为实力硬就是这么吊。

  “你们打算自己下车,还是我们上来‘请’你们?”

  余飞叼着烟歪着嘴,眼中冷光闪闪的对着车内的人问道。

  “大哥,我们错了,你放过我们吧!”

  破面包车的隔音非常差,里面的人说话,外面听的清清楚楚,那带着哭腔的声音,还有隔着玻璃就可以看到的哀求表情,全都非常的清晰。

  “两个选择,自己下车打断胳膊,我们‘请’你们下来,打断腿!”

  语气十分的阴森冷酷,余飞丝毫不理会这些人的哀求,小小灰当时肯定也被打的哀嚎不断,这些人也不见同情过。

  “打人是犯法的!你们都要坐监狱!尤其是你,带头闹事罪加一等,主要的罪刑都要判在你的身上!”

  车内的人那个选择都不想做,竟然壮起胆子威胁起了余飞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带头,我们都是自发来到了这里,你们说对不对?”

  余飞耸耸肩,说完的时候转头对周围的人问道。

  “对!”

  数百人整齐划一的回答道,声音震的众人的耳膜嗡嗡作响,车内的人更加的恐惧。

  “而且我们谁都没有打人,谁都没有看见别人打人,鬼知道你们被谁打了,你们说对不对?”

  余飞继续冷笑着对着身后的人问道。

  “对!”

  这次的声音更大了,地面似乎都被声音的能量带动着抖了抖,大家难得齐心协力一次,谁敢背叛,那就是所有人的公敌,以后再也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。

  “不

  好意思,我这人耐心很差,不会和你们数一二三,所以我们要‘请’你们下车了!”

  香烟就剩下了烟屁股,被余飞几口便吸完了,他将烟屁股扔在了地上,吐出一大口烟之后,余飞的笑容更加的邪魅了。

  余飞说完话的时候,车内的人脸色大变,因为不需要余飞下令,四面八方的棍棒农具便落了下来。

  一阵刺耳的叮叮梆梆的声音,两辆面包车很快就被砸的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了,车门都掉在了地上。

  愤怒的村民和工人,将车里的人全部拽了出来,抓住就是一顿暴打,两辆面包车里载着二十几个人,面对数百名村民,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。

  余飞听着四周传来的惨叫,丝毫没有喊停的打算,这些村民的确需要释放一些野性,只有食肉饮血的狮子,领地四周才会安宁,绵羊没有资格拥有领地,打出了名声,一般人就不敢来村里嚣张了。

  王大锤等人,混杂在人群中,不断的出手,他们平时都练武,对于人体什么位置脆弱,什么位置打起来疼,什么位置可以打出来内伤,全都清清楚楚。

  所以就算余飞没有出手,就算村民打起人来架势吓人却打不伤人,那些人依旧很快不是断了胳膊,就是断了腿,还不知道是谁干的。

  “别打了!别打了!”

  王春明这个村支书,‘终于’在几百米远处,抽完了半包烟之后,才好不容易接到了消息,满头大汗的赶来维持秩序来了。

  愤怒的村民和工人渐渐退开,王春明不断的奔走将村民和工人推开。

  其他的村干部这个时候也‘终于’接到消息,从‘人群的背后’赶来了,帮着一起维持秩序。

  二十几个小痞子,此刻全都被揍成了猪头,这还不算,一个个身上不知道有多少内伤,每个人至少也断掉了一根骨头,主要以胳膊和腿为主,要是不在床上躺几个月,就别想下床。

  满地的惨叫和哭嚎声,听起来十分的痛苦,但是这声音在村民和工人听来,就十分的舒爽了,因为前一会,小小灰也是这样惨叫。

  “唉哟,说了几句话肚子饿了,大家是不是也看热闹看饿了?”

  余飞揉着肚皮,大声的问道。

  “是!”

  所有人整齐的答应了一声,迅速做鸟兽散了。

  余飞开着车离开了,都没有询问这些小痞子,到底是什么人派来搞事的。

  背后的人不用想就知道,余飞和陈宗英心照不宣,反正揍了就行了,借口那么充分,人心那么齐,不打白不打。

  王春明和一帮村委会成员留下来收拾烂摊子,二十几个被打的生活不能自理的人,在自己管理的村庄,他们不管不行。

  只不过这所谓的管,也就是打电话叫救护车来,然后就没有了下文。

  那些小痞子好半天才缓过来,抬起头一看,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了,干净的连看热闹的都没有,仿佛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  但是他们身上断掉的骨头,满身青一块紫一块的伤,和剧烈的疼痛却告诉他们,那一切都是实实在在的发生过。

  不一会救护车就来了,看到两辆被砸报废的面包车,已经成了两团废铁,还有二十几个重伤的人,那些医生都惊呆了,这到底是谁干的?而且他们很纳闷平时最爱看热闹的农民,今天怎么一个人都见不到。

  :。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