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背锅侠

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背锅侠

  余飞最初的目的,只是想要解决那些炮兵,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。

  可是余飞也没想到,这一枪下去,简直捅破了天,引起了真正的天灾。

  天灾面前人人平等,没有人可以幸免,只要是挡在山体滑坡前面的一切物品,全部都会被碾碎掩埋,变成历史的尘烟。

  既然已经发生了,余飞也只能坦然接受,边上两个狙击手都在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,余飞不能自己露陷,只能挺起胸膛,装作这一切都在自己预料和控制之中的模样。

  山谷里的情况实在太惨烈了,无数人哭嚎着奔逃,可是人太多了,人人都只顾着自己逃命,反而你推我桑的谁都走不掉。

  那些人眼看着小半座山,一点点的滑下来,将眼前熟悉的一切吞没,刚刚还在咒骂和哭嚎着的人,瞬间就被无数的泥土和山石掩埋了进去,一点声音都没有了。

  余飞也看的直皱眉,虽然这一个个都没有一个好人,但是一下弄死这么多,还是让他的心理压力很大,自己还没有失去人性,这些人再坏也是人,不是牲口家畜。

  不过幸好山谷比较大,滑坡的山体也并不能将整个山谷淹没,甚至将中间都没截断便停了下来。

  当一些逃不走的人,哭嚎着给亲人打电话说遗言的时候,忽然发现山体滑坡停下来了,自己不用死了,山下又传来了欢呼声和大笑的声音。

  看到造成的灾难,并不是毁灭性的,余飞终于松了一口气,虽然这锅按理来说要自己来背,但是别人不知道啊!

  大家都知道是有人在对面炮轰自己,然后他们自己炸了锅,造成了这场灾难,估计就连死掉的那几个炮兵,到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更别提外人了。

  所以这个黑锅绝对要对方来背,而且这锅太大了,这一次死的人太多了,也有太多人产生了损失,这其中的恩怨因果可不是死一两个人那种小因果,估计报仇的人都能将对方弄死好几遍,都不用余飞出手。

  余飞单手将巴雷特甩起来,扛在肩头,迈着豪迈的八字步转身离开,步伐稳健背影高大,绝对是大片上才会出现的场景。

  两个狙击手对视了一眼,内心已经将余飞认定成了神仙一般,在他们看来,余飞做到了别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,余飞完全扛得起狙神这个称号。

  一场灭顶之灾被余飞轻轻松松的解决掉了,当余飞下楼的时候,赵浩南正在组织人转移,爱财如命的钱万贯将宝玉抱在怀里,他则被赵浩南的五六个手下抬着准备离开。

  “干什么去啊?”

  余飞扛着巴雷特,慢悠悠走过去挡住众人的去路。

  “余飞兄弟,这绝对是导弹才有的威力,人家把对面的山都轰塌了,这就是在警告我们,咱们还不走这不是找死吗!”

  赵浩南面如死灰的说到。

  “导弹?我的狙击枪子弹什么时候成了导弹了?”

  余飞知道赵浩南这是被对面的山体滑坡吓坏了,大炮还勉强可以抵御,但是导弹就是无坚不摧,对面山洞里弹药的连环爆炸,让赵浩南误以为那是导弹的威力了。

  “你?是你干的?”

  赵浩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对啊!一颗子弹的威

  力而已!”

  余飞耸耸肩,这个时候越淡定,逼格就越高,既然要装逼,就要往极致装。

  “我信你个鬼!”

  赵浩南绝对不相信一颗子弹可以打塌半座山,全世界都没有这样的子弹,这种情况除非出现在大雪山,但那也是因为声音引起的雪崩。

  “我信!”

  钱万贯从哪些抬自己的人手里挣脱,还在死死的抱着自己的宝玉,一脸信任的看着余飞说道。

  “你终于开窍了,信我者得永生!”

  余飞满意的对着钱万贯笑着点点头,一副宝相庄严的老和尚模样。

  “你们两个怪胎,到底在说什么?”

  赵浩南总觉得自己一头雾水,钱万贯这种商人,头脑最清醒了,在他看来怎么可能相信这么荒谬的事情。

  “你知道什么叫做多米诺骨牌吗?”

  钱万贯转头问道。

  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!哈哈哈。”

  赵浩南立马明白了,余飞说他一颗子弹达到了导弹的威力,不是说子弹本身有导弹的威力,而是利用多米诺骨牌效应,引爆了类似于导弹一样威力恐怖的东西。

  自己装的逼这么快被拆穿,余飞十分的不开心,瞪了钱万贯一眼,扛着枪找地方休息去了。

  但就算是如此,余飞这一枪也打出了惊天的效果,因为那门跑就是黑市中一个一流势力搞来的压箱底底牌。

  炮轰余飞他们,也是其他一流的势力一起商量之后的意思,但是这会搞出来了这么大的动静,死了这么多人,其他的一流势力立马不承认自己也是帮凶了。

  大炮的主人遭殃了,半个多小时之后,他的产业就被人抢的抢烧的烧了,心腹手下死了不知道多少。

  虽然他此刻藏身在那个只有一个出入口的防空洞内,但是已经变成了孤家寡人,只要他离开这里,估计会被愤怒的复仇者撕碎,连最后的生命都保证不了。

  众怒难消总得有人太背锅,谁都不知道这个锅就是余飞,所以就只能他来背了,原本所谓的盟友和好朋友立马变了脸,一个身无分文的朋友,便已经不再是朋友了。

  这次爆炸引起的山体滑坡,几乎家家都有损失,被掩埋的店铺,里面的货物,手下心腹等等。

  几乎人人都肉疼的想哭,所以昔日的朋友和盟友,这个时候也将矛头对准了这个拿出大炮供大家使用的头目,损失是不可能要回来了,那打一顿出一出气总可以,然后那个悲催货直接被打死了。

  这些人本来想的是能弄死余飞最好,弄不死吓跑也好,现在余飞一根毛都没有掉,他们的如意算盘没打响,自己却损失惨重,一个个心情十分的低落,急忙让人加强防御,小心余飞前来报复。

  赵浩南从楼顶的狙击手那里知道前因后果之后,一边急忙控制消息不要外传出去,一边开始了自己的布置,大乱之后就是发财的好机会,他可不会放过。

  反正这锅有人背,只要让那些失去了钱财和亲人朋友的人发泄完,就算这事以后兜不住传出去,也不会再招致报复了,在这里混的人都想的很开,不会整天去惦记一件事,否则自己死的也快。

  无论谁死了或者谁活着,第二天的太阳都会照常升

  起来,阳光会照射在每一个人的身上,非常的公平,不会因为你是好是坏,或者高低胖瘦来区别对待。

  第二天的黑市,仿佛又活了过来,有人在废墟和土石下面挖东西,挖出来都是自己的,在这里没有偷盗或者侵占那一说,有人则开始观察商机,失去了一些店铺住宅,总会腾出一部分的市场来。

  大家开始热火朝天的忙碌,仿佛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,死去的的那数百人,也许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偶尔被想起来。

  至于余飞这个黑市里所有人的心病,依旧活的好好的又跑去逛原石市场去了。

  钱万贯获得宝玉之后,已经很满足了,一步都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宝贝,生怕离开一步就再也见不到,所以今天没有陪着余飞一起去。

  余飞走在街上,连敢靠近他的人都没有,拥挤的人流在遇上他的时候,远远的便自动分开让路,如今坊间都开始盛传,余飞是神佑之人,他想杀的人必死无疑,想杀他的人也必死无疑。

  所以大家都想距离余飞远远地以免死的太冤,自从他们知道余飞的名字,便不断听着余飞的传奇故事。

  不是余飞在杀人,就是余飞在赢钱,关键余飞杀人从来都是一个人弄死一群,赢钱也都是从不可能赢的地方赢回来了钱,最玄乎的是炮轰余飞的人,自己炮弹炸膛死掉了,还一起害死了很多无关人员,最后一个黑市里的顶尖势力,在一个小时之后被复仇的人给彻底的抹除掉了。

  所以余飞已经在传说中渐渐的被神化,很多人都收起了不轨的心思,甚至觉得对余飞产生一点不好的想法,都可能会大难临头。

  余飞带着的保镖都闲的没事干,周围都是敬畏和崇拜的目光,余飞走过就仿佛受人爱戴的领导检阅下属一般,要是这个时候他们搞出来紧张气氛,余飞恐怕都会揍他们一顿。

  来到赌石的市场之后,余飞亲自开着市场提供的电车,心情无比愉悦的叼着烟不断挑选自己中意的原石。

  余飞昨天两次豪赌,让无数人都对他的赌石水平从嘲笑变成了仰望。

  所以只要余飞多看两眼,但是没有选走的原石,都被人快速哄抢一空,大家都觉得余飞都愿意多看一眼的原石,开出玉石的几率肯定大一些。

 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,余飞也就是随便看看摸摸,一颗包裹着玉石的原石,搭配几颗绝对什么都没有的废石做掩护,至于他不要的原石,只有少部分里面有小的可怜的玉石,剩下的绝对毛都没有。

  余飞所到之处,便是目光汇集之地,再也没有不长眼的跑出来挑衅了,余飞的购买之旅十分的顺畅,很快他的钱花的差不多了,收获也很足,两车的原石被他挑选了出来,打折刷卡付钱之后,余飞这才带着人满意的离开。

  其实很多人都想看余飞切石,想看看余飞今天还能不能开出绿来,可惜余飞没有一点切石的想法,这让很多人非常的失望。

  余飞回到别墅门口的时候,看到别墅门口竟然停着一辆大卡车,装了整整一车的原石,看起来开采出来不久。

  “钱胖子不是没出去吗?”

  余飞疑惑的喃喃自语说到,说完之后大步走了进去,刚刚走进别墅的院子里,就看到赵浩南在和几个人说话。

  :。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