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你想怎么死

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你想怎么死

  做人很难,因为每一个人的诉求不同,各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就交织在了一起,然后就有了江湖,江湖出现之后,恩怨仇杀就成了必然。

  每一个构成江湖的人,必然要承受江湖回馈的大礼包,或许是掉下山崖得绝学,或许是被抛尸于山崖之下,或许是抛别人尸于山崖之下。

  余飞如今卷入了最大的仇恨之中,生与死才是最终让一切尘埃落幕的唯一可能。

  要是他随便签字,一方面得到签字的人,很有可能被迁怒,另一方面签字也等于彻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,余飞相信再好的保密措施,都可以被攻破,余飞不怕自己危险,而是怕自己身边的人被迁怒。

  但是照相他是来者不拒,自己脸上的妆还没卸掉,就算是别人拿到了相片,估计也是一脸懵,自己换了几张脸了,没有一个是真实的自己。

  所以余飞以自己是文盲不会写字为借口推脱了,那些人也不强迫他,开始排队和他合影,余飞就仿佛一个模特一般站在原地,最后笑的嘴巴都僵硬了,终于才满足了这些迷弟门。

  东方冷一直都没出来,直至军舰和货轮即将靠岸,余飞停止了和大校舰长侃大山,前来敲门,她才睡眼朦胧的打开了门。

  东方冷睡觉之前,刚刚洗过澡,穿着一身宽松的军装,反而衬托的让她多了几分别样的诱惑,头发随意的披散开来,那迷迷糊糊的样子,让余飞立马邪火乱窜。

  余飞的眼睛盯着纽扣并没有系完,锁骨和沟壑都半露在外的东方冷,重重的咽下了一口唾沫。

  “干什么?”

  东方冷仿佛撒娇一般不满的问道,此刻她几十个邻家的小妹妹,身上的冰冷气息消失,给人十分安心的感觉。

  “到港口了。”

  余飞急忙醒了醒神,东方冷好不容易恢复了正常模样,余飞不想又刺激的她性格突变。

  “恩,稍等一下!”

  东方冷点点头,又把门关上进去了。

  余飞抿抿嘴,转身走了出去,他也换上了一身军装,那结实的身板,穿上军装之后,没有丝毫的违和感。

  货轮靠岸之后,因为上面发生过大战,很多东西已经损坏,加上事情要隐瞒,所以直接被官方接管,至于货物主人的损失,有人会去商议赔偿的事情,而货轮上的船员,也都签下了保密协议。

  东方冷再次出来的时候,余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一身军装的她,脚蹬军用靴子,浑身都散发着英姿飒爽的气息。

  虽然说并不是很合身,但是依旧让她充满了别样的美。

  “看什么看?”

  东方冷看到余飞傻傻的盯着自己的模样,白了他一眼说道。

  “看美女啊!”

  余飞耸耸肩,毫不避讳的说道。

  “油嘴滑舌。”

  东方冷内心窃喜,但还是装作鄙视的模样。

  两个人并肩跟着军舰上的人一起走了下去,乘坐着军车迅速离开。

  港口附近自然十分忙碌,这忙碌的人群中,有很多的眼睛在注视着这里,不过余飞和东方冷混杂在人群之中,并没有那么容易被发现,加上下船之后,立马上了军车,让那些注视着这里的人非常失望。

  为了保密和保护余飞,车队一路直接行驶到了一片人迹罕至的地方,这样别人想要跟踪就很难了。

  半路上已经有车在等待,余飞和东方冷

  与车队分开又回到了的城里,半路上余飞和东方冷已经卸妆,并且换了衣服,彻底恢复了本来的模样。

  两人被送到一个酒店的时候,潘小飞和杨诚已经通过其他的方法,来到了酒店里等待。

  “飞哥,机票我都订好了,咱们马上就走,这里是是非之地,有很多双眼睛在寻找咱们。”

  潘小飞在余飞进门之后,急忙拿出了机票说道。

  “把那些眼睛都给挖掉不行吗?”

  余飞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,点上一根烟之后问道。

  那些在寻找他们的眼睛,不论国籍和肤色,肯定都不是些好货,大多数说不定都是岛国人或者岛国内奸。

  “这事有人在做,当然不能便宜了他们!”

  潘小飞点点头,有时候最可恨的不是敌人,反而是背叛的内奸,被自己人从背后捅了刀子,才死的最冤。

  “嗯?”

  余飞拿起机票看了一眼,顿时拉长了音调,发出了疑惑的声音,因为机票的目的地,竟然是京城。

  “这次咱们搞了这么大的动静,有些事得去交代一下。”

  潘小飞尴尬的说到,他得到命令的时候,也有些懵逼,指导余飞肯定不愿意,毕竟余飞给陈东说的话,他早就知道-听调不听宣!

  “哦,是觉得我做的不对,还是打算卸磨杀驴?”

  余飞眼皮抬起冷冷的问道,他实在不想违背自己的本心,卷入那无边无际的权利圈子里去,余飞知道有些东西不可避免的得存在,但是自己可以主动远离不是。

  “没有没有!你可是大英雄,只是有人想见你一面!”

  潘小飞急忙给余飞解释道。

  “想见我就自己来见我,装什么大尾巴狼,我凭什么去见他?他又不是我爹!”

  余飞翻了个白眼,一把将机票就给撕成了两半。

  这霸道的作风,让杨诚和潘小飞都愣住了,只有东方冷无所谓的看着余飞,余飞的决定她不光不反对,而且很认可,都是大英雄了,搞的和去面圣一般,要是答应了,就像是屁颠屁颠的去讨赏了。

  “飞哥,给个面子好不好?”

  潘小飞都要哭了,完全没想到余飞在外面刚硬凶横,回来之后依旧是毫不退让。

  “面子不是这么个给法,我又不欠谁什么东西,我吃我的喝我的,别人有什么资格约束我和命令我?”

  余飞十分硬气的说到。

  “@#¥%……”

  潘小飞和杨诚一起无语,觉得余飞说的好像没错,自己俩个人因为职位和职责的问题,已经听习惯了命令,而余飞根本不需要受制于人,才能说出这么硬气的话来。

  “给我订回家的票,要是不愿意我自己来也行,就是以后谁也不用来找我了!”

  余飞皱皱眉,十分不悦的说到。

  他很讨厌那种被人呼来喝去的感觉,以前上学的时候,就有老师仗着高人一等的身份,让自己给他的卧室打扫卫生,清理垃圾,甚至洗衣服。

  当时没有能力反抗,可是如今他有了反抗的资本,不属于自己该做的事情,他坚决不做。

  而且绝对不惯那些习惯了发号施令者的毛病,命令应该只对自己的下属下达,而且要合情合理。

  “我这就订!”

  潘小飞急忙答应了一声,拿出手机就开始操作了。

  “飞哥,你

  这身本事,在家里种地真的可惜了,我们需要你!”

  杨诚坐到余飞的边上,搓着手想了一会,抬起头忽然说道。

  “我觉得不可惜,我是农民的儿子,我喜欢种地,而且请不要看不起农民,没有这些人的耕作,所有人都饿死了,还有人有能力装大尾巴狼吗?”

  余飞摇摇头,坚决的说到。

  “话是这么个话,道理也是这么个道理,只是觉得太屈才了。”

  杨诚察觉出来了余飞的怒气,但还是硬撑着说到。

  “知道什么叫做藏富于民吗?就是底牌最好藏在基数最多的地方,我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任何想要对我的国家和同胞不利的事情,不需要别人指挥,我都会去摧毁它!但要是让我做别人一条指哪咬哪的狗,绝对不要想!”

  余飞转头冷冷的看向了杨诚,气势压迫了过去,杨诚听完之后,一句话都讲不出来了,甚至因为余飞的气势太恐怖,身体已经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
  “飞哥,我再也不说了。”

  杨诚终于开始告饶,他和潘小飞,今日其实就是被派来请余飞过去,那边的目的虽然不清楚,但是和余飞预料的估计差不多,可是谁也没想到,余飞的反应会这么的强烈。

  “呼……和你没关系,是我失态了。”

  余飞长长的呼出来一口气,立马恢复了本来的样子,安慰了杨诚一句。

  “飞哥,票给你订好了。”

  潘小飞这时也已经给余飞订好了,直接飞回庆阳市的机票。

  “没事了,你们回去交差吧,我说了什么,原话转告就行了,这事和你们没关系。”

  余飞站了起来,说完话的时候,已经和东方冷走出了房间,留下了潘小飞和杨诚相视无语。

  余飞离开,潘小飞拿出来了一个仿佛圆珠笔一样的东西,放在了桌上,白色的墙壁上,立马投影出来了一个屏幕,屏幕里面一个老头葛优瘫在椅子上,正在低头沉思。

  “你们回来吧,这把剑还需要磨一磨才能出鞘。”

  过了好久,老头忽然抬起头,淡淡的说到,只是眼中那精光,完全不像是一个老头可以发出,语气也让人捉摸不定。

  “是!”

  潘小飞和杨诚急忙答应了一声,迅速收拾东西离开。

  余飞和东方冷走下楼,伸手便拦住了一辆出租,车就要启动的时候,余飞转头看了一眼宾馆里面,然后司机便踩下了油门,直奔机场而去。

  车行驶到了半路上,余飞转头看了一眼东方冷,她正趴在另外一个窗户上看外面的风景,余飞转头的时候,也心有灵犀的看了过来。

  “想上厕所不?”

  余飞淡淡的问道。

  “不。”

  东方冷丢出来一个字,又转头看向了窗外。

  余飞撇撇嘴耸耸肩,掏出烟点上了一根。

  “大哥,停下车,我想上厕所。”

  余飞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说道。

  “好嘞!”

  司机答应了一声,立马靠边停车。

  车停在了路边,余飞打开车门跳下去,背对着马路,面对着边上的荒野便开始解决了。

  司机也跳下了车,双手甩动,活动起了筋骨。

  “你想怎么死?”

  余飞终于解决完了,转头一边提裤子,一边叼着烟笑嘻嘻的对司机问道。

  :。: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