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零一百三十一章 女人的战斗

第一千零一百三十一章 女人的战斗

  袁心怡的神操作让余飞愣在了原地,这他娘的还是个送命题啊!

  余飞就是想要用轻飘飘的话,将这件事给过渡过去,但是谁能想到,袁心怡竟然这么‘热心’的想要帮他处理问题,这明明就是要看自己到底和什么人大半夜联系。

  余飞已经很久没有和蓝天白鹤联系了,这个神秘的女人余飞一直以为是小紫的老师柳烟,可是后来发现,自己错了,这个人不是柳烟。

  这让余飞又不知道对方是谁了,和不知道身份的女人聊骚很危险,万一人家是有妇之夫,到时候东窗事发,自己的老脸就没处放了。

  但是余飞不找人家,人家却会找余飞,想起来之前对方发过来的长腿美照,以前觉得那是一种享受,那种仿佛偷情般的刺激感觉,真的让人荷尔蒙会爆发出一种别样的乐趣。

  但是现在却是一个恐怖的炸弹,消息的内容被隐藏了,余飞也不知道对方发过来了什么东西,要是不该发的东西,让袁心怡在此刻看到,鬼知道会碰撞出来什么火花。

  所以余飞内心十分不情愿将手机交给袁心怡,但是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要是不给明显就是做贼心虚,行为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  就在余飞绞尽脑汁的想对策的时候,袁心怡脸上本来诱人无比的媚笑,渐渐多了几分冷意和杀气。

  “怎么?不敢给我?”

  袁心怡说话的时候,眼睛眯了几下,威胁和生气的意思很明显。

  “不是不是,我就是忽然想不起来我手机的解锁密码了。”

  余飞摇摇头,开始装傻了,这借口骗猪,猪都不信,一个人整天使用的手机,要是密码能够忘了,那比忘了银行卡密码的几率都小。

  “我记得你的手机可以指纹解锁呀!”

  袁心怡牙齿咬得咯咯响,傻子都知道,余飞这是不愿意把手机给自己。

  余飞此刻很想从天而降一个敌人,和自己大战一场,将这事给揭过去,可是平日里坏他好事无数的人,此刻一个都不出现,仿佛都藏在暗处在偷笑。

  余飞想到了无数应对这种事情的方法,以前看到过有人把手机丢进火锅里,丢进汤碗里。

  可是此刻满前只有一杯红酒,酒杯根本无法容纳一个手机被丢进去,就算丢进去,那点酒也无法将手机淹没,然后让手机短路。

  “给还是不给!”

  袁心怡已经处于忍耐的边缘了,这次是彻底咬牙切齿的问道,语气寒冷之极。

  “给!”

  余飞实在是想不到解决的办法了,只能硬着头皮,将手机解锁之后,伸手递给了袁心怡,他自己都不敢去看内容。

  袁心怡得意一笑,一把将手机接了过去,迅速打开了余飞的>余飞死死的盯着袁心怡的脸,想从她的表情中,看出来蓝天白鹤到底发送了什么东西。

  可是袁心怡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屏幕,没有透露出愤怒,也没有露出如释重负,反正是看不出来她到底怎么想。

  不过余飞看到了她眼中的反光,急忙定睛看去,通过袁心怡瞳孔中的图像,余飞看清楚了手机上的内容。

  原来蓝天白鹤,直接发来了一张美腿的照片,不过照片上面,只有腰部以下,她穿着一件粉色的保鲜库,幸好不该露的都挡住了。

  但就算是如此,那也是相当的违规了,大半夜一个女人给一个男人发送这个东西,绝对是目的不单纯。

  那双腿和袁心怡的相比,明显多了几分稚嫩,应该是年龄小了一些,皮肤看起来如同婴儿的一般。

  不过下面的一段话,应该是拯救了余飞。

  “混蛋,为什么一直都不理我,是姑奶奶的腿不够长,还是不够白啊?”

  从袁心怡的反光中看到这段话,余飞顿时松了一口气,这至少证明了自己的清白,反正不知道对方是谁,死道友不死贫道,爱咋咋滴吧!

  袁心怡盯着这段话看了一会,忽然拿起余飞的手机,玩起了自拍。

  余飞顿时捂住了自己的脸,袁心怡要干什么,已经非常的明显了,这是两个女人要展开隔空的对战了。

  袁心怡将角度找好之后,左手端着红酒,右手拿着手机,咔擦一声就来了一张自拍,脖子以下都照了进去。

  这手段余飞也是服气了,因为她没有露脸,拍什么别人都不知道是谁。

  就仿佛曾经听到的一个故事,女浴室着火之后,在里面洗澡的女人惊慌的逃了出来,衣服都来不及穿,一个个逃出来之后,全都又惊又急,不知道挡什么地方,有些伸手当着胸,有些挡下面。

  这个时候负责给澡堂子烧锅炉的老头,说出来了一句旷世名言:

  “挡脸啊!其他长的都一样!别人就不知道你是谁了!”

  袁心怡也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,所以在穿着丝带内衣的时候,在不露脸的情况下,想怎么拍就怎么拍,而且对方明显是个女人,也不怕被看了。

  余飞通过袁心怡眼睛的反光,看到她将那无限诱惑的照片发送过去之后,又紧跟着发送了一段话:

  “小屁孩,发育还没完全,就敢来勾引我的男朋友,有本事亮出资本来!”

  余飞通过袁心怡眼睛的反光看到这话,刚刚泯了一口红酒佯装淡定,差点就给喷了出来,袁心怡拍照的时候,重点体现了自己傲人的胸脯,一般的女人,还真的得甘拜下风,她这泼辣的作风,余飞是真的服气了。

  余飞强行将红酒咽了下去,内心不断猜测手机的另一边,蓝天白鹤看到这个消息,会怎么想。

  “大姐姐,人要服老。”

  片刻之后,对方回过来了七个字,没有过多的言语,轻飘飘的七个字,就仿佛七把刀扎在了袁心怡的心口,余飞看到她嘴角一阵抽搐,手抖了一下,余飞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。

  袁心怡果然被气的够呛,女人最痛恨别人说自己老了,年龄小还可以发育,还有进步空间,可是上了年龄,那就是不断的走下坡路了,这是女人最怕的事情。

  “小妹妹,要好好学习,书中自有黄金屋,靠挖别人墙角,攀附有钱人,你和站街的有什么区别?”

  袁心怡明显生气了,这次措辞更加的犀利了。

  “大姐姐,哦,不对,应该喊你阿姨,你的思想老土了,别人调教好的男人,直接上手才省事,而且喜新厌旧是男人的本色,你觉得能和我比?而且论有钱,还说不定谁更有钱呢!”

  蓝天白鹤也不甘示弱,再次抓住袁心怡比自己年龄大的痛点猛攻,并且给袁心怡好好的上了一课直戳心窝,最后又表示出自己不差钱。

  余飞看到袁心怡的手都在抖了,这个女人看起来被气坏了,她恐怕也没想到,自己连一个小姑娘都干不过,被人抓住了痛点狠揍,连还手之力都没有。

  “那你就不知道了,他喜欢熟女,喜欢什么姿势都会的女人,拍拍屁股就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的女人,对你这种青涩的苹果,是一点胃口都没有,否则怎么都懒得理你呢!”

  袁心怡想了想,立马回复了一句,她是个不服输的女人,自己的资本当然要好好的使用了。

  手机另一边的蓝天白鹤,看着这段话之后,沉默了许久,因为她觉得袁心怡说的是事实,余飞几乎从不主动找她,她也的确没有任何的经验。

  “阿姨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咱们走着瞧!”

  蓝天白鹤过了一会,明显暴露出了自己小孩子的一面,丢下一句狠话之后,两人之间的谈话就算是结束了,不过最后又在袁心怡的心口戳了一刀。

  袁心怡直接删除了聊天记录,想了想不解气,又将对方从余飞的通讯好友之中给删除掉了。

  不过做完了这些,袁心怡还是觉得不解气,一把将余飞的手机重重的摔在了桌上,发出来的声响,将余飞吓了一跳。

  “怎么了?你们聊了什么?”

  余飞急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问道。

  “她说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不该做绿茶婊勾引别人的女朋友,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!”

  袁心怡说谎话眼睛都不眨一下,好像真的是那么回事一般,将自己被人家攻击的毫无还手之力的事情,给隐瞒了起来,瞬间让自己高大了起来,将蓝天白鹤给打压了下去。

  “哦,那还好,你帮助别人重新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和价值观,拯救了一个人的未来,可是功德无量啊!”

  余飞立马一脸佩服的对袁心怡说道,这个时候别看她表面平静,其实内心必然火大,自己得将她给夸舒服了,让她没法对着自己撒气。

  “恩,她已经决定和你不再联系了,以后你也不要打扰人家!”

  袁心怡心安理得的点点头,仿佛她真的帮助了别人一般,还顺便提醒余飞,不要再和人家联系。

  “恩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  余飞干脆的答应了下来,这个时候该说什么该做什么,他心里还有数,袁心怡一肚子的火,绝对不能让发泄到自己的身上来。

  “来,咱们继续喝酒!”

  袁心怡想要快速忘掉在之前的事情,端起了酒杯对余飞说道。

  “对,咱们喝酒,别人就是个小插曲而已!”

  余飞也急忙端起了酒杯,这事就不适合深谈,大家都装作不知道最好了。

  袁心怡强忍着内心的火气,笑眯眯的和余飞喝了起来。

  “等到我四五十岁了,皮肤发黄出现了皱纹,下垂了松弛了,你是不是就要抛弃我了?”

  可是没过一会,袁心怡再次丢过来了一个送命题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