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我是你爸爸

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我是你爸爸

  人在周天银家里,听说是他家的远方亲戚,但是送货回来的瘦猴发现,那人会武功,而且随身带着兵器,到了村里之后,还悄悄的藏在周天银家里,用望远镜观察后山。”

  东方冷一边喝茶一边淡淡的说到,在她看来,瘦猴都能看出来的人,实力也强不到哪里去,威胁不是很大。

  “周天银?周天做的堂弟,之前在村里担任过队长,周天做出事以后,平时不显山不漏水,这个时候冒出来一个亲戚,到底是不知情呢?还是早有预谋?”

  余飞不禁觉得这事值得想一想了,周天银曾经可是周天做坚定的狗腿子,后来在自己和周天做的斗法之下,周家在村里称霸的局面彻底瓦解,周家人也老实了许多。

  要问这个周天银恨不恨自己?余飞觉得答案是肯定的,当一个人习惯了不劳而获和随意欺负别人之后,这种爽感机会很难剔除掉。

  周天银本来跟着周天做整天吃香的喝辣的,自己的出现,导致他如今只能夹起尾巴做人,老老实实坐着本分里的事情。

  就算是村子发展的比以前好了,但是这种人只会认为,给他一个人的好处才是好处。

  “你觉得呢?”

  东方冷翻了翻眼皮子看着余飞问道。

  “杀上门去不就知道了。”

  余飞懒得去想了,猜那么多干什么,抓住打一顿啥都问出来不就得了。

  “我陪你去。”

  东方冷站了起来。

  “不用了,你喝完这壶茶,我就回来了。”

  余飞摇摇头,指了指自己刚刚又泡的一壶茶,对东方冷说道。

  “行。”

  东方冷想了想又坐了回去。

  “对了,大黄回来了吗?”

  余飞仿佛忽然想起来了,对东方冷问道。

  “没有,你不是带走了吗?”

  东方冷疑惑的问道。

  余飞听到这个回答,立马就皱起了眉头,也不管现在是半夜几点了,直接给刘老大打了过去。

  电话响了半天,刘老大才接起来了电话。

  “谁啊?”

  刘老大迷迷糊糊的问道。

  “我是你爸爸!”

  余飞很着急,可是听到刘老大这迷迷糊糊的声音,就有点上火了,直接说道。

  “爸?不对,你小子占我便宜!”

  刘老道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,忽然想起了自己老爸都死了,怎么可能半夜打来电话,顿时一个激灵就吓醒了,一看是余飞的电话,顿时无语的说到。

  “你的人把我的老虎拉到马戏团买了吗?”

  余飞听到刘老大清新了,便直接问道。

  “老虎?你今天让我的人开车给你拉的老虎?”

  刘老大惊讶的问道。

  “别废话,快说人呢?老虎呢?”

  余飞懒得回答刘老大的废话问题。

  “不知道啊!我派出去之后,以为他会把事办好,就没有再问。”

  刘老大一脸懵逼的回答道。

  “快给我问去!”

  余飞急了,直接吼了出来。

  “好的好的!”

  刘老大一听余飞几眼了,急忙答应了一声,挂断电话询问去了。

  余飞也不急着去村里了,大黄要是丢了,那就乐子大了。

  要是这货逃进了山里还好说,但要是被人买到动物园或者杂技团,恐怕这个高智商的老虎,就会闹出大

  乐子来。

  余飞等了几分钟,刘老大的电话就打过来了。

  “哪去了?”

  余飞接起来就问。

  “这个…那个…你的老虎半路上跑了,我的人回来之后,吓的没敢说。”

  刘老大尴尬的说到。

  “跑了?怎么可能,车门是我亲手关上的!”

  余飞立马觉得事情不是这么回事,要么刘老大说谎了,要么他的手下说谎了。

  “他说他也不知道,在你们镇上停车买了一瓶水,然后行驶到快到你们村的时候,看到后面车厢的门开了,他吓的不敢去查看,直接将车开了回来。”

  刘老大无奈的说到,他之所以给手下开拓,是因为这事实在太吓人了,要是他也不敢去查看不是。

  “他说就在我们镇上停车了一次对吧?”

  余飞确认的问道。

  “对,他说就停了那一次,然后在发现后面车厢门打开了之后,直接调转车头开了回来。”

  刘老大肯定的说到,他的人他知道,可以做错事,但是绝对不敢撒谎,因为刘老大对付撒谎的人,手下一点都不留情。

  “我们镇上有你的人吗?”

  余飞追问道。

  “没有,一个破镇子,根本没啥油水,就算镇上有小混混,也绝对不是我的人!”

  刘老大肯定的说到。

  “肯定是在镇上他去买水的时候,有人打开了车厢的门!”

  余飞立马做出了判断,只是不知道开门的人现在如何了?但是现在镇上都没穿来消息,说明大黄没有被人发现。

  “我也觉得,现在有一些流动作案的小偷,专门偷大车的油,还有车里面的货物,对方一定是打开门,看到车里面拉着老虎,然后就吓跑了,等车开出了镇子,看到周围没有人了,你的老虎便自己跑掉了。”

  刘老大做出了自己的判断,而且极有这个可能。

  “奶奶个腿,让我找到这货,我割了他的鸟!”

  余飞觉得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,这种偷大车的人,简直就是全民公敌,无数大车司机恨的想将这种人抽筋扒皮。

  要是大黄因此走丢了,余飞肯定找到那货,将丫的整个半死。

  “明天我就立马派人调查,只要是本地人,我一定在天黑之前把人给你找到!”

  刘老道立马信誓旦旦的说到,这是余飞第一次交给他的事情,他给办砸了,还是这样简单的一件事情。

  “行,找到给我送过来!”

  余飞咬咬牙说到。

  “保证送到你面前还是活的!”

  刘老大立马保证道,但是活着有很多的情况,估计刘老大这会也想割了丫的鸟。

  挂断了刘老大的电话,余飞放下手机,东方冷立马丢个余飞一个白眼。

  “要是你丢了,我一样会割了对方的鸟,还会油炸了让他吃下去!”

  余飞看到东方冷的表情,立马深情款款的说到。

  “@#¥%……”

  东方冷翻了个白眼,没有说话。

  其实在东方冷想来,只要大黄没有被人抓住,这里的乡村几乎都是在森林边缘,没多久就可以自己找回来了,完全不比如此大动干戈。

  “好了,我去村里了。”

  余飞点起一根烟,丢下一句话,转身拉开门走进了外面的黑暗中。

  看到余飞走的潇洒,东方冷又给自己添上了茶,一边品茶,一边

  不知道在思考什么。

  余飞走着往村里而去,自己修的柏油路,十分平摊宽阔,他仿佛在散步一般,一点都不急。

  村子沉浸在黑暗和安静之中,那会回来惊醒的狗,这会似乎又钻进窝里睡觉去了。

  村里每一家每一户的位置,余飞都清清楚楚,刚到村里,就直奔周天银家。

  周天银家在村子的中间,占着最好的土地,在周天做作威作福的时候,跟着周天做发了财,所以盖了一院红砖瓦房。

  余飞走到他家门口的时候,看到紧闭的大门,还有里面黑户的景象,他当然不会去敲门了,而是一跃就翻过了墙头,进入了院子里面。

  院子都被用红砖给铺了,看起来十分的整洁干净,墙角盖着狗窝,里面的一条大狼狗,瞪大了眼睛看着余飞。

  余飞早进入院子的时候,瞪了一眼大狼狗,大狼狗吓的直接藏在窝里动都不敢乱动了,恨不得余飞看不到他的存在。

  小动物反而对于危险和杀气的感觉最灵敏,狼狗知道余飞弄死他,和用脚碾死臭虫一样容易,所以老老实实的窝在哪里,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  余飞看了一眼院子的布局,正房三间,中间是一个大客厅,两边各自是一个卧室。

  左边是一排简易的彩钢房,里面堆放着杂物和柴火,右边则是偏房,也是三间,靠近大门的一间是厨房,靠近正房的两间是卧室。

  余飞的听觉早就放开了,正房的一个卧室里,有两个人均匀的呼吸声,应该还在沉睡,不知道有人进入自家的院子了。

  而偏房中间的卧室里,也有一个呼吸声,不过呼吸稍微快一点,而且呼吸声是从窗沿下面传来。

  余飞看向了窗户,正好一个眼睛,从窗帘的缝隙里出现了。

  在看到那个眼睛的时候,余飞嘴角露出了笑容,笑容带着几分阴冷。

  那个眼睛被余飞的笑容吓了一跳,虽然天空中有即将落下的月光,但是照在余飞的脸上,惨白的脸色配着阴冷的笑容,的确非常的渗人。

  那个眼睛缩了回去,虽然他只是通过一条半厘米宽的缝隙在偷看,房间里一片黑暗,可他还是可以肯定,余飞看到了自己。

  余飞站在院子里,听到房间里那个呼吸越来越急促,他转头向四周看了看,看到院墙另外一角,放置着两扇石磨。

  石磨应该是周天银自己用来磨小米的工具,如今这年代,这种石磨几乎都没有人使用了,周天银竟然还是喜欢用石磨。

  余飞大步走了过去,双手抓住上面那扇小一点的石磨。

  猛的一用力,石磨中间的木销子直接被折断,石磨被余飞双手抓了起来。

  大步走回去站在偏房中间,余飞双手举起了石磨,对准中间那扇窗户,猛的将石磨扔了出去。

  轰……

  虽然是铁质的窗户,但是遇上余飞这样一个变态,伸手将二百多斤的石磨丢过去,铁质的窗户也扛不住。

  铁质的焊接窗户,直接被砸的从墙壁里面掉了下来,连同石磨一起,将房间里的家具砸了个稀巴烂。

  藏在窗沿下面的人,也被这一幕吓了一大跳,看到那巨大的磨盘,整个人都是懵逼的表情。

  余飞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向前冲了两步,直接从砸开的窗户里跳了进去。

  窗沿吓的人听到余飞的脚步声,直接从窗沿下站了起来,手里拿着一把西瓜刀,对准窗户就劈了上来,余飞要进入窗户,必然会被砍中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