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碟中谍之局中人

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碟中谍之局中人

  来到了老鬼头的藏宝库,余飞总算是长了见识,他真的无法想象,一个太监的心里路程。

  这次总算是明白了一个不健全的人,心里到底可以多么的阴暗,毕竟人心欠缺的部分,总需要有东西去填补。

  老鬼头收藏的物品,各个都不是凡物,毕竟干了这行一辈子,要是没有点压箱底的宝贝,也没脸出去见人。

  当第三个保险柜打开的时候,竟然见到了一块玉,只不过这块玉雕琢的十分有趣,首段略微大一点,看起来和杏鲍菇有点像。

  上面还雕刻着一些花纹,不过这花纹明显是为了增加摩擦力。

  “这东西的来头也不小,使用这个物品的主人名称,你或许不太熟悉,但是他老爸的名讳,你一定知道!”

  老鬼头对着余飞挤眉弄眼的说到。

  “女人使用?哦!我懂了,她老爸是谁?”

  余飞眼中神采奕奕,早就听说古代的女人因为道德管束太严,所以自己制作工具,达到让自己满意的地步,原来这东西就是这作用。

  “她老爸是努尔哈赤,她是清朝第一位公主,称为东果格格,十一岁便嫁给了董鄂部落的首领,作为联姻的牺牲品,所以生活十分的不如意,使用这个物品那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  都说考古、盗墓是一家,两者的从业者对于历史全都倒背如流,老鬼头顺便给余飞科普了一下历史,顿时这东西的曲折缘由余飞瞬间就脑补到位了。

  而这东西的真实性和可靠性立马就被提升了起来。

  说实话有了这段故事,这东西的价值便飞速暴涨了。

  余飞无法想象几千年前的古人女性,沦为联姻的牺牲品之后,整天面对空荡荡的房间,是一种怎样的凄凉感受,而这个东西的发明,那也算是一种福音了,不应该被鄙视。

  “你就不能收藏一点正常点的东西吗?”

  说实话三件宝物,两件都比较低俗,余飞对于老鬼头的爱好有点怀疑了,这人难怪能够对麻老道钟情一生,果然是异于常人。

  “不要急,看这个!”

  老鬼头又打开了下一个保险柜。

  这个东西余飞一眼就认出来了,竟然是一个丹书铁券。

  “这东西我不介绍,你就知道价值连城了对吧?”

  老鬼头让余飞看了一眼,就立马关上了保险箱的门,这东西保存十分困难,他自己平时都舍不得打开看,因为特别容易氧化。

  “恩,但是这东西有故事吗?”

  余飞很好奇,这东西要是还有故事,那价值就更高了。

  “当然有了,这可是朱元璋夺得天下之后,大封功臣的时候,赐给历史名臣徐达的丹书铁券!其实更准确的应该叫金书铁券,上面的文字用金粉书写而成。”

  老鬼头将这个免死金牌的作用讲了出来。

  “我真的服了!”

  这下余飞是真的服气了,这个老家伙的收藏说实话全部都是独一无二的绝品,随便拿出去一个,估计都会有人抢着要。

  “剩下的就不一一打开了,因为文物的保存本身就是个大问题,每一次打开,就等于毁坏了一次,这里有一份清单,你随便看看!”

  老鬼头丢给余飞一个手写的清单,说实话这个免死金牌他都不想打开给余飞看,其实他也爱这些东西,一辈子干这个,好

  东西也收藏了不少,当然不忍心看着这些东西毁掉。

  余飞拿起清单看了起来,这里一共有十二个保险柜,余飞亲眼看了四个,还有八个没有打开。

  剩下的八个一个个也都来头不小,甚至不比前面的这些差,一个个的历史研究价值全都不小。

  余飞看完清单之后,也理解了老鬼头不愿意打开了心理了,剩下的更加容易风化氧化损坏了,就是刚刚给自己看过的免死金牌,已经是极限了,自己看到上面已经锈迹斑斑了。

  要是这些东西拿出去换钱,余飞觉得五个亿太亏了。

  说实话余飞也怕这些东西沦落到不该拿的人手里,毕竟这都是五千年文化最后的精华。

  这里的每一件物品,都深刻的反映着当时的一种文化。

  “说实话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我其实也就是欣赏而已,但是见过的东西便失去了新奇感,我想要见到更多未曾见过的秘密,那种刺激感让我能够感觉到活着的意义。”

  “所以我拿这些东西和你交换,咱们也算是各取所需了,我还能多一个靠谱的干儿子,这笔买卖不亏!”

  老鬼头丢下一句话,转身就首先出去了。

  余飞顿时就觉得蛋疼了,自己最怕的就是别人真情流露,余飞最怕的就是辜负感情和信任。

  老鬼头这番话,顿时让他觉得有些为难,虽然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套路,给老鬼头和麻老道挖了坑,也算是说得过去。

  可要是真的这样做了,自己赢了道理,却输了良心,这会让他十分的难受。

  余飞蹲在地上,点起了一根烟思考了起来,周围环绕着他的十二个保险柜,也静悄悄的立在哪里,仿佛在等他考虑的结果。

  说实话麻老道和老鬼头的身上疑点重重,余飞对于两人的目的和身份,一直都报以怀疑。

  可怜人的确从未做过真正对不起自己的事情,没有犯下原则性的错误,所以余飞对两人也恨不起来怪不起来。

  就在余飞思考的时候,老鬼头回到了地面,麻老道守在哪里,看到他出来了,似乎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他动心了吗?”

  麻老道小声的问道。

  “看不出来,他只是急需钱,也不是爱钱如命那种,好像他还有些不舍得。”

  老鬼头蹲在了坟头上,点起了一根烟说道。

  “这可是你这辈子所有的爱好和积蓄了,要是他耍赖咋办?”

  麻老道思考了一会之后问道。

  “我就是赌他的人品,要是他耍赖,咱们两个老头子能把他怎么样?”

  老鬼头无奈的说到,拿出来自己毕生积蓄,他这次是真的堵了一把。

  “我刚刚越想越不对劲,他这人原则性非常强,不该说的一个字都不说,我觉得他应该是给咱们下了套,咱们还没发现而已!”

  麻老道皱眉想了一会之后说道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我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是不是?”

  老鬼头听到这里,就有点急眼了。

  “不排除这个可能!”

  麻老道一辈子也没啥积蓄,他一辈子就是奔着那个可能是龙珠的源头的地下世界而去。

  “嘿嘿,你以为我没留一手吗?这些东西的价值,就只有我知道,也只有我能证明,可以证明这些东西价值的其他物品,

  都被我藏在其他的地方,要是他骗了我,那些东西他拿不到,这里的东西价值就会大打折扣!”

  老鬼头忽然很阴险的笑了,狡兔三窟的道理他这个老江湖怎么会不知道,什么时候他都要留一手,这次也不例外,看似掏心掏肺,实则暗藏阴谋。

  “你怕是要是失算了!”

  老鬼头话音落下,余飞忽然从下面钻了出来,伸出半个脑袋,贱笑着对老鬼头问道。

  两人的对话,余飞在下面听的清清楚楚,尤其是老鬼头说最后一句的时候,他便出来了,更加清晰的一个字都没落下。

  “你还打算严刑拷打吗?”

  老鬼头看到余飞出来了,说实话他还真不怕余飞听到,因为最后的秘密他还握在手里。

  “你们千算万算,恐怕没算到我会催眠术!要是我想要知道什么,你们只要大脑中有的东西,就不可能瞒得住我!”

  余飞爬上来,也蹲在了坟头边上,说实话催眠术他不想随便使用,但大家都在互相算计,老鬼头都算计自己了,那自己用催眠术也不问别的,也算是心安理得了。

  “小子,你从来都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,不至于如此下作吧?我在算计你,你也在算计我,本质上我并没有骗你,只是留了一手而已,你做这种事,自己的良心过意的去吗?”

  老鬼头一脸防备的看着余飞说道。

  “就是因为我良心过意不去,所以你们两个现在还活着。”

  余飞忽然冷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老鬼头脸色微微一变。

  “我怎么也没想到,间谍可以安插在我的身边来,两位,你们真以为你们隐藏的很好?”

  余飞吧嗒一声点起了一根烟。

  麻老道和老鬼头听到这话,脸色都十分的难看,甚至他们都紧张的蹿紧了拳头。

  “你这是血口喷人!”

  麻老道这次首先忍不住了,看起来比老鬼头要佛系的他,指着余飞说道。

  “要怪也只能怪你们太没耐心了,这演技也太差了一点,我不是警察,不需要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什么,你们也不要可笑的说让我拿出证据的话来!”

  余飞瞥了一眼麻老道,然后说道。

  “我们两个就是民间的考古爱好者而已,你恐怕想多了!”

  老鬼头盯着余飞说道。

  “民间爱好者?要真的是如此,陈东会放过你们?”

  余飞轻笑一声,他思考了这么久,终于在刚刚将所有的环节思考明白了。
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麻老道皱着眉头问道。

  “我一直都很疑惑,特殊部门的总部,为什么要设立在县城而不是市里,难道世界上就这么多的巧合吗?我也一直不明白,你们两个明明是基佬,为啥根本没有什么亲近的举动。”

  余飞点起烟慢慢说了起来。麻老道和老鬼头的脸色,则越来越差。

  “后面我忽然明白了,那个罩在我脑门上的大网,其实就是我身边的人编织而成,你们也是特殊部门的人对吧?陈东是你们顶头上司对吧?你们被陈东关押起来,也是你们的苦肉计对吧?”

  余飞冷笑着将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。

  麻老道和老鬼头瞪大了眼睛看着余飞,仿佛木乃伊一般呆滞在了原地。

  妙手神农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