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兵对兵将对将

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兵对兵将对将

  所以余飞打算逼他一把,将他逼上了绝路的时候,他的勇气被激发出来,或许就可以让他迅速到达宗师境界。

  刀疤听到余飞的话,眼睛瞪大了几分,从背后从导套里将自己的刀拔了出来,眼睛看向了那个说话的头领。

  余飞看了一眼东方冷,示意她主意刀疤,要是有危险就出手帮忙。

  东方冷一言不发的看了一眼余飞,然后眼神看向了那个头领,对于东方冷来说,不拒绝的事情,那就代表答应了。

  余飞扭了扭脖子,手里的刀慢慢抬起来,指向了那个从未说过话,但是给他压力最大的头领。

  都说咬人的狗不叫,那个人一句话都不说,但是实力绝对可以碾压这个话很多的头领。

  可是那个话很多的头领,被余飞的话羞辱的有些恼羞成怒了,在他看来余飞这藐视的话语,简直仿佛一个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。

  非常生气的他,也抬起了自己的刀,可是刀锋却指向了刀疤。

  地位越高就越怕死,也越怕失败,余飞这气场,彻底将他碾压了。

  于是他对余飞的话深信不疑,所以就算是感觉被扇了一个耳光,但还是很开心的选择了刀疤这个明显实力不如他的人。

  这个时候地下室的门打开了,徐光启和王大锤首先走了出来,后面跟着瘦猴和孙赖子,不过也就走出来了四人,他们走出来的时候,门立马再次被从里面关死了。

  梅媛馨等人没有实战经验,并且刚刚开始修炼,所以很明知的没有跑出来添乱。

  但是王大锤等人被余飞一天揍来揍去,也算是积累的丰富的实战经验和挨打经验。

  徐光启则因为直接跃升成为了和刀疤一样的内功高手,所以已经是宗师以下基本无敌的存在,也可以帮忙了。

  顿时杀手被围在了中间,前后路都断绝了,明显今天他们只有死战一条路了。

  “你!和我出去打!”

  刀疤用刀指着话多的头领道。

  “好!”

  那个头领一听大喜,觉得只要离开了这幢楼,就算是出现什么意外,他觉得自己打不过,跑总可以跑得过,这就等于已经给了自己的一块免死金牌。

  刀疤果断的转身,直接向外面走去,一点都不拖泥带水,余飞给他说的话,仿佛点醒了他一般。

  世俗之中一个人到达宗师境界高手的几率非常小,难度也非常大,要是苦修就能到达,那不知道宗师级别的高手有多少了。

  所以他终于明白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了,就算是自己失败了,他也不后悔,更加不会责怪余飞。

  那个头领转头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另外一个头领,然后也不管其他人了,面带微笑的提着刀急忙向刀疤追去,而刀疤的手下,也立马给他让开了一条路。

  “你!和我出去!”

  刀疤都选好了对手,余飞当然也不能落后,用刀尖指着那个从未说过一句话的头领。

  那人缓缓抬头,眼睛看向了余飞。

  说实话他的眼神将余飞吓了一跳,因为这不像是一个人的眼神,那双眼之中的仇恨和凶横,简直不应该是人类所应该拥有。

  而且气场太强了,抬头便

  和余飞对视了起来,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相遇,余飞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。

  那人双手抱在胸前,顺便抱着自己的刀,看了一眼余飞之后,没有回答余飞的话,直接向楼外走去。

  说实话走出去的两个头领,都知道楼内剩下的手下那些杀手的命运,但是他们连一句都没有交代,明摆着是放弃了这些手下。

  剩下的杀手慌了,是真的很慌,看到刀疤的手下,仿佛遵守纪律的部队一般,整齐的站成了几排,那整齐划一的动作,和手里明晃晃的刀锋,无不说明了这些人都是训练精锐的高手。

  “杀!”

  东方冷看了一眼对面的杀手,再看看自己的人,余飞和刀疤不在,如今这里她最有发言权了。

  她眼神十分冰冷的环视了一圈,樱唇微张发出了冷若冰霜的声音。

  说实话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,东方冷说出这一个字,其他人几乎是下意识的肌肉爆发出来了力量,瞄准了一个对手扑了上去。

  王大锤手里还是拿着自己的大铡刀,在听到东方冷的声音之时,发出了一声怒吼,大铡刀被举了起来,首先第一个冲了出去,扑向了那些杀手。

  两边瞬间厮杀在了一起,虽然这是在大厅里,但是战斗起来每个人所需要的安全距离都很大,所以就算是刀疤带来的人,占据着数量的优势,可惜这优势却无法彻底的发挥。

  对面的杀手这可是困兽之斗,一旦失败那必然死无葬身之地,所以一个个立马爆发出来了百分之二百的战斗力。

  两边的人瞬间纠缠在了一起,王大锤冲到了杀手的中间,手里的大铡刀实在有点恐怖,那些杀手看到他就躲,瞬间将对方的阵型就冲散了。

  刀疤训练的手下,一个个平日里练的没有一招是花把势,全部都是杀人技,系统的训练让这些人变成了最好的战士。

  大战一开始,东方冷就消失了,因为她离开了办公楼。

  刚刚走出去,就看到外面刀疤的战斗已经开始,那个杀手头领,是宗师高手,而刀疤还差临门一脚,可就是这临门一脚,让刀疤被对方压着打。

  刀疤虽然底子很扎实,但是真正战斗起来,总是缺少点什么东西,这就导致对方一直占据着上风,并且引导着战斗的节奏。

  刀疤应付的十分艰难,对方那诡异莫测的刀法,让刀疤身上很快就多了几道伤口。

 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,这样下去,刀疤落败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。

  越是占据了上风,越是掌握了节奏,人的战斗状态就会越好,而且战斗起来更加的节省体力和精力。

  刀疤明显是在死撑,这就导致他的体力和内力损耗十分快,精力也很快有些跟不上。

  东方冷看了刀疤的战斗一会之后,转头看向了余飞。

  此刻余飞和那些抱着刀的杀手,还没有开始动手,两个人站在公司外面的另一侧,余飞右手抓着刀,刀尖抵在地上,左手夹着一根烟,眯着眼看着自己的对手。

  那个杀手依旧抱着自己的刀,不知道是耍酷还是习惯使然,反正那副模样,看起来的确有点刁。

  他的眼睛审视着余飞,似乎在猜余飞的路数,所以看得很仔细,眼

  睛一点点将余飞从头看到脚,又从脚看到头。

  两个人都不急着动手,原因是一旦动手,分出胜负应该会很快,甚至可能一招就分出来输赢。

  走在武学的路上,到了最后就会发现,两个高手之间,并不会有太多的花哨,出手都是一击毙命。

  因为谁都不敢失误,谁也都不敢大意,所以最快的解决对手才是最好的方法。

  东方冷看了一会,余飞将一根烟都抽完了,竟然还没有动手,她微微皱起了眉头,又转头看向了刀疤。

  刀疤非常的凄惨,浑身已经有了多达七八处伤口了,虽然都不致命,但是却会影响他的战斗力。

  眼看着刀疤似乎距离落败不远了,东方冷潜入了黑暗,向两个人靠近了过去。

  滋啦……

  刀锋再次划过了刀疤的胸口,他胸口的衣服瞬间被割破,他的胸口,也出现了一条长长的伤口。

  刀疤低头看了一眼自己,不禁苦笑了起来,两人最大的差别,其实就是出招之时的那种感悟。

  明明其他的方面差不多,但是打起来之后,刀疤总感觉自己出招缺少了灵性,自己仿佛慢悠悠的拖拉机,操控性和速度都无法和人家法拉利相比。

  “你太弱了!”

  废话很多的杀手头领,看到刀疤的模样,觉得自己今天可以全身而退了,因为他看的出来,这里就余飞和刀疤的实力最强。

  余飞被另外一个杀手缠着,他只要杀了刀疤,就可以安然离开了,甚至可以藏在周围准备偷袭余飞,万一成功了的话,自己可以就功成名就了。

  “弱你大爷!”

  刀疤听到这话,立马怒火三丈,自己可没对方那么厚脸皮,被对手鄙视都不为所动。

  所以刀疤大喊一声,一招有去无回的劈砍向对方而去,压根就没想着防御,或者说留后手,就是全力一招竖劈,简单又直接。

  可就是这简单的招式,对方第一次被刀疤逼退了,急忙后退躲开刀疤的锋芒。

  可是吃到了甜头的刀疤,却准备不依不饶,立马提刀又不要命的冲上去了。

  刀疤的对手蒙了,发现刀疤玩命的时候,他那所谓的宗师的感悟,便彻底没用了,因为无论是什么感悟,都需要有生命才有用。

  刀疤忽然成了一个不怕死的藏獒一般,凶狠的追着对方一刀刀砍去,竟然渐渐扳回了劣势。

  而一旦掌握了战斗的节奏,那他就省力多了,对方一直躲避,体力也迅速开始了消耗。

  另一边余飞抽完了烟,将烟头夹在了左手的手指间,看到对方一动不动,比自己还要会装逼,立马就不开心,。

  左手猛的一弹!

  嗖!

  一颗小小的烟头,却划出一道火红的直线,直奔对方的面门而去。

  就在他弹出烟头的瞬间,右手猛的扬起了刀,跟在烟头的后面就冲向了对方。

  沉默寡言的杀手,盯着飞来的烟头,手里的刀仿佛闪电般劈出,然后便迅速收回。

  飞在空中的烟头,直接被从中间一劈两半,飞到一边去了。

  而面对冲来的余飞,他手里的武士刀,瞬间一个突刺,直指余飞的咽喉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