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拜师

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拜师

  终于再次将那位女老师送了出去,余飞和柳烟都松了一口气,就没见过这么倔强的人,简直让人头疼。

  “这次她总不会再来了吧!”

  柳烟弱弱的说到一句。

  “至少她记得看望过你了,但要是她还是要来上厕所,那我就没办法了,下次来了就让她上完厕所再走吧!”

  余飞无奈的摊摊手,自己这个高级催眠师,要是帮别人干活,一次收费几万元也不过分,今天免费给这个女老师催眠了三次。

  “那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  柳烟感觉应付的有点精疲力尽了。

  幸好那个女老师没有再来专门上厕所,以此可以推断,她公寓的厕所没有坏,看来只是在她的心里,柳烟的病情比她尿急要重要的多。

  睡觉前的准备工作做完了,可怜的柳烟在余飞这个牲口面前,几乎没有反抗能力,又折腾了半夜,两个人终于才睡下。

  第二天一早,余飞就被柳烟的闹钟给定时定点的赶了出去,其他的老师此时还没起床,所以余飞离开不会有人发现。

  一大早的天刚刚麻麻亮,余飞可怜的仿佛孤魂野鬼一般走出了公寓,将车打着之后,向门口开去,正好他去送松露,再接小紫前来开家长会。

  到达学校门口的时候,看门的老头早就起来了,换了一身雪白的练功服,正在那里打太极,余飞也没有催促他给自己开门,将车停下,趴在车窗上看了起来。

  老头的太极打的有模有样,双手双脚都配合的十分好,而且这个老头竟然闭着眼睛,每一步跨出去多远他心里都有数,所以也不担心撞在树上。

  不过余飞看的出来,老头这只是练了个招式而已,并没有什么深刻的感悟,并不适合用于实战。

  但是老人家就图个锻炼,让浑身的血液加快流动,让五脏六腑在沉睡了一夜之后苏醒,所以也不必考虑实战的事情。

  “小伙子,下来试试?”

  老头终于打完了一套之后,缓缓收功睁开了眼睛,看到盯着自己的余飞,对着余飞招招手。

  “你这个老头有点飘啊!”

  余飞无语的说到,这个老头连普通人一个大耳刮子,都不一定接得住还让自己去试,他深刻怀疑这个老头想碰瓷。

  而且余飞现在已经是宗师级别的高手了,老头到底是假把式还是真功夫他一眼就看得出来,这老头绝对不是什么隐世高手。

  “看不起人是吧?信不信我躺你车轮下!”

  老头一听顿时就不高兴了,双手插在腰间问道。

  “看好了!”

  余飞无语了,掏出来了一根烟,拿在手里给老头晃了晃。

  “一根烟就想骗我老头给你开门?”

  老头不屑的撇着嘴说道。

  嗖……

  老头话音刚落,余飞的手腕一甩,老头猛的感觉自己的嘴皮子动了动,仿佛被人硬塞进来了什么,急忙伸手一把取下来。

  然后老头瞪大了眼睛看着手里的香烟,不可思议的又抬头看向了余飞。

  “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和你试试了吗?”

  余飞摊摊手对老头说道,刚刚自己还是控制了力道,要是自己再加入暗劲和内力,老头嘴巴里的假牙就要保不住了。

  “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!”

  老头愣了几

  秒之后,忽然三拜九叩的给余飞跪了下来,大声的喊道。

  “唉哟!”

  余飞吓的急忙拉开车门跳下车,躲到一边去了,这老头都要入土了,这大礼自己可受不起。

  “师傅,你收下徒儿吧!”

  老头用膝盖当脚,不断的移动方向对准余飞。

  “老人家,你都这个年纪了,好好的颐养天年不好吗?”

  余飞无奈的一边上蹿下跳的躲,一边对老头说道。

  “活到老学到老,我的心没老,我就不老!”

  老头十分坚定的说到。

  “可是我真的教不了,其实我什么都不会,就是唬你而已,这是我放羊的时候,扔石头什么的赶羊,然后练出来的绝技!”

  余飞可不敢收这么老的徒弟,要是练死了自己给人家儿子可没法交代,所以余飞急忙找借口推脱。

  “放羊就可以练?”

  老头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余飞问道。

  余飞看到老头那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,顿时捂住了额头,要是忽悠的校长他爸跑去放羊去了,校长以后知道了,恐怕会气歪鼻子,然后给小紫和柳烟穿小鞋。

  “这个技术也要从小放羊才能练,你现在来不及了!”

  余飞只好苦口婆心的说到。

  在余飞和老头说话的时候,早起的校长正在校园里巡视,忽然看到自己爹,竟然给一个年轻人跪下了,那个年轻人不断的给自己爹说着什么,表情十分的扭曲。

  远处的校长,立马觉得这是有人欺负自己老爹,那模样一定是在骂自己的老爹。

  盛怒之下的校长,向四处看了看,忘记了自己平日里,一直苦口婆心的告诉学生,有矛盾要找老师解决,坚决不要打架,拎着砖头,就冲向了余飞。

  余飞正在和老头说话,忽然看到一个中年男人,手里抓着半块砖头就向自己冲来了,一脸的杀气,他顿时愣了愣。

  一看这架势就是准备用砖头呼自己的脑袋,但是看对方,绝对不是习武之人,明明就是一个普通人,所以说明这不是仇家寻仇,也不是什么杀手,绝对有什么误会。

  “敢欺负我爸!我打死你!”

  冲到了跟前之后,校长一声怒吼,手里的砖头就砸了下来。

  余飞慢慢伸出手,在对方砖头落下的时候,一把就接住了,无法再寸进分毫。

  跪在地上的老头,看到自己这傻儿子一出手就要人命,但是余飞轻松的接住了砖头,他立马认定余飞刚刚在忽悠自己,余飞绝对会功夫。

  这是多好的表现机会啊!说不定师傅就是在考验自己,这个时候自己把师傅哄开心了,那自己就能学到绝技了。

  “混账!连我师傅都敢打!”

  老头立马站了起来,伸手抓起靠在树上的拐杖,提着就冲向了自己的儿子。

  可怜的校长,被余飞接住了来势汹汹的砖头,才终于冷静了下来,心中大呼幸好被接住了,不然自己就闯祸了。

  这个时候看到自己的老爹忽然站了起来,拎着拐杖就向自己打来了,他可不敢还手,急忙抱着脑袋抱头鼠窜。

  “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子,你连我的师傅都敢打了啊!”

  “你这个混账,你还知不知道长幼尊卑了!”

  “这可是你的师爷!”

  “我打

  死你啊!”

  ……

  老头一边打一边骂,挨着打的校长,听着听着就明白了,余飞这不是在欺负自己老爹啊!

  原来是自己老爹在争着抢着拜师,他早就知道自己这爹不靠谱,没想到这么的不靠谱。

  “爸,我知道错了,你别打了!”

  校长急忙开口求饶。

  “你还敢躲!我打你你还敢躲!我打死你!”

  这老头还真的是不讲理,你在打人,挨打的人躲怎么了?还不许人家躲,这是什么道理啊!

  “两位先安静一下行吗?”

  余飞实在看不下去了,自己就是想出个门,怎么就这么难呢!

  “师傅,你愿意收我了!”

  老头急忙放下拐杖,转头一脸惊喜的对余飞说道。

  而校长则一脸怀疑的看向了余飞,觉得余飞一定是个骗子,自己老爹被骗了。

  “收个锤子,你再不开门,老子把你们父子两个一起打你信不信?”

  余飞一脸生气的说到,这老头还真是个让人头疼的老顽童。

  “师傅,你不能如此的狠心啊!徒儿是诚心拜师!”

  老头立马哭丧着脸说到,就差满地打滚撒娇卖萌了。

  “那你自己找一块石头,在十米之外放一个瓷杯,只要你可以做到每次都扔进去的时候,你就可以找我拜师了!”

  余飞没办法了,只好想到了一个方法,让这个老头去练吧,等给他最后发现没戏的时候,应该就会放弃了。

  校长终于明白了,人家根本就没有骗自己老爹,是自己老爹在倒贴,人家被堵在门里出不去。

  “好!我这就去练,师傅等着喝我的拜师酒吧!”

  老头听完之后,立马神采奕奕的点点头,觉得余飞这也是在考验自己,开心的答应道。

  “现在能给我开门了吗?”

  余飞皱着眉头问道。

  “开!我这就开!”

  老头急忙给拿出大门上的遥控开关,按了一下之后大门就打开了。

  余飞急忙逃也似得走了,校长无语的叹了一口气,转身也逃走了,刚刚这一顿好打,自己挨的冤啊!

  余飞开着车顺着环城路绕了一圈,来到了如在家酒店的后面,余飞将车停下的时候,后厨里面涌出来了很多人,以为这是送菜来了,等着装卸。

  “让罗刚大厨出来,你们去忙吧!”

  余飞挥挥手示意这些人不用干活。

  那些人刚刚进去,在厨房里找到了正在为一天的忙碌,准备食材的罗刚,罗刚听到余飞开着货车来找自己了,瞬间就明白了,激动的急忙放下刀就冲了了出来。

  “哈哈哈哈!松露送来了对吧?我亲爱的松露送来了对吧?”

  罗刚刚刚冲出来,就激动的一边笑一边对余飞问道。

  “对!”

  看到罗刚笑的都破相了,余飞干脆的点点头。

  罗刚急忙冲到货箱后面,可是没有钥匙,余飞拿着钥匙走过去打开了门。

  罗刚激动的急忙跳上车,然后看到里面的那个大框子,快速走了过去。

  当他看到里面那一个个个头喜人的松露之后,简直仿佛七十岁的老头,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孙子一般激动,小心翼翼的蹲在边上,轻轻的拿起来了一颗在手里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