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大恐怖

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大恐怖

  死者死的很不安详,看起来是生前经受过非人的痛苦。

  之所以刚进门就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,是因为死者虽然被平放在了木板上,还没有来得及收殓进入棺材,可是平摊着的尸体,双手竟然向上张开,就仿佛要拥抱什么一般。

  这他娘的花式死法,就算是麻老道这个专业神棍,也是没有见过。

  老鬼头和麻老道对视一眼,两个人都吞咽了一下唾沫,希望余飞继续仗义一点,先进去给他们壮壮胆,否则他们还真的不敢进入停尸的中堂。

  院子里的人都在埋头忙自己的事情,但也没有人敢看中堂里面,看得出来他们也很害怕,只是趁着院子里人多互相壮胆而已。

  “这事太邪门了,你们快想想办法,明天就要来吊丧的宾客了,这模样怎么见人啊!”

  王春明着急的对三人说道,说实话王春明这个唯物主义者,经受过无数的无神论的洗脑之人,照样有点心虚。

  “嗯,没事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直接向中汤里走去,麻老道和老鬼头急忙跟在余飞的身后就进去了。

  院子里的人看到余飞和麻老道来了,顿时就放心了许多,在他们看来余飞是有大气运的人,而麻老道是有大法力的人,两个人来了那就没啥事了,无论什么鬼魅都在两个人面前不敢乱来了。

  至于老鬼头他们却忽视了, 毕竟老鬼头是外来户,大家都不了解,虽然穿着看起来和麻老道差不多,可是大家已经习惯了相信麻老道。

  余飞首先走进了中堂,里面的东西基本都被清理干净了,只是在中堂的中间,放着两个长凳,长凳上其实是拆下来的无用的门板。

  门板上铺着一床红色的被子,死者被放在被子上,面朝上躺着。

  从远处只能看到,他伸出双臂,仿佛在拥抱什么东西,走到跟前,才发现他不光是胳膊吓人,双腿更是怪异,双脚的脚底竟然贴合在一起,双腿外翻,流出来了一个菱形的空间。

 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神仙死法,麻老道和老鬼头都头皮发麻不敢靠近,就算是痛苦,也不必摆出如此对称的姿势出来。

  咕嘟……

  余飞也吞下了一口唾液,农村人有讲究,没有结婚的男人,白事上不用进入中堂看死人,都说这不吉利,影响年轻人的运势,所以余飞真的没见过几个正常死亡的人。

  可是这第一次见,就让他三观颠覆了。

  余飞转头看了一眼麻老道和老鬼头,看他们有什么经验没有,可是看两个人煞白的脸色,余飞就知道这两个安慰人心的神棍今天是没用了。

  死者还穿着生前的衣服,看来身体是生前就僵硬了,所以摆出来这个姿势之后,别人都没办法,寿衣当然就无法换了。

  死者的脸上,被盖着一张白布,将他的脸全部盖住了。

  余飞没有揭开看一眼的打算,都不用想,一定非常的吓人,虽然不能把余飞吓出好歹来,但是不要看最好了,免得留下心理阴影。

  呼呼呼……

  外面忽然挂起来了大风,风不断的从门外往中堂里面灌,院子里本来是春天,不知道哪里来的树叶,被风卷在一起沙沙的响。

  风越吹越大,最后竟然不是呼呼声了,而是一种尖啸声,又仿佛里面夹杂着呜咽声。

  要

  是平时的话,大家都会觉得,这是风穿过村里不规则的巷子和房屋出现的声音,谁都听到过。

  可是放到现在,此时此刻此景之下,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了。

  外面院子里的人,不自觉的都往一起凑了凑,全都悄悄的向中堂看了进来。

  吹进来中堂的风,忽然急促了起来,余飞转头一看,死者脸上的白布,猛的被吹飞了起来,风在房间里乱窜,那张白布就乱飘了起来。

  这个时候人就会不自觉的看向死者的脸,这是人的习惯,越害怕什么就越忍不住去看。

  麻老道和老鬼头都被吓了一跳,余飞更是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因为死者竟然睁着眼睛,死死的瞪着屋顶,这还是不是最恐怖的事情,最恐怖的是他的嘴角扬起,仿佛在笑一般。

  人死后瞳孔会放大,其实就是一种给人仿佛被抽走了灵魂一般空洞。

  要是你盯着这样的眼睛的话,就会觉得自己的眼睛仿佛有种移不开的感觉。

  甚至会让人有种自己的灵魂要被吸进去的感觉。

  麻老道和老鬼头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死者的脸,两个人呼吸都仿佛停止了。

  院子里的人也停了下来,瞪大了眼睛看着中堂里面。

  他们看不清死者的样子,所以都盯着那张在空中不断的翻飞,却一直不落地的白布。

  到处都是一片寂静,只剩下了恐怖的呼啸声或者呜咽声,院子里的人停下了动作。

  就连在哭丧的人,竟然也同时停下了哭声。

  世界安静的仿佛没有了人存在了一般。

  那张白布就仿佛有人再用手托着,每次要落下的时候,就会被托飞起来,在空中继续翻飞,又像是一个人在空中舞蹈一般。

  中堂里安静的落针可闻,麻老道和老鬼头都死死的盯着死者的眼睛,仿佛灵魂都被吸入了进去一般。

  哐当!

  风忽然停了,不知道什么原理,中堂的门忽然被吹的关了起来,发出了巨大的动静将外面和里面给隔绝开了。

  而在风停下的时候,那张白布也失去了动力,忽然落下。

  麻老道来不及收回眼神,忽然眼前冒出来了一片白色。

  “啊!”

  麻老道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。

  因为那张本来盖在死者脸上的白布,竟然落下之后,盖在了他的脸上。

  余飞和老鬼头都急忙后退,这是人的本能反应,毕竟这一幕实在他娘的太诡异了。

  麻老道只是叫喊,却不敢伸手去取下脸上的白布。

  院子外面的人,听到连麻老道这种‘法力高深’神仙都发出了这样的惨叫,顿时吓的挤在了一起,惊恐的看着自己关上门的中堂。

  麻老道的心情肯定比日了狗还要差,此时他恐怕是宁可吃一口狗屎也不愿意遭遇这样的事情。

  余飞看到抓狂的双臂蜷缩起来,双手呈爪,不断的发出惨叫,实在看不下去了,走上前去一把抓住白布给取了下来。

  麻老道再次看到了光明,看到了这个世界,整个人都仿佛变成了雕塑。

  余飞拿着白布走过去,给死者重新盖在了脸上。

  没有理会吓傻了的麻老道,余飞伸手抓住了死者伸在空中的手,灵气进入了死者的体内。

  不一会死者的双臂慢慢软化,轻轻的放了下来,腿也一点点的伸直了。

  然后余飞隔着盖在死者脸上的白布,伸手一扶,死者的眼睛就闭上了,至于嘴巴按理来说应该也恢复了。

  做完了这些,余飞转头又看向了麻老道和老鬼头。

  麻老道终于恢复了过来,看到死者恢复了一个死人该有的模样,仿佛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接下来该轮到你们了!”

  余飞耸耸肩。

  麻老道看了一眼老鬼头,两个人想了想,一起取下来了摆上的桃木剑,走上前去交叉放在了死者的胸口,然后又取下来了铜钱剑,手在各自的背包里一抓,伸手往空中一扔,飘飞在空中的值钱自己就燃烧了起来。

  “天灵灵!地灵灵!……”

  麻老道开始神神叨叨的念叨了起来。

  外面的人听到里面麻老道的声音,全都松了一口气。

  麻老道和老鬼头开始了作法,余飞无聊的站在一边点起来了一根烟。

  麻老道和老鬼头又是烧纸,又是念咒,甚至还点起来了香烛,最后在地上划了一些余飞也不懂的符文出来。

  等他们两个完了,余飞双手手指猛的一弹,向外开的中堂门,哐的一声就打开了,仿佛当时被风吹着关门一般。

  外面的人急忙看起来,看到三个人都在房间里面,距离门很远,门却这样打开了,还以为这是麻老道的大法力打开了门,全都一脸的崇拜。

  麻老道和老鬼头在余飞用内力开门的时候,余飞故意让他们看到了,所以两个人装作就是他们所做一般,淡定的拿着自己的家伙走了出去,余飞跟在后面也走了出去。

  “亡灵已经超度,前去西方极乐投胎去了。”

  走到门口,麻老道对着院子里面的人淡淡的说道,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一般的感觉。

  至于麻老道之前的惨叫,大家都觉得那一定是死者死的不安详,形成的恶灵偷袭了麻老道,最后又被麻老道给制服了。

  神鬼之说本来就来源于想象力,外面的人自己脑补了一出大戏,看到房间里满地的纸钱符文,还有墙上和停尸的门板上的贴着的符纸,都觉得终于安全了。

  顿时死者的家人,又开始放声哭了起来,院子里的人松了一口气,继续开始干活了。

  麻老道就是这方圆十几里地之内的神仙,要是遇到了什么灵异**,找麻老道就能搞定。

  然后渐渐的大家找麻老道,也就是找一个安慰,仿佛麻老道仿佛来站了一会,鬼魅都被吓跑了一般。

  麻老道说没事了,大家就都放心了,终于可以当做正常的丧事处理了。

  王春明似乎也松了一口气,否则死者那样子,连换寿衣和入殓都没法做,他这个管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丧事了。

  “没事了咱们就走吧!”

  余飞对麻老道和老鬼头说道。

  两个人点点头,随着余飞又一起离开了。

  走出去大门之后,远离了那家麻老道一直看余飞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  余飞知道他想要问什么,他这是想知道,余飞怎么将死者僵硬的胳膊给放了下去,如何将双腿给并拢了起来。

  老鬼头打着手电筒,还是无法从老鬼头创造的恐怖环境中解脱出来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