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你想当我爸爸?

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你想当我爸爸?

  “噗嗤……”

  听完余飞的话,李寒梅顿时没忍住就笑出声了,然后干脆也不憋着了,一只玉手捂着嘴,一只手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。

  “……”

  余飞实在不明白她在笑什么,笑点这么?的吗?

  “不好意思,我的意思是,一个年少的宗师高手,还一口气能喝十几斤烈酒的人,至少得有个巨大的体型,才在肚子装得下那么多东西。”

  笑完了之后,李寒梅急忙道歉并且解释。

  “所以你才在门口踌躇了好半天,不愿意进来,然后在看到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时候,就死活不愿意走了?”

  余飞终于明白了,她不是被家人逼迫,勉强同意之后走到墙外又开始内心抗拒了,而是在思考,自己到底愿不愿意屈身于一个张飞一样的莽汉,和这样的人生活,到底会不会很无趣。

  余飞如此直白的说出来,李寒梅顿时不好意思的低头看向了地面,脸和脖子又红了。

  虽然事实好像就是这样的一个事实,可是如此直白的说出来,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,简直太羞人了,就仿佛在说,你自己往我的被窝里钻一般。

  “其实大可不必如此,你喜欢我可以正常的追我,然后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你,然后你伤心的哭着回去,这样故事就结束了,多简单啊!”

  余飞看到她这个样子,想了想之后说道。

  “拒绝???”

  李寒梅还在羞涩之中,听到这话,脸上的粉红色迅速褪去,变成了一脸煞白,死死的盯着余飞。

  “怎么了?你觉得我安排的这个剧情不对吗?”

  余飞一脸疑惑的反问。

  “是我的脸太丑,还是我的身材不是你喜欢的类型?”

  李寒梅过了一会悲愤的对余飞问道。

  “要是以这样评判爱情的话,天下的美女我睡的过来吗?”

  余飞听完这逻辑,他的逻辑更加清新的反问了回去。

  “可是男人不都是看脸吗?”

  李寒梅倔强的问道。

  “脸只是第一步而已,看完了脸才会有兴趣了解灵魂,虽然这样说很肤浅,但是人人都是如此,否则武大郎的绿帽子你以为怎么来的呢?”

  余飞给李寒梅解释道。

  “那你就是没有看上我的灵魂呗?”

  李寒梅立马找到了余飞言语中的破绽,穷追猛赶的问道。

  “也不是,看不看得上不代表好不好……这样说好像也不对,不是看上看不上的问题,而是适不适合的问题,我觉得咱们的灵魂不适合,没有共鸣!”

  余飞第一次遇到看起来如此温柔内向,实际上却刚烈勇猛的女子。

  不过想想也是正常,李家是习武传家,这样的家族性格大都是直来直往,互相之间影响之下,哪怕是娇滴滴的女人,都不会太过于含蓄。

  否则再这样的大环境之下,你要是太过于害羞张不开嘴,很容易被那些神经粗大的人忽略掉你的要求,渐渐的也就习惯了如此的表达方式了。

  “你是第一个拒绝我的男人!”

  李寒梅的眼眶红了,愤怒的瞪着余飞说道。

  余飞听完顿时觉得自己罪过大了,这不会是惹了李家公主级别的人了吧?

  “那其他同意了你的男人哪里去了?”

  余飞弱弱的问道,这个问题必须得问清楚了,不然自己可不敢答应,否则还不知道谁给谁戴绿帽子呢!

  “我在你的心里,就是这样的女人嘛?”

  李寒梅的泪珠终于掉出来了,豆大的泪滴,比外面的雨滴还要大,重重的摔在地上,摔的粉身碎骨飞向了四周。

  啪啪啪……

  (不要想歪了!)

  李寒梅在余飞不明所以的眼神注视下,双手提着裙摆,直接冲出了中堂的门,踩着满院子的积水,顶着暴雨就这样冲出大门,消失在了余飞的眼前。

  双脚踩在积水的地面上,所以发出了啪啪的清脆声响。

  余飞不明白自己错在了哪里,我的问题不是很正常吗?自己是第一个拒绝的人,那前面不应该都是同意了的人吗?

  余飞无奈的拿出一根烟,却发现自己的打火机被自己扔到厨房里去了,余飞又从龙珠空间拿出来备用的点燃了烟,开始深刻的反思了起来。

  拒绝别人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?女人拒绝男人仿佛吃饭一般容易,合着只许女人拒绝,不许男人推辞了还?

  余飞沉思了一会,还是觉得自己没有问题,这个时候看到李重开愤怒的从门外大步走了进来,手里撑着一个黑色的雨伞,双脚踩在地上,溅起来的水能飞出去几米远。

  “咦,李族长这是?”

  余飞看到李重开这样子,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是你把我女儿欺负哭了?”

  李重开瞪大了眼睛对余飞问道。

  “什么!你想当我爸爸!”

  余飞猛的站了起来,并没有被李重开这气势吓住,而是一脸惊讶又生气的反问了回去。

  “???”

  李重开一脸懵逼,咱们说的是一件事情吗?

  然后两个人就站着开始讨论了起来,两个人说的这件事到底有没有关系。

  最后李重开苦笑着坐了下去,余飞也无奈的摇摇头端起来已经冰凉的茶水喝了一口。

  原来李重开只是让女儿李寒梅来和余飞亲近一番,说白了就是嘘寒问暖的拉进一下关系,并没有其他的意思,要是两个人暗生情愫,他就撮合一下,要是不行的话,就当混个脸熟。

  可是谁知道女儿一直想嫁个英雄,而英雄一般都是高手,然后余飞很适合她的想象,到来了一看长的还算不错,所以就私自改变的主意,搞的仿佛李家真的要用自己的女儿做筹码还人情了一般。

  余飞拒绝了李寒梅,李寒梅这个李重开宠大的女儿,加上长的漂亮,出门办事也无往而不利,没有被人拒绝过,第一次被人拒绝,所以气哭了。

  并不是余飞想的那种有很多人同意了……

  而余飞问出那句话,还以为李重开让女儿来交换,要是两个人成了,余飞不就得把李重开叫爸爸了吗!

  两个男人都不说话了,一个因为女儿的事情,尴尬的都不知道怎么离开了,毕竟作为老爹,生了个如此直接的女儿,真的有点丢人了。

  而作为余飞,拒绝了人家貌美如花的女儿,这也有点不好意思,甚至在刚刚的交谈中,李重开忍不住看了几次余飞的双腿附近,仿佛在怀疑余飞的能力。

  “今天这天气不错,很凉爽。”

  余飞实在尴尬,看了看外面渐渐小了很多,但是还没有停的雨对李重开说

  道。

  “对,外面的李家族人,今年可能会有个好收成……”

  李重开也没话找话的说道,说实话外面的那些李家族人,其实就是他们李家的幌子而已,就算是外面颗粒无收,李家也会让那些人一个个都吃饱肚子。

  毕竟只有那些人的存在,购买回来大量的东西,才能掩盖这里面还有这样的一群人的存在,一般人也无法打扰到李家真正的主族人的安宁。

  然后两个人又没话说了,余飞实在是无聊,就开始思考,那窝刚刚搬家的小蚂蚁们,他们的新家是否逃过了这场水灾。

  毕竟刚开始的暴雨实在是有点恐怖,大雨刚刚降落下来的时候,院子里的水位不断的上涨,余飞都怀疑会不会流进来房间里面,幸好后面大水逐渐的退去,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般。

  想着想着余飞忽然想到了一个细思极恐的事情,因为他来到这里之前就发现了这里是被大山包围的一个小盆地,周围的山与山连接在一起,最低的地方比这里恐怕都要高出五十米以上。

  既然是如此,那么如此的瓢泼大雨之后,按理来说山水也会聚集下来,李家选择的这个族地不早就该变成**大海了吗?

  可是事实上余飞发现,院子外面和里面这会在雨小了之后,便没有什么积水了,那么多的水哪里去了?

  这个问题一旦出现,就环绕在了余飞的心头,李家觉得没有能力挖出来一个可以储存这么多水的水窖出来,当然也不可能使用水泵,因为那巨大的声音,余飞不可能听不到,毕竟这样的地形,要是使用水泵,恐怕熟练得上百才挡得住暴雨。

  而且这族地看起来时间不短了,李家人似乎祖祖辈辈都住在这个地方,那说明他们有自己的排水方式,绝对不害怕大雨的威胁。

  要说李家人挖了隧道将水排了出去,余飞也绝对不信,因为这样的工程,李家人绝对不会干,很容易就会让他们暴露出去,现在那些猎奇的人那么多,李家人不会如此的冒险。

  “李族长,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该问不该问?”

  余飞踌躇了半天,终于还是忍不住了,毕竟好奇心这东西,太难控制了。

  “既然你都这样说了,我觉得你可能不该问!”

  李重开不知道什么时候,偷学了余飞气人的本事,竟然来了一句这样的回答,或许是他觉得余飞如此郑重的问出来,那说明余飞要问的是李家的秘密,所以他感觉从源头上掐断。

  “可是我忍不住啊!你要是不说,我就去问你女儿,问完了再给她说一遍我和她没有可能!”

  余飞厚颜无耻的说道。

  “你还是不是人了!”

  李重开立马被气的就要暴走了,遇上余飞这样一个小贱货,李重开觉得自己能少活很多年。

  “嘿嘿,那你给我解答一下我的疑惑呗!”

  余飞贱笑着说道。

  “问吧问吧!”

  李重开无奈的摆摆手,要是余飞真的再去嚯嚯他的女儿,他或许就真的忍不住要和余飞打一架了。

  “外面下这么大的雨,你们李家为啥没有被淹?”

  余飞急忙问出来了自己疑惑很久的问道。

  “你兴师动众的威胁我,都不怕我这个老父亲和你玩命,就是为了问这个?”

  李重开瞪大了眼睛反问了回来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