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谜一样的女人

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谜一样的女人

  余飞一把抓住了李寒梅的藕臂,手抓上去有点凉,但是皮肤很细腻,抓在手里手感很好。

  虽然知道她习武了,但是抓在她的手臂上,却觉得她十分的柔弱,仿佛没有肌肉一般,软绵绵的让人不敢用力。

  李寒梅懵逼了,没想到余飞竟然会是这样的回答。

  之前不是一直都在拒绝吗?怎么忽然就回心转意了,而且一步到位直接就要造女儿!

  就算是李寒梅这种遇到想要的人,敢于直接勇敢追求的女子,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。

  因为这两件事上有本质的区别,李寒梅是为了爱情,而她却不懂男人,无论一个男人多能装,可是从物种进化的角度来说,雄性就不可避免的会想到造小孩!

  因为在物种进化的过程中,雄性本能的要将自己的基因传承下去,所以要是那个男人,说自己只是单纯的喜欢谋个女孩,一点点想要一起睡觉的想法都没有,那绝对是个伪君子。

  “等一下!这是不是太快了?”

  李寒梅急忙挣脱了余飞的手,脸上抹上了一丝红霞,羞涩的说道。

  “不是必然的事情吗?反正你不会放弃,你爹的刀那么锋利,总有一天要做而已,颠倒一下顺序又如何?”

  余飞放开手之后,盯着李寒梅说道。

  “可是我没有做好准备呢!”

  李寒梅双手紧张的捏在一起说道。

  “准备什么?”

  余飞直接问道。

  “至少得找结了婚的婶婶,借几个…几个…套吧!”

  李寒梅低着头羞涩的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。

  “???”

  余飞没想到是没有准备好这个,余飞瞪大了眼睛看着李寒梅,他觉得自己得重新审视这个人了。

  他忽然有点明白了,不是自己要睡人家,而是人家要睡自己啊!

  余飞刚刚故意那样说,就是为了吓走李寒梅,没想到根本不起作用,人家其实都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了。

  “要不算了,你一个女孩子去借这个,恐怕影响不太好!”

  余飞装不下去了,首先怂了。

  “我就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!”

  听完余飞的话,李寒梅顿时得意的笑着对余飞说道。

  “不,我就是那样的人!不用准备什么了,咱们直接造女儿!”

  余飞听完就怒了,这个女人神经病啊!怎么什么道理都在你这里,横着竖着都是你再说。

  余飞拖着李寒梅就往卧室走去,管他什么屁事情,老子今天先把便宜占了再说,还真当我不是血气方刚的男人了。

  “咳!”

  忽然墙外传来了一声咳嗽。

  正在拖着李寒梅往房间走的余飞,正在欲拒还迎的李寒梅,全都停下了脚步,两个人都看向了大门边上的围墙。

  然后内心都有一句麻麦皮!

  “我就是开个玩笑,其实我喜欢男人,你走吧!”

  余飞再次放开了手,要是他真的和李寒梅走进去了卧室,下一刻余飞就故意,院子外面会跳进来一群壮汉,提着刀将自己砍死。

  “我不走!是我爸让我来伺候你的起居,我走了他会打死我!”

  李寒梅理直气壮的对着墙壁方向大声说道。

  不知道此刻墙外的李重开此刻是个什么心情,他反而成了背锅的人了,李寒梅仿佛再说,现在的情况都是因为李重开,就算是犯错了夜市因为李重开。

  甚至还让李重开背锅,作为自己不走的原因。

  余飞忽然意识到了,父亲没有那么好当,要出力还要背锅。

  关键是李重开这会还没法站出来解释,要是他解释自己没有这样说,那就是等于在说自己的女儿主动过头了。

  所以李重开感觉后背上背着一个巨大的黑锅,还得强忍下去继续背着。

  “那就不走了!咱们进去继续造女儿去!”

  余飞听完坏笑了一下,大声的说道,但并没有动手拉李寒梅。

  “好呀!”

  李寒梅看了一眼余飞,竟然跟着余飞开始坑爹了,甜甜的答应了一声,仿佛两个人又要进去卧室一般。

  轰隆!

  一声轰响,墙塌了!

  ……

  余飞和李寒梅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墙壁倒塌之后的缺口。

  因为刚刚下过雨,所以没什么烟尘,李重开站在墙壁外面,和里面的余飞还有李寒梅对视在了一起。

  三人相顾无言,估计是李重开实在是太生气了,但是不知道怎么发泄,所以一拳把墙壁都给捶塌了。

  李寒梅估计从未看到过自己老爹做出这样的事情,整个人都呆住了,余飞也没想到把李重开真的激怒了,此刻他的眼睛,就仿佛护犊子的老牛一般,瞪的宛如铜铃一般巨大,甚至眼力好的可以看到他眼白里面的红血丝。

  只有李重开,看到余飞和李寒梅还隔着一两步的距离,并不是如他所想,真的走向了卧室,才知道自己被这两个小辈练手坑了一把。

  说点什么好呢?

  三个人此刻心中冒出来了同一个问题,说实话真的很尴尬。

  这种情况也的确有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,让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。

  “额!今天这天气不错,很凉爽啊!”

  余飞仰头看着天空尴尬的说道,首先打破了寂静。

  “对呀!这么凉快,要不咱们出去散散步吧?”

  李寒梅听完点点头,对余飞说道。

  “不错的主意!”

  余飞欣然允诺。

  然后两个人就仿佛看不到李重开一般,走过去打开大门,想着远处走掉了。

  李重开一直目送余飞和女儿消失在了眼前,却忽然笑了。

  “两个混账东西!”

  李重开小声骂了一句,转身背着双手也走了,仿佛这面墙不是他捶塌的一般。

  等其他听到动静的李家人赶来,看到倒塌的墙壁,一个个都惊呆了,要说是墙自己倒塌了,他们打死也不相信,因为李家的墙壁根基有一米五的厚度,里面还有钢筋作为支撑。

  所以有些墙壁看起来是土垒了起来,有些看起来是石头堆积了起来,实际上并没有那么脆弱。

  可是此刻墙壁里面的钢筋,全都折断了,然后墙壁自然也倒塌了。

  大家自然知道这个院子是招待贵客的专用客房,墙都塌了,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  所以有人急忙去通知家族里的管理者,得到的回复却是,赶紧把墙给重新建起来,晚上客人还要住。

  于是李家就派遣了几个人,迅速开始重建墙壁了。

  余飞和李寒梅两个出了门之后,余飞对于李家也不熟悉,李寒梅便快走了小半步为余飞带路。

  很快两个人便顺着村子的小路走了出来,来到了一小片树林边上。

  李家人似乎砍柴都不会动这附近的树木,所以走出村庄的范

  围,就仿佛来到了原始森林。

  不过李家似乎又打理过,将一些杂草和低矮的树木清理了一番,让森林里一眼就可以看出很远。

  雨后的森林看起来充满了生机,各种鸟类的叫声此起彼伏,甚至还有一些昆虫也不甘寂寞的跟着一起鸣叫了起来。

  森林有储存水源的功效,下完雨好一会了,这会山坡上还有小溪在潺潺的向下流水,明显是因为下雨的原因。

  余飞看到有一棵大树,不知道什么原因倒下了,然后腐朽的树干上,竟然长出来了一些木耳。

  这可是大自然的馈赠,现在野生的木耳很稀少了,李家人或许是不缺这东西,所以竟然都没有人采摘。

  两个人顺着李氏族人铺设的石头台阶,慢慢开始攀登了起来,李家人修这样一条路,估计是为了锻炼,还有就是每天派人出去放哨。

  “我除了知道你是一个宗师级别的强者,对于其余的事情一无所知。”

  李寒梅忽然开口说道。

  “剩下的都不重要。”

  余飞听完一愣,他没有怀疑李寒梅这句话,因为这没必要撒谎。

  “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很重要。”

  李寒梅立马回道。

  “你不会真的看了一眼,就爱上我了吧?”

  余飞最不明白的是这个问题,一见钟情这件事余飞打死都不相信,一般一见钟情,其实都是见色起意而已。

  可是余飞知道,自己虽然很耐开,但是不能算帅到可以让人见色起意的那种地步,毕竟龙珠改造自己还有一个限度,要在自己本来的模子上,将自己改造成为一个绝世帅哥的难度太高了,毕竟不能太明显,自己要看起来和原来还差不多。

  所以余飞排除了见色起意之后,实在不明白,她为什么要如此。

  “在看到你的第一眼的时候,我就觉得你身上有股吸引我的气质,让我感觉自己再也移不开眼神了。”

  李寒梅果然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女人,一点都不含蓄的直接说道。

  “难道你透过我帅气的外表,一看就看到了我优秀的本质了?”

  余飞一脸惊讶的问道。

  “不,你的本质其实不怎么样。”

  李寒梅摇摇头,直接一盆凉水泼了下来。

  “你就不怕我恼羞成怒,当场在这里把你办了吗?”

  余飞露出了怒容, 这种说什么都不委婉的人,有时候让人很喜欢,有时候又让人很讨厌。

  “你不会,你不是那种人,你要是那种人,你就无法吸引到我了,第一眼看到你,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到的只有单纯的欣赏,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想法!”

  李寒梅十分坚定的说道。

  “我对你除了名字,才是真的一无所知!”

  余飞盯着李寒梅看了一会之后,他才是真的有点迷糊了,这个女人真的让人有些捉摸不清。

  说实话余飞见过各种女人,但是像李寒梅这么矛盾的女人,还真的没有见过,仿佛她就是好几个灵魂,硬生生的被揉捏在了一个身体里面,可是又运转自如,不像是一个神经病。

  这种人最是让人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干什么了,因为你准备分析的时候,发现这个人的特质,一开始分析就出现了好几个分叉,还是向着不同的方向眼神,你的思路就被硬生生的扯断了。

  这是第一个让余飞彻底无法捉摸的人,无法捉摸反而就会出现未知的恐惧,所以余飞就只想远离她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