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屈辱的麻老道

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屈辱的麻老道

  | | |  -> ->  这个宗师要上厕所,另外一个也想跟着去,但是想了想最后还是放弃了,两个大男人一个看一个上厕所真的有点那啥。

  那个要上厕所的宗师,找手下要了一点纸就走了,竟然是要解大手,另外一个宗师更加不可能跟去了,就提醒了一句小心一点,自己就找了视野开阔,不容易被偷袭的位置,坐下了地上点起一根烟休息了起来,其他人也急忙原地休息。

  都说人倒霉了,喝凉水都塞牙,那个要去解手的宗师,竟然找了一圈适合的位置之后,走向了麻老道隐藏的地方。

  就藏在不远处的余飞大喜,手腕一翻一把匕首出现,猫着腰迅速绕了一圈赶了过去。

  此刻麻老道要疯了,那条蛇竟然不依不饶的和他对峙了几个小时,还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打算。

  麻老道从开始的哀求心理,到现在想扑出去,将这货抓住一把扭断了脖子,然后顿一锅汤。

  就在麻老道感觉自己到达了忍耐极限的时候,忽然有脚步声出现了,他瞬间浑身肌肉紧绷,全神贯注的听起来了动静。

  然后就看到一个人,绕了一圈,从他藏身的大树后面走了出来,麻老道的左边是一颗大树,右边是一丛荒草,所以这是一个极好的隐藏的位置。

  对方着急的扫了一眼四周,看到了那条盘着的蛇。

  明显他也将这里选中了,觉得这里是一个不错的解决内急的地方,可惜有一条蛇已经占据。

  一个宗师高手,自然不会怕一条蛇了,直接走了过来。

  麻老道大气都不敢喘了,生怕对方发现了自己,因为他的脑袋上面盖着余飞的外套,然后撒着一层树叶,他通过一条缝隙,可以看清楚外面。

  对方一方面是因为内急,另一方面是因为注意力被这条蛇吸引了,所以没有发现隐藏的十分好的麻老道。

  那条蛇也发现有人靠近了,转头吐着信子,希望可以吓走对方。

  可是那个宗师走过来,一脚踹了过去,那条蛇一口要在了人家的鞋子上,却没有任何的作用,反而被踹飞了出去。

  可是悲剧的是那条蛇撞在了树上之后,竟然落在了麻老道的后背上。

  麻老道顿时要哭了,清晰的感觉到蛇摔在了自己的背后。

  白家的宗师高手不知道这里藏着一个人,可是这条蛇知道啊!

  所以蛇迅速向后溜走了麻老道感觉蛇从自己的背后下去之后,就再也感觉不到了。

  他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生怕那条蛇从背后钻进自己的衣服,想一想就让人受不了。

  可是麻老道还是不敢动,被蛇咬了也许余飞还能救他,此刻他要是动了,被白家的宗师高手发现了,那或许余飞连救他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将那条碍眼的蛇赶走,白家的高手满意的拍拍手,点了一根烟之后,就蹲在麻老道的面前,坦然的脱下了裤子。

  “……”

  麻老道闭上了眼睛,这画面太他娘的辣眼睛了,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,最重要的是对方一阵大炮轰鸣,周围顿时臭气冲天。

  麻老道还得控制正常的呼吸频率,否则呼吸乱了,呼吸的声音就会增大,胸口的起伏就会很明显,也许就被对方发现了。

  所以无论这臭味有多浓郁,他都得当做是新鲜空气一般呼吸,这酸爽麻老道这辈子估计都忘不了

  了。

  所谓廉颇老矣尚能饭否,就是说一个人身体好不好,就可以通过他的食量来判断。

  宗师高手的身体当然很棒了,吃的多也拉的多,很快麻老道的面前,就出现了一座高山,不断向四周散发着自己的独有味道。

  麻老道都要晕过去了,内心感叹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,怎么就倒霉到了这种程度。

  先被一条毒蛇给瞪了几个小时,又有人选择这里解手,余飞选的这位置,他娘的自己这个风水先生都挑不出来啊!

  幸好麻老道的痛苦,并没有持续多久,然后他就看到余飞出现在了这个人的右后方,麻老道此刻就在这个人的左侧。

  赶来的余飞,看到这一幕,本来是憋着气,差点就憋不住笑出来了,脸色顿时一片通红。

  悄悄看了一眼麻老道观察外面的那条缝隙,发现麻老道的一双眼睛,正在焦急又委屈的看着自己。

  余飞急忙运气,将自己的笑意压制了下去,让自己的气息平稳起来。

  可是余飞再也没法正常靠近了,因为麻老道藏身的大树,他娘的叶子落的很多,这适合麻老道隐藏,却也让人无法轻易靠近。

  因为你踩在这去年秋天,一直晾晒到现在的干枯树叶上,必然会有很大的动静。

  人家宗师又不是聋子,要是你这样靠近过去,人家都发现不了,一个普通人过去,也能杀得掉宗师了。

  但是此刻对方最为放松,也失去了警惕心,毕竟这舒爽的时刻,人真的无法全神贯注。

  所以余飞准备这次远程击杀,他将匕首拿了出来,对着麻老道晃了晃,做出了要扔的动作。

  藏在地下的麻老道,都快晕过去了,看到余飞的动作,实在是没法回音,只能眨眨眼,眼睛里面都有泪水流出来了。

  余飞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还以为麻老道这是屈辱的哭了。

  实际上是对方这味道不光难以描述,还有点辣眼睛!

  为了赶紧 解救麻老道,余飞将你内力都汇聚到了手心,右手握着匕首,左手伸出的三根手指,示意自己用这个倒计时,麻老道配合自己。

  余飞的大部分内力,都汇聚到了右手,还有匕首之中,慢慢调整自己的状态,手腕缩到了怀里,左手伸出的三根手指,一根一根的开始收拢。

  在第三根手指收拢起来的瞬间,右手手腕,猛的用尽所有的力气和汇聚而来的内力,将匕首飞掷了出去。

  匕首的速度快的出奇,但是一个宗师高手,在余飞扔出去的瞬间,还是有可能感受到杀机,或者通过声音躲开。

  所以这个时候麻老道就十分的重要了,就在余飞收拢最后一根手指的时候,屈辱到流眼泪的麻老道用尽全力,也用自己的能力,全力给了对方一击!

  正在舒爽的白家宗师,根本没有机会感觉到杀机,就感觉自己的脚麻了,然后身体失去了平衡,向后倒了下去。

  噗嗤……

  匕首瞬间从他的后颈刺入,直接贯穿了他的两截颈椎的缝隙,直接刺入了他的气管,让他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的机会。

  然后那人向后倒去,一屁股坐在了自己创造的肥料上面。

  不过此人已经没有能力去思考这个问题了,连接身体和大脑的颈椎被切断了,他的脑袋存活了几秒,眼珠子动了动,仿佛在思

  考自己怎么了。

  然后就彻底的死亡了,连痛苦都没有感觉到。

  “呕……”

  看到对方死了,麻老道急忙蹦了起来,蹲在一边就狂吐了起来,之前吃下去的压缩饼干,全都被他给吐了出来。

  余飞也十分的同情麻老道,这真的是个意外,谁知道那个货为啥要在这里拉屎!

  “他昨天吃韭菜了啊!”

  余飞走过来,一边拍麻老道的后背安慰,一边说道。

  呕呕呕……

  麻老道吐的更狠了。

  “你他娘的下次能不能选个好地方?”

  麻老道终于吐完了,转头对余飞狠狠的问道。

  “这个真不能怪我!”

  余飞无奈的摊摊手,自己只是觉得这里比较适合伏击人,而且麻老道便于隐藏,毕竟每次让麻老道藏在树上,然后完了摔下来不是个事,万一哪天把脑子摔坏了呢!

  这次因为白家的宗师毫无防备,所以麻老道没有一次耗尽能力,晕过去,吐完了也就结束了。

  余飞踢了点树叶子过来,将麻老道吐的东西埋起来,走过去拖着尸体,带着麻老道迅速离开,一会那些人发现这次拉屎久久不回去,一定会来寻找。

  这次这个尸体不好伪装,余飞索性准备给藏起来,野兽有将猎物抓住之后藏起来享用的习惯。

  而人类又有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习惯,所以白家一定还会派人搜索,自己还有机会。

  麻老道和余飞撤走十几分钟以后,那些死活等不到人的白家人找了过来,却看到地面上那坨不可描述的东西,被尸体给抹成了一大片,地上还有斑斑点点飞溅出来的血迹。

  那些人大惊,急忙跟着痕迹寻找,追出去了上千米之后,却发现痕迹消失了,这次连尸体都找不到了。

  他们无法判断,此人到底是被什么袭击了,毕竟没有看到尸体,但是地上有血迹,还有尸体被拖拽的痕迹。

  带队的宗师有点慌了,这他娘的已经死了两个宗师了,还是死的不明不白,刚刚他们距离死者,也就是五六十米,对方要是大声惨叫,他们还能听到,可是连惨叫声都没有传过去。

  那些人都脑补了一番,这个宗师正在拉屎的时候,忽然被扑倒咬死,然后尸体被野兽拖走享用,这人死的不是一般的屈辱,死了还浑身沾满了自己的排泄物。

  “回去!”

  剩下一个宗师了,是那个老年宗师,人老了胆子反而小了,急忙带着人就撤走了,多一分钟都没有敢停留。

  毕竟一个家族里面,一个宗师高手的待遇非常的好,生活非常的优越,要是死了就一了百了了。

  藏在远处的余飞和麻老道,看到这些人仓皇撤走了,两个人看了看脚下一个下雨冲出来的洞穴,尸体就被两个人丢进了这里。

  为了防止白家人后续前来寻找,发现死者是被人所杀,所以余飞和麻老道,从周围找来了很多枯枝杂物丢了下去,。

  然后又扔了很多的落叶下去,这个洞口就被彻底的封闭挡死了,看起来和周围满是落叶的地面没有了区别,除非是下一次大雨,否则不可能再次重现。

  当然了要是下大雨,这种被大水冲出来的洞穴,就会增大,鬼知道尸体会被冲到什么地方去,白家人想要找到更加的不可能了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