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暗夜游戏

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暗夜游戏

  | | |  -> ->  白家的族地山头,都是身份最高的人,才能住在山顶,就比如他们这些宗师,所以他们觉得,刀疤也一定是如此,这应该是掌权者都喜欢做的事情。

  所以其余三人,觉得这个聪明人说的没错,便决定一起向最高处而去。

  四人离开了小房间,开始鬼鬼祟祟的向基地里的最高处而去,看到那里建筑整齐,可以纵观全场,尤其是适合装逼,找一个合适的姿势,威风凛凛的站在上面,看着其他的手下,别提多骄傲了!

  他们觉得刀疤一定住在那个地方,也喜欢这样干,所以就摸索着过去了,黑暗中他们还在努力的隐藏自己,却不知道,他们的所有行踪,都在别人的监控之下。

  刀疤站在监控室,看到这四个身影,还有摸进来的余飞,嘴角露出了冷笑,这四个宗师里面最年老的那位,刀疤还有影响,小时候此人,还来过自己家里,和自己的父母商谈过事情,无比的卑微和谦恭。

  “好了,你们也从密道撤走吧!”

  刀疤觉得差不多了,对监控室里面坚守的几个人说道。

  那几人站起来齐齐答应了一声,迅速打开了一个主机箱下面的地板,下面出现了一个地洞,钻进去之后,还伸手回来,将地板盖上了。

  刀疤也离开了监控室,转身来到了扥光控制室。

  这里面可以操纵基地里大多数的灯光和电源,最主要的是,可以打开山洞顶部,模拟太阳的那个巨型灯光。

  刀疤走过去,在一个红色的按钮上轻轻按了下去。

  咔!

  正在潜行的白家四人,被忽然出现的明亮光芒,刺的瞬间失明的片刻,急忙找了个地方藏起来。

  然后就发现山洞基地里面,已经亮如白昼了,顶部那恐怖的灯光打开,仿佛太阳一般,照在人的身上,还有丝丝的暖意。

  而那模拟的月亮和星星,瞬间熄灭了。

  四人已经快要摸到基地里的最高处了,此刻几乎可以肯定,他们已经暴露了。

  “不要怕!他们恐怕是察觉到了有人进来了,但是不知道咱们再哪里,所以打开灯准备寻找,这样正好,其他人都去找咱们了,那个孽种身边的人就少了,便于咱们动手!”

  自认为聪明人的白家宗师高手又开口分析了起来。

  可是这话说完,他们悄悄的看外面,依旧一个人都没有,这里安静的仿佛鬼城一般,根本没有人来寻找他们。

  “咱们稍等片刻,说不定是人家在测试灯光,准备维修电路!”

  聪明宗师又开口了。

  “你能闭嘴吗?”

  另外一个人听不下去了,虽然大家都很迷茫,可是你这货能不能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子?

  聪明宗师讪讪的撇撇嘴不说话了。

  咔!

  就在他们话音落下的时候,忽然那宛如太阳一般的灯光关闭了!

  但是月亮和星星没有亮起来!

  之前大家还有点鄙视人家那月亮和星星没屁用,可是现在却发你发现,有这两样东西,虽然基本看不清楚,但是大概还能看点什么,不至于走着走着掉进坑里面去。

  现在是真的黑的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  这里所有的光源都失去了,外面的洞口,被大树遮掩,星光和月光反射进来的可以忽略不计,每个人都变成了瞎子了。

  甚至刀疤一口气,将基地里面的电源,基本都给切断完了,只是为了确保前后堵门使用的探照灯的电源而已。

  其实本来刀疤准备打开灯和白家的高手死战,这更加的符合他的心意,但是余飞在进入这里,连接到这里的无线网之后,发消息告诉他,关闭所有电源和灯光。

  说实话刀疤虽然很熟悉这里,但是一点点光源都没有之后,他自己都啥也看不到了,要是有人摸到了自己面前,要么是呼吸气息暴露对方,要么就是撞在一起,不然真的看不到啊!

  说实话绝大多数的人,对于六感最依赖的还是视觉感官,失去了视觉感官之后,整个人对于外界的信息接收,仿佛被取消了百分之八十一般。

  刀疤站在控制室,知道余飞既然这样要求,一定有余飞的原因,所以他反而不急,反锁门之后等待余飞接下来的要求。

  别人看不到,无法确定自己在这里,按理来说不可能一间一间的破门寻找,可是找不到这里,他们就全都是瞎子。

  别人都瞎了,就连陈东派来的五个宗师都感觉自己瞎了,啥都看不到也没法乱动了,可是余飞没有瞎,麻老道是个半瞎。

  麻老道通过感应,可以知道人在什么地方,但是无法准确的看周围的其他死物,余飞的视觉则完全不受影响。

  “我先去看看,你们就在此地,不要走动!”

  余飞转头对看不到自己的五位宗师说道,说完就扛着早已经习惯的麻老道走了。

  黑暗中五人没有人应声,要是有人可以看到,就知道这五人嘴角都在抽搐,余飞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,竟然将待我买橘归的梗说了出来,谁答应谁就是儿子,这五人都不想多个爸爸。

  在几乎绝对黑暗的环境中,余飞扛着麻老道,仿佛白天一般大步走着,不过他却没有脚步声,毕竟现在他要干的一样是偷袭。

  白家的四个宗师啥都看不到又藏了起来,可惜没用,麻老道知道他们在哪里,拽一拽余飞的衣服,余飞就能调整方向。

  那四个人此刻觉得日了狗了,鬼都看不到,还不敢打开任何的光源,在如此黑暗的情况下,一点点的光源,就能暴露他们的位置。

  可是总不能就这样藏下去,让人家慢慢的准备,光是一个黑暗,就要了他们的老命了。

  “怎么办?屁都看不到,我的脑袋刚刚磕在了什么地方?”

  黑暗中一个宗师揉着自己的脑门,无奈的对其他人问道。

  “你他娘的差点一脑袋,将我的门牙磕下来了,你是练过铁头功吗?”

  说完话那人的脚下,似乎有一个人在蹲着,痛苦的说道。

  “要不咱们先撤,等他出去外面了咱们再动手?”

  黑暗中另外一人,不在乎这两人之间的闹剧,没撞在别人刀刃上,那就不算倒霉。

  “出去?这黑的鬼都看不到,知道门在哪里吗?”

  最早说话那人靠在墙上,一边揉脑袋一边问道。

  顿时四个人都沉默了,此刻他们顶多是凭借重力,知道上下而已,剩下的都不知道了。

  “对方绝对发现我们了!咱们一定不能分开,否则对方要是有夜视仪,咱们就被逐个击破了!”

  四人之中的聪明人又开口了。

  “这话说对了!”

  “我也觉得有道理!”

  “就这么办!”

  这次剩下的三人,认可了他的话,没有再让他闭嘴,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中,哪怕是宗师都有点心虚,来一个普通人,都可能捅他们一刀。

  “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,咱们手拉着手走

  ,最前面的一个人摸索着前进,这样就不会分开了!就算是遇到了坑,和面的四个人拉着前面的那人,也不会掉下去!”

  聪明人急忙说出来了自己的锦囊妙计,觉得自己的这个时候的作用体现了出来,大家手里差不多的时候,自己的智慧,就显得尤为重要了。

  “有道理!”

  “嗯!”

  “可以!”

  这主意又获得了全票通过。

  “拉手,走!”

  聪明人看到大家都同意了自己计策,觉得自己占据了主动权,此刻至少也算是个小组长了,下令说道。

  四个人顿时在黑暗中摸索了起来。

  “你手往哪里摸呢?”

  “卧槽,这么小!”

  “你他娘手指戳我鼻孔里了!”

  “哇,身材不错啊!”

  “你他娘抓手就抓手,用手指在我的手里扣什么扣?”

  ……

  四个人摸索着拉手,顿时一阵奇怪的言论出现了,这四个人这番遭遇,要是能活着回去,一定都会压在心里,给谁都不说话。

  “每个人手里都拉着一个人了吗?”

  好不容易他们终于摸到了手,也拉在了一起,聪明人开口问道。

  “嗯!”

  “拉到了!”

  “可以走了!”

  剩下三人一起回答,毕竟啥都看不到,眼神示意也没用了,只能用声音交流。

  “那咱们走吧,我只拉着一个人,说明我在末端,我带头!”

  聪明人点点头,反正眼睛也无用,干脆闭了起来,右手拉着人,左手摸着前方,脚下一边试探一边前进,很快就摸到了门框。

  “我找到门了,都不要放手啊!走!”

  聪明人开心的说了一声,大步走出了门外。

  可是背后一片安静,没有人回答他。

  “为啥都不说话啊?我一个人说话高尴尬啊?”

  聪明人一边摸索着前进,一边对身后的同伴问道。

  可是此时还在房间里,没有感受到被人拉着前进的他的三个同伴,还站在原地,全都是一身冷汗。

  三人都在思考,他们之中到底混进来了个什么东西?那个废话巨多,自认为很聪明的同伴,到底拉着什么东西走了?

  “我们还没走,你拉的不是我们!”

  三人之中,站在最中间的一个人,确定另外两个还在,觉得这个时候,不开口提醒一下太不仗义了,便仰头说道。

  正在前进的聪明人突然脚步一顿,转头看去什么也看不到。

  “烂头哥,你就别吓人了,赶紧出来!”

  聪明人也浑身冒出来了冷汗,可是不敢松手,生怕这是个恶作剧,万一松手为了,再摸着找不到一起,自己就落单了。

  “我们真的都还在里面!”

  又有一人开口了。

  “小心!”

  最后一人猛然反映了过来,急忙大声喊道,既然不是他们三人,那就是别人了!

  听到三个同伴的声音,都还在房间里面,聪明人吓的一个哆嗦。

  不过毕竟是宗师,没有放手,抓着对方的一只手,猛的握紧,另外一只手,来不及取之前怕伤着同伴,放在后背的兵刃,一拳向对方砸了过去。

  “还我命来……”

  幽幽的仿佛鬼叫的声音,从门外传来,门内的三个人,只听到了这一声,然后再也没有了动静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