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为所有人活着

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为所有人活着

  | | |  -> ->  余飞盯着刀疤沉思了片刻,似乎终于明白了刀疤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,反叛的白家旁系是畜生,可是刀疤不是。

  白家旁系给刀疤的痛苦,在将这些罪魁祸首全部杀光之后,并没有消失。

  刀疤并没有因为杀光了这些人,而忘记自己逝去的亲人。

  这种报以很高期望,以为自己了结一些事情,最后却发现毫无用处之后的心情,的确十分的复杂。

  哪怕是将这些畜生全部千刀万剐,刀疤的亲人还是无法回来。

  “人要向前面看,逝去的人终究逝去了,但是你却代表他们所有人活着,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轮回投胎,他们不愿意去投胎的冤魂,此刻应该全都放心的去投胎了,他们那些善良的人,却遭受了这样的苦难,下辈子一定会投胎一个好人家,有一个好的生活。”

  “所以现在他们可能正在全世界各地呱呱落地,所以咱们要让这个世界美好起来,他们要是投胎转世了,才能活的更好,弥补这辈子的遗憾。”

  余飞只好也用神学来安慰刀疤,希望可以借此给他一些心灵上的慰藉。

  “那要是这个世界,没有投胎转世,那他们好不容易集合天地之造化,来这个世界走一遭,却被自己施以善意的人残忍杀害,那岂不是太冤了?岂不是毫无善因来报?”

  刀疤却不信余飞这话,转头对余飞反问道。

  这话不光问的余飞心里有种沉甸甸的感觉,其他人听到这话,也都觉得内心十分的沉重。

  事实的确是如此,哪怕是杀了这些恶人,好人也没有死而复生,所以恶人虽然遭了报应,好人却没有得到该有的补偿。

  “这就是这个世界残酷的一面,但要是人人都如同你这般想,那这个时候还转不转了?活着的人,将自己能做的都做了,然后还得好好的活下去,物种繁衍这么多年,不是让你去消极的思考过去,你有没有发现,动物活的最忠诚于天道,人家知道自己最大的任务就是吃饱,然后繁衍后代,将自己的基因传达下去,让自己的物种壮大!”

  余飞无奈了,只好又换个思路,从哲学和科学的角度来劝解刀疤。

  “余哥,其实你不必担心我想不开,这次复仇之战,虽然将当年的凶手几乎全部杀掉了,但是也再一次深深的揭开了我的伤疤,本来的伤疤愈合的不好,让我的内心有些扭曲,这一次就是矫正之前的畸形,让我重新回归成为一个人!”

  刀疤忽然嘴角出现了一丝笑意,反而反过来劝解起来了余飞。

  听到这话,其他人全都会心一笑,刀疤要是这样想的话,那真的是皆大欢喜,不枉大家浴血奋战一场,也算是彻底将刀疤给拯救了回来。

  “这里将成为过去和回忆,再看一眼咱们就走,和你的过去告别,离开了这里之后,你将开始一个全新的生活,你将成为一个全新的人!”

  余飞点点头,刀疤这话说的让人心窝子很舒服,因为让人知道了他是在向一个好的方向发展,这就够了。

  “走吧!不看了!”

  刀疤摇摇头,十分的果断,选了一辆车就上去了。

  “走!回家!”

  余飞点点头,立马招呼其他人也上车离开。

  车里剩下的油,刚好够他们开回去,车队回到最近的一个加油站

  ,每一辆车的油表,都已经见底。

  所有的车全部加油完毕,这就仿佛刀疤的新人生的开始,重新奔驰在了大道上。

  不过车回到最近的县城之后,刀疤却要求下车,余飞知道他要去干什么。

  余飞不太放心,便告知陈东派来的那些宗师,让他们将剩下的人,全都送回去村里,这趟任务就算结束,在几人答应之后,车队继续前进,余飞陪着刀疤下车了。

  其实这次旁系白家的人清理的并不算是干净,因为旁系家族要养活那一个山头的人,在外面经营了不少的生意,所以很多人都在外面。

  不过外面的人几乎都是习武不行,但是头脑灵活的人。

  这都是小问题了,余飞的人这次大战过后,全都是成熟的武者了,可以观察一番,进行一番定点清除。

  不过余飞也怕有漏网之鱼,那些人脑子不坏的话,猜得到大战结束,一旦赢了刀疤一定会回去祭祖,在路上设下埋伏也不是不可以。

  所以余飞陪着刀疤前去,正好让刀疤也不要觉得自己太孤独,否则一个人面对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坟头,很容易让人产生悲观又孤独的情绪,然后发生不好的事情。

  离开了车队之后,余飞他们去租了一辆车,然后又去买了很多值钱水果等等的贡品。

  将后备箱几乎塞满了,两个人才开车上路,余飞陪着刀疤去过一次,所以余飞记得道路,刀疤坐车就可以了,因为他的情绪时不时还有点恍惚,余飞觉得这或许就是心灵创伤重新愈合的症状吧!

  余飞开着车一直走到了无路可走,然后才和刀疤下车,两个人扛着两大包贡品,穿越了一段只有步行才可以走过去的道路,终于再次来到了刀疤他们家的祖坟位置。

  就算是第二次来了,余飞依旧触动十分的大,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坟头,很多其实都没有墓碑,就是一个土堆而已,毕竟人太多了,刀疤当时太小,不一定全都认识。

  这一望无际的坟头,就是刀疤曾经所有对于家庭和亲情美好回忆的坟墓,全都被葬在了这里。

  坟墓下面的人,早就变成了枯骨,究其本质其实还是这大自然的一部分。

  人类之所以产生了祭拜死人的习俗,其实就是为了纪念亲人,寄托自己的思念之情。

  两个人走了一圈,将纸钱尽可能的均匀的撒了一圈,还有贡品也是,无论亲疏全都给扔了一些。

  然后刀疤跪在了这片坟墓的前方。

  “爸!妈!我所有的亲人!我是白青锋啊!我是你们的后人,我是你们所有人留下来的唯一的种,我今天来这里,就是告诉你们,我为你们报仇了,当初那些忘恩负义的畜生,将咱们家杀的鸡犬不留, 我也将他们杀的鸡犬不留了!你们可以瞑目了!你们的仇我给你们报了!”

  刀疤对着面前那无数的坟墓,嘶吼着大声喊道,仿佛生怕某一位冤死的长辈耳朵不好听不清楚一般。

  嘶吼完了之后,刀疤便重重的磕了三个头,每一个头都砸的地面咚咚响。

  然后余飞看到地面上,似乎多了一些水滴,迅速渗入了地面,余飞抬头看了看,天空中没有云朵,不是下雨了。

  “我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,我找到了一个特别漂亮,心地也好的老婆,她已经坏了我的孩子了!咱们白家没

  有绝种,咱们白家的血脉还会继续流传下去!”

  刀疤磕完头之后,又抬起头继续大声喊道,仿佛唠家常一般,想让这些亲人长辈兄弟姐妹们都知道一下。

  咔擦……

  忽然天空中晴空万里之下,响起了一声炸雷的声音,就仿佛给刀疤的回应一般。

  余飞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天空,因为真的没有云朵,也没有闪电,这声炸雷的声音,到底是从何而来?

  难道真的是刀疤的亲人给他的回应吗?

  刀疤也抬起头看了看,没有看到什么,便又重重的磕了三个头。

  “我就当这是你们对我的回应了,就当你们这是在祝福我了,我以后一定好好的生活,一定多生几个小崽子,让咱们的基因,不在自然的发展中被淘汰!”

  刀疤又仰起头大声喊道。

  余飞:“……”

  刀疤之前作出根本不信鬼神的样子,但是此刻这番话,不就是改版了一下余飞的话吗?

  或许刀疤虽然内心深处不信,可是也要欺骗自己相信,相信科学,也相信神学,两者结合之后,似乎有很强的让人安慰的作用。

  说完了该说的话,刀疤站起来的时候,额头已经红肿了,毕竟地面都被他的脑袋砸了一个坑了,余飞眼睁睁看着刀疤没选好位置,导致于他磕头的时候,硬生生的用脑袋,把一块石头,给钉钉子一般的钉进地面里去了。

  幸好大家都是习武之人,内力保护之下,才没有因为磕头撞成脑震荡。

  刀疤再次站起来的时候,看起来有种如实重负的感觉,这算是他给这里死去的所有人的一个交代了。

  要是那些死去的人需要的话,这个交代就真的太重要了,也因为余飞存在,所以提前了很久很久就到来了。

  刀疤曾经在这里,说的最多的恐怕也就是报仇了,今天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告诉这里所有的‘人’,自己为他们报仇了。

  “来一根!”

  在刀疤磕完头过来之后,余飞给他丢了一根烟,兄弟两个一起点燃,蹲在一边盯着这无数的坟头发起了呆。

  “余哥,仇报了,媳妇有了,孩子有了,咱也不缺钱花,我是不是可以归隐山林了?”

  刀疤过了许久,终于回过神来问道。

  “不是,你给死去的人给了一个交代,却给活着的人还没有给一个交代,那些跟着你战斗的兄弟,我知道绝大多数是无牵无挂,可是他们也需要一个未来,你得给他们一个和你一样完美的未来!”

  余飞摇摇头,刀疤这就想撂挑子不干哪有那种好事,自己可不给他擦这个屁股。

  “那么多兄弟,为了给我报仇而死,虽然他们没有我,或许活的也毫无意义,但是就这样死了,我还是心里难受,我太自私了!”

  刀疤想到那些为了给他报仇,和白家的人浴血奋战,有些人就算是受了重伤,还抱着对方的大腿用嘴撕咬,刀疤就内心和刀扎了一般。

  “你错了,很多人其实宁可跟着你这样轰轰烈烈的死,也不想窝窝囊囊的活着,他们的遗志,还需要活着的人继承!”

  余飞探了一口气摇摇头,虽然那些人都和自己很陌生,但是余飞也难受,不过无论如何,日子得继续过,为自己过,为死去的人过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