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刀疤的拒绝

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刀疤的拒绝

  大家全都寻着声音看了过去,却看到是刘瑞英开口了,她说完话似乎又觉得太唐突了,立马羞红了脸低下了头。

  “英英妹妹要来自然没有问题,我们这帮俗人,还想跟着你学点琴艺和书画,洗刷一下我们的俗气呢!”

  没想到这次不等余飞开口,竟然是梅媛馨接口说道。

  余飞顿时震惊坏了,不是说女人都是敌人吗?不是说女人的第六感都很准确吗?

  难道梅媛馨没有发现刘瑞英的内心之下,藏着一个骚动的心,还是针对余飞吗?

  不过这事余飞没发问,也不能问,只能在梅媛馨说完之后微微点点头。

  梅媛馨如今在这后山,余飞不在的时候那就是大嫂,毕竟她的年龄和地位在这里,第一个跟随余飞的女人,这便是先机。

  而且余飞能将经济大权交给她,那也说明了余飞对她的信任。

  所以说梅媛馨开口了,那就是代表余飞的想法,虽然余飞这次的想法是拒绝的,可是他也无法当众将梅媛馨允诺的事情给推翻。

  所以余飞也只能假装自己也这样想,一方面是给梅媛馨面子,否则不给面子,自己连个合理的借口都没有,反而会被人发现心虚。

  另一方面是梅媛馨的权威,自己必须得维持,男人不能什么事情都管,这才是古代的后宫,要设立一个皇后娘娘的原因,古代的皇帝,都不会随便驳回皇后下达的命令,有些琐事,都会全权交给皇后来做决定,而后山这片,就是梅媛馨来做决定。

  李莹莹在梅媛馨开口之后,也是微微一笑,此刻刘瑞英乖巧的坐在一边,双腿并拢斜靠在侧面,双手优雅的搭在自己的膝盖上,一副内向贤惠的大家闺秀的模样,和余飞认识的她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余飞觉得或许自己不在的这几天,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,让众女都对她失去了戒心,觉得她就是一个天真又高贵的小公主,所以都非常的欢迎她。

  在梅媛馨说完之后,其他的女人也都是一副认可的表情,李莹莹都不例外。

  只有东方冷仿佛面瘫一般,面无表情的听着大家的谈话,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不过大家也都习惯了,知道她就是一个这样的人,真正有事情的事后,东方冷也都是面无表情的帮忙,所以大家知道她也靠谱,那就够了。

  如今东方冷已经彻底融入了大家,虽然她融入的方式有点另类,先是通过训练折磨大家,激起大家的好胜心,然后在一天天的修炼中渐渐熟悉。

  后来又在帮助大家修炼之中加深感情,后来大家渐渐就习惯了她的存在,更加出现了依靠的感觉。

  “馨姐,你那么聪明,用不了几天,我的那点可怜的墨水就被你学完了。”

  刘瑞英羞涩一笑,轻声说道,这话说的好听,又应承下来了要来后山,又变相的夸了梅媛馨。

  “英英妹妹真会说话,不愧是大家族出生,以后我们这些野生的姐妹,可都需要你来调教。”

  梅媛馨走过去坐在了刘瑞英的边上,爱惜的伸手抓着她的手说道。

  梅媛馨这谦虚的态度,让余飞觉得她是绝对没有发现刘瑞英这个潜在威胁,否则绝对不会如此。

  余飞低头用手扶住额头,感觉自己的脑袋一个有两个大,没想到刘瑞英还是个戏精,以后这家里就太热闹了

  ,不知不觉竟然要有四个女人了,三个女人就一台戏了,四个女人简直可以闹翻天。

  就是余飞不知道,她这样子可以保持多久,什么时候可以原形毕露,暴露出来她本来的模样来。

  既然这事已经被梅媛馨敲定了,余飞也就不说什么了,大不了自己没事干多出去躲一躲。

  女人开始了聊天,余飞看了一眼刘老大,刘老大这货表情也十分的精彩,似乎他也对自己这侄女的演技十分的佩服。

  “咳,刀疤的血海深仇终于报了,今晚咱们搞篝火晚会,所有人不醉不归!”

  余飞只好转移话题,这次为刀疤报仇,算是为刀疤打开了人生前进的魔障,也为余飞了结了一个心结,知道这个兄弟很快就会变成一个正常人。

  如何让一个男人快速的成熟,并且变的正常又温暖?

  那就给他一个家,一个女人,一个孩子。

  刀疤这些都有了,大家都知道金小妹怀孕了,虽然一般人怀孕需要很久才能发现,但是大家都是习武修炼内功之人,一旦身体出现了任何的变化,立马就能发现。

  所以这事几乎可以肯定,不需要质疑。

  “太好了!今晚余哥一定要烤肉管饱!”

  王大锤兴奋的跳了起来。

  余飞看到这货仿佛一个傻孩子的模样,无语的撇撇嘴。

  余飞可记得这家伙,在战斗的时候,手里的一根狼牙棒挥舞的宛如一根棍子般轻巧,一狼牙棒下去,人的脑袋就仿佛西瓜一般被打的四分五裂。

  这家伙一狼牙棒横扫过去,直接将人打的血肉模糊,还没飞出去就丧命了。

  所以这货战斗时候的凶狠模样,和他此刻的样子简直无法联系起来,因为一个仿佛恶魔,一个仿佛心智未开的孩子。

  “没问题,全都管饱!”

  余飞点点头。

  “余哥喝酒开挂,一起喝酒余哥从来没有醉过,大口吃肉就该大口喝酒,然后一起喝个四脚朝天,和余哥喝酒没意思!”

  瘦猴不满的撇撇嘴,对于余飞这千杯不醉的本事,他十分的羡慕又难受,大家都想见一见余飞喝醉了的模样。

  可是余飞也很无奈,因为他也无法控制,他的身体已经几乎被强化到了百毒不侵的地步了,其实酒精也算是一种毒药,因为酒精也能让人中毒。

  所以余飞每次刚刚将酒喝下去肚子里面,分分钟就被分解掉了,所以根本不可能喝醉。

  “其实我听说,这种人要让他喝雪碧或者可乐,喝酒再厉害的人,喝这两样东西,至少会肚子撑的难受,也算是类似于醉酒的状态,大家才公平!”

  孙赖子挑挑眉提议道,这个货蔫坏,让他出好主意真的不容易,但是这货出馊主意,绝对是高手,一出一个准。

  “对!喝雪碧和可乐!”

  赵楠也算是苦余飞的酒量久矣,他这个西北汉子,酒量也是相当的不错,可是自从来到这里,和余飞喝了几次酒,无论他怎么做,都没有将余飞喝醉过,甚至他故意耍赖,让余飞比他多喝很多都没用。

  “好主意!”

  麻老道点点头,这老家伙其实也是个爱酒之人,现在身体年轻了一些之后,有了挥霍的资本,所以也想要好好的大醉几场,否则以他原本的年龄和身体状况,要是

  敢放开喝很容易当场倒在地上,让一起喝酒的人给他来一次人道主义赔偿。

  大家全都兴致勃勃的讨论了起来,就连一帮女人也都是如此,因为她们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之前大家其实虽然不愿意去想,可是都做好了这次回来缺少人的准备。

  甚至梅媛馨和李莹莹,都做好了余飞要是出事了,她们一起给余飞陪葬的准备。

  现在所有人都活着回来了,大家觉得这就是赚了,最大的敌人被灭门了,自己人全都活的好好的,这比她们赚多少钱,账户上有多少现金都让人值得开心。

  “要不,算了吧!”

  可是在所有人全都兴致勃勃的讨论,如何庆祝的时候,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刀疤,忽然开口说道。

  刀疤说完顿时全场寂静,这件事庆祝的由头,还是给刀疤庆祝,而且这件事怎么想都值得庆祝,谁站出来阻拦,也不应该是刀疤自己。

  大家全都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刀疤,十分不解他为何要如此。

  刀疤苦涩的一笑,不想开口解释,又低头了。

  “刀疤,难道你还有啥难言之隐,咱们一起给你解决了然后再庆祝?”

  孙赖子疑惑的看着刀疤,十分不善解人意的开口问道。

  这个问题问到了大家的心口上了,因为大家也想这样问。

  刀疤看了看余飞,余飞微微皱眉,余飞似乎理解了刀疤为何要如此,但是这件事总归是需要一个解释,大家都是为了给刀疤报仇要么浴血奋战,要么默默的支持,也算是劫后余生了,刀疤竟然连大家庆祝的权利都给剥夺了,这是不对的。

  “我很感激大家,但是我报仇之后,其实并没有多开心,因为就算是报仇了,我的亲人还是无法死而复生,而且为了给我报仇,死了那么多的兄弟和狼,我想先回去祭拜一番他们,然后找小灰再看如何补偿一下狼群。”

  刀疤很冷静的说道,没有很开心,也没有很沮丧,就只是说明一件事实而已的样子,仿佛之前将整个仇人白家灭门,杀了数千口人的事情没有发生过。

  余飞之前在东南亚杀了那些人之后,都出现了心魔,这次回来还担心这件事情,没想到刀疤似乎丝毫不受影响一般。

  “那好吧!”

  听完刀疤的话,孙赖子有点低落的说道。

  其他人也都点点头,刀疤说的不无道理,可是大家总觉得要是这样悄悄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话,心理觉得有仿佛缺了点什么。

  “刀疤,其实你应该放下过去,你这是还没有放下,逝者已逝,你把能做的都做了,甚至别人觉得不可能的事情都做了,现在你要开始新的生活了,宝宝就在我的身体里不断的生长,咱么可以换一个庆祝的题目,要不就叫做庆祝你人生的新开始?”

  金小妹想了想,觉得刀疤太扫大家的兴了,不说刀疤自己,其他人全都是拿命去给他报仇去了,活着回来了,理应大醉一场,感叹自己死里逃生又活了一次。

  刀疤转头看向了金小妹,金小妹的身材很好,而且是刚刚怀孕,所以其实肚子上看不出来什么痕迹来。

  可她还是母性很足的忍不住伸手不断的摸自己的肚皮,就仿佛一个农村人,忽然捡到了一块金子,无论他藏的多隐秘,都喜欢有事没事去看一眼一样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