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赌博摧毁人性

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赌博摧毁人性

  | | |  -> ->  当两个人开始喝第二瓶的时候,脸色开始不对劲了了,喝了一半都抱着肚子蹲在了地上,露出了痛苦的神色。

  余飞冷笑了起来,他们此刻一定觉得,肚子里仿佛被塞进去了一颗石头,堵在了心口上不得上下不得下了。

  “胃口不太行啊?吃饱了没?”

  余飞对着两个人冷笑着问道。

  “饱了饱了!”

  “真的饱了,吃不下去了!”

  两个人急忙说道,额头冷汗直流。

  “吃饱了那就好,你们觉得是我好人吗?”

  余飞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问道。

  “是!是好人!”

  “肯定是好人!”

  两个人当然不敢说余飞是坏人了,这不是找死吗!

  “那你们说说,我为啥是好人!”

  余飞继续问道。

  “您给我们吃,还给我们喝,还问候我们吃饱了没,当然是好人了!”

  王娟的伯父硬着头皮说道,这话太违心了,但是因为害怕,此刻余飞让他吃屎他都能吃下去。

  “嗯,不错,那你们说说,你们两个是好人吗?”

  余飞十分的满意,这个时候王大锤给余飞搬来了凳子,排场做的很足,余飞坐下来之后,翘着二郎腿,右手里的铡刀抵着地面,被余飞的手指拨弄着开始转圈了。

  余飞这个问题很诛心,王娟的伯伯和伯母都不敢回答了,这明显是意有所指,她们终于相信了,眼前的这三个恶人,可能就是自己的侄女找来的人。

  他们从小看着王娟长大,觉得王娟内心善良软弱可欺,所以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。

  看到王娟找来了这样的人,他们内心都开始打退堂鼓了,生怕无法活着离开这里。

  “说啊!说你们是好人还是坏人!”

  余飞等不到答案,手里的铡刀再一次单手提了起来,架在了王娟伯父的脖子上,刀锋贴着他的脖子,传过去一股冰凉的感觉。

  “我不是好人,但也不是坏人,我就是一个普通人!”

  王娟的伯父终于想到了回答的话,这货还挺会搅浑水,想到了一个花不溜秋的答案。

  “黄赌毒是公认的违法行为,我听说你们夫妻两个,一辈子都是在赌桌上度过,违法的事情干了一辈子,都不算坏人吗?”

  余飞无论他回答什么,都有自己的说法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王娟的伯父顿时哑口无言了。

  “说!你们是好人还是坏人!”

  余飞怒吼道。

  “我是坏人!”

  王娟的伯父只能老老实实的按照余飞的想法回答了。

  “是坏人就好,给他一张纸,让他把半年之内,一起参与过赌博的人,名字、住址、金额全都写在上面!”

  余飞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转头示意王大锤去准备。

  王大锤急忙又去买了纸和笔回来。

  “抬头,看着我!”

  余飞拿着纸和笔说道。

  王娟的伯父伯母听完只好老老实实的抬头。

  下一刻余飞的眼睛就立马对他们开始了催眠。

  “听好了,讲半年之内,所有和你们一起赌博的人,名字、地址还有金额,全都写在纸上!”

  余飞大声的说道,其他人还以为余

  飞在威胁,其实这是催眠之后下命令了。

  说完余飞就把纸和笔扔了过去,王娟的伯父和伯母,急忙那过去纸笔低头写了起来。

  两个人写的很快,几乎是不假思索,这是因为他们的潜意识被调动了,只要记忆中有的东西,全都会写出来。

  而且两个人此刻都被催眠了,不存在串通的可能,都盯着自己的纸飞速的写着。

  周围的人都开始小声议论了起来,全都以为自己压低了声音余飞就听不到了。

  这些人很多说的当然是余飞欺负人,或者说余飞这是为了不出钱,所以故意给两个人抹黑。

  当然也不乏批判这两人的人,人心很复杂,余飞全都装作听不到。

  十几分钟以后,那夫妻两个写满了好几张纸,才终于停了下来。

  “说,你们这两个坏人,为啥要来我们村?”

  余飞让王大锤将纸和笔拿走之后,余飞一边翻看着两个人写出来的东西,一边对两个人问道。

  这夫妻两个写的差不多,因为他们似乎一直都是一起行动,所以人和地点都差不多。

  余飞一边看一边问道,并没有解除催眠。

  “我们想要找我们的侄女王娟再借点钱,然后取赌场将输掉的钱捞回来!”

  王娟的伯父低着头回答道。

  这才是他们内心的想法,说出来的之后周围一片哗然,大家都不清楚,哪怕是害怕,你们也不至于这样回答吧!

  “为啥要找王娟借钱?为啥说再?是你们已经借过钱了吗?”

  余飞继续问道。

  “王娟是我们的侄女,从小我们就看着长大,知道她性格软弱又善良,所以我们用伪造的医院诊断证明欺骗她,找她借过一次钱了,可是没多久就输光了,我们听说她的老板很有钱,也很器重手下的员工,所以打算再借一点,然后取赌场将之前输掉的钱捞回来!”

  王娟的伯父低着头,缓慢的将自己的心里路程讲了出来。

  周围的人更加的惊讶了,没想到事实竟然是这样,就连他们的诊断证明都是假的,用来欺骗和强迫王娟的手段而已。

  而且他们为人长辈,竟然如此的算计一个后生,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王娟,甚至连余飞都算计了。

  余飞也是眯了眯眼,没想到癌症都是一个骗局,这夫妻两个已经将普通人之中的良心和道德败坏演绎到了极致了。

  “要是你们借不到钱,准备怎么办呢?”

  余飞继续问道,想知道这两人准备后续怎么继续加大力度来着。

  “要是她一心一意不给我们钱,我们就回去村里,给所有认识她的人说,就说她在外面,干的是不正当的职业,在洗浴场所用身体挣钱!”

  王娟的伯父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,看来这个想法他内心一紧酝酿了很久了。

  “你这么做不觉得愧疚吗?她可是你的侄女啊!”

  余飞都惊呆了,这人怎么可以坏到如此程度,借不到钱就往死里诋毁别人,毁了别人的名声。

  余飞可知道这种事,只要他们回去到处造谣的说,那些人根本不在乎真相,天下的吃瓜群众都一样,一定会将这件事津津乐道的传很多年,无论你如何解释,别人都宁愿相信最坏的答案。、

  尤其是王娟现在跟着自己,算是混的相当如意了,要是她

  需要,一两百万甚至一两千万,自己都会眼睛都不眨的给她,加上她现在和瘦猴感情很好,瘦猴也是自己最信任的兄弟了。

  这就导致她在她的老家,是混的比较好的人,容易遭人嫉妒。

  然后那些人要是听到这方面的传说,一定会使劲的告诉别人,让人知道王娟的钱是通过身体换来的钱,所以挣的又快又多,这样他们的内心就平衡了,为自己的穷找到了很好的借口,因为自己是洁身自好的缘故所以穷!

  这便是大多数普通人的心理,坐在车上的王娟,听到这段话眼泪立马就流出来了,没想到自己的亲人,竟然为了钱如此的不择手段。

  “我们夫妻两个早就不在乎感情和亲情了,也不在乎什么道德和良心,甚至为了钱,我都让我的老婆出去用身体换钱花呢!”

  王娟的伯父很坦然的说道。

  这话更加的让人震撼了,‘还能这么玩?’无数人心里冒出来这样一句话。

  “你们两个真的是反面典型中的战斗机啊!”

  余飞都服气了,也不知道该问什么了,不着痕迹的制造了一点动静,在两个人抬头看自己的时候,解除了催眠。

  而刚刚他们被催眠时候的记忆,余飞并没有封存起来,而是给他们留了下来。

  两个人被解除催眠的一瞬间,脸色一起大变,内心恐慌又疑惑,自己怎么可以把心里话全都说出来,这下哪怕这些村民爱当圣母,也无法帮他们说话了。

  当然了周围的村民,听到这番言论之后,准备当不下去圣母了,开始怒骂这两个人没有良心的人了。

  被人围成一圈怒骂的感觉,没有感受过的人绝对不知道有多么的可怕,这能摧毁一个人最后的作为人的尊严,可以让人比被人暴揍一顿还要难受。

  当然了这是对于知廉耻的人来说,对于王娟伯父伯父这样的人来说,只要不挨打这些人随便骂就行了,他们早就不在乎脸皮和尊严了。

  “好了,王娟,下来!”

  余飞觉得差不多了,对着车上的王娟招招手。

  王娟这才拉开车门走了下来,不过眼泪还是止不住,被最亲的亲人如此的伤害,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,简直太扎心了。

  王娟的伯父伯母脸色更难看了,没想到王娟将这一幕全都看在了眼里,那他们想要再借到一毛钱都不可能了。

  对,这两人想到的是自己借到钱不可能了,至于王娟有多难受,内心有多痛苦,他们根本不在乎。

  “你上次给他们借了多少钱?”

  等王娟走到身边了,余飞对王娟问道。

  “我的父母给他们借了十万,我给他们借了三十万!”

  王娟不愿意看那两个人,只是低着头抹眼泪。

  “一共四十万啊!据说开车撞死人,要是证明不是故意杀人的情况下,双方达成谅解,一条人命也就是四五十万的样子!”

  余飞听完转头看向了王娟的伯父伯母,声音低沉的说道。

  那两个人脸色顿时就白了,惊恐的看着余飞。

  “这四十万,你们准备怎么还?”

  余飞对着两个人问道。

  两人低着头不说话了,他们借钱的时候,就没想过还,因为他们根本没能力还,当然了就算是有了四十万,他们会立马赶去赌场,怎么可能拿出来还钱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