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接头消息

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接头消息

  余飞想要自己离开岛国,难度实在是太大了一点。

  本来海关的检查就严格,这段时间估计会更加的严格,没有外力的帮助,余飞要是随便上了船,等到了海上,岛国人再发难,那余飞可真的是上天无门下地无路了。

  现在余飞身边还多了一个人,想要离开更加的困难了,余飞自己一个人,其实只要真的藏好了,藏在了某一艘船上,或许就偷偷的偷渡回去了,但是女孩却不行,她还是个普通人,余飞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让她知道,所以带着她苦难系数立马就升高了。

  所以余飞直接放弃了自己想办法回去这个念头,而是在思考,如何联系到陈东,或者陈东手下的人,余飞都能猜到,陈东现在估计是上火很严重,只要得到自己的消息,陈东会立马想办法送自己走。

  不过联系陈东也不容易,这次余飞赶走了助手,也没留下什么联系方式。

  余飞还不敢贸然拿到岛国的电话打国际电话,很容易被人拦截监听,到时候自己等来的恐怕就不是自己人了,而是无数红着眼睛,想要将自己撕碎的岛国高手。

  但是余飞觉得,自己消失了这么久,陈东也一定是采取了某种策略,只要自己发现了端倪,说不定就和陈东联系上了。

  一边思考这些,余飞一边带着女孩再次开始寻找容身之地,高速路边上的小树林不是很大,两人穿过去,就看到了树林后面数百米远之外,就是一个不大的小镇子。

  镇子上的人不多,岛国人的城镇化很彻底,人口都在大城市附近,这种小镇子上几乎没有多少人,远远看过去,就发现镇子上人烟稀少。

  余飞准备偷偷进去镇子里看看,但是绝对不是白天,这种小地方的人,互相之间几乎都认识,贸然出现一个陌生人,很容易被怀疑。

  虽然如今的余飞,头发已经长出来了,可是没有理发师帮他收拾,头发看起来乱糟糟的,走进去人员密集的地方太突兀了。

  所以两个人现在小树林里休息,余飞拿出两把匕首,开始给自己整理头发,因为不是剪刀,所以只能两把匕首的刀锋交叉,然后修剪。

  幸好余飞对于自己身体的掌控,和刀工都不错,很快一个小平头就被制作了出来,把棱角分明的边角修理了一下,看起来顿时年轻帅气了不少。

  一直等到了夜晚,余飞才进入了小镇,但是他选择的是还有人走动的时间,获取信息不光是依靠看,有时候听也很重要。

  小镇的街道很小,只有三三两两闲散的人,晚上还在这里不急着回家。

  余飞行走在灯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之中,眼睛不断的审视各处。

  陈东花费巨大财力,铺天盖地整出来的广告,因为小镇太小,所以并没有覆盖到。

  而关于余飞的通缉令,却在小镇街道上的电线杆上贴着。

  通缉令已经被更新了,本来只有一张余飞逃出隧道时的照片,现在加上了一张,不知道从何处得来的余飞的生活照。

  这工作就做的很细致了,岛国人也能想到,余飞要是活下来的话,说不定已经恢复了,要是只用那张不én样的照片,余飞恢复过来之后,别人看到也认不出来不是。

  看到自己的通缉令,余飞只好站在黑暗之中,偷

  听整个街道上人们的谈话。

  不过这里很多人聊的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,东家的媳妇和西家的汉子关系不正常,南家的儿子早恋了,北家的老太婆病重快死了。

  明明贴着余飞的通缉令,却从来没有人提起,或许是他们觉得这事距离他们太遥远了,这样的恶魔虽然可怕,但是应该不会出现在他们这里。

  所以余飞偷听了一个多小时,都没有人聊到关于余飞的内容,看来这里的人警惕心很差。

  当然了在偷听的时候,难免听到很多搞笑或者污秽的事情,就比如有些人家,晚上没事干,所以夫妻两个早早就开始了造人,这还算正常,不正常的就是余飞听到有两个人,互相之间的称呼是嫂子和小叔子。

  这些余飞都管不着,哪怕是人家之间的称呼是儿子和母亲,余飞都觉得自己管不着。

  就在余飞耐心耗尽,觉得这个地方没啥价值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帮打牌的年轻人聊起来了一件事。

  “你们说那个破电影啥时候上映啊!天天宣传一直延期!”

  一个年轻人吐槽道。

  “听说那电影非常的烂,剧本烂、导演烂、编剧烂,演员更烂!我就不明白了,这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砸钱投资,脑子被门夹了吗?这铁定亏钱啊!”

  另外一个人吐槽道。

  “我反而觉得或许挺好看,人家要是不自信,也不会如此宣传,光是宣传费就花了不少,这是故意在吊大家的胃口,知道早早上映没有人看,但是这样一直拖着不上映,大家都会很好奇,到时候就会抢着去看了!”

  有一个人说出来了一个深思熟虑之后的观点。

  “我其实一直很纳闷,电影的名字为啥叫做,《大黄不是一条狗》,这名字也太平平无奇了吧!”

  又有一人插嘴。

  余飞听到这里的时候,整个人浑身一震,似乎想到了什么,急忙继续耐心听了下去。

  “你没看电影的海报宣传上,给一条大黄狗,用黑色的油漆染成了老虎模样吗?我估计就是两种可能,一种是最后说这条狗是家人,是亲人的身份,不该被当做畜生看到,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说这条狗,很凶很凶,像一只老虎一样,应该当做老虎对待!”

  有人说出了自己的见解。

  可是听到这里,余飞更加的兴奋了,这个点又对上了,大黄是一只老虎,这是太莪村后山众人的共识,余飞越发觉得这个据说很烂,但是拼命宣传的电影很特别,说不定就是陈东的手段,为了给自己什么暗示。

  “演一条狗的电影,能有啥好看的,估计又是骗小女孩眼泪的狗血剧情,有那些钱,咱们不如剩下来买点清酒喝!”

  谈到了电影内容,立马有人很不屑的说道。

  “打牌打牌,不说了!”

  大家都没有了兴趣,就不谈这个话题了。

  然后这帮人又开始讨论出牌的事情了,没有继续听的价值了。

  站在小镇街道角落黑暗之中的余飞,此刻神色很怪异,他有种强烈的预感,这个电影就是为了自己所拍摄,这样搞宣传,就是为了让把自己看到。

  当然不能上映了,因为上映了,宣传就得结束,就起不到大街小巷无死角砸广告,

  让自己看到的目的了。

  而且余飞估计为了赶制出来这个电影,里面的内容和那些人的演技,恐怕真的无法直视。

  陈东这脑瓜壳余飞都佩服,完美的借用了别人的宣传渠道,如今电影市场巨大,所以一个新电影要上的时候,各大影院和视频网站,都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一起宣传,目的就是在获得回报的时候,也多分一杯羹。

  所以陈东想到用电影的方式,借用整个岛国的渠道,自发的为他宣传,这件事做的不是一般的妙。

  余飞越是这样想,越是可以肯定自己的判断,这是陈东给自己放出来的信号!

  余飞回到树林里的时候,被她放在一棵树丫子上的女孩,吓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四周,一副随处都会冒出来一只不怀好意的野兽,将她吃掉的架势。

  “胆小鬼,我回来了!”

  余飞迅速走到树下,对着女孩伸出手,示意她跳下来。

  因为对余飞的信任,女孩毫不犹豫的直接一跃而下,余飞右手伸出,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肢,双腿微微完全,卸去了力道,将女孩轻轻的放在了地上。

  “你怎么没有带回来吃的?”

  女孩还以为余飞去小镇上搞食物去了,看到余飞手里什么都没有带,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我给忘了!”

  余飞眨眨眼,尴尬的笑了笑,还真把这档子事给忘了,听完了消息,余飞就开心的回来了,自己不吃东西,却忘记了女孩可是一个普通人。

  “那就不吃了。”

  女孩小声说道,听起来有点委屈,看起来她这是饿了。

  “当然要吃了,走,我带去你下馆子!”

  余飞当然不能委屈了她,让她饿着肚子跟着自己,鉴于小镇上人很少,也没啥防备心,甚至都没啥监控,余飞打算亲自带着她去吃。

  “下馆子?不怕被发现吗?”

  女孩跟着余飞一边走,一边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发现不了!”

  余飞自信的说道,带着女孩绕到了小镇上一个餐馆的后面,余飞之前就看到餐馆的老板和厨子,收拾完东西走了。

  将后面的窗户撬开,余飞带着女孩跳进去,女孩坐着等自己,余飞使用厨房里的设备,迅速开始做饭了。

  很快一顿丰盛的饭菜就完成了,两个人这下馆子的方式很无耻,但是两个人都很开心,吃饱喝足之后,余飞就准备连夜去附近的城市里看看,尤其是电影院附近,看有啥新发现没。

  将厨房的一切给恢复原样,两个开始赶夜路,余飞背着女孩,让她在自己后背睡觉,余飞则放弃了车辆等一切交通工具,根据自己在餐馆看到的地图,顺着公路沿线向最近的县城进发。

  就在余飞奔向希望的时候,休闲男带着人站在余飞之前居住的山谷里,眼前的竹屋里面,一切基本还是原来的样子。

  休闲男双眼发红,牙齿咬得咯吱响,这段时间他不眠不休的在寻找余飞,可是一次次扑空。

  终于有了消息,可是看到余飞在这里生活的悠闲舒适,然后坦然甩开他们又消失了,休闲男就感觉十分的屈辱。

  被一个人将他们无数人耍的团团转,这简直就是在他们的脸上狠狠的扇了几个耳光一般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