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老子不要人设了

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老子不要人设了

  柿园村的村民,远远看到大门被货车封死了,余飞站在了货车顶上,之前他们还抱着的一点幻想,在看到这架势之后,立马就被掐灭了。

  人群中的杀手锏,很多的老头老太太,被人群拱卫着在走在前面,实在走不动还有人掺扶着,柿园村的人,因为巨大的利益驱使,露出来不常见的尊老爱幼的美好品德。

  余飞知道,那些在走前面的老头老太太,就是他们的杀手锏了,当穷人不想和你讲道理的时候,本来年轻人能说明白的事情,就会让上了年龄的人站出来说。

  人上了年龄之后,身体机能退化,各种疾病随之而来,就仿佛一辆即将报废的车辆,经不起巨大的波折。

  别人谈判的时候,要是心脏病发作了,或者高血压导致猝死了,那就可以赖在别人身上了,老人家觉得死的很光荣,用自己无耻的生命,可以为儿孙赚一笔钱,为儿孙未来的好日子助推一把。

  这样的事情已经成为了最有效,而且最常见的手段,尤其是在执法者和稀泥的时候,一般都讲求谁弱谁有理,根本不在乎是非曲直。

  然后就一步步的将这种恶习,给助推到了人人都会。

  虽然五千年的文化,是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,尊老爱幼是美好的品德,但是总是可以被一些玩坏了。

  余飞看着人群越来越近,后面还跟着不少看热闹的人,反正看起来浩浩荡荡的好几千人,规模相当的庞大吓人。

  说实话一般人看到这场景,会立马被吓住,毕竟人数过了千,会有种人山人海的感觉。

  但是余飞却无所谓,点了一根烟之后,就这样盯着人群,一路走到了大门口,围拢在了大货车周围。

  最前面的人,一个个都是白发苍苍驼背弯腰的老人。

  瘦猴、王大锤、刀疤和孙赖子三人,作为余飞手下仅次于余飞的高手,也跟着上了车顶,站在了余飞边上,还有两个武州派来的记者,也站在两头,举起了摄像机。

  最后两个记者,都在楼上的制高点,选好了位置,架设起来了摄像设备,今天这些人无论如何闹,这丑恶的嘴脸都要保留下来作为证据,防止有些键盘侠和圣母党后续反攻。

  “余飞,你下来说话!”

  因为余飞站在车顶上,柿园村的人心里十分的不舒服,在他们看来,余飞就是有点臭钱,他们仰着头和余飞说话,这无异于贬低了自己早就不值钱的自尊心了。

  “我觉得站在这里挺好,空气清新,还不会突然有人往我身上一靠,然后说我打人了!”

  余飞冷笑一声,自己又不是傻子,这些人最常用的手段自己见多了,余飞敢肯定,自己要是下去站在人群之中,立马会有老头用脑袋往自己身上撞,然后往地上一倒,说余飞将他推到了,这就变成了一笔糊涂账。

  余飞一开口,顿时就让柿园村的人尴尬了,他们虽然准备后续用这样的招式,但是前提是,他们准备先和余飞好好谈谈,只要余飞愿意要他们的地和房子,他们就不会做那样的事情。

  “你还懂不懂什么叫做尊老爱幼了,这下面大多数都是你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,你站在高处,让大家仰着脖子和你说话合适吗?”

  果不其然有人站出来

  了,开始用大道理收拾余飞了,立马一顶不尊老爱幼的帽子就扣了下来。

  “你觉得不合适,那我就回去睡觉了,我躺着总比你们站着低吧?”

  余飞不屑的看了一眼那人,整天将仁义道德挂在嘴边的人,越是丧失仁义道德之人。

  是否尊老爱幼,那是看行动,看平日里的行为,而不是别人要骑在自己的脖子上撒尿了,自己还要装孙子!

  余飞说完作势转身就要走了,立马有很多人开口,喊着余飞不要走,要是余飞真的回去睡觉了,他们准备的说辞和一大堆的招式,就无可用武之地了。

  “说吧,你们来干啥来了?”

  余飞当然不会真的走了,因为问题总要处理,今天走了明天这些人还会来。

  余飞直接发问,顿时让柿园村的人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了,毕竟他们要做的事情,已经被人骂成了狗屎了。

  “余飞,我们来就是问问,你对于公司的扩大发展,有什么想法?”

  柿园村村民这次过来,自然是推举了几个话事人,这几个人都是会说话,反应快,并且有威望的人,这个时候站出来了一个人,先绕了个弯子对余飞问道。

  “不好意思,这属于公司机密,我公司的发展规划,你们凭什么知道?万一你们告诉了别人,给我们造成了损失了呢?”

  余飞冷笑一声,和我绕弯子,我要是跟着你的频道来回答,那不就正合你意了。

  柿园村的人又是一阵安静,刚刚开口询问的人,被余飞一口官腔,给搞的不知道怎么继续了。

  “余飞,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我们今天来,就是问问你,你之前所说的,要征我们村的土地这件事,什么时候实行?”

  果然有不要脸的人,柿园村的另外一个话事人,站出来大声的对余飞问道。

  这人脸皮之厚,余飞都有点佩服,因为他直接给余飞定性为了,余飞答应过征他们村的土地了,这样就是逼着余飞履行承诺。

  “谁说我要征你们的土地了,你们找谁征去,我余飞绝对没有说过这句话,麻烦你说话的时候,调查清楚了再说。”

  余飞这次才拿起来了喇叭,大声的回答道,他的声音,甚至在太莪村里面的村民,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,在场的每一个人,哪怕是耳朵背了的老年人,都听清楚了余飞的回答。

  可是余飞这句话开口,虽然没有明确的拒绝不要柿园村的土地,但是态度表现出来了,柿园村的人顿时慌了,一个个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了,因为事情的发展,完全按照他们的预料来了。

  “你明明说了!你说了我们才开始盖房的!”

  “你就是说了!”

  “你说过这句话了!”

  “你耍赖!”

  “你这个不讲诚信的小人!”

  ……

  这下不用柿园村的话事人开口了,柿园村无数的村民开口了,不过这些人早就不要脸了,要脸也不会疯狂的盖房了,他们一口咬定,余飞说过这句话,打算通过众人之口,将这件事给盖棺定论,逼着余飞履行不存在的承诺。

  余飞冷笑着看着人群,这都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,有些老头,已经顺势躺在了地上,开始哭嚎着

  ,大喊着余飞要将他们逼上绝路的话了。

  余飞刚刚那根烟早就抽完了,顺手又点了一根,就这样看着人群,一副你们表演,我一定当一个号馆中看到第的架势。

  过了十几分钟,下面怒骂声、哭嚎声不绝于耳,余飞则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柿园村的话事人知道,这样闹没用,余飞这是已经准备好了,他们得有纪律的向余飞发起攻势,所以立马整顿人群,将众人的声音给控制住了。

  “余飞,这么多人可以作证,这么多人都说你说了,你还讲不讲诚信了?作为一个商人,诚信应该是首位,你连诚信都不要了,你以后还做不做生意了?”

  柿园村的一个话事人站了出来,指着余飞大声的怒喝道,从他的嘴里,他已经将事情定性为余飞许诺过了,现在是要毁约了,余飞今天要是继续否认,那就是一个失信之人。

  “放你娘的狗屁!你们说我说过这句话,拿出来证据来!要是按照你们这判定事情的原则,那我找几十个人去堵在你家门口,全都说听到你媳妇答应陪我睡一晚了,你也点头答应了,那你是不是要把你媳妇送到我床上啊!”

  余飞拿起来了喇叭,将音量调整到了最大,指着那个柿园村的话事人,大声的怒喝道。

  喇叭的效果就是好,简直达到的让每个人震耳发聋的效果,将那个话事人喝问的脸色铁青无言以对。

  远处围拢在这周围看热闹的太莪村的村民,看到余飞的脸色,就知道余飞这是真的生气了,这是要动真格了。

  余飞又不当明星,所以也不在乎什么人设和形象,不别提余飞说的实话,所谓话糙理不糙,只要是明事理的人,都能听出来余飞的道理。

  “你这个杂种,你这是要逼死我们啊!我不活了,我今天就撞死在你的车上!”

  终于苦肉戏要来了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站了出来,本来这个年纪,他应该颐养天年了,晒着太阳逗着鸟,可是他却依旧放不下利益二字,站出来准备用自己的年龄,压制余飞获得正常谈判的胜利。

  “老头,你也仈Jiǔ十岁的人了,你身后站着无数你的子女后人,你要点脸行吗?是不是因为你这个老东西就不是个好货色,所以才教出来了一窝混账啊?你这种人你爸当年就该将你射在墙上你知道吗!”

  余飞冷笑一声,有种你真的撞,这么多摄像机拍着呢,又不是我推你上去撞的,撞坏了我的车咱们在慢慢算账呗!

  老头听到这话,被气的浑身颤抖,抬起手颤颤巍巍的指着余飞,脸色铁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然后老头猛的向后一倒,像是被气晕过去了。

  “爸!”“爷爷!”“公公!”……

  现场顿时一片混乱,一帮人冲到了老头身边,声嘶力竭的一边大喊一边哭嚎。

  可是余飞却冷笑一声,因为他看一眼就确定了,老头这就是装的。

  “唉,坏人老了啊!我改天有时间了,一定要站出来倡议,以后结婚生子要参加品德考试,考试不过关的人不允许结婚生子,以免自己是个祸害,还生出来一堆孩子,把孩子教成社会的毒瘤,为社会不做贡献,还拖后腿!”

  余飞无所谓的举起了喇叭,大声的说了起来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