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结果不和你讲道

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结果不和你讲道

  柿园村的村民回到村子之后,整个村子都安静了下来,只有隐隐约约的哭声和家人吵架的声音。

  然后他们村子,陆陆续续开始有人来了,很明显都是打电话打不通,所以上门讨债的人。

  这些人一进门就直奔主题,无论如何都要拿到自己的钱,因为他们明白,来的早的人,或许还能要到点什么,要是每家的债主都上门了,那大家都别想要了。

  如今柿园村最缺的就是钱,而最不缺的是房子,可是这里的房子毫无价值,所以无论多新的房子,都无人问津。

  顿时吵架声,从自家人悄悄摸摸的吵,很快就变成了自家人和讨债的人破口大骂的声音。

  整个村子上空,笼罩这一层诡异的气息,这些气息多变,一天之前还是喜庆的气息,然后变成了恐慌,之后变成了绝望,在一个接一个讨债的人上门之后,又变成了暴虐。

  还钱是不可能还钱的,因为没有钱!

  讨债的人上火,欠债的也上火,有些人吵着吵着甚至直接动手了额。

  喧闹一直持续到了夜晚,讨债的人无论又没有得逞,按照农村人的习惯,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,有事明天白天再说。

  可是柿园村的村子里,气氛再次变成了绝望,家家户户都安静的只有隐隐约约的啜泣声了。

  夜半时分,偶尔有人家的门悄悄打开,门内有人走了出来,怀中抱着一根绳子,悄悄的就出了村,向村外的树林里走去。

  还有人家,家里的主事人来到了杂物房里,将种地的时候,才用得着的农药找了出来,拿在手里细细研究,仿佛在看一瓶陈年的老酒。

  “爸!爸你怎么了!”

  村里的夜晚,在后半夜的时候,这个村子忽然被一声惊恐无助的呼喊声给吵醒了,很多人家本来关闭的灯光打开了。

  然后大家都走出门,站在院子里,倾听是谁家传来的声音。

  “爸,你怎么能够想不开啊!爸啊!呜呜呜呜……”

  呼喊声和哭声传出去很远。

  有邻居红着眼上门查看,看到院子里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,口吐白沫脸色青黑,已经倒在了自家的屋檐下,看起来早就没有了生命气息,身体都僵硬了。

  有的被吵醒的人家,醒来之后发现,自家也缺了人了,顿时呼喊着对方的名字或者称呼,开始满村寻找。

  天空乌云笼罩,连一点星光都没有,村子里到处都传来了呼喊声,整个村子的人都起来了。

  大家确定自家的人都在之后,便出门加入了帮忙寻找的人的队伍。

  村子里的水井、歪脖子树全都找过之后,大家组队出村,在村子周围的树林里田地里寻找了,天亮了之后,村里人从两个方向,抬回来了两个人,这两个人舌头都吐出来很长,脖子上有勒痕,人已经没了。

  当然了还有好几个在树林抱着绳子,被人给找到强行拉回来的人。

  一夜之间,村子里少了三个人,农村人都是抱团居住,一个村子大多数人家都是亲戚。

  所以整个村子第二天,便笼罩在了一片白色之中。

  死去的人莫不是那些借债最多,盖房最多的人,知道自己无力偿还,顾不得自己死后家里其他人的生活,先了结了自己,让自己不用再煎熬。

  这件事迅速传到了边上的太莪村,也传到了余飞等人的耳朵中。

  “一夜之间死了三个!”

  余飞在瘦猴走进自己办公室报告的时,余飞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惊讶的重复了一遍。

  余飞没想到柿园村的人,真的如同孙赖子所说,一个个真的不留余地的在给余飞挖坑,最后坑了自己之后,发现这坑太深了,根本没有填满的可能,干脆就自己跳下去,用自己去填了。

  “对,死了三个人,还有七个人,在上吊之前或者喝农药之前,被人找到阻止了。”

  瘦猴点点头,昨晚一夜之间,柿园村的村民鬼知道经历了什么。

  “他们的醒两次很受能力就这么差?我要是和他们一样,是不是早就被他们逼死了?”

  余飞惊呆了,柿园村的村民至少得痛苦几天,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啊!

  “余哥,他们要是你,他们才屁事没有,这些人不会因为被人坑,又被人逼着帮助坑自己的人,自己于心不忍而自杀!”

  瘦猴摇摇头,要是让那些人换到余飞的角度,那些人根本不可能做到余飞这个地步,那些人这会恐怕只会开心的大笑。

  “这件事你怎么看?”

  余飞又坐了回去,用手指敲着桌子,皱着没有对瘦猴问道。

  “这个时候肯定要有外力的介入,否则有人带头之后,剩下的人也觉得活着无望,恐怕今晚又会有不少人加入进去。”

  瘦猴对此倒有一定的把握。

  “外力介入?那就是我们出钱,帮他们买单。”

  余飞深吸一口气,感觉自己的肺要炸了,太他妈的憋屈了。

  “余哥,最新消息,柿园村一夜死了三个,他们的村支书将这件事报上去之后,县里已经下来人开始调查了。”

  这个时候孙赖子冲了进来,他们都知道今天要出事,都在柿园村找了人当眼睛,有事情第一时间就会告诉他们。

  “县里来人了?这事也怪不到我们头上来,这些人只是自作孽不可活而已,这几天的舆论轰炸,将问题讲得很明白了,本地应该人人都清楚,这件事是怎么回事!”

  余飞眯了眯眼,第一股外力已经出现了,但是这股外力估计帮不上什么忙。

  毕竟要救柿园村,需要的钱太多了,一般的个人不可能拿出来,公家就算是想要拿,这种头也开不得。

  否则人人都这样搞,他们还帮不帮了?只要公家敢出钱,余飞敢断定,整个镇子明天开始,又会有人疯狂的盖房,因为他们知道,反正有人买单。

  最后形成一股风潮,问题从一个村,蔓延到一整个镇子上。

  “这事谁都兜不住,死了三个人可是大案子,我现在就怕,有人强行歪曲事实,将这个帽子扣在咱们身上”

  孙赖子发愁的说道,他们在有钱,那都是普通人,不如有权的人一句话。

  因为柿园村的丑闻,已经传得人尽皆知了,这件事要是就这样收场,那对于有些人来说,这就是自己的污点了,对自己向上爬不利。

  这个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,找出来一个背锅侠,将所有人的罪责错误,最后扣在一个人的脑门上。

  这个人最可能就是余飞了,以为这件事的焦点就在余飞身上,不然换别人

  也兜不住。

  就在大家静待事态发酵的时候,果然有人找上门来了。

  余飞的电话,一个只有余飞打过去,却从未打过来的电话打进来了。

  这个人就是本地的县老爷王德才,余飞之前就和此人打过交道,得到的结论就是油滑,但本质上此人没有问题。

  余飞拿起来了手机,接了起来。

  “余飞老哥哟!我的脑袋要秃了呀!”

  电话刚一接起来,王德才立马就一声惨叫,然后哀怨凄凉的感叹道。

  “不怕不怕,虽然这个情况做不了防脱发广告了,但是植发广告还能接!”

  余飞听完不禁笑了笑说道,这货还是如此的圆滑,一开口就开始引导话题了,却不直接说。

  “你就别笑话我了,你神通广大,快给我出出主意,这事咋办呀!”

  王德才看到余飞故意不说正题,再次引导话题,希望余飞主动接话。

  “您可是大人物,我就是个小农民,王哥你就别逗我了,我能帮得上啥忙啊!”

  余飞依旧绕开话题,就是不谈王德才想说的问题。

  “可别这样说,我真的要愁哭了,老弟知道你心里苦,可是我心里更苦啊!我兢兢业业的坐在自己的位置,干着自己该干的工作,可是总有些蠢货,总是自以为聪明,想着占便宜,却把自己崴了脚,现在掉坑里了,要是他们爬不出来,老弟也得被一脚踹进去填坑去呀!老哥你忍心吗?”

  王德才在外面绝对不是这幅模样,这货平日里也算是一号人物,哪里还有人见到过他这样说话。

  可是这货明白,余飞看起来简单,但是绝对不简单,他的顶头上司都得和余飞好好说话,他也知道这事就是个死结,想要解决,除非是有人自掏腰包,善心大发站出来解决问题。

  可是本地能够做到的人,或许也只有余飞了。

  他今天打电话之前,可是踌躇了很久,因为他不打这个电话,已经死了三个人了,再死几个,自己的位置就不保了,说不定还得牵扯进去其他的责任而入狱。

  所以他就打算连脸都不要了,求余飞保住他的地位。

  “大家都是明白人,你也应该知道了,我其实也是一个受害者,行凶者反而是看似像是受害者,现在让受害者救行凶者,电视剧可都不敢这样演!”

  余飞知道逃避没效果了,直接对王德才说道,他央求自己几句,顶多了在自己这里丢了脸皮,可是自己却要拿出上亿的现金出来。

  要是自己去求人,说几句可怜话,也有人给自己几个亿,余飞也敢拉下这个面皮去求人。

  “老弟知道,可是上面不管啊!一晚上死了三个,万一今晚再死上几个,老弟我肯定是完蛋了,可是老哥你虽然没有责任,但是上面也不会饶了你,有些人做事是一点道理都不讲的呀!要是讲道理,你说和我有啥关系?人家不照样准备办了我!”

  王德才早就想好了说法,立马用自己作比喻,试图劝说余飞,他自己都知道自己说出来这话,活该遭天打雷劈,可是不说,天立马就塌了,结果没区别。

  “我给你说句实话,哪怕是柿园村死光了,我都会没事!”

  余飞听到这里,立马自信满满的对王德才说道,这一点信心余飞还有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