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各有所长

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各有所长

  王德才终究是知道的太少了,他能接触的极限,或许就是上一级的领导了,但是那些人在余飞看来,级别还是太低了。

  因为陈东的隐藏身份,所代表的权利和地位,绝对是一个在京城里排上号的人物。

  而余飞的价值,在本地也只有陈东知道,哪怕是余飞犯了错,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,陈东都应会保住余飞,更被提这件事余飞根本没有错,陈东怎么可能让余飞受委屈。

  所以余飞压根不担心,有些人为了偷懒,为了推脱属于他们的则人,为了事情容易处理,那自己出来背锅,要是对方不想干了就可以这样干,陈东不会放过他。

  余飞说的如此的有恃无恐,电话那边的王德才反而蒙住了,作为一个敏感性很强的人,他从余飞这句话里面,听出来为了余飞的硬气,而硬气当然是源自于有实力了。

  王德才顿时要哭了,余飞如此的硬气,那是余飞有自己,但是自己没有啊!

  那余飞现在这个态度,岂不是说自己完蛋了?

  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,自己一天小心翼翼的活着,自己从来不贪赃枉法,也从来不收受贿赂,自己只是想好好的坐在自己的位置。

  可是那些愚蠢的人翻了错误,而且还人数众多,那些人愚蠢,却要自己为他们付出代价,王德才感觉好不公平啊!

  “余飞老哥,你有实力没错,可是我怎么办啊!老哥你帮我出出主意啊!”

  王德才急眼了,余飞不帮他,那他就完蛋了,直接开口哀求道。

  “你这是为难我啊!你知道帮你意味着什么,意味着我白白要送给别人几个亿!有这些钱,我还不如直接送给你,你拿着去买一套别墅,待在里面颐养晚年,你挥霍到死都花不完!”

  余飞无语的说道,王德才动动嘴皮子,自己得拿出来几个亿,这实在是强人所难了。

  “唉,是我孟浪了,那没事了,我先挂了!”

  王德才是个知道进退的人,余飞都这样说了,也知道自己过分了,当然了也不敢想让余飞把钱,真的给他拿去花的事情。

  他的语气失落中带着绝望,淡淡的说了一句,就准备挂掉电话了。

  “等一下!这事我帮你可以,但是不能白帮,你得考虑好,事后给我争取回来同等的名利!”

  余飞立马制止了王德才,余飞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,只是刚刚忽然想到,要是王德才配合一下自己,或许效果会更好。

  反正该出的血都得出,自己是个生意人,同等的付出,要是能多拿到一些利润,为什么不要呢?

  “真的吗?余飞老哥你说,只要我王德才能做到的事情,只要不违法,我绝对肝脑涂地的给你做!”

  王德才仿佛要溺水的人,突然抓住了一根木头,激动的急忙说道,不过在这个时候,他的头脑还未昏沉,还知道加上不违法这个条件。

  “当然不违法了,不过具体是什么,我也不知道,但是你想想,那些村民如此的恶劣,我却出手帮他们,这件事他们给不了我任何的回报,但是你可以啊!”

  “你可以给我争取几个好听点的名头,比如‘感动个什么

  地区人物’‘三好青年’‘慈善企业家’‘最具潜力企业’等等的名头,甚至在我接下来的扩展中,可以给我提供一些便利!反正不论实的虚的,能给的都不要少!”

  余飞立马给王德才提醒道,现在自己的神农山庄要开业了,自己的公司要扩张了,这些都需要大量的名头和宣传,要是王德才他所代表的身份和地位,可以站出来为自己宣传,那效果一定会更好。

  这个社会名就代表着利,等于在其他方面,给予了自己一定的补偿。

  而且自己扩张是一件必然的时候,要是自己接下来承包山头的时候,可以打个五折,自己上税的时候,可以打个折扣,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!

  “余飞老哥放心,这些只要有的绝对一个都少不了你,我这么多年,还有点关系和人脉,余飞老哥你等于救了我一命,我一定不遗余力为你将能争取来的都争取过来!”

  王德才听完,这的确都是不违法,并且合理的要求,余飞要是帮自己,那就等于救了柿园村整整一个村的蠢货,这些功劳,说实话给余飞这些名头,也是情理之中!

  “有你这话就好,那我给你交个底,我需要一段时间准备,你给我拖延一下,半个月时间吧!半个月之后,这个烂摊子我帮你收拾!”

  余飞很满意王德才这个回答,这样的事情只要王德才答应了,余飞就不怕他不办,王德才恐怕会办的比自己想象的要求的都要好。

  “半个月?你确定,这事可不能出差错,要是最后这件事得不到解决,那我的下场,恐怕比现在的要严重,不是老弟不相信你,实在是老弟要把身家性命都要压上去,老弟不得不谨慎!”

  王德才听完,斟酌了一下之后,小心翼翼的对余飞问道,这也不由得他不小心,毕竟后果太可怕了。

  “绝对没问题,我就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,人犯了错总需要知道自己错了,要是我现在就出手,那些人还觉得我软弱好欺,那一样的事情以后还会再次发生,我心里也不爽!”

  “所以必须让犯了错的人,先痛苦和后悔一番,然后我再出手,他们就会明白,这真的是在救他们,而不是他们所想的理所应当!”

  余飞给王德才保证道。

  “好!那我就相信余飞老哥了,时间紧迫,咱们就先不聊了,我得赶紧布置准备一下,防止事态更加的严重不可控!”

  王德才点点头,有了余飞这话,他知道自己得救了,所以准备立马行动起来了。

  首先是稳住柿园村村民,虽然不能说余飞会出手,但是给那些人一些虚头巴脑的承诺,让那些人先不要自杀,然后帮他们再挡住一些外部压力,估计稳住半个月没问题。

  挂了电话之后,王德才立马联系了前去柿园村的调查人员,和别人通话的王德才,当然是恩威并施的一面了,告诉那些人,召集起来柿园村的村民,全村到达村委会,开视频会议。

  柿园村的村民,知道王德才要亲自给他们开视频会议,顿时激动的觉得自己有救了,急忙全都赶到了村委会,而村委会已经准备好了大屏幕和音响设备,人到全之后,大屏幕上王德才出现了。

  王

  德才理着大背头,一脸的严肃,不开口便有一股威压压迫了下来,那些村民都不敢大声说话了。

  王德才一开口,当然将柿园村的村委会成员狠狠的批评了一番,将一部分错误,推到这些人办事不利的接口上,给柿园村的村民缓解一定的压力。

  然后王德才一脸和善的告诉柿园村的村民,错误已经出现了,日子还要过,老人还要孝顺,孩子还有未来,让大家不要太紧张,王德才正在努力的帮他们想办法,困难一定可以度过,不过需要时间。

  王德才说的很宽泛,但是有他的身份在那里,说出来这段话,那就等于给柿园村的村民很大的安慰,至少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了。

  不过这还不够,王德才的承诺太笼统了,不够准确详细。

  而且柿园村的村民,接下来要面临的最可怕的是无数的上门催债的人,尤其是借了高利贷的人,现在已经开始面临死亡威胁了。

  王德才又宣布,立马调集几辆警车,二十四小时不间歇的在柿园村巡逻,保证大家的生命财产安全。

  当然了,王德才此举,也有让人盯着柿园村的村民,不要再让人有机会自杀了。

  反正就是一系列的说辞,看起来十分的官方,刚刚听的时候,柿园村的村民很激动,回到家里冷静下来,又感觉仿佛什么都没听到。

  但是有一点点就是,王德才的一番演讲,暂时打消了绝大多数的人自杀的想法。

  这也是余飞想要的度,不要有人自杀,但是这些人还需要笼罩在后悔和害怕的情绪之中,慢慢反悔自己的所作所为,知道自己的确是错了。

  王德才安排完不久,就两辆警车进入了柿园村,一辆车堵在村口,目的是拦住前来讨债的人,帮柿园村的人暂时减轻压力,另一辆车就不断的巡逻,防止村里有打架斗殴或者自杀之类的事情发生。

  不得不说王德才是一个很会领会别人精神的人,余飞的意思他理解的很到位,只要让柿园村的人不自杀就可以了,然后拖着,让他们保持着现状。

  等他们也快要精疲力尽的时候,王德才和余飞一起站出来,作为救世主的角色,将这些人从地狱之中拉出来,这样这些人才会懂得什么叫做恩重如山,什么叫做感恩。

  余飞在接到报告,知道王德才的一番操作之后,也十分的满意,王德才能坐在自己的位置,的确是有几把刷子,这和稀泥稳住人的本事,就非常的强。

  至少余飞可以肯定,柿园村暂时不会有人自杀了,自杀是实在没有活着的希望了,与其痛苦的活着,不如果断的死亡。

  但是现在就算是有了一个不确定的希望,那些人也应该不想死了,因为越自私越坏的人,其实越怕死,他们自私他们坏,是因为他们想要不劳而获的享受更好的生活。

  在余飞和王德才的配合下,柿园村的问题总算是暂时稳住了。

  其实余飞现在不知道的自己的身家,要是他知道,自己都要吓一跳,这段时间钱家开采玉石矿,虽然说采用的是饥饿销售,但越是这样,每一块玉石的利润就越高,余飞的分红,除过花销用过之后,现在公司的账目上,还有七八个亿!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