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羞耻的惩罚

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羞耻的惩罚

  世界上果然没有感同身受,余飞自认为已经思考的足够多了,但是在和麻小道敞开心扉的交流之后才发现,自己还是主观意识很重,没有做到站在他的角度思考问题。

  有时候当谜团揭开的时候,不一定背后就藏着恶魔,或许也是一片绝美的风景,或许是一个翩翩起舞的仙子。

  两人都沉默了,余飞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交谈了,实在是觉得愧对于对方,而麻小道,似乎因为被余飞知道了太多,反而觉得有点难过。

  说实话麻小道就仿佛一个小心翼翼的跟着母亲,加入一个新家庭的孩子,叛逆只是为了引起注意,耍赖只是为了争夺觉得应该属于自己的一部分。

  这些小心思,自己隐藏着还好,就算是不被人理解,但是一旦被说出来,就感觉非常的不舒服。

  那是因为要是别人理解了的话,结果或许会变好,但要是不被理解的话,就可能会被唾骂贪心不足,会被责怪不懂得自己的分量。

  所以麻小道这是在等余飞开口,等余飞的态度,看余飞到底怎么想,要是余飞嗤之以鼻,那么他就会觉得自己丢脸了,这样一个更加叛逆,甚至仇恨的孩子就要出现了。

  要是余飞真的表示理解,并且愿意让步,给他一个公平的环境和待遇,那么他或许就会感受人人世间的温暖,而找到一个更加融洽的定位,和大家和睦的相处。

  “说实话,你的出现很突兀,让我们都没有心理准备,而且因为先入为主,我们更愿意接受身边只有一个麻老道。”

  “但是事实已经出现了,我愿意以更宽阔的心胸,更大的容纳能力,来努力的接受你的出现。”

  “我们真的无法做到站在你的角度思考问题,要是你早早说出来这些话,或许结果会比现在还要好!”

  “你应该明白,我们这些人之所以可以团结在一起,并且感情深厚,是因为我们都是一群善良的人。”

  “所以我希望,你可以在接下来的相处中,可以大大方方的和每一个交谈,说你所想,做你想做,让大家认识到你的善意,让大家看到你的努力,或许结果就不会不同!”

  余飞想了一会之后,十分认真的对麻小道说道,既然现在事实已经出现,已经无法做到彻底解决了,那就要在认可并且融合这件路上,坚定的走下去。

  “嗯!我也觉得自己准备的差不多了!”

  麻小道点点头,仿佛一个刚刚家长给讲完做人道理的孩子,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,十分虚心受教的说道。

  “还有,咱们不能忽视了这件事之中,最重要的人麻老道,无论你的理论如何的坚定,但是你要明白,这个身体的确最早只属于他一个人,你突然的出现,对他来说伤害很大,你要认识到这点,所以你要学会自己和他交流,获得他的认可!”

  余飞又不禁提醒了一句,做这件事最大的受害者,就是麻老道本人了,如今他就仿佛一个本来十分受宠,忽然间被边缘化的孩子,他也需要被人安慰,需要被人理解,甚至最需要产生对麻小道的认同感。

  余飞说完麻小道没有立即答应,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。

  但是余飞看得出来,他这不是有什么邪恶的想法,也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,似乎只是因为,一些实在无法说出来的原因。

  “我努力!

  麻烦你转告一下,以后每天晚上,我都会录制一段视频,他白天占据了身体之后,可以看一看!”

  麻小道思考了很久之后,终于对余飞做出了回应。

  “好的!他想对你说什么,直接说或者心理想就可以了对吧?”

  余飞点点头,然后问道。

  “最好讲出来,我不一定可以全部接收到,他的精神力异于常人,对我防备之下,并不是那么容易知道。”

  麻小道直接答道。

  “好的!”

  余飞点点头,麻小道如此的直爽,也算是一种态度了。

  “你难道就不想问问,为什么我想要夺取身体的时候,立马就能夺走,麻老道却拿我无可奈何吗?”

  麻小道过了一会之后,忽然对余飞问道。

  “我的确好奇,但是我害怕问的多了,让你不舒服,而且你也不一定会回答我,所以我就没有问。”

  余飞直接说道,大家处于试探着交往的阶段,按照人与人熟悉的过程,这个时候还不适宜什么问题都问出来。

  成年人最忌交浅言深,这很容易破坏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印象,也容易让人生厌,所以余飞如非必要,或者没有准备好,都不会随便发问。

  麻小道听完余飞回答,笑了笑没有说话,看起来他对于余飞的回答很满意。

  “你不用陪我了,我想一个人冷静一下。”

  麻小道从兜里,摸出来麻老道的香烟,递给余飞一根之后,笑着对余飞说道。

  “好的,那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果断的站起来走了,现在麻小道的确需要更多的思考时间,这对于他来说,正好根据自己的经历和感悟,继续消化麻老道的记忆,理论和实践两手抓,两手都要硬,才会有更多的收获。

  余飞走出门,对于今天的收获很满意,只不过他内心对于麻老道有点愧疚,因为麻老道肯定觉得,大家应该全都坚定的站在他的那边,支持他和麻小道势不两立的态度。

  可是在实在无可奈何情况下,余飞觉得自己得有自己的判断,要是按照麻老道的想法来,极有可能将麻小道逼上绝路,产生后果无法控制的事情出来。

  所以余飞不期望麻老道能够立马理解,只是希望时间可以证明自己的选择没有错,也希望麻老道和麻老道,共用一具身体,思想和记忆都十分接近的两个灵魂,最后可以达到握手和解的地步。

  只不过麻老道这种人,看起来很随意,好像做事没原则,其实这种人才是最有原则的人。

  这种人一旦固执起来,真的会变成几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那种。

  余飞正的很担心,麻小道看起来情绪平稳了,麻老道却做出来冲动的事情来。

  要是麻老道打死不接受麻小道的存在,甚至要是麻老道,发现其他人的态度变了,他极有可能做出最极端的事情来。

  这些事情都禁不住深思,否则真的让人感觉脑袋要爆炸,余飞抽着烟,一步步的向楼上走去,回到自己的房间门口,准备打开门的时候,猛的一抬头看着门,准确的可以说是,目光仿佛穿过了门,看向了房间里面。

  然后余飞就露出来了坏坏的笑容,急忙打开门走进去,顺手反锁了门。

  “你去找麻小道了吗?”

  刚走到客厅,

  就看到梅媛馨靠在沙发上,穿着一件性感的睡衣,说是睡衣,其实只能遮住关键的部位,该短的地方,短的稍微有点动作就会走光,设计的十分贴心。

  “嗯,和他聊了几句!”

  余飞迅速走过去,坐在了梅媛馨的边上,看着这雪白诱人的酮体,烦躁的情绪迅速得到了安抚。

  “这个老头子不也不容易,孤苦半辈子,刚刚要过好日子了,却遇上这样的事情…啊…真的是倒霉…轻点…到家了!”

  梅媛馨叹了一口气,本来要同情一番麻老道,可是说话的时候,呼吸很快就粗了起来,中间还停顿了几下,说到最后,几乎都没有了声音。

  “这事咱们终归是旁观者,最后结果如何,还是要看麻老道和麻小道自己相处的如何了…张开点……”

  余飞点点头,然后也是无奈的说道,就是话音落下的时候,最后几个字实在令人遐想万千。

  “你已经尽…力…了,咱们…哦…”

  梅媛馨还想安慰余飞几句来着,可是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,呼吸乱了,心神也乱了,整个人都瘫软在了余飞的怀中,话题也终止了。

  “怎么变得这么敏感了?”

  余飞贱兮兮的声音响了起来,房间里还出现了若有若无的哗哗水声。

  “都快一个…抱…抱我…进去…”

  梅媛馨努力的想要回答,奈何余飞的手速太快,她连话都说不清楚了,整个人都要魂飞天外了。

  “进哪里去呀?”

  余飞贱兮兮的问道,手里的动作没停止。

  “坏人……”

  梅媛馨脸色通红,眼神之中满是迷离,高高的仰起头,雪白的仿佛天鹅般雪白的脖颈,形成了诱人的弧度,嘴里发出来了让人血脉喷张的呼吸声。

  “想不想吃糖?”

  余飞知道之前拉着其他女人,形成一个月惩罚约定的可是梅媛馨,今天她终于落到了自己的手里,余飞怎么可能轻易的绕过她。

  “不……”

  梅媛馨努力的咬着牙说道。

  “不吃糖,那就哪里都别想吃!”

  余飞贱兮兮的说道,虽然他也感觉快控制不住了,但还是比梅媛馨好点。

  “混…蛋……!”

  梅媛馨又气又急,最后还是屈服了,手慢慢伸了出去。

  “以后再敢不敢拉着其他人封锁我了!”

  几分钟以后,余飞满意的昂首挺胸的站在地上,表情变换着说道,脸上的表情美的就像是要飞起来了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
  梅媛馨嘴角发出来模糊不清的音节,不知道说的是什么,实在是说不清楚,毕竟发音的主要部件,全都被限制了功能了。

  ……

  夜,静悄悄,可是余飞房间里却不安静,各种家具几乎都发出过声音,甚至人也控制不住自己。

  第二天一早,余飞神清气爽的早早起床,在楼下打着拳,然后麻老道穿着道袍,手里拿着拂尘走了出来。

  “你手机上有一段视频,你看看再走!”

  余飞继续一边打拳,一边抬起头对麻老道说道。

  麻老道一愣,停下脚步拿出来手机,在文件里找到昨晚拍摄的视频,打开之后,看到是自己的脸对着屏幕,自拍出来的内容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