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一人难说两家话

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一人难说两家话

  麻老道知道自己绝对没有这样做过,那这就是麻小道所录制的了,看来这就是给自己准备的内容了。

  麻老道点击了播放,然后观看了起来。

  “你好,应该说咱们好,这或许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气,和你正面说话,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没有准备好,昨天才明白,我永远都准备不好。”

  “要是我不主动跨出这一步,情况说不定会越来越糟糕,所以我决定,和你聊一聊。”

  “我的出现,对你来说的确是一场噩梦,我能够感受到你的恐慌和无助,但是我已经出现了,我自认为也是一个有意识的生命,你并无权剥夺我活着的权利。”

  “我了解你的一切,因为我源自于你认为的你的一切,所以我一直觉得,归根结底咱们是一体存在的一个人,就仿佛一枝花,长出来了两颗花朵,这不也是一种美景吗?”

  ……

  麻小道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,他的确将自己的状态调整的很好,就仿佛两个老朋友聊天一般,情绪没有很波动,一直以一种就事论事的态度在讲话。

  余飞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一般,继续慢悠悠的打着自己改进的拳法,看起来都有点像太极了。

  可是余飞的拳法,还真不是谁都能练,看起来简单的动作,一般人根本做不到,这些动作或许快了可以,但是想要做到余飞这样缓慢,对于一个人的耐力、体力、柔韧性等等的要求都非常的高。

  麻老道仿佛雕塑一般看着视频里面的麻小道,絮絮叨叨的不断说着,他没有关闭视频,很有耐心的一直看完,然后才收起手机,站在一边沉思了起来。

  昨天余飞和麻小道交谈的内容,余飞知道的信息,麻小道也全都告诉了麻老道,一点都没有隐瞒,是彻底的敞开心扉的交谈。

  说实话善良的人,最怕别人真情流露,善良的人,也见不得好人可怜。

  麻小道的定位找的很清楚,所以让麻老道内心都动摇了起来,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余飞继续仿佛透明人一般,打着自己的拳,一句话都不说,将时间留给了麻老道,让他自己慢慢思索。

  余飞一套拳打完,自己都流汗了,他停下来拿过来准备好的毛巾擦了擦,看到麻老道坐在台阶上,都抽了好几根烟了,便走了过去。

  “给我一根。”

  坐下之后余飞伸出手。

  麻老道拿出一根烟递给了余飞。

  咔……

  余飞将烟点上,美美的抽了一口。

  “是不是内心很矛盾,觉得身体属于你一个,他是个外来户,抢了属于你的身体,又觉得他有点可怜,已经如此的卑微了,你又不忍伤害?”

  抽了几口烟之后,余飞才对麻老道问道。

  “你说他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?”

  麻老道没有回答余飞的问题,而是问出来了一个终极问题。

  “这个我也不知道,他自己好想也不是很清楚,就仿佛石头缝里突然蹦出来的一般。”

  余飞摊摊手,这个问题想要答案,似乎难度最大了。

  “你又有没有一种可能,就像是里一样,给他找个植物人,没有了灵魂的那种,看他自己能不能过去,然后我们各自就生活各自的?”

  麻老道想到了很多上的桥段,很多的主角就是进入一个灵魂死亡的人的身体里面,从此开启一段别样的人生。

  “这个恐怕不太行,但是我也无法确定,他能听到咱们的对话,完了他应该会告诉咱们他有没有这个能力。”

  余飞无奈的说道,麻老道连这种方法都想出来了,看来是真的毫无办法了。

  但是也看得出来,麻老道已经不是全心全意想着如何灭掉麻小道了,而是如何各自有各自的生活,互相不要打扰。

  这说明麻小道的那番话,对他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良好的交流消除了麻老道一部分敌意。

  但是麻老道依旧是不愿意,将身体拱手让给对方使用,还想保持自己的独立性。

  “你知道吗?人都会得寸进尺!要是我答应了让他存在,大家就会很快和他熟悉起来,甚至因为我这句熟悉的身体,所以产生感情!”

  “现在他争取的只是存在的权利,一旦到时候熟悉起来,大家就会在心底里习惯我们两个一起存在,然后就会继续妥协。”

  “说不定到时候,我把身体白天操控的权利都得心甘情愿的分他一半,否则就显得我很小气了,倒时候我将真正的失去主动权。”

  麻老道叹了一口气,说这话的时候,听的出来他的心情非常的不美丽,他也考虑的很长远,知道一旦妥协了第一步,就会导致和面一步步失利。

  倒时候放任自流,那是自己受委屈,要是再次挺起腰杆抗争,又显得自己小气不识大体了。

  人世间的事情,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复杂,麻老道的推断,的确是事实,因为按照麻小道的节奏来看,后续必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  麻老道不敢首先让出来这一步,因为他不敢想,有一天麻小道占据的优势越来越多,获得大家的认可也越来越重的时候,麻小道有没有办法,将自己给消灭了。

  到时候大家就只知道麻小道,而不知道麻老道了,甚至大家可能都发现不了。

  听完麻老道所说,余飞也有点认可他的忧虑,这都是合情合理的考虑,并没有什么错误。

  “一定可以找到解决并且平衡的方法!”

  余飞一只手搭在麻老道的肩头,对麻老道说道。

  “我最近学习道法,其实什么飞檐走壁全都不存在,我反而发现,所谓修道,真正修的其实是一颗心,一双眼。”

  “道法的精髓,其实是在讲这世间万物的变化,讲因果关系的推演之法,我似乎更加明白了一些这个世界运转的道理,但是我询问这天地,都没有找到,说服自己的方法!”

  “或许老鬼头修的佛法会有这方面的说法,但是我并不认可佛教的说法,并不觉得人这辈子吃亏忍让,下辈子就享福的道理,那只是自欺欺人的说法而已,下辈子谁也无法证明到底存不存在,万一不存在,是不是太亏了?”

  麻老道感慨万千的说道,他说的有理有据,让人也无法撼动这理论根基。

  果然这是一个矛盾的世界,是一个多重理论并存,互相交织并且都各有道理的世界。

  不过老鬼头虽然在修佛法,但是他也从未劝过谁大度,没有将自己修成一个劝人大度的圣母,

  “唉,说实话

  我能理解你,但是也能理解别人,这件事我思考了很久,最后觉得可能最终走向,可能把握在这具身体的手里,要是实在想不开就顺其自然,但是你放心,我们全都认可的麻老道,什么时候我们都不会放弃!”

  余飞点点头,一直以来出现什么问题,都能帮助大家解决的余飞,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力,自己真的不是无所不能,别人需要自己出钱出力,自己可以全都拿出来。

  但是这种事情,余飞帮不上忙,甚至来拿大道理都讲不出来了,因为自己说的多了,自己都觉得自己愧对麻老道,觉得自己就是个圣母了。

  这就仿佛哪天自己听到麻小道在和一个不存在的自己讲话,那一刻自己就理解了麻老道了,因为都说站着说话不嫌腰疼,真正轮到了自己的时候,才明白其中的滋味。

  “我先去道观了,今天所有人排练一些用来唬人的阵法和配合,生活还得继续啊!”

  麻老道站起来,拍拍屁股上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灰尘,感叹了一句之后走了。

  余飞能够感受到,麻老道这句话之中的无奈和留恋,或许他现在将每一天都当做为了自己的末日来对待,但是他依旧选择热爱生活,选择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,只要他还在的一天,他都会努力的正常生活。

  看到麻老道出门的背影,余飞皱着的眉头形成了一个川字,昨晚以为一切都好了,心情无比的放松,现在又再次紧绷了起来。

  本来还准备着急打开开会,继续讨论如何面对麻老道和麻小道的他,现在也迷茫了,觉得自己不应该加入太多的主观因素在其中了。

  无论什么后果,自己似乎都承担不起,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所做,到底会将事情引导到什么地步去。

  老鬼头下楼,看到余飞之后,忧心忡忡的走了过去,这两天他被那个不存在的自己吓坏了,整个人心神都不宁,又不好对别人说,所以非常的难受。

  除过他们之外,还有瘦猴和王娟,知道不存在的余飞和老鬼头的事情,可是昨晚瘦猴和王娟,应该已经通过,麻小道身上的设备,听到了他和余飞的对话,所以释然了。

  现在也就是老鬼头还蒙在鼓里,老鬼头修习佛法,心态彻底调整到了自己就是用来装逼安抚人心上面,他压根就不信那些鬼话,所以也无法做到安慰自己。

  “你该烫戒疤了!”

  余飞看了一眼老鬼头脑袋顶上,虽然已经养胖搞成了秃头,但是光溜溜的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像是和尚,反而更像是一个江湖骗子,或者一个混混头子,或许有了结疤就像了。

  毕竟老鬼头从来不对大家自称老衲,也不说阿弥陀佛,一点代入感都没有。

  “把这事忘了,对了,你问麻小道了吗?”

  老鬼头精神恍惚的点点头,然后急忙对余飞问道,之前他提议,让余飞敞开心扉的询问麻小道,麻小道晚上说话的对象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“已经有结果了,麻小道也承认了,那只是他为了锻炼自己说话的能力,假想了一个不存在的我们,目的只是为了更好的融入我们,和我们交流,所以你放心吧!”

  余飞点点头,昨晚自己才确定,这个结果可以告诉老鬼头了,否则这样下去,麻老道没出事,他都要出事了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