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打假大师

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打假大师

  再拙劣的表演,总有人看的用心,再拙劣的骗子,也总有傻子努力把脑袋往坑里塞。

  此刻眼前这一幕就是真实的写照,假道士演的破绽百出,弱智女配合的恰到好处,一副生怕假道士饿死的模样。

  说实话要不是这是在自己的地盘,余飞真的不想管,不愿意多读书,不愿意动脑子,想着自己是白雪公主转世的女人,活该被骗。

  但是余飞为了自己这里的名声,为了麻老道和老鬼头,也不得不出手,否则这些傻子被骗了,完了找不到骗子,一定要找一个背锅的,自己苦心扶持起来的寺庙和道观,名声就被这些傻子毁了。

  “道长,这只是人家的一点心意,道长为了人家不惜折损阳寿,人家也不知道怎么报答!”

  女孩顿时撒着娇说着,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,好像自己撒个娇,对方救自己就能用心用一点,让自己以后日子可以过的好一点。

  “善女子的心意,我就收下了,不过不是为了我自己,这些钱我会用来新建道观,培养徒弟,为更多人造福!”

  假道士很受用女子的撒娇,差点就忍不住破功了,但是他必须维持他的人设,否则就暴露了,只好强作镇定的说道。

  “道长真的是宅心仁厚,您这样的大善人,上天一定会保佑您早日成仙!”

  女子急忙说道,不过她最着急的是,这个假道士什么时候给她改命。

  “我这就为善女子逆天改命,其实说来也简单,世间因果循环仿佛逆水行舟,就如同一个故事所说,在地球的这一段,蝴蝶煽动了一下翅膀,地球的另一端挂起来了飓风,我们只需要在现在,稍微做一点改动,在你应劫的时候,一切自可逢凶化吉!”

  假道士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说着,这样的说辞不知道说了多少遍,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,其实就是满嘴胡扯而已。

  说话的时候,假道士拿出来了一个八卦盘,上面雕刻着太极八卦阴阳五行,是风水先生常用的刀具。

  只见他嘴里念念有词,左手捏印,中指和食指立于嘴边,剩余的三根手指合拢,右手端着八卦盘。

  女子紧张的看着假道士,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道长施法的场面,不知道道长的宝物能不能自己飞起来。

  “阴阳五行,为我开路,魑魅魍魉,早早退避,太上老君,急急如律令!”

  假道士忽然一声大喊,右手一番,手里的八卦盘狠狠的扣在了女子的胸前,左手的中指和无名指,迅速点在了八卦盘的中间。

  女子实力还算雄厚,八卦盘被两根手指按在上面,不禁颤抖了几下。

  假道士右手收回,在怀中一模,一张黄色的符纸,不知道画的是什么东西,被他捏了出来,手一伸就贴在了女子的眉头上面。

  “逆转阴阳,相克五行,改!”

  假道士大喊一声,女子额头的符纸猛的燃烧了起来,因为符纸很薄,燃烧的很快,女子都没有感觉到被灼烧,符纸就烧完了。

  呼!

  假道士迅速将自己的八卦盘收了手里,做出了收功的模样,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余飞按到女子胸前的衣服晃了晃,无语的撇撇嘴,这个傻女人又被占了一波便宜。

  余飞估计就她这智商,这个假道士要求晚上在床上给她驱

  邪她都愿意。

  “善女子,你的命格已经被我用逆天改命大法所改,所有的因果都集于我身,对你不会有任何的影响,你接下来的一生都会平平安安富富贵贵!”

  假道士做出了一副用功过度的痛苦样子,对着女子说道。

  “谢谢道长!谢谢道长!”

  女子激动的急忙道谢,觉得自己这是占了天大的便宜,出了不多的钱,却获得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,别人还未自己白白用了三年的寿元,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事情了。

  “无量天尊!”

  假道士妆模作样的颂唱了一声,一副世外高人毫不在乎的模样。

  “那我就不打扰道长清修了,再见!”

  女子开心的站起来就要离开了,假道士这一个客人行骗结束了,自然也不阻拦。

  “等一下!道长啊!前几天一个算命的说,我过了三十岁,就会财运到来,年收入起码十万以上,我感觉对方算的不准,道长你帮我看看!”

  余飞一声大喝,本来要离开的女子都被余飞喊住了,假道士也被余飞吓了一跳,睁开眼睛,就看到余飞已经盘膝坐在了他的对面。

  假道士迅速看了看余飞的穿衣打扮,穿着很随意,也不是什么名牌,一身衣服加起来也就几百块,手腕上没有手表,脖子上没有金链子或者玉石,以此假道士立马判断,余飞的家庭情况应该一般!

  “善男子不必着急,贫道帮你看看手相吧!”

  假道士微微一笑,觉得自己第二单生意来了,虽然看起来不是很有钱,但是总不能因为对方看起来穷就拒绝接待,这不是坏了自己的人设吗!

  所以他打算忽悠两句,就将余飞打发走。

  “好呀!”

  余飞笑着点点头,伸出了一只手。

  假道士伸手就向余飞的手抓来,毕竟要拉到面前看清楚了才好忽悠。

  可是余飞手一番,一把抓住了假道士的手腕,将他的手翻转了起来,朝向了天空。

  “正好我也会看手相,我帮道长看看吧!”

  余飞冷笑一声,在假道士一脸惊慌之中说道。

  周围的人脸色顿时精彩了起来,一下就看出来了,余飞这明显是砸场子来了。

  假道士想要抽回去手,可是余飞的力气太大了,他挣扎了几次都毫无所得,感觉自己的手仿佛被铁钳子夹住了,努力了半天,余飞的手晃都没有晃一下。

  “唉哟!道长这手相不太好啊!一看就是幼年丧父又丧母,中年丧妻又丧子,老年孤独无依,只好以行骗为生!”

  余飞抓起来手一脸惊讶的说道,说完的时候,就看到假道士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

  余飞当然都是胡说的了,只不过最后这句,却故意点出来了对方行骗的真相。

  “一派胡言,你这是故意侮辱老道,老道我一生行善,你如此的侮辱我,不怕折了阳寿吗!”

  假道士顿时发怒了,余飞都如此的侮辱他了,他又不是和尚,没必要假装有多大度,直接对着余飞怒吼着呵斥道。

  “你恐怕是一生行骗吧!故意占女孩子便宜不说,摸完了手袭完了胸,还白白得一笔钱,你才是折阳寿的原因吧!”

  余飞冷笑一声,和自己扯什么鬼神学说,自己要是害怕

  了才是笑话,麻老道身上出现了那么玄幻的事情,自己可都从来没有害怕过。

  “你休得胡言乱语,我乃修道之人,钱财乃身外之物,这钱就算是收了,也是用来建造道观,收徒传法所用,大不了贫道不要了罢了!”

  假道士非常的果断, 直接弃车保帅,连钱都不要了,用来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  顿时周围的人都疑惑了,不明白到底是余飞胡闹,还是道士是骗子,暂时还看不出来,那个被骗的女子,踌躇的站在原地,走也不是留也不是。

  “哦!既然你说你是真道士,那我就考考你,大家都知道《道德经》是道教最经典的典籍了,那《道德经》原名是什么你知道吗?是什么年代所写?”

  余飞莞尔一笑,和自己装,简直太幼稚了,想要揭穿这些不好好做功课的江湖骗子,简直不要太简单了。

  这次余飞换了个方法,不考对方《道德经》的内容是什么,因为道德经流传太广了,是个人都能随便说几句,那自己换个方法,哪怕是对方有所准备,给他来个出其不意。

  假道士嘴角一阵抽搐,没想到余飞竟然这么贱,要是余飞问自己《道德经》的内容,自己还大概看过一点,还能随便说几句,比如道可道非常道之类的,但是余飞竟然问自己《道德经》的其他名字和书写年代,这他真的不知道啊!

  “胡闹!这么简单的问题,你这是在折辱老道!老道为什么要回答你!”

  不过这个假道士脑袋转的很快,挣扎着要站起来,一脸的怒容,这是要逃走了。

  “嫌我的问题简单?那我就找个困难一点的问题问你咯!《灵宝真灵位业图》将道教的仙神排了多少个等级?太清太上老君在其中,排在第几等?”

  余飞冷笑一声,再次问道,这次的问题就比较生僻了,但是会有很多人感兴趣,恐怕很多人不知道,道教的人,还给自己家的仙神们排了辈分吧!

  这个典籍,从南北朝时期传了下来,一般也只有道教内部的人才懂,对于普通人来说,神仙无论等级高低,那都是神仙,都需要拜。

  余飞也是无意之间,去麻老道的道馆里,翻看了一下,然后都记了下来,现在就派上用场了。

  眼前的假道士懵逼了,这个典籍他根本听都没听过,自己就是一个骗子,研究人家道教神仙的排名干什么啊!

  余飞这的确问的很有技术含量了,在场所有人都懵逼了,大家都好奇的竖起来了耳朵,余飞的问题明显不是胡说,从那绕口的名字来看,这绝对是一个流传甚久的典籍了。

  假道士蒙了,他是真的不知道,而且看周围很多人的眼神,他们都想知道答案,要是自己再回答不出来,恐怕这些人都要相信余飞了。

  “分…分五等,太上老君在第二等!”

  假道士实在没办法了,只好咬咬牙蒙答案了,要是蒙对了还好说,蒙错了他不信余飞能够证明自己说错了。

  “一派胡言!连自己道教如此重要的等级排列都不懂,还在这里说自己是道士,你骗人之前,麻烦先用心做做功课,将自己提升一下,你这样也太不敬业了!”

  余飞笑了,自己可有过目不忘的本领,将道教的典籍随便翻了翻,基本都记下来了,真正的道士都不一定有自己知道的多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