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犯贱谁不会

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犯贱谁不会

  对于被骂这件事,余飞毫不在乎,他的目的就是吸引这些人的注意力,刚刚这些人进来的时候,有些人故意装作很**的样子不看自己,现在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了。

  “吸溜……”

  余飞又发出很大声音的喝了一口水,顿时一个犯人一口口水就飞了过来,幸好有玻璃挡着,不然就砸余飞脸上了。

  “请不要随地大小便!”

  余飞放心水杯,淡淡的回了一句。

  顿时那个吐口水的人恨不得过来剁了余飞,一看就是个暴脾气,还是个很有身份牌面的人,一点侮辱都受不得。

  可惜他们都被拷在审讯椅上,和余飞之间还隔着钢化玻璃,这个想法也只能想想而已。

  “我要开始了!”

  余飞转头对陈东说道。

  “嗯,开始吧!”

  陈东很好奇,余飞要怎么一次将这十个人都给催眠,然后审问出来想问的问题。

  那些嫌疑犯也都有点疑惑的看着余飞,想知道余飞凭啥一次审十个人,心想老子就是不说,有种你打我!

  “坦白从宽,牢底坐穿,抗拒从严,回家过年!”

  甚至一个嫌疑犯还很猖狂的大声喊了一句。

  “有种!”

  余飞满意的点点头,就喜欢这种刺头,你越是硬,征服了你不就越显得我牛逼吗?

  被余飞称赞了一句,那人得意的抬高了下巴,他知道现在警方找不到自己的证据,最多二十四个小时,就得放自己出去,不能把自己怎么着。

  “既然大家都不想说,那我就先走了,拜拜啊!”

  余飞忽然站了起来,十个嫌疑犯立马都盯着余飞了,没想到余飞突然这样说,还抬起手开始摆手。

  那些人刚要说风凉话,然后就一个个眼神迟钝了起来。

  人和人交流的时候,会忍不住看着对方的眼睛,余飞将这些人的注意力,全部吸引在了自己的身上,然后装作招手,直接开始了催眠。

  那十个人顿时安静了下来,全都盯着余飞的眼睛和手。

  陈东疑惑的看着余飞,还真的以为余飞要走,但是他抬起头的时候,却看到余飞明明只招手,忽然手的动作就变了,手指仿佛都在动,仿佛又没动,而且每根手指的运动趋势都不同,简直是非人类可以做到。

  几十秒之后,余飞放下手又坐了下来。

  “你到底在干嘛?”

  陈东惊讶的看着坐下的余飞,不明白的问道,余飞这一通操作他实在看不懂,先是挑衅,挑衅完了说要走,然后又不走了。

  “催眠啊!”

  余飞无辜的说道。

  “那你赶紧开始啊!”

  陈东催促道。

  “已经结束了,你看看他们,是不是都乖乖的坐着不动了!”

  余飞指了指玻璃对面的十个人。

  陈东疑惑的看去,这才发现那是个嫌疑犯,真的坐在原地,表情全都一样的呆滞,眼神都是一样的木然。

  “犯贱也能催眠?”

  陈东惊讶的又回过头看着余飞问道。

  “你这样说话很容易没有朋友!”

  余飞无语的翻了个白眼。

  “可是你也没干别的啊!”

  陈东惊讶的说道,而且据他所知,催眠需要相当苛刻的条件,周围的环境,光线都要配合,最重要的是最好让被催眠着情绪平稳,甚至疲惫一点,这样容易催眠。

  切忌让被催眠者情绪激动,

  这样催眠的成功率就会大大的降低。

  而余飞刚刚将对面那些人都气的够呛,那些人情绪起伏波动很大,余飞也似乎没做什么,怎么就完成催眠了。

  “告诉你了,我就是传说中的那种高手 ,我要是和别人一样,那还能是传说吗?”

  余飞鄙视的对陈东说道。

  “不可能!我不相信!”

  陈东只发现余飞摆手的时候,手在空中停留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点,然后就是他的手指好像动了,再没有其他发现。

  “你不得不信!现在你问他们任何的问题,他们只要知道都会回答你!”

  余飞指了指对面的十个人说道。

  陈东看了几秒余飞,再看看那些嫌疑犯,舔了舔嘴唇,将信将疑的选择了一个目标。

  “那个穿黄色t恤的嫌疑犯,你犯了什么罪?为什么被关在了这里?”

  陈东随便选了一个面向比较凶的人问道。

  “我半夜潜入黄老三家里,因为他不给我交保护费,所以我打断了他的双腿,因为黄老三为人和善,没有任何的仇家,所以我就被怀疑,然后被抓进来了!”

  那个人仿佛在说梦话一般,语速缓慢的讲了出来。

  “那个穿棕色夹克的,你犯了什么罪被抓进来了?”

  陈东惊讶的看了一眼余飞,又换了个人问道。

  “三年前,我勾搭上了一个叫做刘芳的女人,有一天在她家和她睡觉的时候,她外出打工的老公突然回来了,厮打中我杀了她老公,然后将尸体藏了起来,尸体最近被挖出来了,刘芳被抓了,将我拱了出来!”

  那个穿棕色夹克的人老老实实的说道。

  连续问了两个人,都是陈东觉得嘴巴嘴硬,很难敲开嘴巴的人,毕竟他也算是此中老手了,审问过无数的犯人,看一眼就知道好不好处理了。

  可是这两个人,竟然都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罪刑交代了出来,一点点都不隐瞒。

  “现在信了吗?”

  余飞点了一根烟,得意的叼在嘴里对陈东问道。

  “牛逼!”

  伸出竖起了一个大拇指,这次他是真的服气了。

  “你们所有人,将自己的犯罪经过和动机,还有留下来的证据,全都写在前面的纸上,再签上自己的名字,咬破手指画个押!”

  余飞得意的扭过头,对着玻璃后面的十人说道。

  那十人听完都拿起来了笔,开始按照余飞的要求写了起来。

  只有一个人拿起来笔之后,迷茫的看着面前的纸,一直都不动手。

  陈东眼前一亮,还以为余飞的催眠术失败了。

  “那个不写的人,你杵在那里干啥呢?”

  余飞顿时疑惑的对那人问道,不应该此人有能力抗拒自己的催眠术,看起来他不是一个意志坚定至极的人。

  “我不会写字!”

  那人抬起头木然的说道。

  “草……”

  余飞差点醉了,是九年义务教育,怎么就把这人给漏了。

  陈东也一脸的恍然大悟,但是现在知道了,不是余飞催眠术不够强,是对方的文化水平太低了。

  “要不你辛苦一下,今天把这个拘留所的问题都给处理掉?”

  陈东想了想之后,小心翼翼的对余飞问道,多好的劳动力,不用白不用。

  “想得美,遇到非常重要的难啃的骨头我可以做,这种小事就算是了,全国有那么多人,我一个人也整不过来,

  而且我这样搞,让很多人都得失业,或者荒废技能,这本就是个对抗的世界,让对等的人做对等的事情就好!”

  余飞直接拒绝了,开什么玩笑,自己要是答应了,陈东明天敢带着自己巡游全国!

  “也对!”

  陈东点点头,余飞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一般人或许不理解余飞这段话,但是他能理解。

  “好了,这些人搞定了,咱们可以走了吗?”

  证明完了,余飞觉得索然无味。

  “等一下,你这个催眠术,能外传吗?”

  陈东搓搓手,一副期待的样子问道。

  “能,但是没有人能学会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给与了肯定的回答,陈东还来不及高兴,余飞又补充了一句。

  “不至于吧!我找一些有基础的催眠术跟着你学啊!”

  陈东不信没有人可以学会,不就是犯犯贱招招手的事情吗!

  “你不信?”

  余飞皱皱眉,陈东怕是觉得自己吹的太厉害了点。

  “你能学会,凭啥别人学不会!”

  陈东这次直接点头,这么好的技能,要是能多几个人会的话,那很多的问题很就好解决了。

  “凭啥?这里不是有监控吗!你找他们拿到监控录像,然后放慢一百倍就知道了!”

  余飞挑挑眉,这个还真的是高难度,或许有人用几年时间,能学会其中一段,但是还要配合眼神,眼神自己也没法教,所以也还是没用。

  “走!”

  陈东不信这个邪,拉着余飞就走出了审讯室,刚走出去,所长就在外面等着两人。

  “陈局,我让人准备了一点家常饭,刚好到饭点了,随便吃一点吧!”

  不得不说对方真的很聪明,不亏能混到一点职位。

  余飞和陈东,正式审讯的时间不足十分钟就出来了,对方根本不信两人能审出来什么结果。

  但是他自然不会表现出来嘲笑或者不屑,反而觉得两人受挫了,心情一定不好,哪壶不开提哪壶会很惨。

  所以他干脆不提这茬,直接换了个话题,余飞相信他和陈东不说,对方也不会再问,会假装这件事没发生过。

  “不吃,那些人全都老实交代了,将自己的犯罪过程和动机,还有留下的证据都写在了纸上,其中一个人不会写字,你们现在进去,他还会老实交代,可以让他口述,让笔录员记下来。”

  陈东干巴巴的就给拒绝了,然后将余飞的战果,也不明说是谁的功劳说了出来。

  拘留所的所长惊呆了,瞪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陈东,因为他大脑里觉得这不可能,但是陈东都说出来了,以他的情商也不会说不相信。

  “好的,我这就安排人去办!”

  愣了片刻,对方清醒了过来急忙说道,在他看来或许这是陈东挽回面子的谎言,自己配合一下就行了,反正过后就当没发生过。

  “嗯,带我们去监控室一趟!”

  陈东点点头,自然的对对方下命令。

  那位所长给手下交代了一句,然后急忙带着陈东和余飞去了监控室。

  “将审讯室的监控调出来,然后所有人出去。”

  陈东走进监控室之后,直接将其他人赶走了,拘留所的所长都不例外,监控室就剩下了余飞和陈东。

  然后陈东急忙打开审讯室的监控内容观看了起来,余飞则翘着二郎腿坐在一边,一边掏耳朵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其他的监控图像。

  fpzw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