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两千零一十七章 找打的叛逆期

第两千零一十七章 找打的叛逆期

  站在山坡下面,余飞和麻小道各自点了一根雪茄,两人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蹲下来,一边抽一边盯着山坡。

  “我的第六感告诉我,人极有可能就藏在这里!”

  余飞对着山坡努努嘴说道。

  “我咋不觉得,之前好几个地方就挺适合藏身,根本没有人住也没有人去,也不怕被人发现。”

  麻小道不以为然。

  “这你就不懂了,藏的过于隐秘,反而人家顺着这个思维容易找上门,这里偶尔有人经过,所以就算是他们留下什么痕迹,也容易被遮掩掉,你看看这里有人放羊放牛,万一留下个脚印,是不是就被踩掉了?”

  “而且他们是晚上飞到了这里,放牧的人早就回家睡觉去了,又不怕被看到,藏起来之后,只要储存足够的食物,在这里生活几年都没问题。”

  “最重要的是他预判了咱们的预判,觉得咱们就算是不相信他逃出去了,也一定找的是一个人都没有的地方,反而这个地方不会被重视!”

  “而实际上一个想要逃命的人,有会选择交通便利的地方,这里周围的几条道路四通八达,通往起码五六个城市,要走也是分分钟的事情!”

  余飞开始将自己的分析结果讲了出来,其实也是为自己安心,毕竟牛逼都吹出去了,得找到让人信服的理由

  这样后续要是找到了,就显得自己更加牛逼了,要是找不到,那说明自己也不是无的放矢,能挽回一点颜面。

  “你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,但是那些专家好像也喜欢像你这样长篇大论,最后毛事都干不成!”

  麻小道听完之后,想了想说道。

  “你是不是又皮痒痒了?”

  余飞一听就准备以力服人,这货的嘴怎么和自己一样欠揍,自己不怕揍是因为自己实力够强,他可是被自己全方位碾压。

  “哎哎哎,不带这样的啊!”

  麻小道看到余飞举起来的拳头,竟然急忙捂住了屁股,他知道余飞最爱踹自己屁股了,拳头只是虚晃一枪而已,毕竟都是熟人,直接打脸不太好。

  “你能不能感应到山上有没有人?”

  余飞放下了拳头,转而开始说正经事,揍麻小道这个事情要有个度,一方面让他害怕自己,另一方面又不能让他觉得自己人品败坏,专门找理由揍他。

  “山太大了,我的感应也有范围,遇到山石土木的阻挡的话,范围还会缩小,所以感应不到。”

  麻小道老老实实的说道。

  “你说他们要是藏在山里,会不会有监控周围的手段?”

  余飞通过植物的缝隙看了儿一眼,然后对麻小道问道。

  “有可能。”

  麻小道才不下定论,他怕打脸,余飞敢嘲笑他,他又不敢嘲笑余飞。

  “那咱们今天体验一下放羊的乐趣!”

  余飞对着麻小道挑挑眉,两个人没有靠近山坡,又转身离开了。

  山里人放羊,一般都是早出晚归,早上赶着羊去草最好的地方吃,下午的一路赶着又吃回家。

  余飞观察到早上这里有羊群经过,那快到晚上的时候,必然会有羊群再次被赶回来。

  过了几个小时,一个放羊倌赶着一群羊从远处走来了,羊群在鞭子和吆喝声驱赶之下,慢悠悠的走到了山坡上,说实话这个山坡的草还不错,羊群走到这

  里,放羊倌停止了呼喊,羊群就在山坡上散开又吃了起来。

  而装扮成方言馆的麻小道,穿着破衣烂衫,带着一个破草帽子,手里提着鞭子四处转悠了起来。

  当然了也不是一寸一寸的寻找,而是以自己的感应范围,仿佛耕地一般走来走去,一个山坡走个两三趟就差不多了。

  逛了几圈之后,他又吆喝着赶着羊群继续往早晨出发的方向而去。

  此刻真正的放羊倌和余飞,已经提前赶到了下一个山头后面等着。

  放羊倌穿着麻小道的衣服,郁闷的坐在地上抽着老旱烟,余飞和麻小道提出要帮他放羊的时候,他当然是拒绝的,然后余飞拿出来了钱,他更加拒绝了,觉得这两人是为了抢自己的羊。

  最后余飞再次以力服人之后,方放羊倌选择了捂着熊猫眼相信了余飞。

  当放羊倌看到自己的羊被赶回来的时候,顿时喜极而泣,这些羊可是他全家人的收入。

  “哭什么,给你说了,我朋友就是想体验一下放羊是什么感觉,我们这是租你的羊用一下,这些钱给你!”

  余飞掏出来了一叠钱,大概有万把块钱,对于放羊倌来说,这就是他全家几个月的收入了。

  羊领回来了,还赚了万把块钱,放羊倌顿时心情就好起来了,很想让余飞再给自己以力服人一次,再租一次自己的羊。

  “怎么样?有什么发现?”

  看到放羊倌赶着自己的羊走了,余飞对麻小道问道。

  “在山体的中间,我感觉到了两个微弱的精神波动,应该是有山洞通往山体中间,但是我没找到山洞入口在什么地方。”

  麻小道果然有发现。

  “只要确定人在这里就好了。”

  余飞听完满意的点点头,自己的第六感和判断果然都没错,那就好办了,只要找到人,这次看对方还怎么跑。

  余飞告诉了陈东,一个小时之后,一辆辆东风卡车从远处排队行驶过来,每一辆车上都载着几十名荷枪实弹的士兵。

  很快上千人就将整个山头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。

  甚至一起还飞来了好几架直升飞机在山顶开始盘旋,上面竟然挂着导弹,甚至机舱打开,余飞看到有人端着机枪在里面等着。

  这次陈东是发了狠,外围直接让人构筑起来了阵地,不存人什么人可以渗透过去的可能。

  甚至防止有地道在土地下面,还调来了探测车辆,将山峰周围的地面都探测了一遍,确定地下没有地道或者溶洞之类的存在可以让对方逃走。

  这是真正的天上地下都没有留下死角,对方要是再敢把翼装飞行的把戏拿出来,那些导弹和机枪会让他们父子知道,什么叫做大炮打苍蝇也要解恨。

  陈东这架势,余飞是真的看蒙了,因为余飞看到陈东还调来了几辆轻型战车。

  这阵势要是告诉余飞,这是要打一场小型战役余飞都信了,可事实上就是为了抓两个人。

  之前被这父子从头顶飞走,看起来给了陈东巨大的打击,陈东这次是真的要找回来场子。

  陈东的包围圈彻底搞定了,余飞才带着洗完澡换了一身新衣服的麻小道回来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人在山上的?在山上什么位置?”

  余飞刚到陈东就激动的对余飞问道。

  “我猜的。”

  余飞盯着陈东看了几秒,然后眨眨眼说道。

  陈东的表情速冻在了脸色,然后笑容仿佛慢放一般,一点点的垮掉了。

  因为这次要是再搞了乌龙,陈东这脸估计就没地方藏了,搞了这么大的阵势抓两个人,却一次次的扑了空,实在是太丢脸了。

  “但是我猜对了!”

  余飞看到陈东这表情,才笑着补充道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你猜对了?”

  陈东的一个心腹急忙问道。

  “因为他说他感觉那两个人就在山里藏着。”

  余飞指着麻小道说道。

  陈东刚缓和了一点的表情,再次凝固了,他们做事最怕别人用猜测和感觉这两个词了。

  “他感觉的就一定对吗!”

  陈东的心腹有些愤怒的说道,觉得余飞有点恃宠而骄了,这种事情都敢如此的儿戏。

  “我相信他!我现在可以立军令状,要是那两个人没有藏在山里,那就治他的罪!”

  余飞立马一脸严肃的开始立军令状,可是这他娘的是什么操作,余飞立的军令状,为啥要治麻小道的罪?

  麻小道嘴角抽搐的看着余飞,陈东也一脸的无语,很想问问余飞还要不要脸了?

  “余飞,这事不能儿戏!”

  陈东一脸严肃的对余飞说道,要是余飞和他一个人开玩笑他还能忍,可是这次动用了如此多的人力物力,要是都是被余飞一个玩笑耍了,这事陈东都压不下去。

  “当然不是儿戏了,你们所说的感觉,那只是真的感觉,而是我说的感觉,才是真的感觉,你懂我说的感觉吗?”

  余飞也收起了笑容,十分认真的对陈东说道。

  陈东很想回答自己不懂,但是这样说显得自己很弱智的样子,他只能继续直勾勾的用眼神看着余飞一言不发。

  “余飞,要不咱们直接带人上山寻找入口吧?”

  麻小道觉得余飞这是在作死,急忙插嘴进来。

  “嗯,走吧,咱们上山溜达一圈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对着陈东邀请道。

  “嗯!”

  陈东无比严肃的点点头,他这会只能希望余飞没猜错,希望麻小道没感觉错了。

  其实也不需要太多人,现在重要的是让对方无法逃走,所以上山的就他们三个人,陈东的手下陈东都没有让跟随。

  陈东在余飞的帮助之后,已经恢复了修炼,如今的实力直线逼近了宗师,所以他认真起来,实力和地位让他充满了威严。

  “入口应该就在不是最隐秘的,但是又比较隐秘的地方,按照对方的性格分析,应该就在我们视线能看到的位置。”

  走进了包围圈,余飞就仰头看着山坡说道。

  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咱们站在这里,除非山的背面,正面哪里看不到?”

  麻小道又没忍住吐槽了一句,这山头不是很雄伟,山势也不是很陡峭,只是一个相对来说很普通的山头,站在任何位置,都能看到半个山头。

  陈东听完这话努力的憋着笑,终于有人敢和余飞在嘴巴上交锋了,而且看起来这嘴不比余飞的差,一开口就能呛死人。

  “找打是吧?”

  余飞咬着牙对麻小道说道,这货看起来是成长到了叛逆期了,自己得给他这个新生的灵魂,一个完整的人生啊!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