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两千零三十六章 真实伤害加暴击

第两千零三十六章 真实伤害加暴击

  那四个人此刻真的很想暴起和瘦猴打一架,但是形势比人强,他们这个时候,才明白自己就是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人,要是真的敢和瘦猴刚正面,明年的今天,恐怕就是他们的忌日了。

  而且他们以后还要生活,真的和瘦猴翻脸,估计再也没机会认错了,以后村子里各个家中奔小康,他们就只能继续面朝黄土背朝天。

  所以四个人只能咬咬牙低头不语,这是准备重新站五个小时。

  看到这四个人老实了,瘦猴冷笑一声转身又回去了,作恶总需要付出代价,站十个小时,总比大背头那顿毒打要好的多。

  瘦猴转身后去,再次坐在了监控室里面,继续喝着茶看着四个人的表现。

  那四个人都十分的沮丧,全都低头站在原地,也不眼神交流了,也不私下里说悄悄话了。

  说实话前面的五个小时,已经将他们的棱角磨的差不多了,此刻一个个不光认清楚了现实,而且也已经很累了,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力气。

  公司里时不时还有人进进出出,但是看到这四个人,那些人全都装作没看到,明白人都清楚,这四个人站在这里,一定有他们站在这里的道理,多管闲事是做人的大忌。

  果然这四个人再也不敢乱动了,可是人就算是不进食,身体机能还在继续运转,就算是不喝水,身体里储存的水分,还是会有尿排出来。

  所以在此站了两个多小时,又有人感觉要憋不住尿了。

  但是这次他们是真的不敢乱动了,看看周围的监控,他们就觉得瘦猴此刻就在后面盯着他们。

  时间到了四个小时的时候,一个人憋不住了,但是又不敢动,表情痛苦的扭曲了一会,忽然间一脸的释然。

  然后他的裤子就湿了,一股骚-味开始在四周蔓延,其他人其实也都尿急了,全都在憋着,突然听到此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然后闻到了骚-味,转头一看,此人竟然尿在了裤子上。

  其他人并咩有嘲笑,没有将尿别到极限的人,不知道这个痛苦,他们甚至都有点羡慕这个憋不住的人。

  果然过了一会之后,有了一个人开头,剩下的人内心的坚持都松懈了,一个个的裤子都湿了,顿时尿骚-味将四个人笼罩了。

  站到这会,他们其实羞耻心也淡了,尊严和意志都被磨的几乎没有了,所以就算是快下班了,公司里人来人往,他们都低着头看着地面不说话。

  说实话今天的遭遇,给他们心灵的暴击,恐怕比大背头还要严重,毕竟大背头连挨打的经历都忘记了,伤势好了之后补一口假牙就完事了。

  可是这四个人,估计这辈子都会忘不掉今天的遭遇,估计以后再想要动歪心思的时候,想到今天遭受的这一切,都会选择老老实实做人。

  五个小时时间再次到了,瘦猴走了出来,这几人都站的精神有点模糊了,直至瘦猴开口,才反应过来瘦猴来了,时间到了。

  “时间到了,表现不错,合同都准备好了,和你们村其他的人一样,买断合同,分成合同你们就别想了,签完字就可以走了!”

  瘦猴手里拿着给几个人准备好的合同,直接对四人说道,说实话分成合同不可能给他们签,能给他们签正常的买断合同就不错了,余飞没有理由带着这种人发家致富,圣人

  留给那些键盘侠去当就好了。

  噗通……

  一个人听完瘦猴的话,知道时间到了,腿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,他的双腿已经肿的不成样子了,第二个五个小时,他们生怕瘦猴再找麻烦,是真的一步都没有挪动过。

  他们相当于站了十个小时了,没有经过训练的人,一口气站十个消失,真的都已经到达生理极限了。

  瘦猴看了一眼,对方只是体力不支,但是人没啥事,就没有理会,将合同分发给几人,顺便递上去了笔。

  那个倒下的人,干脆就躺在地上签了字。

  合同一式两份,签完字之后,瘦猴拿走一份,他们拿着一份。

  然后公司里走出来了一个小姑娘,是财务部新招来的新人,小姑娘手里拿着四家人的钱,将钱递给他们,合同就算是彻底履行了,他们的土地使用权也已经归了公司了。

  瘦猴直接转身就走,和四人一句废话都没有。

  剩下的三个人,抱着钱也直接坐在了地上,一个个拿到钱也没有多大的喜悦,全都伸长了腿,不断的用手揉着自己的腿,因为他们各个的腿都肿了不说,此刻都感觉仿佛有万箭穿心一般的疼,这是站的太久了的缘故,估计很多天都无法彻底恢复。

  那四个人在门口坐了半个小时,看到天快黑了,这次掺扶着站起来,一瘸一拐的全都离开了。

  余飞在楼上看了一眼,很满意瘦猴的处置方式,早上吃早饭的时候,瘦猴就说他也有一肚子气,这几个人今天来了交给他来处理,余飞就点头了。

  没想到瘦猴这人一般不整人,但是真正用手段的时候,也不是一个善茬,没有动一根手指头,但是效果却足够这几个人回忆终身了。

  对一个人最大的伤害,其实有时候反而不是身体的疼痛,而是心理和精神意志的折磨,瘦猴果然是掌握了精髓了。

  但是余飞觉得瘦猴做的没错,这个世界就是太多的鸡汤和圣母言论,整天劝着以人为善等等,给很多人惯出来了毛病。

  既然滴水之恩以涌泉相报,为啥仇就应该淡忘呢?

  话说得抑郁症的人,绝大多数都是好人,还是善于忍耐不善言辞的好人,这些人都是明明被人欺负,遭受了不公平待遇,却一直都在忍耐。

  在忍耐之中,最终患上抑郁症的人,就是在沉默中死亡了,将本来应该给予别人的伤害,憋着不发泄,就伤害了自己。

  而自私自利和有仇就报的人,一般都不会得抑郁症,有仇就报的人发泄掉了,自然就好了,而自私自利的人,根本就不会给别人这样伤害自己的机会,就算是伤害了,整天就想着如何加倍报复回去,所以受伤的只会是别人。

  所以说不要劝人善良,在不知道对方经历过什么之前,劝人善良的人就是在助纣为虐。

  也不要告诉别人一直忍耐,忍耐只会换来得寸进尺和更多的伤害,绝对得不到尊重。

  要是余飞是一个只知道忍耐的人,那余飞的生意根本就没法做了,早就被这十里八乡的乡亲给欺负死了。

  之前的经验教训,让余飞知道了,对人好都要有限度,该发火的时候就发火,不要惯别人的臭毛病,否则下一次会很快到来。

  瘦猴今天话不多说,一根指头都不动的方法,绝对让这些人这

  辈子都不敢再找他们的麻烦了,算是给这些人根治了坏毛病了。

  说不定这些人因祸得福,变成一个踏踏实实做事情的人,以后还会有好的成就。

  当那四个人回到他们村子里的时候,一个个都沉默的拿着钱回到各自的家里,和谁也不说话,换了衣服都去睡觉了,让家里人都十分的害怕。

  不过看到他们拿回来的合同和钱,他们的家里人,都知道这件事算是有一个结束了,至少今晚可以安心的睡觉了,就是他们不知道,为啥自家的人去了一趟,回来要换衣服,而且一言不发。

  余飞他们也没刻意宣扬这件事,所以几乎没有人知道,只有人知道这些人今天在公司门口站了一天,至于尿裤子和精神上的打击,没有感受过的人自然体会不到。

  问题解决了,第二天余飞和瘦猴再次来到了这个村子里,这四家人都窝在家里没有出门。

  说实话他们也不敢出门了,如今他们村的人,都在孤立他们,也害怕余飞看他们又不顺眼了。

  余飞和瘦猴带着工程队进村,工程队的人也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,而这个村的村民,一个个看余飞和瘦猴的眼神都不一样了。

  有时候和颜悦色换不来尊重,那就用拳头最合适不过了,这些人想到大背头的惨样,就知道他们好好的选择和余飞合作,没有惹怒余飞是多么明智的选择。

  那下了地之后,工程快速进行,因为之前耽搁的计划都要追赶回来,所以工程队还多调集了一些人过来了。

  大量的工人进入地里,一派热闹的景象出现了,仿佛之前一切都没发生过,真正受了伤的人,都老老实实的缩起来舔自己的伤口去了。

  余飞和瘦猴站在低头,两个人嘴角都挂着微笑。

  “余哥,我昨天的手段怎么样?”

  瘦猴看着热闹的工地,忍不住炫耀着对余飞问道。

  “效果很好,达到了我们想要的结果,但是有点阴损了,这种手段以后少用,尤其是在自己人身上,绝对不要尝试。”

  余飞想了想总结了一下,虽然自己不反对,但是还是得给瘦猴提醒一下。

  “当然了。不过我这不也是被逼急了吗?我之前可是苦口婆心给他们说了不少的好话,我跑了好几趟,他们什么难听的话都敢说,对我心灵的伤害也很大,我才出此下策。”

  瘦猴点点头,然后解释了一下。

  “嗯。”

  余飞点点头,不在说话了,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。

  “对了,余哥,我最近发现一点事,有点不对头。”

  瘦猴看了看四周,没有什么人,就小声的对余飞说道。

  “咋了?”

  余飞好奇的转过头,瘦猴如此郑重其事又小心,看来不是小事,而且还不适合被别人知道。

  “最近徐光启教授的精神状态不太好,按理说大家都在修炼,都不用睡觉了,修炼比睡觉的效果都要好,可是他却仿佛一直有点恍惚的样子,看起来心情也不佳,工作的时候,好几次都把工作安排错了,搞的最近菜棚的管理都有点混乱。”

  瘦猴小声的对余飞说道,这个问题余飞最近一直不在,所以都没发现,而且这些小事情,大家平时也不会嚼舌根,瘦猴说出来,看起来就比较严重了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