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两千零五十七章 真相大白

第两千零五十七章 真相大白

  香味在空气里不断的蔓延,安娜贝尔从来没有感受过中式烧烤,但是这味道已经让她不断的吞咽口水了。

  实在是香味过于浓郁,余飞烧烤的时候,不光用料考究,经过他手的食材,都会被他用灵气给处理一遍,食材本来的香味就可以尽情的释放出来了。

  安娜贝尔蹲在边上,双手抱着膝盖,眼睛等的圆鼓鼓的盯着烤鱼,仿佛生怕眨一次眼睛,烤鱼就消失了一般。

  余飞搭建起来的简易烧烤架上面,三条鱼不断的翻转,这样就可以受热更加的均匀。

  但是鱼肉都比较嫩,所以不需要等很久,安娜贝尔闻到香味不不久,余飞就从烧烤架上,取下来了一条鱼,伸手递给了她。

  安娜贝尔接过穿着鱼的树枝,拿在手里很想吃,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吃,毕竟不是饿了很多天的人,加上在那样的家庭高压之下,她从来都是中规中矩的做人做事,所以也想不到直接上嘴啃。

  “不会吃?”

  余飞将烧烤架挪开,因为都烤好了,现在是最合适的火候,再烤下去反而会影响口感,余飞自己也拿了一条鱼,手抓着穿着鱼的树枝两头,将鱼放在了嘴边,准备吃的时候,看到安娜贝尔为难的样子,余飞笑着问道。

  “嗯!”

  安娜贝尔点点头,她真的无法想象,没有餐具自己该怎么吃。

  “看好了!”

  余飞笑着说了一句,也没有讲什么大道理,直接将嘴凑到为了烤鱼边上,一口咬了下去。

  鱼肉被咬了下去,而骨头则还在上面,这样吃的话,还不用太担心被鱼刺刺到。

  “好吃,就这样吃!”

  余飞将嘴里的烤鱼咽下去,然后对安娜贝尔说道。

  安娜贝尔点点头,也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樱桃小嘴凑了上去,轻轻咬了一口。

  然后她的表情便精彩了起来,因为这样吃的话,这种自由的感觉首先就很好,不需要顾及什么餐桌礼仪,而且烤鱼的味道的确是一绝,鱼肉被烤的刚刚好,鲜嫩之中又多了几分调料的滋味,吃在嘴里让安娜贝尔觉得,自己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,以前的饭都是垃圾。

  然后余飞就吃了一条鱼,安娜贝尔吃掉了两条,毕竟鱼肉容易消化,边吃就边消化的差不多了,也不会很撑。

  安娜贝尔吃的十分的满足,因为她觉得简直太好吃了,这吃法,这味道,这心境,还有陪伴的人,对于她来说,简直就是最完美的一顿饭了。

  余飞从才车里取来了纸,给她让她将吃的仿佛小花猫一般的脸擦干净,然后余飞又从车里拿出来了饮料,和她走过去坐在了倒在水边的树干上。

  吃饱喝足的时光,总是这么的美好,安娜贝尔的心情很好,看起来好几次都想靠在余飞的肩头看风景,都被余飞巧妙的躲开了。

  因为余飞要说正事了,自己的任务进度很快,说不定威廉斯效率高明天就有结果了,自己得赶紧告诉安娜贝尔真相,然后送她回国。

  “安娜贝尔,你难道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世问题吗?”

  余飞点了一根饭后烟,抽了一口之后,对着盯着游鱼吞口水的安娜贝尔问道。

  “额……没有,我觉得母亲应该不会骗我,否则我亲生父亲应该早就找

  上门来了。”

  安娜贝尔一愣,没想到余飞会和自己谈论这个话题。

  而且看起来安娜贝尔真的从未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,觉得母亲说的就是事实,所以她而对于内心的那个父亲,其实算是没有什么印象。

  不过她的内心应该很善良,因为余飞估计她的母亲,将她的父亲徐光启形容的非常的差劲。

  可是余飞从她的语气和神态之中,没有发现任何的怨气和仇恨,这是一个心态很好的姑娘,当然了要是心态不好,估计在那个家庭早就待不下去了,或者走上歧路了。

  “额,我最近可能了解到了一点真相,事实和你想的也许千差万别,甚至可能改变你对你的亲生父母双方的根本印象!”

  余飞首先委婉的体型了她一下,让她做好心理准备。

  “真的吗?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,其实是爱我的,他不是一个坏人?”

  安娜贝尔看起来很坦然,不过也有一点惊喜,甚至她都没有问及她的母亲,说明她对余飞的信任,在余飞还没将事情讲出来之前,都已经相信了余飞,也猜到了事情大概的真相。

  这句话最重要的信息就是,她其实已经了解到了生母是个什么人了,她失去了好奇心,也觉得没有必要去探索了,她反而更想知道,那个陌生的父亲到底是个什么人。

  “是的,你的亲生父亲,不光十分的爱你,而且他是一个好人,一个值得尊敬的伟大的父亲!”

  余飞点点头,直接给予了肯定的答案,余飞觉得徐光启配得上自己这句话。

  “要是你了解的多,能给我详细讲一讲吗?”

  安娜贝尔听完这话,立马就信心百倍了,她认为这个世界谁欺骗自己,余飞都不会欺骗自己,所以此刻,她更想知道,自己记忆中十分模糊的父亲,到底是个什么人。

  余飞点点头,然后就开始告诉她真相了,陈东给余飞的资料之中,对于徐光启的一生,有着很详细的记载,尤其是徐光启最辉煌的几年,还有徐光启被妻子利用,妻子暴露间谍身份,带着机密资料和女儿逃走的过程。

  余飞的大脑看过的东西几乎都可以过目不忘,就仿佛复读机一般,将这个过程详细的讲给了安娜贝尔。

  听到如此详细的过程,安娜贝尔眼眶渐渐湿润了,这一刻她终于知道,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默默的爱着自己。

  徐光启失去女儿之后撕心裂肺的颓废,他被周围的人排挤,前途迷茫,他一个人最后远走他乡,去一个村子里帮人种菜,一幕幕被余飞讲出来,安娜贝尔都能想到,自己的父亲心里有多苦。

  “一直到了如今,他都再也没有寻找伴侣,其实他在小乡村过的很好,不过过的再好,他还是忘不了他唯一的女儿,所以最近他开始思念成疾,身体状况每况日下,要是你能够回去见他,估计他的心病很快就痊愈了!”

  余飞做了个结尾,一切引到了自己的目的,就是让安娜贝尔回国去见徐光启。

  在余飞的描述中,徐光启温文尔雅又有风度,为人和善又不缺少爱心,深受朋友的喜欢和小辈的尊重,但是做人该有的原则却一点都不少。

  这不就是每个女孩子,幻想中父亲该有的样子吗?只不过安娜贝尔只能幻想继父是个这样的人,事实

  却和幻想背道而驰。

  尤其是安娜贝尔知道,其实父亲是个好人,没有抛弃母亲和自己,反而是母亲背叛了爱情和祖国,只是为了获得一个虚妄的强盗国的国际,想要一个想象中的体面生活,然后就剥夺了她和父亲的天伦之乐。

  不得不说安娜贝尔的母亲,带着安娜贝尔离开的时候,或许是对安娜贝尔有着感情,可是当安娜贝尔的母亲组建了新的家庭,又有了孩子,就开始觉得安娜贝尔是个累赘了。

  甚至安娜贝尔的母亲,为了让自己活的安心,竟然将徐光启的形象,在安娜贝尔的脑海中,描述成了一个一无是处浑身是缺点的男人。

  安娜贝尔的母亲擅长于背叛,内心似乎只有自己,一路上都是用葬送别人的幸福为代价,铸造起自己前进的阶梯,丑恶的面目展露无疑。

  安娜贝尔其实这几天也清楚了,她以前都是在欺骗自己,因为她还需要那个家庭帮助她完成学业,明白也只能装作不明白。

  她已经彻底的清楚了,自己的母亲,就是一个自私自利毫无感情的女人,为了金钱将女儿可以当做商品出售。

  所以现在安娜贝尔对徐光启顿时充满了幻想,想象自己有那样一个完美的父亲,和自己却分割多年。

  “我最近安排你回国一趟吧,去见见你的父亲,见见那个爱了你这么多年,思念成疾的男人,感受一次真正的父爱,感受一下真正的被宠爱的感觉。”

  余飞看到她憧憬的模样,紧接着开口说道。

  “嗯!”

  安娜贝尔想了想便点点头,她相信余飞不会欺骗自己,她知道从余飞讲出来真相的那一刻开始,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真正爱自己的人。

  对于安娜贝尔这样一个缺爱的孩子来说,每一份善意和爱她都会珍惜,她对于爱,有比那些被溺爱长大却不知道珍惜的孩子,多了很多倍的需求。

  “那我尽快安排,不过这事你就别告诉你母亲和继父了,他们一定不会同意,因为他们要用你卖钱,你可以告诉他们,我要带你去旅行!”

  余飞提醒了安娜贝尔一声,因为这件事很重要,要是让安娜贝尔的母亲和继父知道了,那两人绝对不会同意,甚至对余飞都多几分防备,他们现在可就觉得安娜贝尔是他们手里最值钱的商品,绝对不容有失。

  但要是安娜贝尔告诉他们,要跟着余飞去旅行,他们一定举双手赞成,因为他们恨不得余飞和安娜贝尔的感情越来越深,这样这比买卖才不会黄掉,他们才能安安稳稳的拿到钱。

  “嗯,我会按照你说的做,但是……彩礼钱,你真的要给他们吗?”

  安娜贝尔点点头,答应了余飞的要求,然后犹豫了一会之后,小心翼翼的对余飞问道。

  “说句心里话,我从来没有准备给他们一美分,他们也不配花我一美分,那些钱便宜了他们这种小人,那就是笑话了,哪怕是捐赠给一个靠谱透明的慈善组织,都比给他们有意义的多不是吗?”

  余飞直接说了出来,这件事余飞不会隐瞒,余飞相信安娜贝尔也能明白和支持自己。

  “嗯,不要给他们!”

  安娜贝尔听完余飞不会真的给钱,顿时松了一口气,她根本不在乎母亲和继父嘴里说出来的那些骗鬼的说辞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