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两千一百三十一章 各有原则

第两千一百三十一章 各有原则

  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关系,人和人之间的关系,团体和团体之间的关系,还有这些之间的相处之道,其实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

  阿三看似活的精彩非凡,生活中有朋友也有敌人,每天有不重复的生活,但实际上,这所有的朋友和敌人,中间都有一个利字作为桥梁。

  朋友是为了阿三的钱,或者借阿三的力,敌人则也有敌人的算盘,就比如在阿三的朋友在疯狂的赚阿三的钱的时候,阿三的敌人还在鼓励阿三。

  所以到底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个问题,有时候真的不好说,要活的明白,就要自己头脑清醒。

  所以在敌人看来,阿三是一个可爱的对手,对于朋友来书,阿三是一个人傻钱多的朋友,对于阿三来说,敌人的步伐自己已经跟上了,朋友的好东西都愿意分享给自己,自己活的很成功。

  现在的局面就是大家都很满意,每个人都觉得很开心,所以这种局面谁都想维持下去,自然就可以维持下去了。

  “所以说,你完全没有去的必要,那边没有啥有价值的东西,杀鸡焉用牛刀,你这种杀手锏,还是不要随便浪费在一只弱鸡身上比较好!”

  陈东看到余飞似乎将自己的话都听进去了,顿时十分的满意,觉得自己今天前来劝人的效果达到了,总结性的对余飞说道。

  “这你就错了,咱们不能给我打上一个江洋大盗的标签,我就不能去旅游吗?我就一定是个可耻的小偷吗?”

  余飞觉得陈东说的和自己要走的完全不是一码事,这之间其实有本质的区别。

  在陈东的心里,对自己已经形成了一个固定的印象,其实也就是作用,好像自己的作用就是用来进入别国,拿到别国的研究成果,用最取巧并且节省力气的方式壮大自己的国家。

  但余飞觉得,自己还可以做其他的事情,不该被这个标签给固定了,自己可以去搞破坏,自己可以去干任何事情。

  “@#¥%……”

  陈东觉得余飞这人太蛋疼了,和余飞说话真的太难受了。

  “我这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劳动成功,你就别浪费口舌了,我决定要做的事情,谁也拦不住!”

  余飞知道陈东是为了什么,但是余飞也不想自己变成温室里的花朵一般,被珍藏和保护,也意味着被限制住了自由。

  一旦有了第一次,第二次和第很多次都会出现,到时候就会成为惯例,自己不听劝就仿佛自己是个万恶不赦的大混蛋。

  可实际上是,无论何时何地,自己都有选择听不听劝的权利。

  “你走了,你的这些兄弟和女人呢?带他们一起去,还是留他们在这里?”

  陈东算是明白了,余飞这人就不是一个受控制的人,这人骨子里就爱自由,甚至就带着叛逆精神,既然劝不住了,那就如同以前一直配合的一样,帮余飞规划和准备。

  “让他们先回去!”

  余飞想了想说道。

  “我就知道!”

  陈东更加无语了,余飞总是喜欢将危险自己一个人全都给扛了,可是余飞说的好听,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,怎么送回去呢?

  余飞有危险,剩下的人才赶来了这里,现在余飞又要一个人远赴另外一个国家,那些人能愿意了?能同意?

  陈东现在最怕的是余飞将这种让人头疼的事情交给自己,自己好像都成了余飞的老妈子了一样,自己也讨厌麻烦好不好?

  “这件事就这么不愉快的决定了,阿三那边我是一定要去的,你要是支持,就帮我准备一下,你要是不支持,那我就自己想办法去!”

  余飞最后总结性的对陈东说道,一副这事就这样了,没商量了的语气,不知道的还以为余飞是上司,陈东是手下。

  “你这是耍无赖,无组织无纪律!”

  陈东要跳脚了,怎么自己说话越来越不好使了,甚至还有种家长教育叛逆期孩子一般的感觉。

  “组织?纪律?本来我就没有啊!我是一个自由人,我想干什么,不想干什么,谁都无法左右我!”

  余飞翻了个白眼,早就说好了自己听调不听宣,意思就是可以找自己做事情,合理的情况下自己可以同意,也可以不同意,对于自己来说,就没有必须要接受的命令,也没有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  “咱们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?”

  陈东无语了,摊上余飞这样一个人,无论你有多大的权利,无论你有多高的地位,在他的面前都不好使的无力感让人很难受。

  “停!工作是工作,私人感情是私人感情,你不要混为一谈,一旦混为一谈,可能工作无法做好,感情也毁于一旦了,以后不要试图用这个来绑架我!”

  余飞立马给陈东澄清道,这些事情是真的要说清楚,陈东的这个风气一定不能给惯着,要早早扼杀在萌芽之中,让他不能将工作和私人感情放在一起计较。

  “@#¥%……”

  陈东转身点了一根烟不说话了,现在他觉得余飞越来越难对付了,余飞简直是他一步步看着成长了起来,有时候觉得很欣慰,有时候又觉得非常的别扭难受。

  这种感觉其实和父母看着不谙世事的孩子长大的感觉一样,一方面觉得孩子越来越懂事了,自理的能力也越来越强了,另一方面又觉得孩子有了他自己的想法了,越来越叛逆了,不愿意听父母的话了。

  麻老道眼观鼻鼻观心,如今他学会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能不闻不问的事情,绝对不会多说一句,毕竟眼前的这是神仙打架,凡人还是躲得远一点比较好。

  “喂,咱都是大老爷们,不要搞得一副儿女情长的感觉,我的女朋友们都没有你搞的这么煽情,还背对着我不说话,肩膀动来动去的,你要不要再抹一把眼泪!”

  余飞看到背对着自己,肩膀不断耸动的陈东说道。

  “滚,老子这是被你气的喘不上气了!”

  陈东转头骂道,他明明是被气的大口喘息,怎么从余飞的嘴里说出来就这么的恶心人了呢!

  “好了,你已经改变不了我了,事情就这么定了,你抓紧给我制定行动计划!”

  余飞直接一锤定音,然后就盘膝闭目修炼去了,一副交谈结束,陈东照做就行了,没有交流余地的样子。

  “唉!”

  陈东无语的叹了一口气,转身就离开了,遇上余飞这个坑货,他已经没有办法了。

  陈东走后一会,余飞和麻老道一起睁开了眼睛。

  “不要装了,赶紧说吧!”

  余飞直接对麻老道说道。

  “他那会心想,阿三这几天一定都已经准备好了新的定位的方法,说不定随时一颗毁天灭地的导弹就落下来了,阿三是绝对不会放任巴方做大做强。”

  “而且阿三有自己的情报手段,虽然可能无法获得准确的消息,但也能大概知道,这里正在进行的是军事方面的科技研究,实际上巴方可以从这里,获得领先全球的弹道导弹技术和核弹头技术,所以阿三这是要将巴方拉回和自己一个起跑线!”

  “所以这颗导弹一个月之内一定会落下来,巴方拦截下来的概率不到百分之五十!”

  麻老道将陈东刚刚想过的想法给讲了出来,尤其是这个百分之五十概率的问题,陈东没有说出口,因为说出来就实在太吓人了。

  余飞顿时感觉到了紧迫,难怪陈东火急火燎的敢来了,说不定自己思考的时候,阿三的导弹已经升空了,随时可能到达头顶。

  所以现在每时每刻都十分的危险,随时这里都可能被一颗导弹夷为平地。

  可是核潜艇的拆解工作才开始,那样一个巨大的东西,上面到处是精密的仪器,又无法贸然加快进度,所以想要藏都藏不起来。

  所以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让阿三放弃对这里动手的想法,余飞思考了半天,觉得最实用的方法就是,让阿三在其他事情上焦头烂额,所以放弃这个想法。

  当然了,余飞自己的计划其实就是一个想法,这种复杂的国际关系,余飞其实根本无法处理和思考,最好是让陈东他们那种智囊团来思考和制定计划最好了。

  余飞相信陈东也不会浪费时间,他一定也会以最快的速度,制定出来最切实可行的计划出来。

  “他还想啥了?”

  余飞问道。

  “他觉得,你的价值要远远超过这里所有人的总和,只要让你离开这里,那就等于将损失降低到了最低了!”

  麻老道说道。

  “我的价值是什么?”

  余飞很疑惑。

  “他只简单的思考了这个问题,而且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属于最高级的机密,所以他内心就算是想的时候都会设防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!”

  麻老道委屈的澄清道,说实话也不是别人想什么,他都可以知道,不设防的人还好,设防的人其实内心不是那么容易突破。

  “你觉得我该如何,劝其他人离开这里?”

  余飞想了想,让自己的兄弟和女人远离这里,是目前最简单的确保他们安全的方法了,可是大家都不傻,余飞这样一说,大家一定都明白了,这里可能要出事,余飞想一个人去阿三的国家就难了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考虑带上大家一起呢?”

  麻老道想了几秒之后说道。

  “太危险了!”

  余飞迅速皱着眉头说道,这是坚决的拒绝了。

  “危险你还一个人去?我们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,我们也都有一定的实力可以给你帮忙,尤其是我,和你配合起来简直是黄金搭档,让你的实力可以更好的发挥出来!”

  麻老道十分坚定的说到,在其他的问题上,他或许还会避开不谈,或者说按照余飞的意思来,可是这件事却没得商量,他能够从国内,跟着大家一起赶过来,就已经说明了,他觉得自己和余飞的感情,已经可以称之为过命交情了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