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两千一百九十九章 渡劫

第两千一百九十九章 渡劫

  老鬼头到底想要表达什么,余飞和麻老道思考了一夜都没有结果,尤其是麻老道,他的思考进度还不如余飞。

  一句老话说的好,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余飞虽然也入局了,不过在边缘,所还能勉强看清楚一点什么,在种羊的麻老道,智商的确很高的样子,但是因为思路出现了问题,所以思考了一晚上都一无所获。

  然后老鬼头大清早还在修炼没有醒来,麻老道终于从半山腰下来了。

  他冲进帐篷,将老鬼头吓的紧急停止修炼,差点就受了内伤。

  “干啥!”

  老鬼头跳起来做出防御姿势之后,才看清楚是麻老道,然后崩溃的吼道。

  实在是正在修炼,被人突然闯入靠近,那是相当的吓人,就仿佛一个人正在熟睡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一声女人的惨叫,能把人吓尿的那种!

  “你告诉我,你到底知道什么!”

  麻老道有些崩溃的对老鬼头问道。

  “我什么都不知道行了嘛!”

  老鬼头大声吼道,心情还未平复下来,经脉里躁动的内力还未压制下去。

  “你不告诉我,信不信我锤死你!”

  麻老道咬着牙问道。

  “以前的你,无论遇到多紧急的事情,可都没有这样和我说过话!”

  老鬼头指着麻老道大声说道。

  “你告诉我,我不就不这样和你说话了!”

  麻老道堵在帐篷门口,一副今天一定要问出来答案的架势。

  “那说明以后任何事情不合你的心意,在我让你满意之前,你都会这样对我说话咯?甚至不惜对我动手?”

  老鬼头指着麻老道问道。

  麻老道愣住了,老鬼头一遍遍的重复,让他终于停下了理性思维,开始了感性思维,开始思考,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对老鬼头说话?

  以前的麻老道和老鬼头,的确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了,似乎因为他们都没有亲人,所以将对方当做自己最信任的人来对待。

  以前余飞还真的没见过两个人这样说话,这两个人说任何的问题,都是商量的口吻,然后尽可能的妥协,所以他们两个一起做事情,很容易就可以达成共识,没有出现过一次争论。

  可是仿佛从昨晚开始,麻老道一言不合就开怼不说,甚至都打算对老鬼头动手了,余飞和老鬼头都能清楚的感觉到,麻老道是真的会动手,他不只是说说而已。

  麻老道思考一开始,就停不下来了,开始用强大的智商和理性思维分析起来了这件事,但是感情这东西,用理性思维很难思考的清楚,也很难找出来结果。

  麻老道最后只是发现,自己没有记忆中对老鬼头的那种深刻的感情了,现在和老鬼头相处,完全是因为一种习惯,现在自己属于这个群体,就和这个群体的人打交道而已,对于麻老道来说,老鬼头和余飞没有区别。

  麻老道不禁又开始思考,发现自己和任何人之间都好像不存在感情了,以前的那种感觉,好像都变味了,这样一思考起来,他发现和大家都仿佛一句话形容的那样,最熟悉的陌生人!

  麻老道自己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可怕,理智告诉他,一个没得感情的人,将活的仿佛一台计算机一般,只是一个输入输

  出信息的工具而已。

  看到麻老道开始思考了,老鬼头不禁又露出了一丝微笑,就仿佛父亲看到长大了的儿子一般,笑容带着几分欣慰。

  虽然距离老鬼头让麻老道思考的问题还有点距离,但是至少引子已经到位了,接下来让他思考‘我是谁’这个问题就容易多了,他自己也更容易想到这个问题。

  两个人这一番争吵,也成功的将其他人都惊醒,然后来到了帐篷外面。

  麻老道强大的思维能力,思考的问题已经很快超出了大家的预料,因为他很快通过理性思维,发现了自己没有了感情这种智慧生物几乎必备的情绪,甚至于很快他又分析出来,他竟然不光是失去了感情这种东西,他似乎对于喜怒哀乐愁等等情绪都有点无感。

  如今的他只是理智告诉自己该害怕,而身体自然而然的在表演出来害怕的样子而已,或者说别人说了一个笑话,理智分析出来自己应该笑,然后就控制身体做出来笑的动作。

  所以说他逐渐意识到了,自己好像是去了极其重要的东西,这种东西才让他是一个人,好像那才是一个人的本质。

  麻老道低头不断的思考,然后额头的冷汗流了下来,他流出来冷汗,那是意识到了问题似乎很严重,但是自己又产生不了情绪,高度紧绷的情绪,让他的身体跟着做出了反应。

  本来老鬼头还在高兴,高兴麻老道开始了思考,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劲了,麻老道开始发抖了,身体宛如筛糠一般,浑身青筋暴起,血管若隐若现,如同里面有蚯蚓在不断的扭动。

  麻老道浑身开始散发出来了一种让人心悸的气势,老鬼头看麻老道的眼神出现了害怕的情绪,这是他长这么大,第一次看到麻老道觉得害怕。

  此刻站在帐篷外面的余飞等人,也全都发现了不对劲,虽然看不到,可是他们最远的距离麻老道不足十米远,这就导致他们明显的感觉到了,帐篷里面出现了一种让人感觉心惊肉颤的气势,而且这气势还在不断的增强。

  “后退!”

  余飞轻声说道,其他人听到余飞的话,全都迅速后退,作为一个习武之人,第六感也是一种可以判断凶吉的准确感觉了,自己的第六感感觉到了危机感,那说明站在原地,真的会出现危险。

  其他人后退了,余飞却站在原地一步都没有动,而是绕着帐篷,走到了帐篷后面,从龙珠空间取出来了一把刀,两刀下去,在帐篷后面开了一个门。

  “快走!”

  刚破开一个门,余飞便对着转头看来的老鬼头说道,此刻老鬼头浑身都被冷汗打湿了,和麻老道单独在一个帐篷里面,他感受到的压力是其他人的很多倍,刚刚他感觉自己再撑几分钟就可能瘫倒在地了。

  作为一个接近宗师的高手,在麻老道的面前,他竟然连动手都没有动手,差点被人家的气势给摧毁了武者之心。

  老鬼头看到余飞来了,看了一眼麻老道,麻老道还在盯着地面,浑身不断的颤抖却没有倒下,反而让人感觉更加的可怕了,他急忙从余飞破开的门内走了出去。

  余飞带着老鬼头迅速推开了一段距离,麻老道的气势压迫顿时弱了很多,老鬼头扶着一棵树开始喘气了。

  “你到底知道什么,现在总能告诉我了吧?”

  余飞的第六感也告诉了他,麻老道很危险,不仅如此,余飞也感觉到了,接下来可能要发生可怕的事情。

  “不行,他现在无所不知,我一旦说出来,他就会知道,他就死定了!”

  老鬼头盯着帐篷坚定的说道。

  “可是我为什么觉得,我要是不做点什么,可能也会有人要死?”

  余飞眯眼看着老鬼头说道。

  “对,他知道了必死无疑,但要是不知道,也有一半死亡的可能!”

  老鬼头点点头,十分认真的对余飞说道。

  “那我换一个问题问你,你能告诉我,三天前的晚上,你为什么要单独盯着他笑吗?”

  余飞深吸一口气,将自己憋了很多天的一个问题问了出来,一切都是源自于这个问题,让他对老鬼头产生了怀疑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老鬼头惊讶的盯着余飞。

  “我看到的!”

  余飞直接说道,毫不避讳。

  “我只能说告诉你,我是因为看到了他的进步,看到他距离成功又近了一点,所以为他开心的笑!”

  老鬼头斟酌了一下之后,十分婉约的说道,也算是解释清楚了自己为什么要笑的,但是又不说出来任何麻老道不该知道的内容。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余飞听完顿时觉得内心豁然开朗,说实话这是余飞最希望听到得了答案,毕竟他真的不想看到,麻老道和老鬼头兄弟两个四五十年的感情,突然就变了质,这会让人不相信感情。

  “让所有人都撤到千米之外吧,不然会有危险!”

  老鬼头看了看四周,发现余飞的很多亲卫,因为看到余飞将刀都拿了出来,所以靠近了过来,还以为是余飞遇到了危险或者麻烦。

  “所有人,全都退到两千米之外!”

  余飞迅速抬头对着周围的亲卫喊道。

  听完余飞的话,余飞的参谋毫不犹豫的开始组织周围围拢过来的亲卫迅速后退,如今余飞在他们的心里威信十足,不会有人质疑余飞的命令,只要是余飞说出来的话,他们都会严格的去执行。

  “你让咱们自己人也离开,他们帮不上忙,也会有危险!”

  老鬼头看到瘦猴等人只是站在帐篷的几十米外,又给余飞提醒了一句。

  “嗯!”

  余飞选择立马相信了老鬼头,然后对着瘦猴等人打了个手势,示意自己刚刚的要求,对他们一样适用。

  瘦猴等人看到余飞的手势,犹豫了一下,也跟着一起撤离了,要是连他们都不听余飞的话,那余飞的威信很容易受到影响,这在军队中绝对不行。

  “你呢?你也没有多强!”

  周围所有人都退走了,视野之中看不到任何一个人了,余飞才转头对老鬼头问道。

  “我……我还是在这里陪着他吧!”

  老鬼头愣了愣,最后毅然做出了决定。

  余飞听完老鬼头的话立马明白了,老鬼头这是做好了同生共死的准备了啊!

  余飞似乎明白了一些麻老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,此刻麻老道就仿佛在渡劫,这个劫是一个生死劫,度过去了就一切都好了,度不过去麻老道就可能会死,而且谁距离麻老道过于靠近,也会被连累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