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妙手神农 > 第两千二百四十九章 上流party

第两千二百四十九章 上流party

  又溜达了一段距离,余飞的手机响起来了,他拿起来一看,竟然是钱万贯打来的电话。

  “你在哪?”

  钱万贯直接了当的问道。

  “京城!”

  余飞想了想回答道。

  “这不废话吗!我也到京城了,管家说你不在四合院,我马上就到了,你赶紧回来,我带你去参加一个上流party,漂亮妹子大大的有!”

  钱万贯兴奋的说道,有种脱缰的野马的感觉,这货被他爹按在矿产不让随便离开,看起来这是憋坏了。

  “只有漂亮妹子吗?”

  余飞觉得钱万贯所说的这个特点对于自己吸引力不是很大。

  “额……帅哥也有,不过今天这个party不是那种,你要是想要的话,我给你联系!”

  钱万贯听完余飞的问题,立马就想歪了,贵圈是相当的乱,他也能理解余飞提一些奇怪要求的行为,所以思索了一下,就准备给余飞安排。

  “我要的哪种?你想什么呢!”

  余飞无语了,钱万贯这货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,从它这个思维的潜意识看来,这货参加party的目的十分的纯粹啊!

  “额,那你想要什么?”

  钱万贯有些不明白了,参加party的男男女女不都是奔着这个去的吗!

  “随便什么,有好吃的好玩的也行!”

  余飞想了想自己的要求,自己是一个很务实的人。

  “那必须有,多的是你没玩过没吃的东西!”

  钱万贯一听余飞这要求,顿时就笑了,满口承诺了起来,这种上流party那是最舍得花钱了。

  里面的吃吃喝喝都不会差了,玩的更别说了,那必须要有,还要足够的热烈奔放,要将气氛搞起来才方便大家做点放肆的事情!

  “那行,我现在就往回走!”

  余飞这才满意的答应了。

  ……

  “钱哥,你那是个什么朋友啊?怎么这么接地气?”

  钱万贯挂掉电话,开车刚刚在机场接上他的一个本地朋友随口问道,那人对于余飞的要求虽然有点鄙视,但是说的时候没有明显的表示出来,毕竟这可是钱万贯的朋友。

  “种地的朋友!”

  钱万贯知道余飞这人低调,所以也没有详细的解释,就是去玩而已,大家也就是萍水相逢,没必要打听清楚对方的家世再决定一起玩不玩,至少钱万贯玩的宗旨就是开心,无论对方什么身份。

  “¥………”

  钱万贯的朋友无语了,他当然没有那么傻就相信了钱万贯,因为他的智商告诉他,能和钱万贯做朋友,能被钱万贯一下飞机就第一个邀请出去玩的人,在钱万贯的心里必然十分重要,能力和身份绝对不一般。

  余飞顺路返回的时候,因为刚刚慢悠悠的将该看的都看了,所以脚步快了很多。

  他正正经经的开始走路的时候,看起来一步步埋的很稳,似乎不是很着急,但是速度却很快,这便是实力过强,导致于走个路就不经意间和普通人拉开了差距。

  其实越是发达的地方,狗血反而不是那么多了,大多数的人都带着一个光鲜亮丽的面具,无论本质上是个什么人,表面上大多数都是和和气气。

  所以说除过余飞挡路了一次,其实再也没有什么看起来让余飞可以装逼一下的机

  会,大家各自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。

  余飞一路走回了四合院所在的巷子,刚走进去就看到了他居住的四合院门口,钱万贯那壮硕的宛如小山一般的身影。

  余飞向四合院走去的时候,钱万贯远远的就招了招手,最近又胖了一圈的钱万贯,一脸的肉,笑起来像极了传说中的弥勒佛。

  “哈哈,我简直太机智了,先把你安排明白,然后再去给我爹说你在京城人生地不熟,他立马就同意我来京城陪你了!”

  钱万贯在余飞走近之后,就丢来了一根雪茄,自己抽着一根说道。

  “的确很机智,就是你的机智似乎用错了地方,千里迢迢的赶来,就是为了参加上流的party!”

  余飞撇撇嘴说道,钱万贯这货虽然曾经给余飞说过他有喜欢的对象,但是钱万贯也从来都不控制自己不检点的私生活,余飞肯定这货参加上流party的目的是为了那些好看的小姐姐!

  “我又不是为了我一个,我自己偷偷一个人去了吗?我可是喊你了,好兄弟一起扛枪,我可是将你当做最好的兄弟了!”

  钱万贯不屈的给自己狡辩道。

  “说的对,现在就走吗?”

  余飞点点头,然后看着钱万贯站在门口,一点进门的打算都没有,就想到了这货为何如此了。

  “当然了,去迟了漂亮的都被人挑完了!”

  钱万贯点点头。

  “那我去问问刀疤他去玩不!”

  余飞不打算丢下刀疤一个人。

  “我问过了,他说不去,我说有很多美女,他还鄙视又憎恨的看了我一眼,余飞,你说他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?”

  钱万贯委屈的说道,最后一句话压低了声音,在余飞的耳边说了出来。

  “不是,他传统思想很重,他心里藏着一个人,还对这个人充满为了愧疚,所以他能做到守身如玉,要是有人用这个诱惑他,必然会被他厌恶鄙视!”

  余飞反而很理解刀疤,刀疤对人的信任度很低,所以不熟悉的人刀疤很少主动理会,所以他这人根本不适合逛窑子。

  而且刀疤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制作皇冠了,对其他的诱惑全都可以免疫。

  “他不懂享受就算了,我给管家说了,让他失之东隅收之桑榆,其他方面补偿给他,将他安排的妥妥当当!”

  钱万贯主要还是和余飞相熟,刀疤那人虽然也不错,但是杀气重话又少,钱万贯也不太适应和刀疤打交道。

  所以刀疤不去钱万贯觉得还好,否则这货去了拉着一个脸那才是尴尬,大家一起尴尬。

  “行,那就咱两走吧!”

  余飞点头,他知道钱万贯的脾性,钱万贯的度量其实很大,了解一些刀疤的身世和性格,所以明显没有和刀疤计较。

  很快巷子口来了一亮接余飞和钱万贯的车,巷子只有一个出口方向,因为这个巷子建设于早年,所以预留的道路太窄了,司机也不方便停车和调头,所以钱万贯让人将车停在巷子外面。

  余飞和钱万贯仿佛管逛街一般的走出去了巷子,外面已经有一辆钱家的车在等待了。

  之前送刀疤回来的人,一会会在party上出现,这会去接自己在大学门口,用一瓶红牛找来的女朋友去了,所以余飞没遇上。

  “你前段时间上哪里去了,我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有联系到

  你?”

  钱万贯和余飞坐在车上,钱万贯随口问道,他也是无聊的要命。

  玉石矿那边的山头很多都没有什么植被,周围也没啥好玩的,所以钱万贯前面几次都是想要找余飞,就是为了让余飞去找他玩耍陪陪他,可惜余飞刚好不在,让他一个人差点度过了这最无聊的时光。

  “出国参加了一场国际上流party。”

  余飞随口就装了一逼。

  “多上流?”

  钱万贯竟然信了,还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最上流,无法超越的那种!”

  余飞想了想形容道,说实话自己搞出来的事情,是全世界关注,四五个国家疯狂的秀了一番操作和演技,这样以很多国家为主体的热闹事件,其他谁组织的起?

  “我信你个鬼!”

  钱万贯翻了个白眼,不是他看不起余飞,而是他觉得余飞这就是在忽悠自己,一定是不想告诉自己实情。

  “对了,你不是有心仪的对象吗?我可是见过,那个美女可算是非常的优秀了,身材、容貌、气质、能力、家世等等都是顶尖的那种,你不好好的追求,跑出来这样玩,还是和很多人一起玩,就不怕她知道了你更加没机会了?”

  余飞很好奇钱万贯这货,难道就真的没考虑过自己的婚姻,没考虑过那个女人的感受?

  说实话那个女人要是听到钱万贯参加各种美女众多的聚会party,她难道就不会多想吗?

  “不影响,贵圈你不懂!”

  钱万贯无所谓的说道。

  “我不懂你可以告诉我,我不就懂了!”

  余飞翻了个白眼,自己现在也是有钱人了,随便能拿出来几个亿现金的人谁敢说自己不算有钱人?那自己是不是可以懂一些贵圈的事情了!

  “她不会在乎,真正的有钱人,本质上都不止有一个老婆,只是拿证结婚的人,就仿佛古代的大房,是门当户对的人,剩下的三宫六院,大家都会默许。”

  钱万贯在车里的冰箱里取出来了一瓶冰镇可乐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余飞只想知道深层的原因。

  “你想没想过,你玩游戏的话,要是一个号练废了,就可以重开一个号再来;但要是你教育孩子的时候,两个人就生了一个,最后发现没教育好没本事,根本继承不了你的家业,甚至交给他,他可能没几天就一无所有了,你半辈子的努力都白费了,你要怎么办?”

  刀疤喝了一口肥宅快乐水,然后问道。

  “不怎么办,我都死了我管求他,饿死他个没用的货!”

  余飞翻了个白眼。

  “咳,你这样想就不对了,孩子毕竟是自己的孩子,总不能真的饿死不是?而且谁不想自己的家族繁荣昌盛下去?你就不怕他穷的清明的时候,都给你烧不起纸钱吗!”

  钱万贯对于余飞的回答十分的无语,虽然余飞也没错,但是不合符社会主流的观念啊!

  “你这个理由无法说服我!我依旧是无所谓,他饿死也活该,一个人的人生路,大多数要靠自己走,我都给他那么高的起点了,他自己还混成了求样子,就该饿死,至于给我烧不烧纸,我都死了他爱烧什么都行!”

  余飞耸耸肩,顿时觉得自己和贵圈格格不入,好像从问题的一开始,大家就走了不一样的岔路了,所以根本找不到共同语言。

看过《妙手神农》的书友还喜欢